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妙音菩薩品第二十四

作者:犟牛居士

妙音菩薩品第二十四

前一品明藥王菩薩自修苦行,證得六根常清淨功德。此品明遠方菩薩來至本土,密化眾生教行苦行。藥王得現一切色身三昧,此為樂意生身,入定則有,出定則無。此品闡明從三昧寂定所起之功用,如妙音菩薩不離東方國土,而示現本土之事,此正覺法自性為性意生身,能出入三昧,隨類示現。以顯法華三昧,實證八地,證平等真如已。妙音菩薩於過去世中,在雷音王佛所,曾以無量妙樂供佛,故有妙音之號。此菩薩以其神力能現種種身而說妙法,能演說無量妙音聲,名從果德故名妙音。此品專敘妙音菩薩過去事實,故立此名。

爾時釋迦牟尼佛放大人相肉髻光明,及放眉間白毫相光,徧照東方百八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世界。過是數已,有世界名淨光莊嚴,其國有佛,號淨華宿王智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為無量無邊菩薩大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釋迦牟尼佛白毫光明徧照其國。

佛有九十七種大人相,大人相,亦名大士相,為三十二相之一。肉髻是大人相中最高最上之頂相,眾生但見頂肉相隆起而不見其頂,故又名無見頂相,為最上果光。白毫在兩眉之間,乃白色之毫相,右旋宛轉,如日正中。初生時長五尺,樹下悟道時,一丈四尺五寸,成道時一丈五尺。諸相不及白毫功德,眉間白毫相光,表中道妙智所流出之光,以此妙智為本因心,今二光齊放,表真因契果,始覺合本覺之相。顯此次所欲召集者為位齊等正覺菩薩,所欲宏揚者為會權歸實之妙法,故以極果之光照現也。經初將說法華時先放眉光,示實相真境,顯空、假、中三諦,意欲行人瞭解此光,發覺初心,以造實相,入佛知見。今二執(人、法)既破,妙行己圓,故二光齊放,顯因果一如。國表所證理,佛表能證智,在自性本覺體上,自具恒沙德相,故世界名淨光莊嚴,喻離垢染,無黑暗之義。始覺之用,能證果德常樂我淨。如是因必如是果。猶如蓮華,華果同時,即因果合體。故佛號淨華宿王。妙音、妙智、妙行,依此示現佛十號圓滿,如星宿之麗空而得自在,故光照其國。經初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以表就眾生迷妄動亂根塵識界以悟實相。東方生起義。今則徧照東方百八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世界。無邊法界不離眾生動亂根塵,一念心生十法界故。此二光雖然照東方無量佛土,而光最註集之處則為淨光莊嚴世界。佛頂無人能見,菩薩的面像凡夫也是見不清晰的,九九年我與北京等十二位居士朝五臺山時,在山峰最高,條件最差,地勢最險的北臺遇文殊菩薩下山迎接,我與梅河口市醫院的趙淑波快爬到山頂時與其相遇,當時不知道是文殊菩薩,只是見到一人從山上一步一頭的往下拜,我讓趙淑波送去黃瓜、番茄,她面對面的給此人繋圍巾,亦未看清其面相,只記得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身穿深灰色棉袍,灰色毛圍巾。我距離此人不到兩米遠亦不知其相貌。我倆繼續往山上爬行了一、二分鐘,回頭再找已不見其人了。後詢問師父,師父說文殊菩薩有迎千里送八百之願,並說信眾朝山都是從山下往山上拜,沒有從山上往山下拜的……方知是文殊菩薩。由文殊菩薩加持而生智慧,身體病苦亦消。趙淑波昔因病手術後只有一側肺,身體無力,冬天也得開小窗通風換氣,否則就喘不上氣。見文殊菩薩後身體狀況大有改變,上班工作與正常人一樣(請聽北京張俊玲居士講的“犟牛居士朝五臺,文殊道場感應多”)。

爾時一切淨光莊嚴國中,有一菩薩名曰妙音,久已植眾德本,供養親近無量百千萬億諸佛,而悉成就甚深智慧,得妙幢相三昧、法華三昧、淨德三昧、宿王戲三昧、無緣三昧、智印三昧、解一切眾生語言三昧、集一切功德三昧、清淨三昧、神通遊戲三昧、慧炬三昧、莊嚴王三昧、淨光明三昧、淨藏三昧、不共三昧、日旋三昧,得如是等百千萬億恒河沙等諸大三昧。

此釋妙音菩薩德相。植眾德本者,謂以無漏智為先導,起一切無漏行,使本心原有種種德相,由熏習而得顯現,以此供養無量億佛。甚深智慧者,由根本智入證實相之理,由後得智了知十法界一切因果,以久供養佛故成就如是智慧。“慧”由何而生?非外得,它是一個心托一把橫笤帚,意謂掃自己不掃別人,才能使事業、修行雙豐收,故“慧”字上面兩個豐字。可見智慧是自己本有的,障智就是我執、法執,掃除二障,本有的甚深智慧,妙智、無師智、自然智即顯。三昧者,定義,心定一處而不動,息慮凝心之義。念佛、修禪、誦經,只要心體寂靜,專心致志,離邪亂、散動皆稱三昧。三昧是無量的,世間的手術大夫、老師教學、實驗室的科技人員以及開火車、汽車、輪船、飛機的駕駛員都分不得心,理髮師心也不能散亂,否則顧客的耳朵、鼻子就危險了。
妙音菩薩久植德本,供養親近無量諸佛而成就甚深智慧,得十六種三昧。妙幢相三昧,此菩薩善能說法,折伏異道,摧邪顯正而不住相,如妙幢高顯。幢,如軍中旌旗,古代寺院講經懸掛在外,亦有筒狀。它與旛之別,旛為長條下垂,在寺院可見。此三昧超過一切三昧;法華三昧者,由受持是經,深證一乘實相之理;淨德三昧者,以佛知見淨治微細無明,安住於本心清淨之德;宿王戲三昧,實智證理,權智照機,善巧度眾,能於第一義空顯無量世界,森如列宿,遊戲於其中,得大自在;無緣三昧者,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心,普應群機,不求而應,應即無應,不說而說,說則無說,不緣而緣,平等一如,離能緣所緣而親證真如;智印三昧,以一實相印,印定諸法。謂法性印定真智,而真智印定諸法;解一切眾生語言三昧,盡能隨順瞭解於一切語言而為說法,其語言皆順正法;集一切功德三昧者,以真如為一切萬行之本,集成一切福德而得自在;清淨三昧者,以法身顯現,住於一切清淨而得自在;神通遊戲三昧者,變化自在,遊諸世間,以得大智用離諸縛著,以神力度脫眾生,如妙音、觀音等不離本國而度有緣;慧炬三昧者,平等大慧,如火炬破黑暗,以真智破癡暗。即以真俗二智照了二諦。二諦即真諦、俗諦。真諦,聖人所見真實之理性,離諸虛妄曰真,其理永無改變曰諦。俗諦,以迷情所見世間之事物,說法做法想法及顛倒見為皆稱俗諦。莊嚴王三昧者,性具萬德,稱真妙用,嚴飾法身,具足福慧,融通自在;淨光明三昧者,淨性照明,離諸垢染;淨藏三昧者,識藏即如來藏,具足權實功德,含攝一切,具足一切清淨德藏;不共三昧者,此定為二乘不共之定,非三乘所有;日旋三昧者,實智功德,大千圓照,猶如日輪迴旋空中,徧照世界一切。妙音菩薩所得三昧,重重無盡,具足百千萬億諸大三昧,餘皆為此十六三昧之眷屬,說不能盡。

釋迦牟尼佛光照其身,即白淨華宿王智佛言,世尊,我當往詣娑婆世界,禮拜、親近、供養釋迦牟尼佛,及見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藥王菩薩、勇施菩薩、宿王華菩薩、上行意菩薩、莊嚴王菩薩、藥上菩薩。

此正始覺有功(妙音),本覺乃顯之象(佛)。妙音見佛光照及其身,故請其本師淨華宿王智佛,欲來見釋迦佛及諸大菩薩。以始覺合乎本覺,從本起用,故願往娑婆見釋迦佛,以入妙圓果海故見諸大菩薩。

爾時淨華宿王智佛告妙音菩薩,汝莫輕彼國,生下劣想。善男子,彼娑婆世界,高下不平,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佛身卑小,諸菩薩眾其形亦小,而汝身四萬二千由旬,我身六百八十萬由旬,汝身第一端正,百千萬福光明殊妙。是故汝往莫輕彼國若佛菩薩及國土,生下劣想。

此釋淨華宿王智如來告妙音菩薩,去娑婆穢土應戒分別、執著、我慢心,示以平等妙行。妙音為果地菩薩(等覺位),具足福德光明圓滿報身之相,依正二報均極殊勝,而娑婆穢土,世尊現丈六金身,菩薩身形更小,顯依報國土乃正報所感,諸佛慈臨大千世界,必據應化國土、眾生而等同高下。故淨土世界淨華宿王佛告誡妙音及隨從菩薩勿對娑婆世界佛菩薩及國土生下劣想,一切無分別則入平等法界。佛菩薩身皆卑小者,其應化身形,法報身等同。汝身四萬二千由旬,表四無量心(慈悲喜捨)大願所成。師六百八十萬由旬身,表六根八識轉妙淨法身。實則佛佛報身、光明、相好等同無差別。世尊以大悲願力,應化穢土,不得不示現劣身之相。故彼佛事先誡之,令除執情。然妙音乃法身大士,怎會有分別之想呢?此乃宿王佛一是恐其所帶眷屬有未達諸法平等;二是告誡學佛修行人,應去掉分別、執著,人我、是非觀,破煩惱執入清淨法界,不要著於形相。當今末法世人著相者十之八九,買個拐杖、買串捻珠也要買開過光的,謂開光則靈,故做佛像生意的人越來越多,形成開光族群。

妙音菩薩白其佛言,世尊,我今詣娑婆世界,皆是如來之力,如來神通遊戲,如來功德智慧莊嚴。

此為妙音接受如來告誡,來娑婆見釋迦佛及諸大菩薩不生下劣想。意謂我今去娑婆其神通、功德、智慧、莊嚴作諸佛事,非為己能,皆假如來之德。是己不動彼土,遊化十方,現種種形,說種種法,故離輕慢。皆仰仗淨華宿王智如來的加持也。

於是妙音菩薩不起於座,身不動搖,而入三昧,以三昧力,於耆闍崛山去法座不遠,化作八萬四千眾寶蓮華,閻浮檀金為莖,白銀為葉,金剛為鬚,甄叔迦寶以為其臺。

此時妙音菩薩身仍在寶座未動,以其定力來到娑婆世界的靈鷲山,距佛座不遠處,化現八萬四千大寶蓮華(表八萬四千法門)。閻浮檀金者,西域有一河,河兩岸有閻浮樹,此河因樹得名,河裏產金,故名閻浮檀金。此蓮華以閻浮檀金為莖,白銀為葉,金剛石為須,以甄叔迦寶為華臺。甄叔迦寶,譯赤色寶,其花赤色,形大如手。此寶色似此花,故而得名。又華以金銀剛寶為莖葉須臺者,表開示悟入教理行果,意顯圓妙之教。妙音所說為開佛知見,行為妙行,為示佛知見;圓妙之理從妙明真心所解,為悟佛知見;圓妙之果,從妙體所證,為入佛知見,總歸為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即成佛矣。是以妙音菩薩來娑婆尚未現身,已將此經和盤托出於靈山會上大眾之前,所謂妙音一舉一動為眾生說此經矣。妙音者即真如本體也。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見是蓮華,而白佛言,世尊,是何因緣先現此瑞,有若干千萬蓮華,閻浮檀金為莖,白銀為葉,金剛為鬚,甄叔迦寶以為其臺。爾時釋迦牟尼佛告文殊師利,是妙音菩薩摩訶薩,欲從淨華宿王智佛國,與八萬四千菩薩圍繞而來,至此娑婆世界,供養、親近、禮拜於我,亦欲供養聽法華經。

此為文殊見華相問,將顯妙音來意,故佛答之。文殊身為七佛之師,而此處與妙音一樣,同是等覺位的大菩薩,對妙音現此殊勝境界真的不明白嗎?地位相同、神通相同,又是法華會的發起人,豈有不明之理?此經與華嚴同,都是以智立體達入佛知見,故由文殊發起,妙音來證明,文殊是代法華會眾來相問,文殊問佛答,方引出妙音菩薩來娑婆之意,可見佛經非常圓滿。世尊答言:這位妙音大菩薩是從淨光莊嚴世界,淨華宿王智佛國而來,他率領八萬四千菩薩一起來娑婆世界供養我、親近我、禮拜我,同時也供養法華經,聽受法華經的。由此可見此經佛佛皆說,但眾生又非常難能聞受,若聞此經則距成佛不遠,故可貴之極。我們往生極樂後,不聞此經不能成佛,所以聞此經往生時,品位一定會高於未聞此經者,入佛知見故。另外華表因行,妙音使華先至,喻妙行在境,欲達此行,契入此行,必有大智,故由大智文殊師利法王子發問。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菩薩種何善本,修何功德,而能有是大神通力。行何三昧,願為我等說是三昧名字,我等亦欲勤修行之,行此三昧,乃能見是菩薩色相大小,威儀進止。惟願世尊以神通力,彼菩薩來,令我得見。

此為文殊代眾請問。然妙音菩薩種何善根文殊豈能不知?修何功德文殊豈能未修?修何三昧,文殊豈能不曉?其大神通力文殊豈能不具?令我得見,文殊豈能不得見?皆是欲令大眾開佛知見,入佛知見,故請世尊開示。此處亦顯如是因,如是果。修同一因行,則可入同一果地,自可於同一三昧中,得見此菩薩法、報二身。欲見阿彌陀佛,不念阿彌陀佛不能得見。若想見佛菩薩,非仰仗佛力加被不可,否則不易得見,尤其諸小菩薩尚無如此之力,故文殊復求世尊神力護持。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文殊師利,此久滅度多寶如來,當為汝等而現其相。時多寶佛告彼菩薩,善男子來,文殊師利法王子欲見汝身。於時妙音菩薩於彼國沒,與八萬四千菩薩俱共發來,所經諸國,六種震動,皆悉雨於七寶蓮華,百千天樂,不鼓自鳴。是菩薩目如廣大青蓮華葉,正使和合百千萬月,其面貌端正復過於此,身真金色,無量百千功德莊嚴,威德熾盛,光明照曜,諸相具足,如那羅延堅固之身。入七寶臺,上升虛空,去地七多羅樹,諸菩薩眾恭敬圍繞,而來詣此娑婆世界耆闍崛山。

文殊願世尊以神通力為現妙音身,而世尊請多寶佛召之。多寶表法身,釋迦表報身。經云報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實相之理(無師智、自然智)須從法身邊薦取方相應,故釋迦佛不召妙音,多寶佛一呼即至。與八萬四千菩薩共來者,示妙音隨類演化,斷八萬四千塵勞煩惱。蓮華徧雨,表妙行隨類示現。天樂自鳴,表妙音離心意識,離見聞覺知。為何多寶佛一呼妙音即至?多寶屬實相之體,妙音是實相之用,體不離用,用不離體,實相無相,無相無不相,徧一切處,無非實相,故多寶呼之,妙音應之,即呼即應,體、相、用不離也。前云入此三昧,身不動搖,此中妙音於彼國沒,俱共發來,即實相無相,妙音歸實相之體也。目如廣大青蓮華葉者,據說天竺國有青蓮華,我們見過蓮華有白色、粉色、紅色,還未有青色的,此處表青白分明的眼目之相,故言目如廣大青蓮華葉。所經國土有六種震動(動起湧,震吼覺)前三為形,後三取聲、感知。那羅延,堅固意,表志力雄猛。此為妙音菩薩殊勝的身相,非其他菩薩可比,妙音至靈鷲山時坐在七寶臺上,離地面有七棵多羅樹(每棵約六十尺)高,八萬四千菩薩眾圍繞在他周圍來到耆闍崛山上。

到已下七寶臺,以價值百千瓔珞持至釋迦牟尼佛所,頭面禮足,奉上瓔珞,而白佛言,世尊,淨華宿王智佛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四大調和不,世事可忍不,眾生易度不,無多貪慾、嗔恚、愚癡、嫉妒、慳慢不,無不孝父母、不敬沙門、邪見、不善心、不攝五情不,世尊,眾生能降伏諸魔怨不,久滅度多寶如來在七寶塔中來聽法不,又問訊多寶如來,安隱、少惱,堪忍久住不。

此為妙音菩薩下七寶臺問訊釋迦佛。每一位菩薩都有所居之國,與所依、所奉事之佛,故妙音代淨華宿王智佛而問訊。自“四大調和”以上,為問佛起居。“世事可忍”至“不攝五情”,為問娑婆眾生堪忍之難事。而貪、嗔、癡、慢、疑、邪乃娑婆眾生久積之業因。不攝五情,即不被五情境界所轉。五情者,喜、怒、愛、惡、慾是也。此五種情感很難斷除,眾生普徧恣情縱慾,任其發展。什麼是恣情?為所欲為,任性而作,放蕩不羈。縱慾者,即令貪財、色、名、食、睡等任意發展,毫無約束。佛無病惱者,佛乃金剛不壞之身,本無生死病苦,但為施化眾生,故人法同示,順世法故。妙音菩薩問世尊,在娑婆國土沒有不孝順父母,不敬出家人的吧?然此五濁惡世的穢土,人心險惡到極處,人倫喪盡,天良泯滅,雖然佛慈悲相度,但相信、接受者少之又少。“降伏諸魔怨”者,魔有四種:
⑴五陰魔(色受想行識),因無常而生煩惱;
⑵煩惱魔(貪嗔癡慢疑邪),能惱亂身心;
⑶死魔,修行之人,為此夭喪,不能續延慧命,故乃最為恐怖之魔;
⑷天魔,外境緣之因干擾,波旬子民惱亂,稍無定力必受魔擾而不能出三界,見思二惑未斷故。
妙音菩薩接著又問訊多寶如來是否也來聽法華經。此處有必要稍加解釋:妙音已見多寶塔及塔中的多寶佛,為何還這樣問呢?因妙音菩薩代表其師淨華宿王智佛來問候釋迦佛,為尊師重道而發問。多寶佛發願,凡有講法華經之處,他一定蒞臨道場作證明,故妙音菩薩方有此問:多寶如來能否久住堪忍世界呢?

世尊,我今欲見多寶佛身,惟願世尊示我令見。爾時釋迦牟尼佛語多寶佛,是妙音菩薩欲得相見。時多寶佛告妙音言,善哉善哉,汝能為供養釋迦牟尼佛,及聽法華經,並見文殊師利等故來至此。

此為妙音見釋迦、多寶二世尊,顯始覺契會本覺之象。及來此聽法華經,並見文殊,為入佛知見,顯二智(如理智,根本智及如量智、俗智,後得智)冥合。亦顯佛三身(法,報、化)一體,無二無分別。

爾時華德菩薩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薩種何善根,修何功德,有是神力。

此問妙音本因,華德菩薩而問者,華表因,為妙行之本,德,果德也。意顯妙音如是三昧神通之力,皆依妙行所成,故由華德請問。悉為助揚妙音,顯發妙性,成就妙果,故發此問。所問之事恰是文殊想問而未問者。

佛告華德菩薩,過去有佛,名雲雷音王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國名現一切世間,劫名喜見。妙音菩薩於萬二千歲,以十萬種伎樂,供養雲雷音王佛,並奉上八萬四千七寶缽,以是因緣果報,今生淨華宿王智佛國,有是神力。華德,於汝意云何,爾時雲雷音王佛所妙音菩薩,伎樂供養奉上寶器者,豈異人乎,今此妙音菩薩摩訶薩是。

此為釋迦開示昔因、今果。雲雷音者,以密雲降雨,普潤群蒙之心田,使其生發智慧之苗。雷電震動,啟群迷,明根身器世間乃虛假不可得。“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多陀阿伽度,即如來;阿羅訶,即應供;三藐三佛陀,即正等正覺。乃從法垂應之號,妙音之師也。國名現一切世間者,以一切世界不離法界真際,亦眾生所依真土,故國以此名之。劫名喜見,眾生有求,隨感而現,適化契理契機,聞者歡喜樂見故。萬二千歲者,為六根六塵相對之象也。十萬種伎樂者,乃巨數伎樂,有歌有舞,歌則詠其辭,以音聲傳播法樂。舞則動其容,妙曲隨之,主祥和、輕安、太平盛世之相,宣古人之德業。事本於心,關乎國家之興衰。金石絲竹(樂器)為世人之娛樂耳。妙音所獻佛之伎樂,必定是鈞天之樂。奉八萬四千寶缽者,消除八萬四千種塵勞煩惱,以八萬四千法門相待。缽,名應量器,出家二眾三衣一缽必備之物,表以應機應量之法施眾。昔妙音菩薩以缽奉佛,此缽非瓷瓦銅鐵之物,乃七種珍寶(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真珠、玫瑰)所成。妙音昔以伎樂供佛,今得六種震動、七寶蓮華如雨而下、百千天樂不鼓自鳴之果報,顯捨一得萬之事報。昔以寶缽奉佛,今得眷屬圍繞。由於奉缽獻樂之功德今得神力與大果位之報,得名妙音,而有如是三昧神通之事,而三昧神通乃入佛知見而證得也,故曰有是神力。此為妙音菩薩昔因今果之事。

華德,是妙音菩薩,已曾供養親近無量諸佛,久植德本,又值恒河沙等百千萬億那由他佛。

此釋妙音非此一時一事,乃久修梵行,久遇諸佛,久財法供百千萬億恒河沙佛,植德已厚,故有如是三昧神力。我們今生得遇萬修萬去,帶業見佛的淨土法門,亦非今世而修,不知經多少阿僧祇劫供養三寶,而得此殊勝因緣。今又聞受成佛的法華經,在修行路上如虎添翼,若能遵純印老人告誡:“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實修實證,無有不生極樂世界者。但切記勿怠惰、放逸,被五慾所縛,一失人身,萬劫難復。

華德,汝但見妙音菩薩其身在此,而是菩薩現種種身,處處為諸眾生說是經典,或現梵王身,或現帝釋身,或現自在天身,或現大自在天身,或現天大將軍身,或現毗沙門天王身,或現轉輪聖王身,或現諸小王身,或現長者身,或現居士身,或現宰官身,或現婆羅門身,或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或現長者居士婦女身,或現宰官婦女身,或現婆羅門婦女身,或現童男童女身,或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而說是經。諸有地獄、餓鬼、畜生,及眾難處,皆能救濟,乃至於王后宮,變為女身而說是經。華德,是妙音菩薩能救護娑婆世界諸眾生者,是妙音菩薩如是種種變化現身,在此娑婆國土為諸眾生說是經典,於神通、變化、智慧無所損減。是菩薩,以若干智慧,明照娑婆世界,令一切眾生各得所知,於十方恒河沙世界中,亦復如是。

此段經文將言妙音菩薩應化之事,以見其廣大神力。菩薩其身在此,而現種種身為諸多眾生說法華經,與諸法身大士一樣,亦在此娑婆世界處處現身,眾生應以何身得度菩薩即現何身相度。現相同身一是容易教化,便於接受;二是令眾生沒有自卑感。此外妙音菩薩能在三惡道中,在聾盲喑啞等苦難處,以神通力給予救濟,減少其苦痛,而菩薩本身並不因化度之難而減少神通變化與智慧。此菩薩不但與娑婆有緣,與十方恒河沙世界中,亦以無窮的變化身處處相度。此妙音菩薩已證平等真如,其位次在九地至等覺位,故神通變化不可思議。實則在我們身邊如純印老人再來者如恒河沙,怎奈眾生業重障深而不識。

若應以聲聞形得度者,現聲聞形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形得度者,現辟支佛形而為說法,應以菩薩形得度者,現菩薩形而為說法,應以佛形得度者,即現佛形而為說法。如是種種隨所應度而為現形,乃至應以滅度而得度者,示現滅度,華德,妙音菩薩摩訶薩成就大神通智慧之力,其事如是。

此現四聖身而說法。雖然是三昧神通之力,實則因入佛智慧之力也。妙音度眾說何法?皆說法華經,即如來所說諸大乘經,皆以實相妙理印定其說。對此外道不能雜,天魔不能破。若有實相印,則是佛說;若無實相印,則是魔說。實相無相,無不相。此經“方便品”云:“無量眾所尊,為說實相印。”此即“純印”二字之理。純一實相,實相外更無別法。竟觀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流出,因此,深悟實相之理,即得佛法真諦。此即“妙音”的涵義。妙音菩薩由昔獻樂奉缽之勝因,而感現今之神通智慧廣大無邊。以佛度佛者,十法界之佛差別很大,分藏、通、別、圓四類,除圓教佛外,餘佛非圓滿智。以滅度而度者,指二乘人有餘涅槃。

爾時華德菩薩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薩深種善根,世尊,是菩薩住何三昧,而能如是在所變現,度脫眾生。佛告華德菩薩,善男子,其三昧名現一切色身,妙音菩薩住是三昧中,能如是饒益無量眾生。

承佛垂答,已知菩薩善根深遠,福德廣大,才有如是殊勝果報,毫無疑問。但不知此菩薩住在什麼三昧定中,而能有這樣的神通變現,能到處變現身形為眾說法,度脫眾生呢?佛告之:此三昧名現一切色身。世尊答華德,亦是答文殊,前經文殊曾問此三昧故。有此三昧則能饒益十方一切眾生。因已入佛知見,斷惑證真,故有不思議神通。

說是妙音菩薩品時,與妙音菩薩俱來者八萬四千人,皆得現一切色身三昧,此娑婆世界無量菩薩,亦得是三昧及陀羅尼。

此釋說有緣眾獲益。淨光莊嚴國土與娑婆世界兩土菩薩皆受法益,得一切色身三昧,變化無窮,亦得陀羅尼。陀羅尼,譯總持,總一切法,持一切義。能持能遮,持善法不使散,持惡法不使起之力用。可分法陀羅尼;義陀羅尼;咒陀羅尼;忍陀羅尼。三昧與陀羅尼體一而用異。寂用(定)為三昧,持用為陀羅尼。又色身變現名三昧,音聲辯說名陀羅尼。又舌根清淨名陀羅尼,餘根(眼、耳、鼻、身、意)清淨,名三昧。二者均是六根清淨法門。佛說妙音菩薩品時,娑婆世界無量菩薩法位升級,速破無明證法身,得三昧。陀羅尼即咒,真言,總持法門,是諸佛菩薩修持得果之心法結晶。佛無量,陀羅尼門亦無量,同一陀羅尼門,亦有無量數佛修持成功證果。學佛者不以多持為貴,應以一心不亂,一門精進為宗。一法等於一切法。咒為梵文,無義亦含無量義,而持咒者不必曉其意。誦咒時若解意,反生分別心,而不能至爐火純青,一心不亂之境。純印老人二子進昌六歲時,親受媽媽傳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默念六十多年,受益非凡……

爾時妙音菩薩摩訶薩,供養釋迦牟尼佛及多寶佛塔已,還歸本土,所經諸國,六種震動,雨寶蓮華,作百千萬億種種伎樂。既到本國,與八萬四千菩薩圍繞,至淨華宿王智佛所,白佛言,世尊,我到娑婆世界饒益眾生,見釋迦牟尼佛及見多寶佛塔,禮拜、供養,又見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及見藥王菩薩、得勤精進力菩薩、勇施菩薩等,亦令是八萬四千菩薩得現一切色身三昧。說是妙音菩薩來往品時,四萬二千天子得無生法忍,華德菩薩得法華三昧。

此段經文釋眾聞說是品而得道。妙音菩薩還歸本土,覆命本師,表攝用歸體。哪裏來還回哪裏去。因妙音菩薩乃九地至等覺位,還是因位出入三昧,若得大自在,待入妙覺位則與佛相似,故有往來之相。在回歸的路程中要經過無量國土,皆顯示了不可思議的瑞相,六種震動、寶蓮紛紛而降、天樂相伴,此為妙音菩薩昔因今果。八萬四千常隨菩薩圍繞者,示八萬四千法門,此菩薩應用自如,所以能往來自在,皆憑無作妙力而成妙行,同行同證。示來往經行不離是道。佛說此品經時有八萬四千菩薩得現一切色身三昧,亦稱色自在地,入十地位第八位,即色性自在而無有障礙。神通妙用自在,應以何身得度而現何身。還有四萬二千天子得無生法忍。天子,非天人,乃國王,前世修十善所得果報。為何稱天子呢?有天人護持故,中國古代帝王稱真龍天子。無生法忍者,對一切諸法,無生無滅,安住此理而不動。此品位是初地至九地菩薩,亦稱見性、開悟。見一切法不起心不動念,心智寂滅,堪受不退,微細法亦不可得,真的去掉法執了。此位菩薩亦名阿鞞跋致(智度論載)。無生忍是妙法之體。諸天子因有緣聞法華經而得勝果。華德菩薩因發問妙音品故得法華三昧。證實相之理,空、假、中三諦圓融,權實不二,沒有差別相。
講一公案:五代時有一位文益禪師,早年為學禪法,多處投師問道,始終不能契悟,於是踏上了四方雲遊的征途。
有一天下大雨,文益禪師來到了一座地藏院掛單投宿,知客師安排住處後問道:禪師,您想去哪裏呢?
文益說:四方雲遊的出家人,只是隨便走走罷了!
知客師又問:禪師對這種來來去去的雲遊方式一定感受極深了?
文益說:雲水隨緣罷了!
知客師歎道:雲水隨緣,真是逍遙自在啊!
文益一聽立刻契悟大道。
佛的實相妙法,是自性本具的,是超越一切知見,有知有見,不是妄見就是法執,自性是一法不立,不能安立任何名相,一切順自然的法則就是佛法,佛法就在穿衣、吃飯,行住坐臥之中,若心中妄立是非、人我、正邪的名相,心則不淨,念佛亦然。經云:“有見即為垢,此則未為見;遠離於諸見,如是乃見佛!”文益禪師四方求道,沒想到大道存於己心,出於己口,可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修行在返心,不在外求。若能死守一聲阿彌陀佛聖號,達到無念無不念的境界,成為自由和自然的狀態就是會修行,真修行。千萬不可在名相上作文章。

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
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                   ——蘇軾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