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

作者:犟牛居士

藥王菩薩本事品第二十三

前兩品為付囑流通,佛說妙法已畢,故以“囑累品”結之。自本品以下,為稟命流通,謂稟佛之命以流此經也。
藥王者,有去疾治病之功用,內服、外用為藥,有大威德自在之勢力為王。菩薩發誓度生,願以身化為藥樹,使聽其名,聞其味,見其樹者疾除身健,減除病苦,具此大願,故為藥王。此為依報若從正報而論,菩薩破一品無明,證一分法身,煩惱不斷破,自性清淨心不斷增。而眾生之心是染污心、貪著心、分別心、執著心、妄想心、利己心、損人心,無不對五慾(財、色、名、食、睡)、六塵(色、聲、香、味、觸、法)貪而無厭,如蠅嗜血。對眾生無始劫累積的習性,菩薩願以自性清淨心之妙藥,起煩惱之沉屙(音:科),以自己的行為給眾生作示範。此即敦倫盡份,此影響力非常大,可謂勢力無雙,威神自在,這是從正報心性上對治眾生的心病。依報身體,正報心性,菩薩以無畏慈悲救度,故為藥王。本者,根本,本具、本有,樹之根幹,人之心性,即往古之因由;事者,事相,依報之體業。此品經文專敘藥王菩薩為求佛道,為護佛法,難行能行,難捨能捨之事蹟,以利在會之人天。故有此品,於稟命流通中為第一節。

爾時,宿王華菩薩白佛言,世尊,藥王菩薩云何遊於娑婆世界,世尊,是藥王菩薩有若干百千萬億那由他難行苦行,善哉世尊,願少解說。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又他國土諸來菩薩,及此聲聞眾,聞皆歡喜。

宿,謂無始劫。華喻成佛真因。宿王華,謂宿世已來持法華經,如王自在,證究竟圓滿果位。此菩薩問藥王菩薩以何功德遊於娑婆世界?令新受記菩薩得佛調心之法,不畏娑婆弊惡,又如何歷境調心,以治微細無明惑障?請佛說之,並將藥王菩薩難行、苦行之事一併說之,令天龍八部鬼神及其他國土來的菩薩,聞聽後生歡喜心。

爾時佛告宿王華菩薩,乃往過去無量恒河沙劫,有佛號日月淨明德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佛有八十億大菩薩摩訶薩,七十二恒河沙大聲聞眾,佛壽四萬二千劫,菩薩壽命亦等。彼國無有女人、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等,及以諸難。地平如掌,琉璃所成,寶樹莊嚴,寶帳覆上,垂寶華旙,寶瓶、香爐周徧國界,七寶為臺,一樹一臺,其樹去臺盡一箭道。此諸寶樹,皆有菩薩、聲聞而坐其下,諸寶臺上,各有百億諸天作天伎樂,歌歎於佛,以為供養。爾時彼佛為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及眾菩薩、諸聲聞眾,說法華經。

日月淨明德為古佛之別號,昔為藥王所師之佛。此段經文述藥王修苦行之本因,非近劫也。日月淨明德者,謂以正智觀照,破無明暗,淨治染垢之象。八十億菩薩,七十二恒河沙聲聞者,指佛法眷屬而言,其意為破八識中第七末那識的染污無知習氣,將顯八識圓明之體(大圓鏡),以契本覺真心之象。佛壽四萬二千劫者,喻地水火風四大根塵絕諸染污。因有女人則有淫慾,故國無女人及四惡道,阿修羅嗔恚無德故列惡道中。此國土也沒有八難。八難有兩種解,一是不幸的遭遇與災難:⑴苦惱難;⑵大火難;⑶大水難;⑷惡獸難;⑸刀兵難;⑹諸鬼難;⑺枷鎖難;⑻盜賊難。另見佛聞法亦有八難,此之八處雖感報苦樂有異,而皆不得見佛,不聞正法,故總稱為難也。八難:⑴地獄;⑵餓鬼;⑶畜生,皆因業重聞不到佛法;⑷北俱盧洲,此洲太快樂,但無佛法;⑸長壽天,即色界第十三層天無想天,外道定功所居,不信佛;⑹盲聾瘖啞,六根不全者,無條件修行;⑺世智辯聰,小聰明,我知我見極重者;⑻生在佛前佛後,生不逢時,不能受佛親傳。
而日月淨明德如來之國土沒有這些難事。七識本是平等性智,八識本是大圓鏡智,六識本是妙觀察智,前五識本是成所作智,故地平如掌,人心不平才現山河大地,才有地震等災害。八識所依者即第八識阿賴耶,又稱神識,生善惡道即此中的種子起現形。迷稱阿賴耶,悟就是大圓鏡,此喻琉璃所成之國土。此佛俱恒沙性德,故寶樹莊嚴等。其樹去臺一箭道等,一箭道,即一箭之遠。表國土嚴淨,諸寶徧布。菩薩聲聞坐寶臺等,喻三乘皆依第七、八識修行而成,自然得果。喜見者即藥王昔時之別號。此佛為三乘人說法華經,故果報殊勝。

是一切眾生喜見菩薩,樂習苦行,於日月淨明德佛法中,精進經行,一心求佛,滿萬二千歲已,得現一切色身三昧。

此釋精進得定,前經對菩薩所修的布施、持戒、忍辱已說圓滿,故此處講精進、禪定,而修行必以戒、以苦為師。戒行可防非止惡,能遠離惑業繫縛,能出三界免沉淪之果而得自在,故名解脫。由戒生定,由定開慧,戒是修行的根基,佛不住世應以戒為師,有戒猶如佛在,無戒佛法即亡。守戒首先要學習修苦行,看淡色身,利用它,而不有意保養它。當今世人,從小則營養過盛,到中年再設法減肥,營養在哪裏?營養在心裏,而非在口裏,對老人應盡孝順,一順百順,小子將老子頂在頭上為“孝”,不但養老人之身,最重要的是養老人之心,使老人不為子女操心,百善孝為先,老人是樹根,財富,兒女是枝葉、花果,有養分應澆在樹根上,果實才飽滿。病怎麼來的?吃出來的、做出來的(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還有從損人利己的分別、執著、牽掛、憂慮中來的。心不在固定位置,心往上竄就“患”病。眾生本體是地水火風四大組合,平衡則健康,又加一個火則承擔過重,就失調了,失調就發“炎”了。天喜歡仁德無私之人,(自然規律)平靜可致遠,生活節儉,不奢侈,吃苦耐勞,尊老愛幼,這是中華民族的美德。純印老人講物極必反,貪慾過盛,聰明過度,損人過格,得的果報除傷身體外,兒女弱智,子孫不孝,出敗家子。又說:“十分福用三分,留下七分送給人。”就是積德行善。此處樂習苦行,即刻苦己身之行。真學佛修行之人,必先克治一己之憂悲、貪慾、忿諍、散亂、放逸、懈怠之種種煩惱,精進苦行,專求佛道。
滿二千歲已得現一切色身三昧者,三昧亦稱三摩提,其義為正定、等持,即心體平等,制心一處,無所偏著,亦稱正受,心體圓明不受外境干擾。現一切色身三昧者,即佛法身一真常住,圓滿法界,若真能達此境界者,於其所見之山河、大地、草木、叢林、虛空、日月,一切有情、無情,即知無不是由法身所現,心現識變。也就知曉一切色身皆由法身所攝,張口瞬目、舉步抬手皆是法身的作用。所見之色身、色相,不離法身之性。純印老人言:“月亮天天有,凡人看不到,十五月亮不圓,十六圓。”此喻法身住,凡夫不知,圓教初住菩薩見少許月,此即破一分無明,證一分法身,直到八地以上菩薩才見到薄霧中的圓月,至妙覺位才見實相之性,即見皎潔圓月了。三昧亦可分為,般舟三昧,即精進經行,不可坐臥、不可腳步停頓;等持三昧,半行半坐;一行三昧,長年坐定。又萬二千處得三昧者,即六根、六塵十二處,圓融互照,以一實相,空有一如,融一切根塵,於一切根塵,現一切色法,互融互攝,重重無盡,是名萬二千歲。三昧有無量,此處三昧有三方面義:
㈠內現三昧,如受持此經,身根清淨,十法界依報正報皆於身中現,身如明鏡而現像;
㈡外現,如觀音菩薩應以何身得度而現何身;
㈢內外現,如大集經云:觀於己身、眾生身、諸佛身,悉於己身中現,又見己身、眾生身、現佛身中,又見眾生身中,現己身、佛身也。平等法性故。如是,故無我、人、眾生、壽者相,無一切色身之相。至此則為得一切平等法身之體,沒有差別、執著、妄念。故在此法體上,普現一切眾生世界,而一切眾生世界並未離自身,法身是大宇宙,自身是小宇宙,毫無欠缺,因皆是心現識變的嘛。此即現一切色身三昧之義。眾生無不執我知我見,若知見破,則我相破,我相破則一切色身相破,是為能得此三昧之義。

得此三昧已,心大歡喜,即作念言,我得現一切色身三昧,皆是得聞法華經力,我今當供養日月淨明德佛及法華經。即時入是三昧,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細末堅黑栴檀,滿虛空中如雲而下,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六銖價值娑婆世界,以供養佛。

此品經往後均屬入佛知見。若能持經而解,依解起行,行起而解絕,乃得證入實相妙法。此段經文言喜見菩薩(藥王前身)得法利,只從聞法華之實相妙法,故得三昧,今欲隨順真如實相,將為成佛真因,故空中雨華作供養。華表因,以真如三昧,熏變習氣,故雨香作供養。又雨海此岸栴檀香六銖者,銖,是古代重量單位,一兩重的二十四分之一為銖,顯極輕的分量而極珍貴,故曰價值娑婆世界,喻妙真如性乃無價之寶也,以此香來供養佛。

作是供養已,從三昧起而自念言,我雖以神力供養於佛,不如以身供養,即服諸香,栴檀、薰陸、兜樓婆、畢力迦、沉水膠香,又飲薝蔔諸華香油,滿千二百歲已,香油塗身,於日月淨明德佛前,以天寶衣而自纏身,灌諸香油,以神通力願而自然身。光明徧照八十億恒河沙世界。

此言喜見菩薩以身供佛。神力供養乃外財,財供養不如法供養,故喜見菩薩燃身作法供養,為供法華經故。薰陸即乳香,兜樓婆即香草。畢力迦,即丁香。膠香即松香。身雖然是不淨之物,但它卻是修道之器。色身不淨,九孔常流不淨之物,欲將此污穢之物供佛,須洗滌令淨,表恭敬虔誠之心。故服栴檀等六種香物,使身體五臟六腑皆清淨。又飲薝蔔諸華所造的香油,令身體更清淨。供養淨明德佛者,淨因淨果,因果一致也。六種香表六度萬行。諸華香油表微細小行。千二百萬歲表六根六塵(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十二處。香油塗身,表外淨,服諸香表內心清淨,身不染境塵,內心不執相必破色身之妄執,證法身之真常。神通力願者,明不以世間火,還三昧智火。而自燃身者,以三昧真火,點燃自身,表滅諸幻緣。光明徧照,表顯發本慧之光,照諸法界。因我執破,藏識已捨,則八識(阿賴耶)圓明,恒沙無明皆成妙覺,故光明徧照,喻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此非我等凡夫意境,但加一轉字則可修,即在起心動念上,言語造作時,欲行為行時,要有轉的功夫,因依報隨念頭而變化,若從自身來說,自身是正報,所依的環境、人事物、山河大地、宇宙星辰是依報,並西方極樂世界及阿彌陀佛都是依報,故心善國土善,心惡國土惡,心淨國土淨,心脆微國土脆微,一切惟心造故,正因如此,心要轉,轉煩惱為菩提,轉生死為涅槃,轉苦為樂,轉災禍為平和。但上上根性人,法身大士不是轉而是證,起心就是樂、善、菩提、涅槃,六祖惠能大師說: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無苦無樂大自在,為此喜見菩薩以色身供佛。

其中諸佛同時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若以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天繒旙蓋,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種種諸物供養所不能及,假使國城、妻子布施,亦所不及。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於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供養諸如來故。作是語已而各默然。其身火然千二百歲,過是已後,其身乃盡。

諸佛者,即八十億恒沙諸佛讚言:善哉!常人供養佛皆起於妄想、妄見、妄境,有求或以開光與否,佛龕莊嚴否,香、燭,供品質地及時否,雖然也是供養,但得福財之報,不會得真智慧。真法供養為淨心,淨心之方法,末法時以念佛為主修,具足信願,無半點懷疑此法門,深信彌陀待我往生能來接引。蕅益大師云:“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能往生見佛,依佛教誡修持,為真法供養。能行法施之人,對色身亦能捨,捨假我,證真我。達此境,無妄不除,無真不顯,成就法施波羅蜜。今藥王久證難行能行,難捨能捨,重法忘身,發神通之願。昔智者大師是天臺宗四祖,十八歲出家,二十三歲時,臺宗三祖慧思大師在河南光州的大蘇山弘揚佛法,他發心前去求學,慧思大師一見面即說:“昔日靈山同聽“法華”,宿緣所追,今復來矣!”慧思大師教他普賢道場的修證方法,令修法華三昧。一天智者大師誦法華經至藥王品之“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一句時,寂而入定,照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顯發本具智慧。出定後將自己所悟境界請慧思印證,師曰:非汝不證,非我不知,汝所得乃法華三昧。慧思大師又對他開演了深奧的法門。至此以後,把所悟的理境與師父所教的法融會相應,契於一念,經過四晝夜的加倍精進修持,功逾百年,悟證大進,得到慧思大師的印可與讚許。後人稱東土小釋迦。
亦所不及者,彼花香繒旙等供養雖然殊勝,乃外緣耳。國城妻子之重,乃愛緣也。均不是法供養,所以與法供養無法比擬,故言不及。古人有:朝聞道,夕死足矣!財施救一時之急,救人生命,而法施乃救人慧命,出三界,免輪迴,證涅槃,故法施尊上。其身火然千二百歲一句,喻六根、六塵一切洞徹,我相乃盡,色身盡,則不生。不生就不死,我無所依也。老子云:吾之大患,在吾有身。身為眾惡之本,造業之根。故其身乃盡,無身則無生死。
據說有兩位禪師在終南山修苦行,一日師兄下山參學,住一小旅店,入定後老闆呼之不應,又無氣息,恐招來麻煩,便將其身體悄悄用火焚之。其出定後尋不到自己的身體,便天天夜裏高呼“我在哪裏!”師弟聞聽此事後便下山,尋到旅店,告老闆準備一缸水,一堆乾柴。天黑後師兄又喊我在哪裏時,師弟介面說,你在水裏,師兄入水找不到肉身,從水裏出來後說:“水裏無我!”師弟將乾柴點燃說:“你在火裏!”師兄從火中出來後說:“火裏也沒有我。”師弟乘機告知:你因無色身才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難道還不知你的真我在哪裏嗎?師兄聞言大悟。從此店裏再也不鬧鬼了。誠然這是修行人,凡夫是不會有此境界的。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作如是法供養已,命終之後,復生日月淨明德佛國中,於淨德王家,結跏趺坐,忽然化生。即為其父而說偈言:
大王今當知,我經行彼處,即時得一切,現諸身三昧,
勤行大精進,捨所愛之身,供養於世尊,為求無上慧。
說是偈已,而白佛言,日月淨明德佛今故現在,我先供養佛已,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復聞是法華經八百千萬億那由他,甄迦羅、頻婆羅、阿閦婆等,偈。大王,我今當還供養此佛。

此為喜見菩薩化生說法,其身既然燃盡,重生淨土,非由女人而生,故為化生,說法者,即說其前劫、前世為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的往事。燃身,破不淨的染污身,除我執,我執破,則妙契法身,證清淨真如,名淨識。淨心生淨土,故轉生無惡趣的淨德如來國土,於其國王家忽然現形,結跏趺坐為父說偈,訴說自己的前世。此稱意生身,具足六通,乃宿命通現前,表真俗二諦常修妙行。真諦者,無染污、破我執,無身則得大自在身;俗諦者,又現色身,又以色身說法。真佛(法身)無言,真佛無視,真佛無眼,真佛無口,真佛無相。“法身佛,沒模樣,一顆圓光含萬象。”說法者乃報、化二身。另外,法者,筏也。有相皆假無相真。千法萬法,歸入一法,一法歸入無法。法即道也。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大道無情,運行日月。佛門稱此為妙明真心、靈知心、常住真心、涅槃妙心等。天地萬物未生以前就有它。天地萬物既然是被生物,我之肉身也不例外,被生物皆有生、住、異、滅;成、住、壞、空;生、老、病、死,所以稱其非真,假相也。但道、心是不生不滅的,名為真。真能生萬物之假,假從未離真,七地以上菩薩則無真假之別。此即“真空妙有”。其妙至極矣!真俗不二,乃實相妙法,即“純印”二字。真修會修之人,應閉住口(念佛而無閑話),塞住耳(聽梵音佛號,不聽干擾心性之音),遮住眼(不見世間過),則能頓除妄念,悟無所得,身外無佛,心外無道,頓悟身心,當悟到一法亦無,一無所得,轉識成智,當體如來。切勿分別法,執著法,死在經教上則被法縛,成為法蟲。這即是“無能行,無所行,行無行行,行而不著行。”妙之真義,內而無我,外而無物,如鏡照物,來則應,去就了,此即有無一如,真假一如,空有一如,人多看住口,人少看住心,老實念佛,不著外相就是淨土修行之法。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化身後則為其父而說偈言,其義為:您應知我前世曾在淨明德佛處,精進修行無有懈怠,聞佛說妙法蓮華經後,依此而修,證得現一切色身三昧,更勇猛精進(身、心),並以虔誠心用三昧真火,燃燒掉我的肉身,來供養淨明德佛,以求無上道,得佛的真實智慧。此為純淨、純善的淨心,而妄心是罪惡之源,身是造業之本,世人愚迷故愛之,菩薩覺悟故捨之。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者,其意甚廣,無論鷄鳴犬吠、鵲噪鴉喧、蟲鳴魚歡、牛吼馬嘶,小至微生物,大至河馬、大象等,無量不可說、不可說眾生的何種語言,得此三昧悉知之,並能宣說。聞此經後,得色身三昧,證得法性身,圓教初住以上菩薩不同層次證得此身,故能應物現形,皆為妙體。此三昧,若非深證行境,超情離見者,則不可當此。甄迦羅,即俱舍論所言五十大數中第十六數。頻婆羅,第十八數。阿閦婆,第二十數,或云那由他,是百萬億。甄迦羅是千千萬億。頻婆羅是百千千萬億。阿閦婆是萬千千萬億。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得如此多之偈,仍在供養淨明德佛。此為法供養。

白已即坐七寶之臺,上升虛空,高七多羅樹,往到佛所,頭面禮足,合十指爪。以偈讚佛:
容顏甚奇妙,光明照十方!我適曾供養,今復還親覲。
爾時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說是偈已,而白佛言,世尊,世尊猶故在世。

坐臺升空者,菩薩以神力燃身,以神力化生,復以神力見佛,得此三昧來去自由,縱橫無礙,方稱普現。七多羅樹者,即上升高七棵多羅樹,每棵應為六十多尺。喜見菩薩前往其師淨明德佛所五體投地向佛頂禮,合起雙掌以偈頌讚佛。今復還親近者,即今生值遇,又來親近也。覲,對聖者的禮拜恭敬至極。此處問候之語不多,但讀之倍覺親切,令人可以想像當時重法之殷冀心。謂前生與佛所親近的弟子今又轉世復來,與佛又相遇,睹其容顏奇妙之相,慶喜世尊現今還未入滅,還可親近供養。故但呼:世尊!世尊猶故在世,表欣喜之心難以用語言形容!

爾時日月淨明德佛告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善男子,我涅槃時到,滅盡時至,汝可安施牀座,我於今夜當般涅槃。又敕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善男子,我以佛法囑累於汝及諸菩薩大弟子,並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亦以三千大千七寶世界諸寶樹、寶臺及給侍諸天,悉付於汝,我滅度後,所有舍利,亦付囑汝,當令流布,廣設供養,應起若干千塔。如是日月淨明德佛,敕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已,於夜後分入於涅槃。

此段經文為淨明德佛唱滅、付囑、托身後事。言喜見菩薩受持法華經已獲大利,妙契法身,堪續佛之慧命,故佛欲入涅槃,以佛法付囑諸菩薩大弟子,尤對喜見菩薩為重。施法財為最大之事,菩提法為內財(無上正等正覺)布施,三千大千七寶世界給侍諸天為外財布施。舍利等齊付者,喻續佛慧命,皆因修妙法,戒定慧所成,表一真實相,此乃佛家全付家業也,故再三叮囑之。佛法者乃佛說應機之法。起塔意顯法身常住,使佛法慧命不絕。

爾時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見佛滅度,悲感懊惱戀慕於佛,即以海此岸栴檀為「艹+積」(音:襖)供養佛身,而以燒之。火滅已後,收取舍利,作八萬四千寶瓶,以起八萬四千塔,高三世界,表刹莊嚴,垂諸旙蓋,懸眾寶鈴。

此為喜見菩薩受佛囑,起塔續佛慧命。悲感戀慕者,見道之人情識已斷何有此情?菩薩之情非悲於人,而痛於法,以如來聖道今逝矣,人天眼目將被魔刺瞎,世人則不分善惡,眾生將無所依,正法、實相妙法再無佛金口親傳。其佛子明哲保身者眾,樸實度眾者少,再有佛出世,乃無量劫之事。今娑婆待彌勒降世,尚須五十六億七千萬年。此亙古長夜眾生苦不堪言,故菩薩悲傷感戀。純印老人不飲不食二十一天,即告我送她在醫院走,當抬起欲出臥室時,她環視室內,並凝視我少許,欲言又止,眼現濕潤,當即閉目不語,她所戀者,非家親人,而是將純印之名,僅告我一人所知,今後風險必大,對我能否承傳如來心法之責故有疑慮。
佛入滅後,其弟子便用最名貴的海此岸栴檀為薪,焚化佛遺體。栴檀能清涼熱惱,以此供佛而燃之,所謂入法身清涼寂滅之境。收取舍利八萬四千而起塔者,一入法身寂滅,則八萬四千煩惱淨已,化入寂滅真寂矣。刹莊嚴者,謂法身本具常樂我淨四德莊嚴。超百歲的純印老人,民政部門同意可土葬,但她知我倔犟難訓,故囑她大兒媳潘慶芬和二子進昌,對她的身體千萬不可土葬,必須火化。此有二意:
一、依佛門規矩,不違佛制;
二、可出舍利使後人信服,可續佛慧命。
老人舍利即觀世音菩薩應化身舍利,故有許多不可思議之事,當有真修實證亦不疑如來心法之人拜時,舍利塔鈴鐺曾四次搖擺數分鐘。有舍利在即有佛在,故應恭敬之。
講一件當代的真實事,淨土宗十三祖師——印光大師,一九四〇年冬圓寂於蘇州靈岩山寺,乃念佛坐化往生。當時用栴檀木焚燒遺體時,得五色舍利無數粒。後有一位在家歸依弟子,在灰中找徧亦未得一粒舍利痛哭不止,認為自己沒福,無緣供養大師舍利,懺悔自己業障深重,這時突見骨灰中放光,結果拾得一粒最大的舍利,歡天喜地回家供養。此皆是大勢至菩薩應化身舍利,非比尋常,真乃不可思議。

爾時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復自念言,我雖作是供養,心猶未足,我今當更供養舍利。便語諸菩薩大弟子及天、龍、夜叉等,一切大眾,汝等當一心念,我今供養日月淨明德佛舍利。作是語已,即於八萬四千塔前,然百福莊嚴臂,七萬二千歲而以供養。令無數求聲聞眾、無量阿僧祇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皆使得住現一切色身三昧。

此述喜見菩薩燃臂供養佛舍利。心猶未足者,謂所證未到極果(佛),故不以得少為足。諸菩薩大弟子及天龍等,乃淨明德佛之所囑者。喜見菩薩前燃身,今亦燃臂,燃二臂顯破二執:
㈠我執,以見聞覺知之作用,則由我所主宰,一切煩惱皆由我所生;
㈡法執,不知法本緣生,無不生不滅的自性,執法有實性。所知障由此而生。
破二執方為實證,破二執則無煩惱、無知見,八萬四千煩惱,全歸寂滅之地,故燃雙臂供八萬四千舍利塔。此處有一疑問:舍利塔如此之多,非在一處,喜見菩薩一身燃臂,怎麼能普徧供養呢?菩薩證諸法實相,是稱理而供,不壞一相而普供佛道,一多一如故,猶如念佛,雖只稱阿彌陀佛則與念十方三世諸佛等同。又燃身時是千二百歲,今燃雙臂為何七萬二千歲?前為自身修行而燃身入滅,今為弘法令眾獲益,故燃身時少,而燃臂時長。另外前表破第六意識,破我法二執,今表破末那識即第七識中我法二執。二執破則離小乘,頓悟入無上正覺。故無數求聲聞人回小向大,皆發菩提心,亦得住現一切色身三昧,契入佛知見也。

爾時諸菩薩、天、人、阿修羅等,見其無臂,憂惱悲哀而作是言,此一切眾生喜見菩薩,是我等師,教化我者,而今燒臂,身不具足。於時一切眾生喜見菩薩,於大眾中立此誓言,我捨兩臂,必當得佛金色之身,若實不虛,令我兩臂還復如故。作是誓已,自然還復。由斯菩薩福德智慧淳厚所致。當爾之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雨寶華,一切人天得未曾有。

此為喜見菩薩燃臂供舍利,發誓又還復。大眾憂惱者,臂有轉移負荷之義,今喜見菩薩為利眾生而燃,故諸菩薩、天人眾等見菩薩無臂而憂惱,然但見色身無臂,而不見有方便法身之妙臂也。大眾憂惱是為被眾生崇敬的喜見菩薩兩臂燃沒,形體不全,神亦將沒,如之奈何?此為初發心菩薩愛見未忘故。雙臂還復者,表達境惟心,物隨心轉。喜見燃身破我法二執,燃臂表證人我空,法我空之理。燃身生化身,燃臂臂重復,皆出於福德至誠之力,智慧神通之妙,至若成佛,則無不具足。如此稀有之事在佛門中屢見不鮮。得佛金色之身者,謂金之體性不易毀變,喻佛常住法身,圓滿報身。六種震動,即動起湧震吼覺,前三取形,看得;後三取聲,有感知。其中有小、中、大之分。但對眾生無害。當喜見菩薩雙臂還復時,天上的寶花猶如細雨紛紛落下,燃臂還復乃稀有之事,故現瑞應之。

佛告宿王華菩薩,於汝意云何,一切眾生喜見菩薩,豈異人乎,今藥王菩薩是也,其所捨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數。宿王華,若有發心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能然手指乃至足一指,供養佛塔,勝以國城妻子,及三千大千國土山林、河池、諸珍寶物而供養者,若復有人以七寶滿三千大千世界供養於佛,及大菩薩、辟支佛、阿羅漢,是人所得功德,不如受持此法華經乃至一四句偈,其福最多。

身見不忘,即我見不忘,我所有見不忘,則人、我、眾生、壽者四相具足。有四相必有諸多煩惱,因未斷我故。能燃手指,則能捨身,能斷身、我之見,則一切煩惱無不斷也。此即藥王菩薩捨身供佛,布施於眾生,其次數說不能窮盡。假設眾生發心欲求無上菩提,燃一手指,或燃一節足指供佛供塔(舍利),勝過布施國城、妻子等的功德,也勝過布施國界中的山河及諸寶物來供養佛的功德。但若用三千大千世界那樣多的寶物供養佛及菩薩、辟支佛、阿羅漢,皆不如受持法華經中一句、一偈功德的百分之一。要言之,無論如何供養四聖,不如受持法華經,聽聞法華經,解說法華經,書寫(刊印流通)法華經之功德,法供養為最故。此處佛以悲心作譬喻,非是讓我們末法眾生去仿作。我們心不淨,善根福德淺,妄念紛飛,從事相作不如從心上修,老實念佛,一心念佛,隨緣作善,嚴持戒律,則不失一個佛弟子。此段經文告訴我們應斷我法二執,若能破少分二執,則能妙契法身(破無明,證法身),即超勝有為功德。應知念佛、誦經、持咒重在自己能破煩惱障、所知障。經典有無量義,不盡解,不可死在經教上。南方古廟很多,二、三千年的道場很多,但皆不能以此為靈、為正,要看法施正與邪,楞嚴經所說的五十種陰魔是照妖鏡,涅槃經的四依法,戒律是準繩。我們的慧眼被魔刺瞎了,分不出妖魔鬼怪,容易將魔當佛弟子去護持、供養,造業尚不知,故最可怕!這就需要讀誦大乘經典,聽經明理。

宿王華,譬如一切川流江河,諸水之中,海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諸如來所說經中,最為深大。又如土山、黑山、小鐵圍山、大鐵圍山,及十寶山,眾山之中,須彌山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諸經中最為其上。又如眾星之中,月天子最為第一,此法華經亦復如是,於千萬億種諸經法中最為照明。又如日天子能除諸暗,此經亦復如是,能破一切不善之暗。又如諸小王中,轉輪聖王最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眾經中最為其尊。又如帝釋於三十三天中王,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又如大梵天王,一切眾生之父,此經亦復如是,一切賢聖、學無學,及發菩提心者之父。又如一切凡夫人中,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一切如來所說、若菩薩所說、若聲聞所說,諸經法中最為第一,有能受持是經典者,亦復如是,於一切眾生中亦為第一。一切聲聞、辟支佛中,菩薩為第一,此經亦復如是。於一切諸經法中最為第一。如佛為諸法王,此經亦復如是,諸經中王。

此處佛以十一種譬喻,論法華經功德之殊妙,下面分別作解:
⑴海河淺深喻,川流江河四水,喻藏、通、別、圓四教,淺深廣狹不等,故應教不普。海喻法華,圓收四教,普令有緣入佛知見,故最為深大。以說窮本地(心)為深,包羅一切處為大,頓攝三乘歸一實相妙法,悟法身之真理,心空離境緣界,脫根塵之妄惑,猶如海水宏深,納百川而同味,淵源浩大。喻法華甚深,亦喻諸佛智慧甚深無量。
⑵群山高低喻。土山即土石山、黑山者,俱舍論云:南洲從中向北,各有三重黑山。小鐵圍山繞小千界,大鐵圍山繞大千界。十寶山者,華嚴載:雪山、香山、軻利羅山、仙聖山、乾陀山、馬耳山、尼陀山、斫迦羅山、宿慧山、須彌山。諸山中須彌山為群山之王,一個小世界就有一須彌山,有一日月,此山周圍有七重香水海、七重金山環繞,第七金山外有一咸水海,外有鐵圍山,故稱九山八海,四大部洲在咸海四方。須彌山,亦稱妙高山。
⑶星月校光喻。星月同是陰精,俱於夜現,星無虧盈,月有圓缺,朗夜之光,星不及月。喻佛四十年所說皆權智,此經明權即實,實即權,不二而二,二而不二。星喻權,權乃照世之典,而權不及實,月喻實,實即法華經,乃成佛之道。最為照明者,眾生一乘實相隱於藏識,沒有此經開示,眾生本覺佛性、佛知佛見不明,故為照明。
⑷日光破暗喻。日是陽精,獨能破暗,日出夜沒,日當中天幽冥頓破。此經一立耳根,昏障愚癡頓消,以此經一乘實相,能破眾生不善惑業,諸經以權破惑不及法華一步到位,直指心源,明實智,最為第一。愚迷者必受其益。
⑸王位尊卑喻。小王亦為一國之尊,金、銀、銅、鐵四輪王,雖統轄不一,亦各持一方天下,金輪王承統四洲之主。三乘經典,教法不一,聲聞四諦,緣覺十二因緣,菩薩六度,各偏一宗,惟此經概全,直入佛智。猶如輪王統轄四方,尊卑立見。
⑹天王優劣喻。三十三天即慾界六天中的第二天——忉利天。據說一女發心修破敗之廟,有三十二女齊力而為,後皆生二層天享天福。其天四方各有八位天王,中帝釋天為三十二天之主(即發心女),群天(即三十二女)為輔佐之伴。喻諸經為權道之宗,法華經乃經中之王,因其決了聲聞小乘法,以一實相入真故。此法徧攝世法、出世法。實相入世間,不違一切生活、生產、經營、工作、學習規律,只要明實相之理,諸法皆佛法,但此非凡夫、愚迷者所能為。
⑺凡聖為父喻。此經為三乘之依怙,猶梵天王為眾生之父。大梵天王者,為色界十八層天的第三層天,即大梵天。梵,清淨無染之義,此界眾生有身體,有宮殿等物體,但無淫慾之事。梵王統三千界,故為六道眾生之父。有學、無學者,即在本位次未達頂為有學,如聲聞初、二、三果為有學,四果為無學。發心修菩薩道的菩薩未斷無明為有學,妙覺為無學。此經詮一乘妙理,不雜方便,自然流入薩婆若海,如大白牛,肥壯多力,其疾如風,故為三乘之父。
⑻約聖顯說喻。如二乘於凡夫中為第一。因其分段生死己了,出三界,免輪迴,證有餘涅槃,是六趣凡夫所不及,故為第一。喻此經但一佛乘,一超直入,傳心之典,以心印心,直入實相妙理,故稱第一。
⑼法妙人尊喻。在諸經中此經為第一,只要有人弘揚此經,受持妙法,魔說、畜生說亦是佛說,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弘法者,受持、聽聞此經者為福德因緣顯現,故為一切眾生中第一。
⑽乘分大小喻。在三乘中菩薩盡二種生死,故為第一,因其無明煩惱分分斷,法身分分證,直趨聖路證無上菩提。此經是一切經法中至高無上,二乘須仰仗此經而成佛,此經是諸佛之母,今世若無緣聽聞受持,待念佛生極樂也得受持此經方成佛。三乘為權,為小,此一乘妙法為實,為大。
⑾惟佛獨尊喻。如來乃究竟果人,非因人可比,佛於諸法中明宇宙人生真相,得大自在,為法中王,九法界之尊。此經位在三乘之上,無因不收,無果不攝,是諸經中了義之王。諸經明果,近在寂場攝心歸源。此經明果,速指本地風光。故最為第一。以上顯妙法殊勝。

宿王華,此經能救一切眾生者,此經能令一切眾生離諸苦惱,此經能大饒益一切眾生,充滿其願。如清涼池能滿一切諸渴乏者,如寒者得火,如裸者得衣,如商人得主,如子得母,如渡得船,如病得醫。如闇得燈,如貧得寶,如民得王,如賈客得海,如炬除闇,此法華經亦復如是,能令眾生離一切苦、一切病痛,能解一切生死之縛。

此釋經德作用殊勝,並舉十二種利益。此經能令一切眾生離分段、變易二種生死之苦惱,直趨覺行圓滿之岸。饒益眾生滿其願者,即使九法界眾生受益,所願具足,顯此經功德不可思議。眾生在六趣中掙扎,乏渴之極時,此經猶如甘露而解之。寒者得火,愚癡眾生聞此經,可發本具之智慧火焰。裸者得衣,未受持此經前猶如赤身裸體,受持此經後如獲遮身之衣,喻功德莊嚴。商人得主者,修行擺脫沉淪苦,須證法身,依實相之理而成就。如子得母者,佛為眾生恃怙故。如渡得船,從生死此岸,欲達不生不死彼岸,須藉助船筏,筏者,法也。如病得醫者,身病色身,心病受想行識,表現在三毒(貪嗔癡),此經猶如高明的醫生,能療眾生身心之病。如闇得燈可破無明黑暗,開啟自性之光。如貧得寶,寶本自家有,佛知而告知,眾生非告而不知,乞討辛勞而不知,喻輪迴不止,本可豐衣足食而不知,乃甘受疾苦。如民得王,統攝群機,人民難遇英明仁慈的國王。如賈客得海,以取海中之寶的生意人,獲大海中的珠寶。如炬除闇,慧焰破一切諸見思惑,使心光現前。此法華經亦復如是能拔一切眾生生死病痛之苦,能解一切眾生惑業的束縛,而予究竟解脫之樂。

若人得聞此法華經,若自書,若使人書,所得功德,以佛智慧籌量多少,不得其邊。若書是經卷,華、香、瓔珞、燒香、末香、塗香,旙蓋、衣服,種種之燈,酥燈、油燈,諸香油燈、薝蔔油燈、須曼那油燈、波羅羅油燈、婆利師迦油燈、那婆摩利油燈供養,所得功德亦復無量。

此釋經德無邊勝。若有人聽聞法華經,或書寫,或香、華及衣物種種供養功德,或以種種燈供養此經,功德無量。
薝蔔,黃華;須曼那,善攝意華;波羅羅,熏香草華;婆利師迦,夏生華,又云雨華,雨後生故;那婆摩利,鬘華也,以此諸華作油,燃燈供佛。

宿王華,若有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者,亦得無量無邊功德。若有女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能受持者,盡是女身,後不復受。

此為聞藥王菩薩本事品之功德。佛性金剛種子堅固不壞,若女人持此品經,能入佛知見,永為般若真因,佛性種子,歷劫不沒,所以更不受女身。

若如來滅後後五百歲中,若有女人聞是經典,如說修行,於此命終,即往安樂世界,阿彌陀佛、大菩薩眾,圍繞住處,生蓮華中,寶座之上,不復為貪慾所惱,亦復不為嗔恚愚癡所惱,亦復不為憍慢、嫉妒諸垢所惱,得菩薩神通無生法忍。得是忍已,眼根清淨,以是清淨眼根,見七百萬二千億那由他恒河沙等諸佛如來。是時諸佛遙共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於釋迦牟尼佛法中,受持讀誦思惟是經,為他人說,所得福德無量無邊,火不能梵,水不能漂,汝之功德,千佛共說不能令盡。汝今已能破諸魔賊,壞生死軍,諸餘怨敵皆悉摧滅。善男子,百千諸佛,以神通力共守護汝,於一切世間天人之中,無如汝者,惟除如來,其諸聲聞、辟支佛乃至菩薩,智慧禪定無有與汝等者。

此文釋女人受持此經皆能得生淨土,男子何再論也。女人若能如法修行,所得利益較男子更勝,為何?末法時期顛倒故。極樂世界蓮華化生,能一心专念阿弥陀佛,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常时熏修者即得往生。今五濁惡世,若女人能於此經所說修行即得往生者,以入佛知見,聞經而破無明、斷煩惱,心清淨故。而貪心、嗔恚、心小、愚癡、憍慢、嫉妒乃女人較重者,今聞經而起修,不為三毒所阻,故身心清淨,往生淨土易耳。後五百歲,即第五個五百歲,每個五百年差異很大。第一個五百年,為解脫堅固;第二個五百年為禪定堅固;第三五個百年為多聞堅固;第四個五百年為塔寺堅固;第五個五百年為鬥爭堅固。以後每過一個五百年,加一鬥爭二字,這是佛法運決定的,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佛的法運共一萬二千年,但依報隨著正報轉,人心不善,佛的法運亦隨之而減。為何聽聞受持此經而生極樂呢?佛佛讚西方故。西方淨土乃眾生歸依處,文殊大智求生,普賢萬行願往。蓮宗創始人是慧遠大師,入廬山結茅為舍,在建東林寺時,感雷雨運木,又鑿池種蓮,故號稱蓮社,有一百二十三人參加,六時念佛,求生西方,為中國蓮宗之始。慧遠大師八十三歲時見佛接引,端坐入滅,依止眾皆往生。彌陀願力弘深,只要眾生專念,決定往生。欲見諸佛如來,必生淨土。正因如此,女人在魔擾重重的末法時期能一心專念,所以得益最勝。女人如此,其男人可知。
眾生凡能受持、讀誦、思惟是經或為他人說,所得福德無量無邊。實相之理,非有為之福,故水火不能焚溺。稱實相理,海水為墨亦書不盡,故千佛共說不盡。諸魔賊者,即五陰煩惱、天魔、死魔,魔心魔身而障礙修行者。壞生死軍者,即破無明六識。餘怨敵者,即隨情對境之惑業,賊能侵害,軍能攻擊,若能證無生忍,則能摧滅一切煩惱諸垢,故諸佛守護,豈天人所及哉?無有與汝等者,以三乘智慧禪定皆為權巧小乘法,惟聞受此法華經是實相一乘妙法,當然權漸不如頓圓,三乘怎可比擬持是經者?

宿王華,此菩薩成就如是功德智慧之力。若有人聞是藥王菩薩本事品,能隨喜讚善者,是人現世口中常出青蓮華香,身毛孔中常出牛頭栴檀之香,所得功德,如上所說。

若有人讚此品功德,現世即得報。讚善舌根清淨,故口出蓮香,已悟色身就是法身,張口瞬目、舉手抬足,無不是法的作用,故毛孔中散發出栴檀之香。佛語不虛,我剛入佛門時,純印老人常以香氣督促我精進,每作一件善事身體就放香,一次在香海寺為其籌集建廟款,晚洗腳時,水放濃香,大和尚釋正林與許多居士皆咄咄稱奇。能聞持此藥王品,或解說、書寫功德說不能盡。昔鳩摩羅什滅後,為其建塔供養,塔前湧起一枝青蓮華,啟塔視之,是青蓮華從羅什舌根發出(舌根舍利),乃譯妙法蓮華經之驗也。

是故宿王華,以此藥王菩薩本事品囑累於汝,我滅度後後五百歲中,廣宣流布於閻浮提,無令斷絕,惡魔、魔民、諸天、龍、夜叉、鳩槃荼等,得其便也。宿王華,汝當以神通之力守護是經。所以者何。此經則為閻浮提人病之良藥,若人有病,得聞是經,病即消滅,不老不死。

此為世尊正式付囑菩薩敕令守護此經。眾生之病皆由身見、邊見、我見,若除此見,則法身清淨,自可一真常住,不老不死。但修行之人應以苦為本,後五百歲即二千五百年後,就是現在二五五五年的末法,已過去五百多年了,此時魔強法弱,非苦行、發大心,不懼魔的干擾、迫害,不能廣宣此經。阻止魔得逞,使正法常住,故囑菩薩以神力守護。聽聞、讀誦此經可明理,心則清淨,心淨體亦淨,一切惟心造,故為良藥,如飲天之甘露,病即消滅。不老不死者,往生見佛則不老不死。病怎麼來的?分別、執著、牽掛、憂慮,皆從煩惱、心不清淨而來,心火上窜,就“患”病。人體是地、水、火、風四大假合形成,一個火恰到好處,又多一個火,就發“炎”了。猶如一個人肩上扛兩塊石頭負擔太重,就上“火”了,這就是病。佛囑宿王華在此閻浮提廣宣流布此經者,閻浮提乃四大洲之一,即我等眾生所居之地,亦稱娑婆,娑婆,堪忍意。此世界人心不古,多弊惡不善,故獨囑之,亦是此地眾生與此經有緣,非此經不能攝化,非苦行不能弘宣,此即佛本意。

宿王華,汝若見有受持是經者,應以青蓮華盛滿末香供散其上,散已,作是念言,此人不久必當取草坐於道場,破諸魔軍,當吹法螺、擊大法鼓,度脫一切眾生老病死海。是故求佛道者,見有受持是經典人,應當如是生恭敬心。

佛告菩薩對受持此經之人,應散華作念,生心如對佛想。取草者,佛成道時,有吉祥長者施軟草為佛敷座,佛在菩提樹下破魔軍,降伏魔女,成正覺。吹螺擊鼓者,即成佛後,說法警悟一切眾生。使眾生離生老病死的苦海。因此,菩薩對凡是見求佛道、受持此經的人應生恭敬心,並護持之。

說是藥王菩薩本事品時,八萬四千菩薩得解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多寶如來於寶塔中讚宿王華菩薩言,善哉善哉,宿王華,汝成就不可思議功德,乃能問釋迦牟尼佛如此之事,利益無量一切眾生。

此為聞品得益。世尊說藥王菩薩本事品時,當即就有八萬四千菩薩證得一切眾生語言陀羅尼。陀羅尼,就是總一切法,持無量義。即持善法不使散失,持惡法不使起力用。要言之陀羅尼分四種:
⑴法陀羅尼,對佛的教法聞持而不忘;
⑵義陀羅尼,對諸法之義理總持不忘;
⑶咒陀羅尼,以禪定發秘密咒語,有不測之神驗;
⑷忍陀羅尼,於法安住於實相,謂之忍,亦稱三昧,正定正受。
此八萬四千菩薩聞此品,入佛知見,證實相境界,故通達一切眾生語言,皆入法性,故得總持法門。一切眾生的言語、音聲皆是法音,此八地以上菩薩之境界。此品經說藥王無量之苦行,皆妙契法身,故多寶讚歎宿王華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因能向釋迦佛問起藥王焚身燃臂,難捨能捨,難行苦行之事,使聞此品的菩薩、人天眾及無量有緣者,皆得不可思議的功德。
講一公案:有一位學僧問溈山禪師:“什麼是道?”
溈山答:“無心是道!”
學僧說:“我不懂!”
溈山說:“你最好認識那個不懂的人。”
學僧又問:“什麼是不懂的人?”
溈山答:“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啊!”
過了一會兒,溈山又開示道:“你要能當下體認這個不懂的人,就是你自己的心,也就是你一直所嚮往的佛,若一味向外馳求,騎牛找牛,永遠找不到真佛,所以我勸你這不是道。”
禪宗認為“即心即佛,是心是佛,是心作佛。”與純印老人說的:“心就是佛,佛就是心,人人都有心,人人都是佛。”是同一個道理。人的佛性是本自具足的,若向外馳求,從像求、法求、人求,惟獨不向自心求,則與學佛修行背道而馳。天臺“法華文句”言:“若起精進心,是妄非精進。但能心不妄,精進無有涯。”去掉執著、我知、我見、我所的妄心就是菩薩,有我必有煩惱,沒有我,我不知、我不覺,忘掉我就是精進。因去妄之心亦是妄心,去一增二。念佛亦然,真念、妄念都不去理會,一直念下去就是了。

永日蕭然坐,澄心萬慮亡,
欲言言不及,林下好商量。                      ——泰欽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