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妙莊嚴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作者:犟牛居士

妙莊嚴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四位比丘發心在深山老林中修行,因無人供養,衣糧短缺,可謂貧窮修道難。其中有一比丘(即妙莊嚴王的前身)發心還俗做工供養三位比丘,保證其衣食無缺,令三人安心辦道。此發心人自春至冬,周而復始,從不失言,如僕人奉主人相似,使三位比丘蒙一世供養之益,功圓事滿而出三界。但此發心人在世間難免不受色聲的誘惑。有一天他在王宮附近,偶遇國王出巡,前後儀隊十分威武,便心生妄念:“我來生若作國王,也如此威武,那時我將供養所有的比丘。”此念一生,來生真的作國王了,由是發心供養三比丘之福報,乃在人間天上常得為王。得道三人證聖果後,以六通觀之,見此王因耽於酒色定業難改,福報將盡必墮三途,三人相互商議,謂我三人能免樊籠功由此王,若今不相救,待王死後就無法相救了,其中一人云,此王樂著五慾而復有邪不易相度,只能從愛入手,於是一人願作其端莊美貌的夫人,另二人作其聰明有智的兩個兒子,以其與賢慧的太太及孝順的兒子之感情,做影響力,諒彼能聽,必當順從。昔時淨德夫人即今莊嚴相菩薩是,昔二子(淨藏、淨眼)者,即今藥王、藥上菩薩是,昔時妙莊嚴王者,即今華德菩薩是。
此品敘述妙莊嚴王受淨藏、淨眼二子的感化,開佛知見,得到法益。昔跟雲雷音宿王華佛出家修道,而證無上正覺果位。本事者,脫生設化,轉邪歸正之事。

爾時佛告諸大眾,乃往古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有佛名雲雷音宿王華智,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國名光明莊嚴,劫名喜見。彼佛法中,有王名妙莊嚴,其王夫人名曰淨德,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

世尊說完陀羅尼品之後,即告法會大眾,在很久很久以前,經過無量阿僧祇劫那樣多的劫數,有一尊佛出世,名號為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從佛的名號可知:因行自在,果智圓明,一音利潤,開覺群機,猶如密雲將雨,先以雷知。華為因行,宿為果覺。聞者宿業消除,心王(八識)轉鏡智,華開即見佛,故國名光明莊嚴,惟佛居常寂光土,以光為莊嚴故。無惡道、愚癡眾生,在此佛的設教下,人人開發出根本智。劫名喜見,人人愛見,即平等智(七識)。多陀阿伽度,譯如來。乘如實之道來成正覺。淨土為眾聖(聲聞、緣覺、菩薩、佛)所歸,故喜見。阿羅訶,譯應供。應受九法界眾生供養(三聖六凡)。三藐三佛陀,譯正等正覺。每尊佛都具足十號: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出世間最尊貴的聖人,如孔子儒家稱至聖先師,為世間聖人。實則五大宗教(佛、道、儒、耶、回)的聖人,皆是如來應機施化。國王妙莊嚴者,喻如來藏本是妙嚴果體,圓明智照,今迷之而成阿賴耶識,名為八識心王(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造種種業,受無盡之苦。若轉第六識(意)為妙觀察智,洞見諸法而不分別。轉第七識(末那識)為平等性智,不執淨穢,則八識(阿賴耶)藏識無染污可受,即成大圓鏡智,故為淨藏。轉六識為妙觀察智,則分別之見即消,見分亦泯,即得法眼淨,故云淨眼。此為王二子也。王夫人淨德者,雖然示色身(九孔不淨為染身),但其德本淨,為報供養恩,知恩報恩,德性無瑕,為淨德。淨藏者,妙理所蘊涵。淨眼者,妙智所顯。淨德喻法身,淨藏喻報身,淨眼喻化身。實則四人的前身即往昔在深山老林同修的四比丘。可見身心出家者非等閑因緣。純印老人言:“七世宰相福,三世帝王才,今世才有出家因緣。”佛言,破戒比丘亦可為人天之師。但末法時期,要依法不依人,謹防魔子以出家相滅佛滅法。切勿以破戒為由,而任其踐踏如來正法。這就須要讀誦、聽解大乘經教。否則入迷途而不覺,可怕之極。如今若不上末班船、末班車,再無出沉淪的機緣了!

是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久修菩薩所行之道,所謂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毗離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方便波羅蜜,慈悲喜捨,乃至三十七品助道法,皆悉明了通達。又得菩薩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淨光三昧、淨色三昧、淨照明三昧、長莊嚴三昧、大威德藏三昧,於此三昧亦悉通達。

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者,表明妙莊嚴王二子尚未從佛出家,已具大神通力,因久修行菩薩道而得諸三昧。三昧,譯正定、等持、正心行處等。使正念住於一處而不動,由此生起正智慧而覺悟真理。以此顯二智,即:
㈠如理智亦稱實智、根本智、真智;
㈡如量智,亦稱後得智、分別智、俗智、權智。
佛菩薩具足此二智,對世出世間法通達無礙。波羅蜜,譯到彼岸。即到無生死、無煩惱的清淨彼岸。此二子在應化身之前,已修此十波羅蜜法:
一、檀那波羅蜜,檀那,譯為布施,分財、法、無畏三種,布施可度慳貪到無慳貪的彼岸;
二、尸羅波羅蜜,尸羅,華言清涼,謂離熱惱,得清涼故。亦云防止,謂調練三業,止過防非,好行善道,不自放逸也。又戒經云:菩薩具持眾戒,而無所著,是名尸羅波羅蜜。戒為成佛之母,有戒佛法存,無戒佛法亡。戒度毀犯,可到持戒的彼岸。戒猶如海中船,犯戒即船漏,若及時修補,堵住漏洞可離沉船危險,否則船沉人亡;
三、羼提波羅蜜,羼提,譯忍辱。要不起心、不動念的忍,忍而無可忍之相,即修行人無分別之忍,作消罪障的良藥想。當要發脾氣時,能忍下去叫生忍,若不起忍之心,看淡諸法空、假之忍為法忍。修忍辱可化性,度嗔恚,到忍辱的彼岸;
四、毗梨耶波羅蜜,毗梨耶,譯精進。身心都精進,身精進不怠墮、懶散、鬆弛,心精進一心念佛,以佛號伏妄念。或誦經典教修定力,使淨心現前。此即以一念替萬念,可到涅槃彼岸;
五、禪那波羅蜜,禪那,華言靜慮。外不著相,內不動心,即淨慮之義。念佛達無念而念,念而無念,停止一切妄念,則得到了了常明之境,任運自在,不受一切誘惑,到禪定神通妙用的彼岸;
六、般若波羅蜜,般若,譯智慧,般若分三種;文字般若,即經典。觀照般若,通過文字,瞭解真義。實相般若,由文字啟發觀照,因觀照而了達實相,實相無相無不相,明空、假、中三諦妙理。度愚癡、迷惑、煩惱,到根本智的彼岸;
七、方便波羅蜜,方即方法,便即便宜。謂善巧方便,隨機利物,稱適緣宜也,為果後利他智;
八、願波羅蜜,願即誓願,志求滿足也;
九、力波羅蜜,力即力用,謂行滿功成,萬境無動,能善辦眾事也;
十、智波羅蜜,智即智慧,決斷無惑,證法怡神,善入佛慧,明了無礙也。
後四種波羅蜜,皆由般若分出,合上六度,計為十波羅蜜,是菩薩所修的行門。諸法與實相,權與實,空與假,生死與涅槃,本不可分開。以差別變化的現象,隨緣之事為諸法,以平等的實在,不變之理,不變而隨緣為實相。故諸法即實相,此為菩薩境界。“法華玄義”云:“諸法即是實相之異名,而實相當體;又實相亦是諸法之異名,而諸法當體。由此可見實相真理最具普徧性與圓滿性。”所謂:諸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法華經”,是眾生成佛永恆的真理。正因如此,諸法實相是佛法中最深奧,最究竟的義理。“惟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可見此理妙不可言,奧不可圓知。菩薩亦不全知此理。世尊在法華會上開權顯實,即顯此平等不二,絕待圓融的諸法實相之理。佛出世為此,佛說諸法亦旨在令眾生悟此理、行此理,即入一乘妙法,除此外無佛法可言,餘皆度生善巧方便。此實相妙理諸佛同證,諸佛同稱揚,它是一切法門的根本,是我們心性的歸處,是修行人必悟之理。要言之,一切諸法即真、即俗、即中,全三是一,舉一即三,圓融無礙亦稱三諦。為何作此解?一切諸法皆眾緣和合而生,無永恆不變的實體,當下即空,故稱“真諦”。但一切諸法雖無永恆不變的實體,卻有千變萬化的現象,緣生的差別歷歷在目,稱“俗諦”。由此可知建立一切法,是不變的“空性”與俗諦的“幻相”,非造作而有,二者不可分開,稱“中諦”。空、假、中統攝一切法。若給其下定義,“真諦”(空)是宇宙人生的本體真理,絕對真理。“俗諦”(假)是宇宙人生的一切現象真理,即相對真理。它離不開時間、空間、諸緣的關係,是變化無常的假相。“中諦”是真俗現象的圓融,即非絕對,也非相對,是不落二邊亦不走中道,但又包含彼此二邊,因此是超越一切,又圓融一切的,勉強名之為中道。若從中道言,空假非二。從法性而言,三諦實際是一諦,一諦即三諦。從“純印”二字可悟此理,此即隱百餘年待機問世之由。
行菩薩道者,應發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愛眾生,令眾生得法樂為慈。要講道說法,使眾生破迷開悟。“道本無言(經典),非言不顯。”根本道法,就是真空不礙妙有,妙有不礙真空。它見於內,不見於外,聞於性,而不聞於塵。不可死在文字、言說、名詞上,否則將妄無所得。修行、念佛要內求,使性體空靈,斷煩惱,顯根本智;不要外求(名相、音塵),心法不從外得。為什麼?真法、真我,我未生以前就帶來了,本來固有的。所以千法萬法由內而生,由內而發。萬法惟心造,道由心得,不由法得,若住於法,分別教相,咬文嚼字,與修行無益,徒增知見。向眾生說諸法實相,一乘了義就是真的慈心。修的方法即“入不思惟境界”;憐憫眾生,令其解脫為悲。出三界免輪迴,拔其苦,予其樂。不要天天說佛而迷佛,說法而迷法,不向名相找(外覓),要轉回來,法由心得,佛佛相傳,代代相續的心法,是以心傳心,以心印心,心心相印,佛心我心本一心,絕非言語、文字、聲色。真理一如,從冰與水可悟知。此即佛門慈悲為本,德之力行。言滿天下無口過,行滿天下無怨惡。有德者,遠之則盼望,近之則不厭。可從彌勒、觀音二尊像悟慈悲:大肚能容,包含色相。笑口常開,指示迷津;無人無我觀自在,非色非空見如來(純印之理悟者得道)。有所饒益,歡喜無悔為喜;所作福佑,無所希望為捨。
淨藏、淨眼二子還修三十七道品: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為四念處,修行以此為住;未生惡令不生,已生惡令斷滅,未生善令生起,已生善令增長,為四正勤;欲、念、進、慧為四如意足;信、進、念、定、慧為五根;此五方面轉生功用就是五力;念、擇、進、喜、輕安、定、捨為七覺支;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為八聖道。此為三十七助道法。此法在小乘修為正道,在大乘為助道,修六度為正道。在佛乘非正道也非助道,為中道、妙道,也可說是正道,也是助道,大乘佛法、行法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為體,六度為用,三十七道品助道,而成佛果。佛乘是圓教故。所謂“圓滿菩提,歸無所得。”淨藏、淨眼二位菩薩,對十波羅蜜法、四無量心、三十七道品,皆明了通達,無所障礙。
此二子、二位菩薩亦證得各種菩薩三昧。三昧譯等持、正定正受。淨三昧,以如理智、如量智觀照諸法,念念淨治無明,將貪嗔癡三垢圓淨,斷見思惑、塵沙惑、無明惑,為淨三昧;日星宿三昧者,日譬如實智,星譬如權智,權實不二;淨光三昧,本性清淨,覺了而現無量智慧之光;淨色三昧,以此智光,普現色身;淨照明三昧,淨是三昧之體,照明為三昧之用,以本淨大慧照明一切;長莊嚴三昧,以佛莊嚴而自莊嚴(指法身言);大威德藏三昧,具大神通,以大威服眾,大德利生,即具十力的威德。二位菩薩對此七種三昧,完全通達無礙,故能現身化度,使墮落塵緣的比丘轉邪歸正。

爾時彼佛欲引導妙莊嚴王及愍念眾生故,說是法華經。時淨藏淨眼二子到其母所,合十指爪掌白言,願母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我等亦當侍從親近供養禮拜,所以者何,此佛於一切天人眾中說法華經,宜應聽受。

此敘二子化父之因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欲使妙莊嚴王入佛的根本智,以及慈悲愍念一切眾生的緣故,而說法華經,非此經不能轉彼業識,今說此經,正其時矣。此處顯妙莊嚴王本具夙因,今當以此經度脫,而其亦是法華會當機之人矣。免權法之教,顯根性非凡。二子合掌白母,示父邪母正,故先白母,共設度化之方法。先白母告知佛說法華經,願母見佛聽經,以欲引導王故。

母告子言,汝父信受外道,深著婆羅門法,汝等應往白父,與共俱去。淨藏、淨眼合十指爪掌白母,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見家。母告子言,汝等當憂念汝父,為現神變,若得見者,心必清淨,或聽我等,往至佛所。

此為母令化父。淨德,表第八識,迷為神識、阿賴耶,悟即大圓鏡,此示佛慧。妙莊嚴王夫人淨德憂念妙莊嚴王信外道、心不淨,著於婆羅門神教邪法。此婆羅門教以色界梵天王為主,自稱其人種從梵天口生,為淨潔之體,捨棄惡法,博學多聞,雖然如此,但未出三界,不能見性成佛,故云外道。此淨德夫人若非宿具清淨本因何以知此。淨藏、淨眼喻第七末那識與第六意識,二識本為妙明佛智,今為識用,故云今生邪見家。必以妙智轉無明,方得轉染令淨。顯二子為大智心增上緣,而淨德則為大悲心增上緣。三人均為菩薩示現,淨德示現王后宮女身,淨藏、淨眼為子。王為國家之長,若著邪見,不信佛教,不信因果,則危害一國眾生,眾生不修善,天災人禍必為共業招感,將為一切之障。邪見之人不知正法,不信一切惟心造,非神通不能動其心,故囑二子現神變,令父得見神通,心必清淨,方可化導妙莊嚴王棄邪歸正,往聽正法。現神通為方便教化。二子依母意,方顯神通度其父。

於是二子念其父故,踊在虛空,高七多羅樹,現種種神變,於虛空中行住坐臥,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或現大身滿虛空中,而復現小,小復現大,於空中滅,忽然在地,入地如水,履水如地,現如是等種種神變,令其父王心淨信解。

此為二子現神通變化,度父令心清淨,轉邪歸正。踊虛空高七多羅樹者,印度獨有此樹高七八十尺,樹木質如鐵,葉長稠密,果赤色似石榴,可食。身上下交替出水火、現大身滿虛空、忽然在地、入地如水、履水如地多種變化,示八識之相分。二子之神變,其父見之果如母言,即受度化,向來執取為我、我所之妙莊嚴王,永離執取之心,心淨信解。


時父見子神力如是,心大歡喜,得未曾有,合掌向子言,汝等師為是誰,誰之弟子。二子白言,大王,彼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今在七寶菩提樹下法座上坐,於一切世間天人眾中廣說法華經,是我等師,我是弟子。父語子言,我今亦欲見汝等師,可共俱往。

敘二子現神變,父見神力而心生歡喜,發心見佛。發心見佛者,表第八含藏識受第六妙觀察智、第七平等性智的薰陶即隨之轉變大圓鏡之機。故父王驚歎神變,繼問師名。二子先陳雲雷之名,次陳法華妙法,使明眾生本來是佛本能成佛,至此迷邪染外道法王方覺,及聞法華之名觸發宿因,故誠心欲見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謂夙世有修與佛有緣者,待機緣至一撥便轉。我本人愚迷六十五年,冥頑難化,老人走後第五天夜裏,一次談話即進入佛門,放棄了世智辯聰及頑固的知見。不怕接受佛法晚,就怕頑固不覺醒。修行不怕慢,最可怕知見錯,方向錯,更怕投錯邪師。十年前東豐縣有一位受菩薩戒的佛門大護法,叫王永江,修橋鋪路,造廟濟貧,每年布施幾十萬元,也很認修,精力充沛,身體也強壯,幹啥都來財,在五十歲左右偶然遇到一位老人,老人將他今生事說得一點不差,這個神通使他信服得五體投地,便寫黃表拜老人為師,而不念佛,半年左右突發肝癌,死在長春醫院。臨死前才醒悟,告訴他妻子快找犟牛送我往生,別人沒有辦法。當時我正在北京結法緣,接電話後馬上買火車票準備次日返長春。第二天突然接到他妻子的電話說王永江已死,你們就不用來了,我們便退票朝山西五臺山去了。當日下午王永江的妻子告訴他兒子去車站接我們,她兒子說:“還接什麼?你告訴人家不用來了!”她一聽就拍大腿痛哭起來:“我咋這麼糊塗哇!我是讓他們快點來呀!這是王永江臨死前的重託呀!除了犟牛別人救不了他呀!”可見拜邪師的危險,業力是非常大的。萬不可執著神通為修行好壞的標準。所以說修行不怕慢,就怕方向錯,方向若錯,越精進,惡果來的越快。可歎王永江修行二十多年,最後走得很慘。修行人應從他身上借鑒,尤其末法時期,妖魔鬼怪全出籠,不得不謹慎。歸依佛,絕不歸依外道天魔、鬼、神、仙,要從清淨自性上歸。

於是二子從空中下,到其母所,合掌白母,父王今已信解,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為父已作佛事,願母見聽,於彼佛所出家修道。爾時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白母:
願母放我等,出家作沙門,諸佛甚難值,我等隨佛學。
如優曇缽華,值佛復難是,脫諸難亦難,願聽我出家。
母即告言,聽汝出家,所以者何,佛難值故。

二子見父已信,乃求母允二人出家者,即轉意識為妙觀察、轉末那識為平等性,二識一轉第八識則現圓照,出塵勞家,而回歸自性清淨之家,故母允二子出家。二子度父,令父信解,則度生佛事已畢,由權巧方便而轉實相。出家現勤修戒定慧,息滅貪嗔癡,三毒消除,真心則現,此即沙門之義。優曇缽華,據說三千年開一次,此華開時值轉輪王出世,而應瑞示現。華開的時間又極短暫。世間的曇花亦然,開花時間大都在晚九、十點鐘,幾分鐘後即枯萎凋謝。謂遇佛、見佛、聽法華經此為甚難遭遇之幸事,故二子啟求而淨德許之。因從佛出家必能成佛,況淨德、淨藏、淨眼本菩薩示現。

於是二子白父母言,善哉,父母,願時往詣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所親近供養,所以者何,佛難得值,如優曇缽羅華,又如一眼之龜,值浮木孔。而我等宿福深厚,生值佛法,是故父母當聽我等,令得出家。所以者何。諸佛難值,時亦難遇。

此為二子勸請父母早見佛聽法,莫錯過機緣。意顯六七八識轉識為智,必心境一如,乃能入佛知見。故願俱往見佛不可遲緩。言佛甚難值,時亦難遇者,所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耳。修行有八難:三惡道眾生業重不得聞佛法;北拘盧洲,福大無苦不知修行;長壽天,即色界第四禪中無想天人,壽長而不想尚有命終之時,故不修行,待五衰(衣垢膩、頭花萎、身臭穢、腋汗出、不樂本座)現前則來不及了;聾盲喑啞者,聽不到,看不見,無條件修行;世智辨聰者,乃世人仗著小聰明,不肯虛心修行,甚至還會譭謗佛法;生佛前佛後難,無佛法之時。佛對此有一譬喻:在大海中有一獨眼海龜,欲得一木孔借其浮力渡海,然木隨水流,必待三千年方相遇,且一眼欲鑽入一孔乃相當不易。這即是“寸陰易過,人道難逢。”當今世人造業尤甚,整日浸泡在歡樂場中吃喝玩樂,不知珍惜生命。一失人身,萬劫難復。正如純印老人說我:“億萬人中兩次得人身惟你一人。”後知我前世是個出家人。出家可分四種:心出家身出家;心出家身在家;心在家身出家;心身都在家。“佛法難聞(遇)”,難於海龜鑽木孔。佛說得人身如爪上土,失人身如大地土。尤其在末法時能聽到《妙法蓮華經》,實非等閑因緣,若沒有善根的人是無緣聽此法華經的。

彼時妙莊嚴王后宮八萬四千人,皆悉堪任受持是法華經。淨眼菩薩於法華三昧久已通達,淨藏菩薩已於無量百千萬億劫,通達離諸惡趣三昧,欲令一切眾生離諸惡趣故。其王夫人,得諸佛集三昧,能知諸佛秘密之藏。二子如是以方便力善化其父,令心信解,好樂佛法。於是妙莊嚴王與群臣眷屬俱,淨德夫人與後宮采女眷屬俱,其王二子與四萬二千人俱,一時共詣佛所,到已,頭面禮足,繞佛三匝,卻住一面。爾時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王大歡悅。

妙莊嚴王棄邪歸正後,帶領群臣及眷屬同詣佛所,顯合宮人等根性純利,一門都是菩提眷屬。喻八萬四千煩惱習氣,隨六七八識的轉變由染令淨,故八萬四千後宮眷屬皆堪任妙法華經。如來藏所以不出生死苦趣的根本原因,是六識分別的業力牽纏故。今六識轉妙觀察,而不分別了,七識亦不執,成平等性,二識轉,八識阿賴耶所含藏的諸業,輪迴生死的因也就沒有了,本具的清淨佛性現前,即入佛知佛見。故在此稱淨眼菩薩通達法華三昧,能攝一切法,歸一實相,淨藏亦復菩薩神力,通達離惡趣三昧,以二十五心王,破二十五有(三界之果報有二十五種),使一切有緣眾生離諸惡趣,出三界證涅槃。淨德夫人得諸佛集三昧,能知諸佛秘密之藏,即見性,實相妙法耳。以始覺有功,本覺乃顯。能念之佛是始覺,所念之佛是本覺,二者契合為究竟覺。何謂功德?一聲佛號是萬德之本,全德立名,以名招德,名外無德。我從純印老人潛移默化中體會到:佛法愈高深,愈精要,愈簡捷,愈有效。六七八識一時俱轉,則四大(地水火風)根塵一切煩惱無不轉也,至此入根本智,則一切法無非佛法。王及群臣并後宮諸眾為當機眾,淨藏、淨眼為能教機,機教冥合則易化,故彼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即開示正見,教以修行,令獲利益,王生歡喜。此為王以禮進,佛以法酬,使有緣得大法利。純印二字亦然,悟者一生受用不盡。

爾時妙莊嚴王及其夫人,解頸真珠瓔珞,價值百千以散佛上,於虛空中化成四柱寶臺,臺中有大寶牀,敷百千萬天衣,其上有佛結跏趺坐,放大光明。爾時妙莊嚴王作是念,佛身稀有端嚴殊特,成就第一微妙之色。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四眾言,汝等見是妙莊嚴王於我前合掌立不。此王與我法中作比丘精勤修習,助佛道法,當得作佛,號娑羅樹王,國名大光,劫名大高王。其娑羅樹王佛,有無量菩薩眾及無量聲聞,其國平正,功德如是。

此為供佛,聽法,受記,證果。解頸珠寶散佛上者,表轉染為淨,轉貪為捨,解脫纏縛之義。歷劫貪愛染,被塵慾所迷,一念回光,即得三輪體空之因,妙契無上菩提之果,妙契常樂我淨四德,故以四柱寶臺喻之。臺中寶牀,敷百千萬天衣,上有佛坐。蓋虛空恒一,常德也;天衣適體,樂德也;有佛趺坐,我德也;放大光明,淨德也。為何作如是解呢?因含藏識(第八識)既空,清淨法身乃現,故王念佛身稀有微妙之色,此即妙契法身之象。因邪染心并絕,正念現前,故得佛授記。妙莊嚴王昔於雷音王佛所曾作比丘,精勤修行,後為助共修三人成道而還俗,助佛道法,猶如護持佛法,故請法、護法,講法功德本一,而無差別,隨喜功德亦與等同。佛號娑羅樹王,此雲堅固,有庇護群生,施廣蔭之義。國名大光,即永破諸邪暗、無明、愚癡義。劫名大高王者,超一切高貴諸法之義,表八識出纏縛之象也。化度眷屬宮人皆得法利,就是廣施蔭行。捨王位得佛位即超一切諸高貴也。其國眾生均菩薩、聲聞。心正平直,故國土平正、淨潔。

其王即時以國付弟,與夫人、二子并諸眷屬,於佛法中出家修道。王出家已,於八萬四千歲,常勤精進修行妙法華經,過是已後,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即升虛空,高七多羅樹,而白佛言,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以神通變化轉我邪心,令得安住於佛法中,得見世尊。此二子者,是我善知識,為欲發起宿世善根,饒益我故,來生我家。

此示妙莊嚴王明萬緣俱夢,毅然放下一國之富,萬乘之尊,棄塵勞,為得極尊之體(涅槃)而披六和之衣。喻以藏識轉智,以權智應緣,棄權就實,故云以國付弟。王與夫人二子并諸眷屬,出家修道者,意顯根圓機至,脫纏出凡。則一切智用根塵諸法,一時具為妙用矣。心轉境亦轉故。尤聞法華經,諸人緣至,精勤修道則轉一切煩惱為佛知佛見。正如六祖云“轉煩惱為菩提,轉生死為涅槃。”故於八萬四千歲(八萬四千種煩惱)精勤修法華行,以淨塵勞,為淨妙功德,塵勞既淨,三昧現前,而為法身莊嚴,證無住身,入法性空,故云上升虛空。本覺既然顯現,方見始覺之功,故王見佛,述二子作佛事為自己的善知識,至此方恍然大悟。善知識是大因緣,能否成就,在遇緣不同,此緣可遇不可求。末法時期魚目混珠,更難得善知識相助,惟有從了義經中依佛語而修,才不會走偏。若能有緣聽聞此經,以自心清淨及令人清淨,以阿彌陀佛聖號,念念不斷,伏住妄念,消除知見的分別煩惱,當生極樂淨土。得大自在為莊嚴,也就是說心莊嚴,淨心境亦淨,正報之心轉,依報境緣亦轉,非事相上的莊嚴,此為一切淨功德三昧。我們能遇帶業往生的殊勝念佛法門,亦非易事,只要不外求,老實念,又能隨緣作善,依純印老人示現所修,無不成就者,則真的回歸真我之家。實則眾生從未離開過這個家,因不覺而忘失故,何者為家?佛性、自性,言說容易而實證太難。世人為超生了死而修行,但通病有三,故不能回“家”,⑴念超生了死;⑵背超生了死;⑶講超生了死。能超生了死否?不能!此非實相妙理。大道無言,理本真空,真空不空,不空而空,為妙智,是無法形容的。念超生了死者,以敲打唱念為修行,欲超生了死不能也,它是度眾生的形式,清淨心中無此故;背超生了死者,默記經卷,超度經文,依誦多少大經為修行,求超生了死,不能也!此為廣學多聞,增長所知障,著文字相,是佛學的研究生,非學佛。應從為學日益(盈),為道日損去理解;講超生了死者,若依經說法,誰人能勝過神光禪師?神光即今日的二祖慧可大師,昔在因地講法時,講得天花亂墜,地湧金蓮,為何反不得成就?金剛經云:實無少法可得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神光講法有心,非是不思惟。佛法是無心之法,若分別正邪,佛道魔道具錯,乃因落見聞覺知上了。真心本體清淨皎潔,了了無一物,執有是六道因,分別一切法是十法界因。妄想是四聖因,寂靜是佛因,故無聖無凡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都不真實,惟心真實,此心無相,眾生難會此意。心,就是法身,法身就是虛空,虛空就是法身。不知此理,修無量劫亦無成就。猶如太陽升起照徧四方,虛空明否?未明!太陽西沉,虛空暗否?無暗!虛空不變,法性亦然,汝可知否?不解本覺佛性,以法為實怎稱修行?神光最後不得不斷臂求法,名二祖慧可。此為度生之菩提心,是佛法流傳之始然,但以法作為了生死則不能。況大多數說法者依知見作解,入不思惟說法者較少。以上可知超生了死,不是從知、法、理而得,此知非良知,乃見聞覺知,是聰明而非智慧。法,是方便、思惟之法,不是“不得之法”。理,是善惡是非較量之理,不是真空妙理,故不能超生了死。千經萬典是自性的“被生物”,真空是母,經卷是子。欲超生了死,末法時就是老實念佛,此即不生不死之處方、良藥。不生不死者,真我、自性、淨心。應以佛號伏妄念、煩惱,心則淨,為修道。修道才能悟道,悟道而行道,而後則了道,證道、成道。如何修?純印老人為末法眾生修行指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依此而修無不成就者。

爾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告妙莊嚴王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種善根故,世世得善知識,其善知識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王,當知善知識者是大因緣,所以化導令得見佛,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大王,汝見此二子不,此二子已曾供養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恒河沙諸佛,親近恭敬,於諸佛所受持法華經,愍念邪見眾生,令住正見。

此為佛證明善友因緣。凡在修行、學佛中能遇善知識者,皆由往昔曾種善根。能種善根者,則可遇善知識,兩者互為因緣。能作佛事為外護知識;示教利喜,教授知識;化導眾生令見佛,同行知識;令入菩提,實相知識也。善知識應具備:心性柔和,戒行專精,心無貪妒,物無愛戀,心行平等,意無憎愛,有大方便,自度度人,量根施道,具大總持,好心與人,不求果報,行門清淨,無諸過失,說法論義,皆合經意,具足此行名善知識。大善知識者,令眾生發無上心,令離邪見,令住正見,令眾生得見佛。佛性人人本具,佛如眾生如,一如無二如,故為宿世善根,但無善知識緣因助發而不能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種從緣起,遇緣切謹慎,無緣性不顯,升降一念間。故妙莊嚴王二子是其善知識的大因緣。持此經、說此經、讀誦此經、刊印流通此經者,皆是末法眾生了達佛性難得之因緣。
二子曾供養六十五百千萬億那由他佛者,謂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發起觀照之智,就五根門頭一一洞明,不為根塵所惑,凡有所作皆為好行,因心轉一切境緣不住相,為淨住,無住生心,生心無住。若受持法華、解說法華,即為愍念邪見眾生,令住正見,明實相理。可知“法華經”就是眾生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大善知識。此經可為人天眼目,開正道成佛之門,閉塞邪魔外道之路,可紹隆佛種,續佛慧命,祖祖聯芳,以心印心,流傳不絕,諸佛加持,菩薩護法護持。欲覓成佛的善知識,當於“法華經”中求取,絕無偏邪之患。

妙莊嚴王即從虛空中下,而白佛言,世尊,如來甚稀有,以功德智慧故,頂上肉髻光明顯照,其眼長廣而紺青色,眉間毫相白如珂月,齒白齊密常有光明,唇色赤好如頻婆果。爾時妙莊嚴王讚歎佛如是等無量百千萬億功德已,於如來前一心合掌,復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如來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議微妙功德,教誡所行,安隱快善。我從今日,不復自隨心行,不生邪見、憍慢嗔恚諸惡之心。說是語已,禮佛而出。

此為妙莊嚴王讚佛歎法。以顯妙契法身之象,故先讚佛報身相好,三十二相之四相好,乃八十隨行好之一,此為功德圓滿、智慧究竟者始得之。如來頭頂有肉髻相,放大光明,顯照十方。如來的眼睛有四大海之廣長,呈紺青之色,深邃而清湛。如來兩眉之間的白毫相光,猶如珂月般的清潔。如來的牙齒,白、齊且密,常放大光明。如來的唇色如頻婆果(相思果)色丹而潤。此為妙莊嚴王讚佛報身相好。王復讚佛法身功德,如來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議微妙功德,可轉惡為善,轉邪為正,轉愚為智,轉凡成聖。教誡所行者,教,謂教理,所以生善;戒,謂戒律,所以遮惡。如說而行者,身心泰然。佛住世時化眾為:教、理、行、果。弟子修行則為信之教,解其理,照修行,必證果。依教誡所行,安隱快善,皆法身功德。法身眾生本具,無體無相故不覺。古德稱法身佛沒模樣,一顆圓光含萬象。千變萬化未離他也。如金礦石,礦石亦非金,但金又從此生。一成真金體,不復重為礦,眾生迷時為礦金,眾生悟時成純金。故妙莊嚴王云:“我從今日不復自隨心行,不生邪見、憍慢、嗔恚諸惡之心。”此皆蒙佛法教誡、化導之力。始而不信佛,繼而見佛,終則近佛、愛佛、讚佛。由此可知一切眾生,本無定性,習惡則惡,習善則善,入邪則邪,就正則正,了無定相,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妙莊嚴王至此徹見自心,直到不疑之地,此為法華之功力加持也。正如六祖云:“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經久不明,與義作雠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即邪,有無具不計,長御白牛車。”心若迷時,必著外相,找不到真空妙有的本性,則向外相求取,向文字求智慧,生所知障;心悟時,求心不求佛,知萬法皆空,不執形相,借假修真,一心念佛,待見佛時,諸法皆知,心不住法相,亦不住非法相,直念去。“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死在文字上,不明經本無義,含無量義,不盡的解,世人是講不圓滿的。此處的義,是理體,自性,若依文解義,從文字裏覓法,著於形相,與真空妙有相違。故與經義對著幹,諸佛無不喊冤。“無念念即正,有念念即邪”,無念為淨心,淨心則無我、我所,無貪、嗔、癡之念,無私心、無偏執心,諸法諸相平等,無念即正。反之必邪念,心空寂,本來清淨,若增一個念,只能是妄念。“有無具不計,長御白牛車”,超出有、無之念,了因果無對待,就是不二,是絕待圓融。白牛車是佛乘、牛王,是真我真性。有念之念具空,是真空,以此真空主宰萬物其妙無窮。此經妙在無相實相而超出輪迴,直至成佛。

佛告大眾,於意云何,妙莊嚴王豈異人乎,今華德菩薩是。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照莊嚴相菩薩是。哀愍妙莊嚴王及諸眷屬故,於彼中生。其二子者,今藥王菩薩、藥上菩薩是。是藥王藥上菩薩成就如此諸大功德,已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所植眾德本,成就不可思議諸善功德,若有人識是二菩薩名字者,一切世間諸天人民亦應禮拜。佛說是妙莊嚴王本事品時,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世尊講古因今果。昔妙莊嚴王,即此會的華德菩薩;淨德夫人(二子之母,於王后宮變為女身者),即佛前光照莊嚴相菩薩,此菩薩就是世尊放白毫光東照妙音之身者。妙音無量功德,可達等覺以上位,故言莊嚴身相。二子者即今藥王,藥上菩薩是。為何若有人聽聞二菩薩名字者可受諸天人禮拜?此二位菩薩雖名標因位,但德具佛果,福慧雙隆,不亞於佛,故能轉妙莊嚴王邪心及化度淨德夫人以及眷屬入佛法中,皆仗二子止觀調治熏變之功,故應受諸天人禮拜。
一切菩薩修行,無不依止觀而修,一切如來成等正覺,未有不因止觀法門而得者。何謂止觀法門?即定慧寂照,止者停止之義,止息之義,止息妄念,它是從所觀而得名;觀者觀智通達之義。契會真如,此從能觀得名。止屬於空門、真如門,遠離諸相故。觀屬於有門、生滅門,因緣事相諸法。若從修行次第止在前,止煩惱、伏妄念,法性寂然是止,法性常照是觀。繋心一處為止,靜極則明即慧為觀。天臺宗將止觀法門,概括一切因地行門及果地功德,是修行人迫切的修行之道。若從因地的修行來說,止可伏一切惑,觀能斷一切惑;止是禪定的勝因,觀是智慧的源流。若能成就止觀二法,無疑可圓成佛道,自利利他。修止觀可使心念澄澈,萬念俱空。進一步明確空、假、中三諦之理。此即藥王、藥上二菩薩成就如此諸大功德不可思議之力,八萬四千人遠塵離垢更顯止觀之功力,使一切塵勞應念清淨。念佛法門實際就是修止觀,念念相繼,不著外相,止也。伏住煩惱妄想而生淨心真智,觀也。但淨土修行人必須依《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不假方便,自得心開”而修,修行來不得半點虛偽。
講一公案:浙江天臺山國清寺的岩石洞中住著一位骯髒的僧人,名叫寒山。他從不化緣,只靠國清寺的殘羹剩飯維持生活,有時幾日吃一頓,但他無憂無慮,總是樂呵呵的。給他送飯的是國清寺的義工,名叫拾得。兩人一見面,就談天說地,忘形大笑,全寺僧侶、俗家弟子都認為他們精神不正常,亦無人理睬他們。
一天拾得正在齋堂掃地,一位青年沙彌譏諷道:“你叫拾得,可知名字的來歷嗎?你是豐幹禪師從野地裏撿回來的,你知道自己的真名嗎?”
拾得扔下掃帚,瞪兩隻大眼睛,一聲不吭,叉手而立。
沙彌及眾僧都不解,只感到好笑。有人插言:“他是問你的真實姓名呢?”
拾得撿起掃帚,默默地走開了。過兩天拾得說了首偈:
從來是拾得,不是偶然稱,
別無親眷屬,寒山是吾兄。
兩人心相似,誰能徇俗情?
若問多少年,黃河幾度青。
一次寺院舉行誦經法會,眾僧都專心誦經,拾得在外面大叫道:“你們在這裏沉思默念些什麼?究竟對“那事”有什麼用?
方丈大怒,痛斥道:“你這個瘋子懂什麼?還不滾到一邊去!”
拾得邊跑邊喊:“不怒便是持戒,心淨才是出家,我的心與你們沒有不同,一切都無間隔!”
拾得跑岩洞找寒山,只見寒山捶胸大叫:“蒼天!蒼天!”
拾得問:“你鬧什麼鬼?”
寒山應道:“你沒有看到嗎?東家鄰居死了人,西家鄰居去吊喪。”
於是兩個人抱在一起大哭大叫,二人哭笑而出。供桌上的供物為鳥所食,拾得以杖打伽藍像曰:“你自己的食物不能護持,安能護持寺廟?當夜寺僧俱夢護法神告曰,拾得打他了。
告知世人修行不可執相,執見,若不能離相、離見,則無以明自心,行正道。知見愈多,去道愈遠。

風行露宿不知貧,明月為心又是身。
欲問月中無我法,無人無我問何人?
——鮑溶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