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普賢菩薩勸發品第二十八

作者:犟牛居士

普賢菩薩勸發品第二十八

此為法華經最後一品經。普賢乃華嚴三聖之一,與文殊為釋迦如來之二脅士。於華嚴會上說十大願王,導歸極樂,故又是法界淨土宗之始祖。
普賢者,體性周徧為普,隨緣成德為賢;其願行彌徧法界曰普,善德萬化曰賢;普賢乃法界之全體,為毗盧遮那十身之願身。此菩薩以法界為身,無論何時、何地、何處、何事、何類皆示現之,故此菩薩行無定相,無方所。一切菩薩無不修普賢行,不修普賢行,不得去極樂,不去極樂就不能成佛,故諸十法界菩薩發願往生極樂皆修普賢行。極樂世界猶如世間培養博士後的高等學府,如美國的哈弗大學、英國的牛津大學、中國的清華、北大。
普賢亦分果前普賢,即一切修因未滿,上求佛果之菩薩行(即四十一位: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覺法身大士)者,有果後普賢,即一切因圓果滿,下化眾生之菩薩行者。前為發心者為自度,後為勸人發心者為度他。兩者必須具普賢之德方能證極果,能受持是經,流通是經。故菩薩依此發心信解修行,還證此體,故云無不從此法界流出,無不還歸此法界。菩薩因圓至等覺,欲入妙覺位,必須藉助果覺之佛來接引。此經之始於文殊作答,終於普賢勸發,有始有終,條理一貫,所以窮始終,合智(文殊)行(普賢),智能發覺故作始,行能成果德故成終,相互資助則如來大事因緣畢已。
欲護持佛法,具體就落實在護持是經上,佛經可流傳一萬兩千年,這就須要四眾發心受持、讀誦、解說、印刷(書寫)、供養、禮拜、流通等。實相妙法普賢皆已證入,故由其勸發最為適宜。

爾時普賢菩薩以自在神通力,威德名聞,與大菩薩無量無邊不可稱數從東方來,所經諸國,普皆震動,雨寶蓮華,作無量百千萬億種種伎樂。又與無數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大眾圍繞,各現威德神通之力。

此言普賢來娑婆之威儀。法華會普賢未至,今為圓滿此會行願從東方率眾而來。東方為太陽升起之地,喻眾生無始劫心中妄想亂動,今入佛知見,法界性體方得現前,亦喻智光升起於東方,顯示智行冥一之象。真智現前,不為煩惱所滯礙,故云自在神通。威德名聞者,普賢為諸菩薩之首,大行無德不備,故隨行之大菩薩極眾,所經之國土,普發動感:動湧起屬相見;震吼擊屬音聲,但對眾生無傷害,表菩薩六根清淨。空中自然降下蓮華雨,此為德性感召,非天人所為,還有無量樂器演奏的伎樂,非常悅耳,令聽者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還有天眾、龍神、夜叉(捷疾鬼,分空行、地行、夜行)、乾闥婆(嗅香神,玉帝燃栴檀香即至可奏音樂)、阿修羅(無端正,男醜女美,好鬥)、迦樓羅(大鵬金翅鳥,展開雙翅有三百六十由旬,一由旬為六十里,喜吃龍)、緊那羅(為疑神,頭上有角也是樂神,奏法音之神)、摩睺羅伽(大蟒蛇亦稱地龍)、人非人等大眾圍繞,各現威德神通之力。

到娑婆世間耆闍崛山中,頭面禮釋迦牟尼佛,右繞七匝,白佛言,世尊,我與寶威德上王佛國,遙聞此娑婆世界說法華經,與無量無邊百千萬億諸菩薩眾共來聽受,惟願世尊當為說之,若善男子善女子,於如來滅後,云何能得是法華經。

此段經文初言隨從普賢八部神眾皆資妙行以為護法至耆闍崛山世尊講法處。頂禮世尊,右繞七匝者,表七菩提分(七覺知)⑴擇法;⑵精進;⑶喜覺;⑷輕安;⑸念覺;⑹定覺;⑺行捨。
有人問:為何不左繞?此與偏袒右肩同。右為主,左為伴。右為善,左為惡。右表空寂,左表相有。此處表恭敬禮貌、尊重意。
從“白佛言”至“云何能得是法華經”,為普賢問法。寶威德上王佛國者,乃利行自在之號。以普賢妙行為法身全體,有大威力,故名之,此佛為東方佛國主。心聞洞達曰遙聞,既遙聞世尊說法華經,故率眾來聽,請世尊當為說之!為何普賢請說法華?修佛道者無不修普賢行,而修普賢十大願王者,無不持法華經者。佛滅度後外道邪見橫行擾亂,法華經如何能住世流通呢?故普賢發問。

佛告普賢菩薩,若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當得是法華經,一者為諸佛護念,二者植眾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善男子善女人如是成就四法,於如來滅後,必得是經。

普賢菩薩為聽法華經而來,故請世尊說之。佛說成就四法當得是經。四法即:
一者,為諸佛護念。此即開佛知見。首先應心所信願,口所稱道,身所奉行,耳目所思察,志意所希求,一切皆為佛之智慧,佛之功德,佛之知見,言語行為隨時隨地皆隨順佛法,必然為諸佛所護念。因稱聖心故;
二者,植眾德本,所修習者為大乘了義經典,所承事者為弘揚如來心法的法師;精修波羅蜜,廣行菩薩道,身口意皆起於無上覺心;對眾生有凝聚力,復生無量功德;
三者,入正定聚,具正信、正解、正修、正行,對一乘法無有疑惑,千魔擾而不轉,邪惡摧殘而不改度眾之念。任憑風吹浪打,傳佛心印之心巋然不動,心得自在到不退地(八地以上),為入正定聚;
四者,發救一切眾生之心。應心繫念如來出世一大因緣,乃為眾生離苦得樂,開示悟入佛知佛見,眾生與佛本無差別,只因一念不覺乃滯生死沉浮,苦不堪言,當起大悲心、憐憫心、自苦心,發四弘誓願,荷擔如來家業,教化眾生,應機說法,救眾生之苦。更知無有一法可說,亦實無有眾生得滅度者;度生之心一發永發,亦無發而不發矣,是為發救一切眾生之心,如是修行成此四法,即為得是“法華經”。而此四法恰是普賢之行:
一者開佛知見,即普賢十願,以佛念生淨土而受諸佛護念,皆出廣長舌讚之;
二者示佛知見,禮敬眾生之佛,眾生與佛無別,五十二位,一念圓融,故名德本;
三者悟佛知見,理事無礙,權實一如,真俗平等,寂照如如,無出入相,無分別相,故名正定聚;
四者入佛知見,已得事事法界,與普賢所修所證事業平等,真如無異,故名發救一切眾生之心。
此乃世尊為普賢行證之。八萬四千法門,彼名雖多,不出此四,為受持、弘宣、流傳法華經之精髓。
世尊答此四法,雖然是流通之方,亦含多義:發救眾生心,是入如來室;入正定聚,佛所護念,是著如來衣;植眾德本,是坐如來座,亦是弘宣之要,發救眾生心,是誓願安樂行;入正定聚,是意安樂行;植眾德本,是口安樂行;諸佛護念,是身安樂行。世尊雖未重演法華,此一答已酬兩請,舉四法冠罩一經,乃法華之重演,此經之再宣其義在此。

爾時普賢菩薩白佛言,世尊,於後五百歲濁惡世中,其有受持是經典者,我當守護,除其衰患,令得安隱,使無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羅剎、若鳩槃荼、若毗舍闍、若吉蔗、若富單那、若韋陀羅等諸惱人者,皆不得便。

此為普賢向佛表示將永遠護持此經。後五百歲濁惡世者,佛法以每個五百歲計算。佛滅度後第一個五百年是解脫堅固時期,人人知道嚴持戒律,依佛教誡而修皆得出三界,脫輪迴;第二個五百年是禪定堅固時期,只要持清淨梵行,可出慾界或生清淨佛國土;第三個五百年是塔廟堅固時期,此期以造塔修廟,塑佛像為修功德,實則功德是清淨心而非世間善法可替代。念佛為功德者,佛號可伏煩惱、妄念,使心清淨,心淨即佛性,故念佛功德廣大無比;第四個五百年,是多聞堅固時期,人人研究經義,出了許多寶貴的疏鈔,但不註重修行了;第五個五百年,是鬥爭堅固時期,我國歷史也是一部鬥爭史:滿清朝前,朝野更替,後軍伐割據,各霸一方。九一八事變日本侵略中國,八路軍以小米加步槍抗戰八年,剛剛取得勝利,老蔣又發動內戰,解放戰爭又打了三年,建國後鬥地主、鬥資本家,農民分田地,工人當家作主人。還未喘口氣美國又發動侵朝戰爭,戰火欲燃我國領土,於是志願軍又開始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又打了三年,而此時國內的階級鬥爭一個接著一個:鎮壓反革命,接著打“老虎”,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大煉鋼鐵、大躍進、四清運動等,而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更是把階級鬥爭推向了高潮,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主義的苗,鬥封資修,扒寺廟,砸孔家店,在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造反有理的口號中,多少打江山的老革命,一批一批被打倒,戴尖帽遊街,挨批鬥、蹲牛棚,受盡磨難。人們不敢說真話,疲憊的目光、灰菜的臉色,國民經濟於是停滯不前。這僅是國內。世界也一樣,戰爭此起彼伏一天也沒有安寧過。這些全發生在第五個五百年中,即今末法時代。今年是佛曆二千五百五十五年,人們無修無證,為名為利,你爭我奪,只知鬥爭不知修行,而競爭、鬥爭亦使人心更加險惡,依報隨著正報轉,故天災人禍頻繁,眾生有難居之危。佛的法運是一萬二千年,今後每過五百年則加一個鬥爭二字,當今正處於鬥爭、鬥爭堅固的初期,佛法若無諸佛菩薩護持,更不知衰患何樣!
此段經文講受持是經典者,受持含:讀誦、解說、書寫(印經、刻盤)、供養、禮拜、擁護、護持(護法)、流通《妙法蓮華經》者,普賢皆願守護此人,滅除其不吉祥的厄難,使其安穩。魔者,即六慾天天主波旬一党,正名波卑夜,以成就惡意、惡法、惡慧名波旬。修行人心術不正,極易被魔所迷惑。一是著相;二是身心失控,精神恍惚,神志不清,胡言亂語,即是著魔了,此中亦有仙道眾生附體。夜叉(捷疾鬼)、羅刹(食人鬼)、鳩槃荼(冬瓜鬼,為南方增長天王部下)、毗舍闍(啖精鬼)、吉蔗(起屍鬼)、富單那(臭味鬼)、韋陀羅(厭禱鬼),這些惡鬼神用咒語迷人,令人去侵毀他人,破壞毀滅佛法,阻礙修者修習和弘法,故由普賢和一切諸大菩薩眾護持、使魔鬼不得惱害受持法華經的人。

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而自現身,供養守護,安慰其心,亦為供養法華經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經,爾時我復乘白象王現其人前,其人若於法華經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當教之,與共讀誦,還令通利。爾時受持讀誦法華經者得見我身,甚大歡喜,轉復精進,以見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羅尼,名為旋陀羅尼,百千萬億旋陀羅尼,法音方便陀羅尼,得如是等陀羅尼。

若有人或走路、或站立時讀誦法華經,或坐著思惟法華經時,普賢菩薩則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守護之。六牙白象表六度清淨梵行。象,為陸地上負荷力最強者,由普賢所乘,喻可承擔清淨佛法守護之責,可令持經者安心精進,弘宣此經。因此經為諸佛菩薩功德之母,欲成極果必須受持此經,往生極樂世界也必須補上此課,若無法華的加持力是不能成佛的,故稱此經是諸佛之母。普賢行願為諸菩薩所修,此經又為普賢專護,故能常見普賢常行之體,所得三昧即普賢大定。可見此經為經中之王也。陀羅尼,譯總持,總一切法,持一切義,將無量義納於一句一字之中,以一句一字顯無量義,即於一法中可持一切法;於一文中可持一切文;於一義中持一切義;所謂一為無量,無量為一。得此陀羅尼境界可總持無量法門、無量義趣、無量智慧而不散失。旋陀羅尼者,旋,轉動義,使一切差別之法,入於無差別平等真如法性,而轉為一切清淨功德之法,使一法生無量法,無量法入一法,一法顯一心返本還源。即旋末歸本,旋體歸用,旋事歸理,於一切時,一切處方便利生,逆順自在。百千萬億即普賢徧一切處之行所。凡受持此經之人,皆有普賢菩薩守護,使法音宣流於世,應機方便而流布。

世尊,若後世後五百歲濁惡世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讀誦者,書寫者,欲修習是法華經,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七日已,我當乘六牙白象,與無量菩薩而自圍繞,以一切眾生所喜見身,現其人前而為說法,示教利喜,亦復予其陀羅尼咒,得是陀羅尼故,無有非人能破壞者,亦不為女人之所惑亂,我身亦自常護是人,惟願世尊聽我說此陀羅尼咒。即於佛前而說咒曰:
阿檀地。檀陀婆地。檀陀婆帝。檀陀鳩舍隸。檀陀修陀隸。修陀隸。修陀羅婆底。佛陀波羶禰。薩婆陀羅尼阿婆多尼。薩婆婆沙阿婆多尼。修阿婆多尼。僧伽婆履叉尼。僧伽涅伽陀尼。阿僧祇。僧伽婆伽地。帝隸阿惰僧伽兜略阿羅帝波羅帝。薩婆僧伽地三摩地伽蘭地。薩婆達磨修波利刹帝。薩婆薩埵樓馱憍舍略阿[少/免]伽地。辛阿毗吉利地帝。

此為普賢說咒擁護,以盡加持之力。佛法後五百歲鬥爭堅固時期,妙法難持,非假加持之力,無以流通,克成勝果,故須加持。從加持而解,如解而修,更加三七日一心精進。普賢法身又無所不在,況行者已得普賢三昧。受持、演說此經才能防魔惱害。普賢現相本無一定,眾生難識別。我在十年前朝五臺山北臺山頂時,蒙文殊菩薩從山上下來接引,有許多不解之事,但當時卻不知是文殊菩薩,事後經師父指點方知。
不為女人所惑亂者,乃因不修行之女人可擾亂行者戒定力故。普賢咒二十句,咒能破障,凡修止觀之力有所不及者,均須以咒加持,功力可速成。咒乃諸佛密語,或佛名號,辟怪邪靈符,持之不怒而威,或鬼王之名,呼之鬼卒因敬主而不敢惱害,可化凶為吉,轉罪為福,隨心滿願,其利大矣!咒屬五不翻譯之例。

世尊,若有菩薩得聞是陀羅尼者,當知普賢神通之力,若法華經行閻浮提,有受持者,應作此念,皆是普賢威神之力。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當知是人行普賢行,於無量無邊諸佛所深種善根,為諸如來手摩其頭。

此段經文普賢特言思惟修習正憶念,為聞思修要行。即覺心起處,若能遠離微細念,則見心性,可謂向佛智,此中正憶念即無念。無念乃與真如法界相應,持經要行,在正憶念,憶不正,則雜思妄念紛飛。念不正,則邪習混擾,欲成正覺難矣。若憶念正,則所行無非普賢正行,則感普賢現身加持,以善根深故解其義趣,乃入佛知見,方得如來摩頭加持。
誦法華經功德不可思議。從前有一位出家人,每日誦法華經,從不間斷,一天寺院中的一頭牛突然死了,夜裏夢見這頭牛對他說:我是汝母,生前不信三寶,不信因果,還偷常住食物,死後才墮落為牛,為寺院耕田以還債、贖罪。現今因你虔誠誦法華經,我得到利益,解脫牛身,轉生鄰居為人。鄰居婦女果然與牛死同時生一小孩。可見受持、讀誦、聽聞法華經功德不可思議。

若但書寫,是人命終,當生忉利天上,是時八萬四千天女作眾伎樂而來迎之,其人即著七寶冠。於采女中娛樂快樂,何況受持、讀誦,正憶念,解其義趣,如說修行。若有人受持、讀誦、解其義趣,是人命終,為千佛授手,令不恐怖,不墮惡趣,即往兜率天上彌勒菩薩所,彌勒菩薩有三十二相大菩薩眾所共圍繞,有百千萬億天女眷屬,而於中生,有如是等功德利益。

此為受持法華經,不但當生受益,後生亦受益。對此經只是書寫(印刷、刻盤、流通),而全不解義,或只是作了些流通的功德,即不會生三惡道,感生忉利天報,享天福,由天女接引。對此經能聽聞,解義感果更勝,往生時有千佛授手接引,倘不能往生極樂,亦可生兜率天宮內院,與補處菩薩彌勒在一起,待五十六億七千萬年,龍華三會彌勒成佛時共來娑婆,重修妙法,為其緣種。凡入彌勒內院,即證不退地位之菩薩,外院為天人眾,故有天女眷屬等生於其中。兜率天是慾界六天中第四天。六天: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

是故智者應當一心自書,若使人書,受持、讀誦,正憶念,如說修行。世尊,我今以神通力故守護是經,於如來滅後閻浮提內,廣令流布,使不斷絕。

受持、讀誦、書寫、聽聞此經功德之大不可思議,故普賢發願守護此經,在如來滅度後,令此經流布世間,不使斷絕。

爾時釋迦牟尼佛讚言,善哉善哉,普賢,汝能護助是經,令多所眾生安樂利益,汝已成就不可思議功德深大慈悲,從久遠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而能作是神通之願,守護是經,我當以神通力,守護能受持普賢菩薩名者。

一個佛教信徒不但應知解佛的根本法,如法契機而行,當生成就往生極樂淨土,亦應瞭解本尊釋迦牟尼此號的含義。“釋迦”華譯能仁,能以仁慈、博愛的心憫念眾生,此即佛教的宗旨——大慈大悲心。慈,予眾生以樂;悲,拔除眾生之痛苦,以此救度眾生為佛具足的悲德。“牟尼”華譯寂默,此為遠因,佛在無量阿僧祇劫修行時,以自己心中本具的智慧光明,回光返照,除掉一切無明煩惱,得無師智、自然智,智慧達終極圓滿。此為佛的智德。佛具足大慈大悲、自利利他的智德與悲德,故稱釋迦牟尼。此名字由來,說法不一,一說在無量劫以前有一位古佛,名釋迦牟尼,此古佛觀察到一名叫廣熾的陶師善根成熟了,即帶了阿難、迦葉二弟子到廣熾的瓦窯相度。廣熾急忙用稻草將爛泥蓋起來,請佛及其弟子落座,恭恭敬敬對佛頂禮,同時心中發願,待我成佛時也叫釋迦牟尼,也有阿難、迦葉兩位弟子。後經多劫修持,今生成佛,故號釋迦牟尼。
另一說法是由燃燈古佛授記的。據“金剛經”說:“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善男子,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還有一說,在無量劫中,一天善慧童子,在路上巧遇燃燈佛,善慧童子發現地上有污泥,恐污佛足,遂將身體撲在地上,發現還有污泥露出,又將頭髮散開也鋪在污泥上面,請燃燈佛從上面走過,佛為其授記說:“善男子,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此典故說明,世界上一切事物皆是隨心所感,隨願所成,有感必有應。正如經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惟心造。”只要我們用虔誠心依佛教誡去修、去證、發大心,行普賢大行,沒有不成就的。帶業往生見佛,主要仰仗佛的大願,故易做得到的。此念佛法門,確實能萬人修萬人去。
此段經文述普賢願以神力守護是經,佛亦以神力守護受持普賢菩薩名者,喻眾生必具普賢之行,普賢之行即此“法華經”妙義也。

普賢若有受持、讀誦,正憶念,修習書寫是法華經者,當知是人則見釋迦牟尼佛,如從佛口聞此經典,當知是人供養釋迦牟尼佛,當知是人佛讚善哉,當知是人為釋迦牟尼佛手摩其頭,當知是人為釋迦牟尼佛衣之所覆,如是之人,不復貪著世樂,不好外道經書手筆,亦復不喜親近其人及諸惡者,若屠兒、若畜豬羊鷄狗、若獵師、若炫賣女色,是人心意質直,有正憶念,有福德力,是人不為三毒所惱,亦不為嫉妒、我慢、邪慢、增上慢所惱,是人少慾知足,能修普賢之行。

此釋持此經者為已見佛。法華經乃如來法身全體,故持經猶如見佛無異。因妙契法身,故聽聞此經,雖然從發心者所說,亦如從佛口親聞相似,念念入佛知見。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即為供佛,供此經,故佛所讚歎。以是成佛真種,必得佛摩頂授記,依是經而行,皆是佛行,故為佛衣所覆。此為柔和忍辱正憶念修習之妙證也!
從“如是之人”至“能修普賢之行”,言持經妙證成功。前安樂行品,戒持此經者,不親近外道經書,不近諸惡律儀女人,不起三毒煩惱等,恐引發習氣,有妨正憶念,故戒之、遠之不使為害。今持經之人已入佛知見,一切惡習淨盡,自然對濁世惡習不貪不喜,更不會貪外道典籍及世間之娛樂,更不近惡人及淫女。修行人對此都要遠離,不可為伍,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人言:“常在河邊轉,沒有不濕鞋的。”否則同流合污,必受其害。因受持是經心有主宰、有定力,故不為其所惱,凡所修為皆是普賢十大妙行。證此妙行,則無法不妙,故不待遠離而心自遠矣!念佛亦然只要心繋眾生,佛號念念不斷,一切行皆為佛行,如有一張名為“逆緣”的光碟,其中的殺豬摁豬腿者,卻蒙佛接引往生極樂世界,此即有正憶念者能離邪染之分別,心住一處而不動,念法之實性,捨相入實。正憶念為四行之總持,實妙行之真要。四行者:⑴菩提;⑵福德;⑶智慧;⑷羯磨(受戒者犯戒,須在一定場所,一定人眾面前懺悔的一種形式。要求嚴格,不得比丘尼、女眾、俗人參與,取清淨同見之和合僧。比丘尼之羯磨,必取同數比丘列座。堅持所犯不改,則擯黜)。所以世尊再三言之正憶念,意使後世眾生,知普賢行,不在修學多法,亦不在廣學多聞,惟在正憶念耳。十大願王導歸極樂為華嚴歸宿,此經普賢勸發願亦為眾生開佛知見,入佛知見,終極見佛、成佛。

普賢,若如來滅後後五百歲,若有人見受持讀誦法華經者,應作是念,此人不久當詣道場,破諸魔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轉法輪,擊法鼓,吹法螺,雨法雨,當坐天人大眾中師子法座上。

此讚持經者入佛知見,即得菩提,故應作佛。道場,成道之場,如世尊不成正覺不起座之處是也,即證果有期,故云不久當詣道場。只有修普賢行,才能破無明、排魔擾,成正覺,為說法度生之正因行也。轉法輪、擊法鼓、吹法螺、雨法雨,表講說是經之殊勝。此法師由於受持、讀誦、解說、流通此經而入佛知見,亦具足普賢行,故在天人大眾中坐師子座。

普賢,若於後世受持讀誦是經典者,是人不復貪著衣服、臥具、飲食、資生之物,所願不虛、亦於現世得其福報,若有人輕毀之,言汝狂人耳,空作是行,終無所獲,如是罪報,當世世無眼,若有供養、讚歎之者,當於今世得現果報。

“普賢若於後世受持讀誦(至)亦於現世得其福報。”言持經所感現前之福,以法味資養清淨心,故不貪著世間之樂。雖然資養色身物不缺,衣、住、食、藥四事有人供養,但行者之心早無取著,不復再造生死之業。故智慧日增,三障日消。三障:㈠煩惱障,貪嗔癡之惑;㈡業障,五逆十惡之業。五逆:殺父、害母(含入定比丘、及比丘尼)、害阿羅漢(含弘揚正法者)、破和合僧團、放佛血、以嗔恨心砸佛像者是。這是無間地獄罪。十惡者,身造殺、盜、淫;口造惡口、兩舌、綺語、妄語;意造貪、嗔、癡。㈢報障,由煩惱惑業,生在地獄、畜生、餓鬼諸趣。善惡的標準不一,世間法認為違常理為惡,順常理為善,而出世間法則認為,三途報為惡,人天報為善;人天報為惡,出三界為善;小乘為惡,大乘為善。還可理解有漏法、有生死變化者為惡,無漏法上通佛菩薩,下通二乘為善;大一點講與清淨自性相應可成佛之法為善,違清淨心,著相之法,雖可離三途亦為惡,如布施必三輪體空。還可解釋為,有分段、變易生死,自度而無度他之心者為惡,自度而又有度他之心,破無明證法身,達極果者為善。此段經文告之末法持誦、聽聞此經現世得福極厚,未來受益可知。此為現世得近果報,所願不虛。
“若有人輕毀之言(至)水腹短氣諸惡重病”者,闡明輕毀此經之報。讚毀業報昭然不失。報應之理,出於性命之微,由性生心,由命制業,心以內感為起心動念,業以外招,不離身口意,各從其類,毫髮不差,如是因,必得如是果。以毀持經之正見,故感世世無眼。若供養讚歎,其人則得現福報。以助人種善故。

若復見受持是經者,出其過惡,若實、若不實,此人現世得白癩病。若輕笑之者,當世世牙齒疏缺、醜唇、平鼻、手腳繚戾、眼目角睞、身體臭穢、惡瘡、膿血、水腹、短氣、諸惡重病,是故普賢,若見受持是經典者,當起遠迎,當如敬佛。

此為說持經者過或輕笑持經者之罪相。無論實與不實均得嚴重疾病,在前世或今生曾謗如來心法,或謗誦法華經之人,所以得此果報。為何所言是實還得此報呢?因持經、弘此經者既或曾有過惡,今既受持是經則轉業向善,若宣揚其過,一使其心難安修道,妨礙其成就;二令聽聞是經之人心生疑惑,繼而誹謗因此影響度生之事甚大。故無論所說之過實與不實,謗者罪皆成立,不易懺悔消除。若輕笑持經者,譏諷嘲笑持誦此經之人,世世得被人輕賤的報相,如唇、齒、眼、鼻歪斜,身體種種欠缺,穢惡宿疾之病等是。三世因果經講的很詳細。繚戾,手腳,身體彎曲不直。視斜曰睞。水腹,即水腫病,肚大如鼓。短氣,語聲低促,如氣管喘息等諸惡重病及被人賤惡之病。若見受持是經者應當遠迎,當如敬佛。此經是諸佛之母,經中之極,經如佛法身等同,持經可入佛知見,不久即可證菩提,妙行可圓滿,故當敬事如佛。若能持經一句、一偈皆當成佛耳。

說是普賢勸發品時,恒河沙等無量無邊菩薩得百千萬億旋陀羅尼。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諸菩薩具普賢道。佛說是經時,普賢等諸菩薩,舍利弗等諸聲聞,及諸天、龍、人非人等一切大會,皆大歡喜,受持佛語,作禮而去。

此總結靈鷲山法華一會,大眾聞經獲益。一部經中必有師資,故云佛說。普賢等列在菩薩眾中,舍利弗等仍列聲聞眾中,以存本位。實乃大乘聲聞,以佛道聲,令一切聞,諸天等列八部眾中。歡喜者,慶所聞故,則能依此因緣而成就,因多劫飄零未聞此法,今緣至而聞,故歡喜無盡。受持者,接受依教持之,使之不失,信之不疑。作禮者,表感激之情,五體投地,拜謝不已。而去者,聞已照作而修。古人云:進而聞道於師,退而修道於己。尊師重道,不失言行。
全經總義要旨在“開示悟入佛之知見。”僅此一句,分顯教、理、行、果四義。行者則以信、解、行、證四法修之。若能從如是經中一句、一偈之名言,見一乘實相之無盡義,如說而解,如解而行,由行而證,盡具普賢十大願王:“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廣修供養;懺悔業障;隨喜功德;請轉法輪;請佛住世;常隨佛學;恒順眾生;普皆回向。”則可同獲法性身,若人人為續佛慧命,輾轉教化眾生,才能使佛教法發揚光大,功德無量!純印老人(觀世音菩薩應身示現)為末法眾生指明修行之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依此而修,皆能乘如來法船,出苦海到常樂我淨之彼岸。誦法華談體會已竟。
諸位法師、同修:晚學本愚不敢妄稱說法,只是向法師,同修彙報念佛誦經修持的一點體會,錯謬難免願聽指教。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