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分別功德品第十七

作者:犟牛居士

分別功德品第十七

法會大眾由聞佛說壽量長遠,已悟法身常住,不生不滅,又聞淨土不毀,已經明瞭三界惟心,不離當處,此時眾菩薩生滅情忘,淨穢見泯,深心信解,妙悟已極。個個入佛知見,有證入、解入之別,故如來與之分別。甄別行位,疏通聞證,謂之分。造道證性,淺深不同,謂之別。地湧無量劫前弟子,靈山現在弟子聞壽命長遠得種種益,謂之功德。功德分三:入道功德、得果功德、發心功德。群賢聞法,默識心融,佛為分別稱揚,則物色自分,如剖璞玉出,淘沙見金。前品(如來壽量品)為已滿之佛果,為明聞佛果者所成之德相及顯佛法之威力,故有此品。
法力有五門:一證、二信、三供養、四聞法、五讀誦持說。前三門在本品中顯示。為顯法力無上故有此品。

爾時大會聞佛說壽命劫數長遠如是,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得大饒益。

佛說壽命長遠如是指上一品,三世益物,非生現生,非滅現滅真實不虛等。無量無邊之眾生獲大饒益。

於時世尊告彌勒菩薩摩訶薩,阿逸多,我說是如來壽命長遠時,六百八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眾生,得無生法忍,復有千倍菩薩摩訶薩,得聞持陀羅尼門,復有一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得樂說無礙辯才,復有一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得百千萬億無量旋陀羅尼,復有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菩薩摩訶薩,能轉不退法輪,復有二千中國土微塵數菩薩摩訶薩,能轉清淨法輪,復有小千國土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八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四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四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三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三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二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二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一四天下微塵數菩薩摩訶薩,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八世界微塵數眾生,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從上品經如來壽量品以後,世尊已不是為聲聞弟子說法,乃為果地菩薩而說實相之法。故此处呼果地菩薩上首彌勒之名而告之。此中人數多少不一,所證淺深不同。無生滅法為無生法,證無生法而安住其中,為得無生忍。證此者為初地、二地菩薩;聞持陀羅尼即發生智光,得大總持,能入一切智海。證此者為三四地;樂說無礙辯才,左右逢源,誨人不倦,證此者為入五六地;旋陀羅尼,即由無相而觀有相,復由有相而觀無相,能觀空有一如,空有不二,與法門旋轉自在為得旋轉陀羅尼。證此者入於七地;轉不退法輪,即念念不退轉,證此者入於八地,轉清淨法輪,即具足辯才,現大神通,覆眾生界,無礙無著,證此者為入於九、十地。三千大千世界者,每一小世界,其形式皆同,即一個須彌山,一日月,一個四大洲為一世界,一千個世界為一小千世界,積一千個小千世界為一中千世界,積一千個中千世界為一大千世界,因有三個千故稱三千大千世界。二千中國土者,即二千個中千世界,即二百萬個小千世界。
“復有小千國土微塵數菩薩摩訶薩”至“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謂再受後生之次數而有證得之益也。然華嚴、法華乃一乘圓頓法門,發心時即得菩提覺悟之道,是以法界一念因心即賅果海,故曰:因賅果海,果徹因源。復有小千國土那樣多的微塵數菩薩,八生當得菩提,超入聖位。八生者,謂聞佛壽量之法即超入四地功德,取妙覺之位(中間尚有五、六、七、八、九、十、等覺、妙覺八個位次)。故下面偈云:“餘各八生在,當得成佛道。”四生當得者,即超入八地功德,取妙覺之位有四生(九、十地、等覺、妙覺)。三生當得者,即超入九地,取妙覺之位有三生(十地、等覺、妙覺)。二生當得者,即超入十地功德,取妙覺之位有二生(等覺、妙覺)。一生當得者,即超入等覺,取妙覺之位一生直入,故曰餘有一生在,當成一切智。如來壽量,是不覺不壞之實相,即前面佛說的如是大果報,種種性相義,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此語至上品和盤托出。徹底掀翻十信、住、行、向次第配釋。其理由有三:
㈠此經是圓頓大教,二乘、人、天若緣成熟,聞此經即身成佛,八歲龍女,乃畜生道眾生,聞此經成佛可證之,無須從信、住、行、向賢位次第而修,所以可一超直入十地聖位。無論利鈍聞此經,若當下識得心,即可悟證。根性雖然有淺深之別,皆能頓超,故古德公認成佛的法華。此絕非漸次修進,那樣豈不是又回三乘教法了嗎?
㈡靈山大會無大福德者無緣參加此會,五千人退席者可證之,凡聞法華妙法即得授記,直超入十地菩薩的聖位,免去了兩大阿僧祇劫的修行。
㈢地湧之眾皆是塵點劫前所化所修,怎麼會有住、行、回、三賢十信位菩薩呢?
四天下即東西南北四大部洲,每一四大部洲為一個四天下。
“復有八世界微塵數眾生,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就發心眾生而言,乃未入道者。就法、報、化三身之無量壽,故各發正因心,以求正覺果。學佛念佛的人一定要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才能結菩提果,否則是開花不結果,等於說食終不能飽一樣,最後還是落空。猶如念佛不改三毒之心,不持戒、不修善卻想成佛,哪有這等便宜事?學佛修行亦如是,口念彌陀而貪心不改,毫無行持。說一丈不如行一尺,光說無行是佛門的混混,口頭信,無願無行怎能成就?

佛說是諸菩薩摩訶薩得大法利時,於虛空中,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以散無量百千萬億眾寶樹下,師子座上諸佛,并散七寶塔中師子座上釋迦牟尼佛,及久滅度多寶如來,亦散一切諸大菩薩及四部眾。又雨細末栴檀沉水香等,於虛空中,天鼓自鳴,妙聲深遠。又雨千種天衣,垂諸瓔珞、真珠瓔珞、摩尼珠瓔珞、如意珠瓔珞,徧於九方,眾寶香爐燒無價香,自然周至,供養大會。一一佛上有諸菩薩執持旛蓋,次第而上,至於梵天。是諸菩薩以妙音聲,歌無量頌,讚歎諸佛。

時四眾聞深遠妙法,得大饒益,故獻種種供養:雨華、雨香、鼓樂、雨嚴飾具、燒香、旛蓋。佛凡說證果之法,均有瑞應,此非有意而成,皆是佛法威德之力所感召,為不可思議之佛境界也。此供養為事論,此空瑞證法妙,壽量如空本具萬德,故空中降大小天華與法身無別,三身同體。上至梵天,顯法身徧至色界天邊際。空中出音讚佛者,喻法性妙空,法音充滿法界,讚佛功德不可思議。主伴重重(主,釋迦;伴,十方諸化佛),亦借事顯理。從性空中發常樂我淨四種因行,上契三身果佛,下徧九法界眾生因行。旛者轉義,蓋者覆義,智斷番番轉,慈悲番番覆。地者始義,梵者淨義,高下深淺,不失次第。天鼓自鳴,即忉利天善法有鼓不擊而自發,妙音,妙聲傳播深遠。又雨天衣垂著一切瓔珞。普徧於四方、四維、中間為九方。無價妙香為心香,此香周徧法界,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其能熏惡成善。每位佛的上邊,有菩薩持寶旛寶蓋次第上升至梵天(色界天十八層)。菩薩以微妙音,讚歎諸佛功德。

爾時彌勒菩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說偈言:
佛說稀有法,昔所未曾聞,世尊有大力,壽命不可量。
無數諸佛子,聞世尊分別,說得法利者,歡喜充徧身。
或住不退地,或得陀羅尼,或無礙樂說,萬億旋總持。
或有大千界,微塵數菩薩,各各皆能轉,不退之法輪。
復有中千界,微塵數菩薩,各各皆能轉,清淨之法輪。
復有小千界,微塵數菩薩,餘各八生在,當得成佛道。
復有四三二,如此四天下,微塵諸菩薩,隨數生成佛。
或一四天下,微塵數菩薩,餘有一生在,當成一切智。
如是等眾生,聞佛壽長遠,得無量無漏,清淨之果報。
復有八世界,微塵數眾生,聞佛說壽命,皆發無上心。

世尊說長文,彌勒說偈頌,世尊是現在果地佛,彌勒是未來因地佛,彌勒偈讚,顯此法利益,為當來成佛真因。子承父業,父作之事,由子表述,一法相貫,接拍成令,不失利益。佛說稀有法下五句,頌諸佛子、菩薩於大會蒙益,讚妙法之利益及入道功德。復有小千界下三句,頌得果德,即指三地乃至十地、等覺位菩薩。隨數生成佛者,即有四個四天下(四個四大洲)微塵數那樣多的大菩薩,經四生(八九十地等覺)的果位而證佛果,餘皆同。如是等眾生下二句,頌因聞如來壽量得實果報。各得證入無量無邊清淨法身,當得修證無漏無為圓滿報身,亦得非生非滅千倍化身,故曰得無量無漏,清淨之果報。復有八世界下一句,頌發心眾生同求正覺果也。

世尊說無量,不可思議法,多有所饒益,如虛空無邊。
雨天曼陀羅,摩訶曼陀羅,釋梵如恒沙,無數佛土來。
雨栴檀沉水,繽紛而亂墜,如鳥飛空下,供散於諸佛。
天鼓虛空中,自然出妙聲,天衣千萬種,旋轉而來下,
眾寶妙香爐,燒無價之香,自然悉周徧,供養諸世尊。
其大菩薩眾,執七寶旛蓋,高妙萬億種,次第至梵天,
一一諸佛前,寶幢懸勝旛。亦以千萬偈,歌詠諸如來。
如是種種事,昔所未曾有,聞佛壽無量,一切皆歡喜。
佛名聞十方,廣饒益眾生,一切具善根,以助無上心。

世尊說無量下六句,總結利益弘廣。以法身如空,體具萬德,故空中種種瑞應以供諸佛。種種瑞事昔所未有者,蓋為聞說壽量長遠,助發妙心,現此諸瑞。前開經現瑞為助顯第一義,今現瑞為助發無上心。

爾時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阿逸多,其有眾生,聞佛壽命長遠如是,乃至能生一念信解,所得功德無有限量。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於八十萬億那由他劫行五波羅蜜、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除般若波羅蜜,以是功德比前功德,百分、千分、百千萬億分不及其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知。若善男子善女人,有如是功德,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退者,無有是處。

聞佛壽命長遠,僅生一念信解,為隨喜信解,而其功德已為長劫修五波羅蜜者所不能及。五波羅蜜為:
⑴檀波羅蜜,華言布施。分財、法、無畏施。財施是修福,法施是修慧,福慧雙修,功德才能圓滿。“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相好。”古人云:“修福不修慧,大象戴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托空缽。”無畏施,例如有人發生恐懼不幸的事,幫助其解決,令他無怖畏心,以慈悲憐愍心去幫助,使其心得安隱;
⑵尸羅波羅蜜,華言持戒,戒是止惡防非。止惡就是諸惡莫作;防非就是眾善奉行。戒律在佛教中非常重要。唐,道宣律師是律宗初祖,在終南山研究律論,持戒一絲不苟,感天人每日為其送飯,作供養。由此可知鬼神亦崇拜嚴守戒律的人。窺基大師聽後,欲看個究竟,即從長安來到終南山,可是過午亦不見天人來送飯,窺基大師走後第二天中午,天人送飯來,道宣問“為何昨日不來?”天人說:“昨天我來到門外,見室內肉身菩薩身上發出的光太耀眼,不敢進來”(由此可見,中陰身、天人等見佛光強烈耀眼,而活著的人見光為柔和)。戒有開、遮、持、犯。分五戒、八戒、六重二十八輕戒、十重四十八輕戒,出家人沙彌十戒,然後受二百五十條比丘戒,比丘尼三百四十八條戒(因女身障礙多,故多九十八條)。但應知受戒容易守戒難,重實質不重形式。守戒犯戒必墮地獄;
⑶羼提波羅蜜,譯忍辱。他人加惱為辱,於辱安受曰忍。謂內心能安忍外所辱也。經云:菩薩悉能忍受一切諸惡,於諸眾生其心平等,無有搖動,是名羼提波羅蜜;
⑷毗梨耶波羅蜜:譯精進,即修行不懈怠。要明白,“業精於勤,荒於嬉。”精進,身、心都要精進;
⑸禪波羅蜜,譯靜慮、思惟修,即停止心中的妄想。
佛號能入心妄念則少,以佛號伏煩惱是最好的修行方法,即修禪定,不著相,不動心,心淨生般若。但般若波羅蜜不含在內,因為般若波羅蜜是諸佛之母,現今講的是功德而非講成佛,所以不講般若。若修五種波羅蜜經八十萬億那由他劫的時間,所得的功德也不如對佛講的壽量品生一念信解心的功德大,百分不及一分,千分不及一分,甚至百千萬億分不及一分。得如此大的功德,若有人退道心者,無有是處。此處示明對如來壽命長遠深信,或一念信解者之功德無量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人求佛慧,於八十萬億  那由他劫數,行五波羅蜜。
於是諸劫中,布施供養佛,及緣覺弟子,并諸菩薩眾,
珍異之飲食,上服與臥具,栴檀立精舍,以園林莊嚴。
如是等布施,種種皆微妙,盡此諸劫數,以回向佛道。
若復持禁戒,清淨無缺漏,求於無上道,諸佛之所歎。
若復行忍辱,住於調柔地,設眾惡來加,其心不傾動。
諸有得法者,懷於增上慢,為斯所輕惱,如是亦能忍。
若復勤精進,志念常堅固,於無量億劫,一心不懈息。
又於無數劫,住於空閑處,若坐若經行,除睡常攝心,
以是因緣故,能生諸禪定,八十億萬劫,安住心不亂,
持此一心福,願求無上道。我得一切智,盡諸禪定際,
是人於百千  萬億劫數中,行此諸功德,如上之所說。
有善男女等,聞我說壽命,乃至一念信,其福過於彼。
若人悉無有  一切諸疑悔,深心須臾信,其福為如此。

此頌一念生信之福。解而能信,斯為真信,故不言解,而解在其中。“若人求佛慧”至“行五波羅蜜”,總頌標五度。“於是諸劫中”至“以回向佛道”,別頌施度。“若復持禁戒”至“諸佛之所歎”,頌戒度。“若復行忍辱”至,“如是亦能忍”,頌忍度。“若復勤精進”至“一心不懈息”頌進度。“又於無數劫”至“盡諸禪定際”,頌禪度。“是人於百千”至“如上之所說”,頌結五度總的功德。“有善男女等”至“其福為如此”,頌較功德,謂一念信解壽量,其福過彼多劫,行五度者,以斷諸疑悔,安住實智,絕諸思量外慕,故功德勝彼,不可思議。

其有諸菩薩,無量劫行道,聞我說壽命,是則能信受。
如是諸人等,頂受此經典,願我於未來,長壽度眾生,
如今日世尊,諸釋中之王,道場師子吼,說法無所畏。
我等未來世,一切所尊敬,坐於道場時,說壽亦如是。
若有深心者,清淨而質直,多聞能總持,隨義解佛語,
如是諸人等,於此無有疑。

此為能信之人均發願頂受經典。從其有諸菩薩下三句,稱頌上根者聞佛說無量壽深信不疑,并讚諸菩薩無量劫行道,宿種深厚,故聞說壽命,心能信受而頂禮此經,願於未來長壽度生,就如現今佛說無畏法一樣,說壽也是如此,願力堅固亦如此。“若有深心者”一句,頌上根利智之人,深達諸法實相之理。清淨而質直者,清淨喻戒根具足,戒可生定,定則發慧。純印老人告之“遠離名利”。心不被外塵境緣所擾,心則淨,身則輕安,煩惱則不起現行。質直則志念堅固。認準適於自己根性的法門,咬住不放,不見佛誓不罢休,絕不改換門庭。雖然禪教律密淨都是佛教的,但以契機為宜。末法佛告知,惟以念佛得度生死。多聞能總持者,多聞,則承事多佛,佛佛道同,諸佛無不講說此經。總持,則通達法藏,隨義而解,妙契離言說、離文字、離心緣、離名字相。為何呢?名是假名,它是由相而得名。相是假相,它是由因緣而生,有生必有滅,故相是假相,無真實義。何謂真實?心性,不生不滅者是,真入佛根本法者離名離相為修行。如此之人則能必信。所謂此經不入餘眾生手也。

又阿逸多,若有聞佛壽命長遠,解其言趣,是人所得功德無有限量,能起如來無上之慧。何況廣聞是經、若教人聞,若自持、若教人持,若自書、若教人書,若以華、香、瓔珞,幢旛、繒蓋、香油、酥燈,供養經卷,是人功德無量無邊,能生一切種智。

此明行者功德無邊,能生佛智。“解其言趣”,謂解如來壽量品所言之義趣,悟其理,解其義,能起如來無上之慧。無上慧即無上菩提。起者,能發生、開發之謂。聞此經,謂求法;自持,謂修行;書寫謂流通,若信解之,功德無量。或用鮮花、妙香、瓔珞、寶旛、寶蓋、香油燈、酥油燈等供養《妙法蓮華經》,此人之功德則無量無邊,能成就如來一切種智,更何況聞、持、書寫、供養是經呢?功德更為無量,必生佛智無疑矣!

阿逸多!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我說壽命長遠,深心信解,則為見佛常在耆闍崛山,共大菩薩,諸聲聞眾圍繞說法;又見此娑婆世界,其地琉璃,坦然平正,閻浮檀金以界八道,寶樹行列,諸臺樓觀皆悉寶成,其菩薩眾咸處其中。若有能如是觀者,當知是為深信解相。

此明行者為見報身淨土,惟深心信解,故能見如來報身與如來報土。故穢土即淨土,若發深心而能信解,又能明如來心法義理,就有機緣見佛的法身,此經就是佛的真身,即佛法身。見此經即見佛,此經所在處即佛在。世尊說此經八年,如今仍在靈鷲山說此經。有許多大菩薩聲聞圍繞聽法。昔智者大師在定中見靈鷲山法華會尚未散,佛仍然在說法,智者大師是天臺宗第四代祖師,是對天臺法門貢獻最大的一位祖師。他誕生於南北朝時期的荊州華容(今湖北潛江),十八歲出家,二十三歲時拜見天臺慧思大師,慧思大師一見到他即說:昔日靈山同聽“法華”,宿緣所追,今復來矣!師徒一見如故。原來昔日曾在靈山法會上同時聽受“法華經”,因宿緣的追尋,今生又相逢在一起。後智者大師誦“法華經藥王品”至“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時,身心豁然開朗,照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修行正如古人云:“道源不遠,性海非遙,但向己求,莫從他覓,覓即不得,得亦非真。”
“又見此娑婆世界,其地琉璃,坦然平正”,此為實報土相也,堪忍土本來平坦,七寶而成,惟開示悟入佛之見者,則能見此境界。但此土眾生無明深厚,諂曲濁心,業重障深,故不能見,此即一切為心造,依報隨著正報轉,心淨土亦淨。若能這樣明理誦經,才是深信法華經的信解相。

又復如來滅後,若聞是經。而不毀訾,起隨喜心,當知已為深信解相。何況讀誦受持之者,斯人則為頂戴如來。

隨者隨順,喜者喜悅。謂如來滅後,從善友處,聞聽到此法華經,深信不疑,不譭謗,而生隨喜功德心,此人已經深信解相,何況又能讀誦、受持、聆聽妙法,此人即是頂戴如來,將佛恭恭敬敬頂在頭上。因此經就是如來全身。佛入滅,此經不滅,聞此經與佛親說無異,功德分毫不差。

阿逸多,是善男子、善女人,不須為我復起塔寺,及作僧坊以四事供養眾僧。所以者何。是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為已起塔、造立僧坊、供養眾僧。則為以佛舍利起七寶塔,高廣漸小至於梵天,懸諸旛蓋及眾寶鈴,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眾鼓、伎樂、簫、笛、箜篌,種種舞戲,以妙音聲歌唄讚頌,則為於無量千萬億劫作是供養已。阿逸多,若我滅後,聞是經典,有能受持,若自書、若教人書,則為起立僧坊,以赤栴檀,作諸殿堂三十有二,高八多羅樹,高廣嚴好,百千比丘於其中止,園林、浴池,經行、禪窟,衣服、飲食,牀褥、湯藥,一切樂具充滿其中,如是僧坊、堂閣若干百千萬億,其數無量,以此現前,供養於我及比丘僧。是故我說如來滅後,若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供養經卷,不須復起塔寺、及造僧坊、供養眾僧。

佛言善男子、善女人。若能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此經,不需要再為我造塔寺,即為已起佛塔、僧坊供養。對出家二眾,佛慈悲告誡四事供養,即衣服、飲食、臥具,醫藥等。受持讀誦書寫此經,就是身口意三業供養,則等於已起造塔寺,已供養僧眾。佛這樣說是示此經之重要,造塔可供養佛舍利。造寺可供佛像,使佛弟子安身,常住三寶永存,使眾生增信仰而發菩提心,種善根種子。供養僧,僧稱福田僧,為自己種福田。居士則無此福田。若能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此經則等於無量劫以寶旛等供養,不須要起塔寺,造僧坊,供養眾生了,因為受持經卷的功德,已超過供養的功德。

況復有人能持是經,兼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其德最勝無量無邊,譬如虛空、東西南北、四維、上下、無量無邊,是人功德亦復如是無量無邊,疾至一切種智。

此言受持此經又能兼行六度,則功德無量,以能疾至一切種智故。一心即禪定。能修六度,不但能安住於教義,并能践之於躬行,實際去修,去證,其功德不可思議。此處顯兼行功德。

若人讀誦受持是經為他人說,若自書、若教人書,復能起塔,及造僧坊供養讚歎聲聞眾僧,亦以百千萬億讚歎之法,讚歎菩薩功德,又為他人種種因緣,隨義解說此法華經,復能清淨持戒,與柔和者而共同止。忍辱無嗔,志念堅固,常貴坐禪得諸深定,精進勇猛攝諸善法。利根智慧善答問難,阿逸多。若我滅後,諸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是經典者,復有如是諸善功德,當知是人已趣道場,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坐道樹下。

上言表此經之重要猶如佛之全身,佛之舍利,故此又言既能持經又能兼行六度,讚歎三乘之人理事雙修更為殊勝。起塔造僧坊等為財施。讚三乘說“法華經”為法施,若合持戒、忍辱、禪定、精進、智慧六度,六度修圓滿就是佛。修六度萬行,多為利他而起、而行,故為直趨菩提道場。
此段經文,為何世尊非常巧妙地深談六度呢?六度是菩薩道上根本的行法,對六度的深度與廣度的不同體證,即是菩薩道的位差與作用。
六度觀亦分事、理、不思議、稱性四種。
依六度事緣而起諦觀,一一明瞭。瞭知其中差別之相用,體現在日常生活中,以無我利他之行而獲六種度脫。純印老人以布施、忍辱、禪定帶動餘三度,走時現十大圓滿(見純印一書);
二、理六度的觀修在事相六度的基礎上,以如幻的智慧,瞭悟事相皆如夢幻,凡是有相皆是虛幻,本無所有,當體皆空,做到三輪體空,即無能施的我,所施的物件,中間傳遞的方法與財物等;
三、不思議六度的觀修非空非有、無內無外、主客不立。菩薩在無生正觀的基礎上,連無生也去掉,即不住兩邊,亦不要中間,儘管行而無行,無形而行,卻不通過思惟與觀念去做。度生亦然,心中不留影相,這是菩薩在諦觀中以大願、大智、大力、大方便體現六度的無量行法,當達不思議心妙時則與性體融會貫通。純印老人走後,只剩下三件洗得乾乾淨淨的舊衣服,其它衣物皆不知捨於何人了;
四、稱性六度,以實相圓悟的心智,念念之中均符合於法界的真性,由此展開圓融的六度,每一度均具法界的全體,包含六度的萬行,無欠缺,無遺漏,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即空即假即中。所以圓悟的人,在布施時,諦觀施從緣生,當下即空,豎窮橫徧,體自如如。而在施時無可得之心,如無財施得富貴、法施得智慧、無畏施得長壽之心。無一法可得,則假觀現前。正當即空即假之時,無一切布施與不布施的兩邊,平等圓照,即無空無有,無真無假則中觀現前。純,空也;印,法,假也;純印,即非空非假,中也。
修六度,純印老人示現先從禪定來體悟,即內不動心,外不著相,時時在事緣中去應用,這樣才能圓融一體,而五度也就自在地顯於生活之中,成為圓明無礙的修行人。
禪定功夫深的人可改變外境,我講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九三九年八路軍攻打四平、瀋陽,國民黨飛機每天都來海龍掃射、轟炸,家家院內都挖一個兩米來深,半米多寬,彎彎曲曲的防空壕。一天敵機來了,大家都躲進防空壕。我大哥二哥跑回屋一看媽媽正四平八穩在南炕坐著睡覺呢!怎麼呼叫也不醒,兩人一合計,咱哥倆把媽媽抬出去吧!可是任憑哥倆使足勁兒卻怎麼也抬不動,猶如大樹紮了根似的。飛機的轟鳴聲越來越近了,無奈丟下媽媽兩人跑進防空壕躲起來。機關槍雨點似的射進院裏接著扔下兩顆重型炸彈。轟隆一聲響,山搖地動,泥土碎瓦塊鋪天蓋地落進防空壕裏,險些把人埋上。我大哥看一眼二弟,意思是說:“媽完了!”不被炸死,也得被倒塌的房子埋在下面。飛機走後見僅一牆之隔的張家油坊三間大瓦房炸平了,死的人被拋在破房頂上。這時大家才發現,我家緊貼南窗根下,有一顆未爆炸的大炸彈,鑽進地裏一米多深,大家不覺倒吸一口涼氣,好險呀!這時媽醒了,她看一眼深埋入土裏的炸彈說:“該井裏死,河裏死不了哇!你們為窮人打天下,老天爺也睜眼睛啊!”最奇怪的是北炕兩個重傷員,卻未聽到有炸彈聲,也沒有震動感。可見禪定,心淨一切都淨,這可能就是一切惟心吧!

阿逸多,是善男子善女人,若坐、若立、若經行處,此中便應起塔,一切天人皆應供養如佛之塔。

真能受持是經又兼行六度,無異於賢聖,即為佛法身所在之處,以佛法身徧於法界,能持是經即與法身相應。故行住坐臥四威儀猶如報身所在。因諸佛報身福德智慧,亦是此經所成就,行者若能受持此經兼修六度萬行,即為報身少分之所在處,故應起塔,接受天人的禮敬與供養,此人所行在未來佛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我滅度後,能奉持此經,斯人福無量,如上之所說。
是則為具足,一切諸供養,以舍利起塔,七寶而莊嚴,
表剎甚高廣,漸小至梵天,寶鈴千萬億,風動出妙音。
又於無量劫,而供養此塔,華香諸瓔珞,天衣眾伎樂,
燃香油酥燈,周匝常照明。惡世法末時,能持是經者,
則為已如上,具足諸供養。若能持此經,則如佛現在,
以牛頭栴檀,起僧坊供養,堂有三十二,高八多羅樹,
上饌(音:转)妙衣服,牀臥皆具足,百千眾住處,園林諸浴池,
經行及禪窟,種種皆嚴好。

此頌持經之福猶如佛在,故應起塔供養。牛頭栴檀,此樹類似白楊,其質冷涼,蛇多附在其上,香氣純正,據說印度摩羅耶山有之,其山峰似牛頭,故稱牛頭栴檀。若諸天與修羅戰,為刀所傷,塗之即愈。

若有信解心,受持讀誦書,若復教人書,及供養經卷,
散華香末香,以須曼薝蔔(音:沾博),阿提目多伽,熏油常然之。
如是供養者,得無量功德,如虛空無邊,其福亦如是。

此頌,若人受持讀誦法華經,兼行六度自利利他,則得一切種智,受人天供養猶如佛在。須曼華即適意華,悅意華,高三四尺,下垂如傘蓋,花開黃白色,甚香。薝(音:沾)蔔,即黃花。阿提目多伽,草本,又稱善思夷花,形如大麻,紅花青葉,可壓油塗身,香濃郁異常。

況復持此經,兼布施持戒,忍辱樂禪定,不嗔不惡口,
恭敬於塔廟,謙下諸比丘,遠離自高心,常思惟智慧,
有問難不嗔,隨順為解說,若能行是行,功德不可量。
若見此法師,成就如是德,應以天華散,天衣覆其身,
頭面接足禮,生心如佛想。又應作是念,不久詣道場,
得無漏無為,廣利諸人天,其所住止處,經行若坐臥,
乃至說一偈,是中應起塔,莊嚴令妙好,種種以供養。
佛子住此地,則是佛受用,常在於其中,經行及坐臥。

能持,能說、能誦、能書此經的菩薩,又能兼行六度法門,恭敬有此經的塔廟(佛法)和出家二眾(僧),五體投地的禮拜,消除貢高我慢心,又能恒順眾生講說經典,所得的功德不可限量,必受人天的恭敬供養,猶如對佛的尊重,因為不久此菩薩將得佛果。對此菩薩的恭敬就是對三寶的恭敬,故對他說法、起居處,應起塔廟作為紀念。莊嚴塔廟,即莊嚴自心佛,受用亦如佛。此菩薩法師,已得無漏三昧,無為妙法,因其功德的感召,故天衣而降,天華而落,殊勝無比。可見受持、弘揚此經的功德無量無邊。
講一公案:
仰山慧寂是唐代高僧,歸其門下的學者如雲,盛冠一方。
一天仰山與弟子一起賞月,仰天指著月亮說:“善道你說這月亮缺時,圓相哪裏去了?月圓時缺相又哪裏去了?”
善道信口回答:“缺時圓相隱,圓時缺相在!”
仰心搖頭。
雲岩說:“缺時圓相在,圓時缺相無!”
悟道說:“缺時亦不缺,圓時亦不圓。”經云:“凡是有相,皆是虛妄。”善道和雲岩的答話,皆是知見之相有而說,猶如神秀大師: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是一個類型,均屬漸悟未見實性。善道的意思是缺時見缺相,圓時缺相仍在圓中,并未跳出缺圓之相。雲岩的意思是缺時雖然不見圓相,而圓相不失,圓時缺相還沒形成。二人解釋不同,但都沒離開相有。只有悟道的:“缺時亦不缺,圓時亦不圓”則超脫形象,因缺、圓之相,都是相對而言,如果心中沒有圓相,怎知有缺相,心中沒有缺相,怎知有圓相?圓、缺都是相有,不是空寂的自性。有的邪法好端端地讓人往心裏安輪子、安相有,豈不是偏邪是什麼?若能離開形象,空寂的本體就會現前。唐,慧能大師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才是真正悟道的境界。

風卷浮雲盡,青天絕點埃,
山川俱在目,何必上高臺?
――葛蘆草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