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化城喻品第七(1)

作者:犟牛居士

此品之由來,因迦葉、目犍連,須菩提、迦旃延等五人得授成佛記,使會中一些鈍根聲聞弟子,以為佛果非是自己的根性所及,是因自己的狹劣習氣未亡,因此類聲聞對授佛記有絕分之想,有望塵莫及之心,故不敢請世尊為自己授記。佛知此二乘人之意,即為其說宿世因緣,乃遠引塵劫大通佛時十六王子教化的宿因,曾下一乘之緣種,由是以來生生世世蒙佛受化,今緣成熟,此會恰是印許之時,以破眾人執著與己無分之疑,使此類眾能發起恥小慕大之心,以除宿習,故說化城一喻,無而忽有名之為化,防非禦敵名之為城,亦是虛設,猶如魔術,亦如鏡中之花。以此顯明二乘人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之教法,皆是如來權巧接引之教,非真實故稱化城。此化城只不過暫息疲勞怠進之人,欲至寶所尚須一番努力。寶所,寶者,乃真心眾生本具之寶,此寶不生不滅,永恆存在。它不屬情識,亦非第八識,八識有垢染,但又離不開八識,轉八識為圓鏡,此鏡遍照而無染:無佛無眾生,無能無所,怎會有城?有城則拘限。若有此化城,何處為寶所?寶所不可指,指即有方所,非真寶所也,故經云,在近而已。不確切言之,當體會契即是,故古德云:“千日學慧,不如一日學道。”道乃心也!會契如來性,吃飯未吞一粒米,行步未踏一片地,無人我眾壽等相。終日不離一切事,但不被境緣所惑,為自在人,真修行人!喻小乘涅槃非實乃權,以此開發策進鈍根,使其聞之頓悟昔因,自信自己有成佛之分,而入佛慧,遂得授記。此即此品之由來也。

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名大通智勝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國名好城,劫名大相。諸比丘,彼佛滅度已來,甚大久遠。

釋迦佛告諸比丘眾,過去長劫有一尊佛,曾與諸比丘結緣,其佛名大通智勝如來,乃一乘實相之果佛也。具足一切種智及諸佛法身之果體,有廣大神通和智慧,具足佛十名號之德。
大通智勝者,智體涵虛空法界為大。洞照塵劫曰通,常然不昧曰智,境物無與倫比名勝,喻眾生本原之覺體。眾生自迷色心之後,故小而不大,封滯在無明煩惱之殼中,障礙重重而不通。煩惱潛伏藏識之內,故劣而不勝。若能了妄想、分別之迷滯,破無明之封殼,則一切智現前,此智又名無師智,自然智,諸佛證此智體名一切種智。佛言: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若離妄想執著,則一切智,自然智,當下現前。是知此智乃諸佛之果體,一切眾生之佛性,眾生與佛無異矣。常住寂光名好城,通達大乘名大相。世尊告諸比丘,此佛滅度甚大久遠,正顯法身隱而不現,眾生迷此已久矣!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假使有人磨以為墨。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大如微塵,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如是輾轉盡地種墨。於汝等意云何,是諸國土,若算師、若算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不。不也,世尊。諸比丘,是人所經國土,若點不點,盡抹為塵,一塵一劫。彼佛滅度以來,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

此處說的三千大千世界,即以須彌山為中心,七山八海交互繞之,更以鐵圍山為外廓,為一小世界,一千個小世界為一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為一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為一大千世界,即十億個小世界。因大千世界之上有三個千,故稱三千大千世界,此為一佛教化區。每一小世界均有一須彌山,有一日月。
地種者,地大種也。地為四大之一。種為發生主因,故名為種。此處指大千世界中地大之質而言。地種盡磨為墨,顯墨之數量無量,不可思議之多。過千國土始下一點,其點又不甚大,但如微塵。顯用墨之少;如是輾轉至墨盡,顯國土數量不可思議之多。每過千國土即下一點,為所點之國,已超越九百九十九國土,即為不點之國。顯墨多點少,合此點墨、不點墨之國土盡抹為塵,顯塵數無量眾多,以如是一塵一劫之劫數,其算師亦無能力算出,不知其數也。而大通智勝如來去今之劫數乃更過之,其久遠甚大如是,百千萬億阿僧祇劫不可計。而大通智勝如來滅度復過此數。可見眾生迷自性之佛由來久矣,豈二乘人可知?世尊在上面對上根但云成佛以來,不說時間。對中根言教化之事,但言二萬億佛所。對下根則盡塵劫之量者,因二乘人始終存在斷滅之見,陋習難除,非從久遠劫破之,難接受實相妙法。此為如來接引之方便。如來對塵劫前之事,觀之了若指掌。如來所說真實不虛,下根聞此不得不信佛所說。

我以如來知見力故,觀彼久遠猶若今日。

此句顯如來對過去、現在、未來之宿世因緣三達遠照,顯所引往事,絲毫不謬。當知十世古今,不離當念,離此當念心性之外,別無去來實法可得。下根聞此亦不得不信佛真實之語。佛觀無量劫之事,如人追思十年、二十年之事,宛在目前。因心性本來豎窮三世,三世不出現前一念,但由無明所障而不能遠見。佛無明斷盡,心性洞徹,猶若點塵不沾之鏡,故豎極三際之始終,橫遍法界之邊畔。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邊劫,有佛兩足尊,名大通智勝。
如人以力磨,三千大千土,盡此諸地種,皆悉以為墨,
過於千國土,乃下一塵點,如是輾轉點,盡此諸塵墨。
如是諸國土,點與不點等,復盡抹為塵,一塵為一劫。
此諸微塵數,其劫復過是,彼佛滅度來,如是無量劫。
如來無礙智,知彼佛滅度,及聲聞菩薩,如見今滅度。
諸比丘當知,佛智淨微妙,無漏無所礙,通達無量劫。

先頌“無量無邊劫”,示劫數和佛名“大通智勝佛”,後頌“如人以力磨”至“通達無量劫”。此表佛滅度久遠。無漏者,大也,眾生本具無始無終之體性,猶如無量無邊點塵而生也。妙智人人本有,無礙無阻,大通也。清淨心生微妙法乃真智也。不可阻礙者,勝也。又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三智一心故淨。一心三智故微。非一非三,而三而一故妙。體性圓滿故無漏,妙用周遍故無礙。如來觀昔如對目前,眾生因迷不覺不知久遠之事,乃被無明煩惱所障,真智未現故。世尊以墨喻眾生之無明,以塵點喻多劫輪迴路之險惡,久遠難計,但未失佛知佛見。佛的智慧是非常純淨、微細和奧妙的,沒有一切漏,也沒有任何掛礙的,故“無漏無所礙,通達無量劫。”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佛告與會比丘,大通智勝佛的佛壽是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那由他即萬億。大通智勝佛開始坐道場時,與釋迦佛相似,不證菩提不起於座,此時有魔來干擾,大通智勝佛不懼魔擾,破煩惱魔、五蘊魔、死魔、天魔。凡修道證果的人,都要經過魔考關,釋迦亦然。當時世尊在菩提樹下入定時,魔王派了一群魔女變化成美艷少女,來擾亂佛的禪定。此時佛已斷一切慾念和妄想,遠離諸繋縛。觀宇宙間萬事萬物如夢如幻,怎會被美色所動呢?佛對她們說:你們現在雖然長得青春美麗,一旦年老時就會發白麵皺,像老太婆一樣,容貌則醜陋不堪,你們只不過是盛滿污穢的臭皮囊。美人計當即破敗,她們互相一看,果然變得又醜又老,嚇得拔腿就跑。
所有佛成道之前都要經過魔考,才能降伏一切天魔外道。正如因果經云:諸佛成正覺時,魔王廣集軍眾興戈舞刀,為佛所摧,莫不降伏也,經過魔考才能成就無上菩提。我們修行人亦然,發大心度眾生,必有大磨難,若不失初發心,當生則能成就。此為成佛之始,佛佛出現,必示初成正覺,故云垂得,乃將得之意。尚須一小劫乃至十小劫,此即今佛夜睹明星時也。“爾諸佛法,猶不在前”者,尚未得智慧之用也。“結跏趺坐,身心不動”,即今佛不離菩提樹,演華嚴大法,度法身大士之時也。
釋迦佛得道三七思惟佛法即現前,為何大通智勝佛十劫思惟,佛法不現前呢?所謂佛佛道同,但緣與事則有差別,釋迦佛六年苦行,大通佛十劫不現圓滿大覺,非根性有利鈍,道法有難易,乃住世因緣長短有別,釋迦住世八十年,三七思惟不為少,大通佛住世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之長劫,佛法不現在前十劫不為多,當知古佛今佛雖名號有別,但化道度眾生因緣今古事一同。
佛真法身猶如虛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只要眾生心淨、心純、心善,菩提則現於心中,顯於天緣、境緣、眾生緣、正法緣。華嚴經云:毗盧遮那於一切眾生身中成等正覺,是知佛本非身,以眾生為身,有形體、無形體眾生均有此非有非無、永恆不變之身(法身)。而佛法不現在前,正以眾生心不淨,故十小劫以待,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耳。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座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花,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花,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乃至滅度,常雨此花。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於滅度,亦復如是。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忉利天者,為慾界第二層天,在須彌山頂上,中央為帝釋天,四方各有八天,每天有八大天王。經云:須彌山高八萬四千由旬(一由旬約四十里),上有三十三天城。爾時,此諸天人先就菩提樹下敷座以待。顯佛不離菩提樹下而遍應也,適坐此座則諸天雨華作樂,乃至滅度者,顯佛出現始終不起刹那際三昧。凡佛成道,皆由慾界天主為其在菩提樹下敷師子座,座高一由旬(四十里)此為常例。慾界亦稱六慾天,淫慾有六種:
一、色慾,眼見色而生貪愛;
二、形貌慾;
三、威儀姿態慾;
四、語言音聲慾;
五、細滑慾;
六、人相慾,見男或女可愛而生貪愛者。
四天王天、忉利天與人間相同;夜摩天以摟抱成淫;兜率天以執手為淫;化樂天以對笑成淫;他化自在天以相視成淫。
色界諸天共十八層,自佛坐道場開始,雨花供養,香風陣陣,至佛滅度,慾界的四王天和夜摩天人以天樂供養,亦至佛滅度。所供範圍四面各百由旬。過十小劫佛法現前乃得菩提者,眾生有感,佛則有應,機感契會,心境絕待之時也。古人云:若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機緣不至,佛不說法,必應機施教。此處顯天人供養之相,又“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此為諸佛自己所證之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非眾生所能測度!唯佛從自證之性海中,發起大悲心以回向於眾生界。世尊告諸比丘們說:大通智勝佛經過十個小劫的甚深禪定,佛法才出現於前,他才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廣為眾生敷演妙法。由是眾生始獲佛成道因緣,依佛教誡而修、而證、而出三界,證無上菩提也。
此處應明瞭比丘之義,出家受具足戒者,男二百五十條,女三百四十八條,男稱比丘,女稱比丘尼,統稱乞士。乞士,上從如來乞法以煉神慧,養慧命,下就俗人乞食、以資色身,養身命。“比”有二義:破、怖。“丘”之二義:煩惱、能。比丘即為能破煩惱之惡,盡形壽持戒修淨命。心、身出家後能怖魔王及魔民眷屬。當出家剃頭(剃無量煩惱絲)、著染衣、受戒,魔則驚怖,魔言:是人必得入涅槃。比丘亦可解為勤修戒定慧,息滅貪嗔癡之修道人。除六情饑(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意為主導,餘為分別識),斷貪慾染。凡夫貪染六塵,不知足,聖人斷貪染六情為出家。出家起碼應出三界家。當今真出家者很少,假出家者卻也很多,有的邪教份子改頭換面,濫竽充數混入佛門,使梵地不淨。在家人更濫以弘法為名騙錢、騙色,給佛門造成極壞的影響。

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讃歎。到已,頭面禮足,繞佛畢已,一心合掌,瞻仰世尊,以偈頌曰:
大威德世尊,為度眾生故,於無量億劫,爾乃得成佛,
諸願已具足,善哉吉無上。世尊甚希有,一坐十小劫,
身體及手足,寂然安不動。其心常憺怕,(音:淡泊)未曾有散亂,
究竟永寂滅,安住無漏法。今者見世尊,安隱成佛道,
我等得善利,稱慶大歡喜。眾生常苦惱,盲瞑無導師,
不識苦盡道,不知求解脫。長夜增惡趣,減損諸天眾,
從冥入於冥,永不聞佛名。今佛得最上,安隱無漏道,
我等及天人,為得最大利,是故咸稽首,歸命無上尊。

釋經最忌依文解義。此處十六子亦然。前經云日月燈明佛有八子,此大通佛十六子,皆表八識之變化。一切種智皆由轉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八識而成四智。前五識轉為成所作智,第六意識轉為妙觀察智,第七末那識轉平等性智,第八阿賴耶識轉大圓鏡智。悟成四智,迷則為八識。喻為八子,此單從識而言,故子名“有意”,今云十六子名智積,是從八識有正邪、迷悟、真妄而分十六者。真妄一體,邪正、迷悟兼混,故云十六。大通表本覺,諸子表始覺,本覺為父,始覺為子。父子情亡,靈知心則顯露。若八識未轉,則諸識各有染污,有分別貪著等事。八識轉四智,頓破見思二惑,塵沙則淨,無明則明,子聞父出家,皆捨所珍,始覺合本覺,故經云往詣佛所。無明以為父,貪愛以為母。當識轉智時,則貪愛煩惱返被四智所用,故諸母涕泣而隨送之,表以愛其子,兼眷戀其夫君以成道也。喻貪愛、淫慾、戀情,眷屬難捨,又不得不捨,不捨流轉六道,捨則成聖成賢。
十六子今舉一子者,乃舉長以賅幼。“智積”者,實智具恒沙功德故云積。父名智勝,子名智積,表因地心與果地覺,名目相應。捨種種珍玩者,喻捨五慾六塵等諸法相之心,此非世間人所能放下的。純印老人言:“貪心永無止境,騎驢想馬,騎馬又想坐轎,永遠沒有滿足之時。”有幾個人認識到極耳目之娛,充口體之歡,豪宅之富麗,姬妾之嫵媚、美艷,皆身外之物,除造業外,一無所得?能捨其而修清淨梵行,就是輕殊榮而重妙道。貪圖富貴榮華,乃世人所慾,故有:人不為已,天誅地滅之說,然又有幾人能視此如過眼雲煙?又有誰能像印祖將“死”貼在床頭,常思天年有限,而能頓捨有為之道,求取無為之理呢?堂前盡孝亦然,以世道報親,只資一世,以佛法報親,有萬劫之益,所謂善繼其志,善述其事,真孝也!
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者,表有道有行有證之人,其父母不得以子而論。子女出家後,其父母亦應稱其師父。大臣人民亦至者,表上行而下效。但未成正覺,或未出家受父母拜為大不孝,如河水逆流,造業極重矣。在家父母應不受出家子禮,應還其禮,在子女而論,是父母,當禮。在父母論,其子已是佛子,應還其禮。釋迦佛成道後,八年回國,為父王說法,淨飯王領全國臣民遠迎接佛,淨飯王見佛不覺禮拜,佛當即踴身進入虛空,隱其身形不現,待淨飯王拜後才現身,問父王安樂否?世尊處處盡人子之孝,為我們示範了佛道是以孝道為基礎。淨業三福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可得人天之福。
六道眾生雖然受盡諸苦,但無導師指引,仍不知如何出生死苦輪,反造許多罪業,使無師智、自然智被業縛遮蓋,故聽不到佛名,對經典則更無緣了。進入佛門若不能離“名相”,還是如人無眼目,不得佛理,必須依佛說,依經典所載的方法去修行,才能擺脫三毒的束縛,永離熱惱,得涅槃之樂,“為得最大利,歸命無上尊。”

爾時十六王子偈讃佛已,勸請世尊轉於法輪,咸作是言,世尊說法,多所安隱、憐湣、饒益諸天人民。重說偈言:
世雄無等倫,百福自莊嚴,得無上智慧。願為世間說,
度脫於我等,及諸眾生類,為分別顯示,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眾生亦復然。世尊知眾生,深心之所念,
亦知所行道,又知智慧力,慾樂及修福,宿命所行業。
世尊悉知已,當轉無上輪。

此十六位王子贊佛後,又懇切請佛轉妙法輪。轉法輪者,法分世出世間兩種,修世法,作善得福,修出世法,出三界免輪迴。輪乃車輪,有運載摧碾之義。佛法能載眾生從凡至聖,摧伏眾生一切惑障,如演說四諦、十二因緣、六波羅蜜等經典教義,解說教理,皆是轉法輪。前“世雄無等倫”一句,為十六王子請佛說實智,以取聖果。佛為出世聖雄,以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福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圓滿威儀。佛智慧無上,無能比擬,故能說出世間一切微妙法,令眾生脫離苦海,早登涅槃岸。
“度脫於我”等下一句,是請佛說權智。“世尊知眾生”下兩句,請佛用開權顯實,以應眾生之機。佛宣大教時,邪魔不能阻擋,當今末法時期,雖然魔盛法微,但如來心法、魔是滅不了的,必然是:“以心印心、以道傳道,心心相印、祖祖聯芳,流傳不絕。”佛的法運是一萬二千年,在此期間任憑魔鼓舌弄術,亦枉費心機。為何魔滅不了佛法?因佛說法如空中風畫,說而無說,有利物利眾生之用。天王無以齊其福,五教聖者無以極其智。乃自性流出,無體無相、法塵聲塵兩絕,魔怎麼能滅得了呢?況弘揚正法者,必具大心度眾、寧捨生命不捨法,欲滅傳法人之身,亦是早離娑婆,早見彌陀,求之不得,必以感恩之心相待,法仍然可流傳千古。
“世尊知眾生,深心之所念”等,為請佛應機說法,以所念所行,所修所證,均為向道之機。智力福力,乃受道之實質。宿命行業,應機而修,乃得道之因,各有大小淺深,佛悉知之。一舉念,一花開,佛皆明瞭,暗室不可欺,心念佛皆見。在聖人眼中無隱私權。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六種震動,大光普照,徧滿世界,勝諸天光。

釋迦佛又告諸比丘,大通成佛時的殊勝瑞相。其實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今言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無得之得,因法身毗盧遮那無相故,此處法身云光明遍照,即大通智、一切種智,此智為一切眾生本有之佛知佛見,此非外得。眾生迷此智而為無明煩惱固結,根身器界隔礙而不通。色身是個累贅之物,有此色身則有妄想、分別等煩惱,使心動亂而不淨,造罪業、受苦果,受苦卻不知所以,佛觀眾生苦,遂起大悲心,出現於世間,開示佛知見,使眾生悟入,以出生死,證圓滿菩提,此即佛出世本懷。但眾生業重障深,障自己本具之智不得生發,欲使其明瞭此無師智、自然智、本有智,實在太難了,可謂堅而難動。佛欲使眾生得超生了死,必先破眾生堅如磐石的心地,眾生一明此智,當下即佛。此義深奧,非劣根所能理解,佛故待機緣成熟而說。此法華一會,通顯世尊四十年說法為此事之本懷。
六種震動者,據長阿含經載:一、佛入胎:二、佛出胎;三、佛成道;四、轉法輪;五、佛答應天魔勸請,將捨己性命時。六、佛入涅槃時。大地皆有動感,但無傷損,地皆柔軟,令眾生和悅。動的形態是動、湧、震,擊、吼、爆,前三取形態,後三取音聲。搖擺不安名動,自下昇高名湧,隱隱有聲名震。鏗鏘發響名擊,粗獷高聲名吼。火聲烈烈名爆。為何有六種震動?有七因:
一、驚怖諸魔;
二、令眾不起散心;
三、令放逸者而自覺悟;
四、令念法相;
五、令觀說處;
六、令成就者得解脫;
七、令隨順回向正義。
此處表破無明顯智光。
“其國中間幽冥之處”即鐵圍山內,地獄眾生所居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者,因眾生無始劫被惡業所障蔽,使自性之光不能顯露,佛成道而現光明,乃得解脫。“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因無明之暗,此類眾生不得見他類眾生,然並非無眾生存在,如地獄道眾生見不到他道眾生,如今光照方得見之,脫苦而生忉利天。佛光照處一定是宿種有緣,今日機緣成熟,使未離苦者離苦,未脫難者必脫難。另忽生眾生者,喻眾生心性本淨,因業報身之變障覆本具之智則暗,若聞佛法,修戒定慧三學,一心念佛“心不離佛念”伏住煩惱,本性理顯。日月光表真俗二諦,月光表俗諦,日光表真諦,迷情所見世間之事相而不動為俗諦,聖智所見真實之理性,離虛妄故為真諦。諦者真實不動之義。佛光是中道,無分別的實相智光,三諦洞明。“純印”二字可統攝之,純乃空諦,印乃假諦,純印合起則中諦。成佛不但光遍照,且梵宮震動,此光勝天光。天光者,日月光也。為何我們所見是日月光,而不見佛光呢?其實佛光時時普照:“而有色身者見佛光是柔和光,無色身者見佛光則是強烈耀眼光,所以佛放光不但天人皆見,中陰身亦見。”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光明照曜,倍於常明,諸梵天王各作是念,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是時諸梵天王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此是何因緣,宜各共求之,
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而此大光明,遍照於十方。

爾時,東方有五百萬億國土中的梵天宮殿現希有之光,其光勝日月光千萬倍,此足以證明中陰身見佛光是耀眼、恐怖的光,但我們五蘊身看佛光是柔和的,可親近的,若不明此理,為中陰身作顛倒開示,害人不淺,斷了人的慧命,失去了往生極樂的機緣,因中陰身無定力,正在迷蒙中,聽到有人告知往柔和光投入的開示,他必投入六道的柔和光中,這樣不但沒助他,反而害了他,造業非淺,所以我們說話、辦事一定要依經教,凡夫是不會全知全能,樣樣事事皆通的。
梵天,它是慾界天之上,色界天之初禪天,有梵眾、梵輔、大梵三天,大梵天名屍棄。修四梵行或禪定則生無色界,此天離淫慾,故寂靜,清淨之意為梵,此天有物質形相,宮殿華麗,可隨身帶著一起飛行,地球人常見到的飛碟,有可能就是外星人——色界天人的宮殿。
大通智勝佛證無上正等正覺,其佛光照耀諸天宮殿,東方梵天王因光驚問,而求一切梵天王集議推求,為何有此瑞相,因瑞相而推因緣,是否有大德天生?能放大光明,有此異瑞,必有異人出世了,此人必定是佛,我們應請佛住世,轉大法輪。大梵天王皆深信正法,每逢佛出世,必最先請佛轉法輪,常住佛的右邊,手持白拂。此事先從東方說起者,東方為太陽始昇處,亦是諸天中具威德者,有威望,有影響力,有號召力。佛將生之時光明先現,故諸梵天王疑為大德天生。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西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此段經文詳盡敘述了護佛正法的東方諸梵天王,迫不及待地尋光詣佛及禮贊供養。色界天的天人,依報宮殿樹木等與正報身體,俱隨身自有,並能帶著一起飛行。故云諸梵天王與宮殿俱。他們又用衣服、花籃盛滿天華,到西方尋找光明的來源。見大通智勝如來坐在道場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天人眾、龍眾,還有尋香奏樂的乾闥婆、頭上有角的緊那羅、蟒神變幻人形的摩睺羅伽以及人非人等八部鬼神眾都非常恭敬地圍繞著佛,還有佛在因地時的十六位王子,在請佛轉大法輪,廣度有情眾生。能發此大菩提心者,必當成佛。

即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其菩提樹高十由旬,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湣,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希有,難可得值遇,具無量功德,能救護一切。
天人之大師,哀湣於世間,十方諸眾生,普皆蒙饒益。
我等所從來,五百萬億國,捨深禪定樂,為供養佛故。
我等先世福,宮殿甚嚴飾,今以奉世尊,惟願哀納受。

凡諸佛出現於世,大梵天都請佛轉法輪。大通智勝佛光遍十方,諸梵天各隨所向尋光而來。前藥草喻品云,我是如來等,是以言召,此雖以光召,但說法一律。
以樹供佛者,菩提樹乃佛成道所依,敬樹實敬其人。散花如須彌者,形容多而密,屬不思議之事,如世人形容深,而以海喻之,高而以山喻之。願垂納處,即留下之意,表誠意。佛是世上最希有萬劫難逢的聖尊,具足無量功德而成佛。只有佛才能救護一切眾生,他是人天的導師,故諸梵天王,從五百萬億國土尋光而來,捨棄甚深的禪定樂。修禪的人心淨若水,看淡一切世法,有禪悅無煩惱,雖然能生色界、無色界天,壽命長、福報大,但未了生死、出三界,天福享盡還要墮落。
我等願將因地所修的福報,莊嚴的宮殿,供奉於佛,願佛慈悲哀湣接受。“垂納”表其心之誠,願佛悲湣納供。宮殿乃宿福所致,為已所享用,供佛者,藉有漏之果,修無漏之因,功德也!

爾時諸梵天王偈讃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度脫眾生,開涅槃道。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世雄兩足尊,惟願演說法,以大慈悲力,度苦惱眾生。

此為諸梵天王勸請大通智勝佛轉法輪度眾生。偈為:無上世尊大聖人,萬德圓滿,福慧雙足。惟願演說無上妙法,以大慈大悲的力量,度一切在輪迴道上受苦受難的眾生出苦海,早登覺岸。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又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耀,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希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是事何因緣,而現如此相,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
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未曾見此相,當共一心求。
過千萬億土,尋光共推之,多是佛出世,度脫苦眾生。

爾時,在東方諸梵天王的請求下,大通智勝佛默然順請。
佛告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所有大梵天王,皆見宮殿被希有之祥光所照耀,而倍感驚異,為尋此瑞相,乃過千萬億國土,至大通智勝如來所。過千萬億者,可推測此光不在此土。應去千萬億土求之,當知過千萬億土,亦未離當下一念。一念心生十法界,遠近一如故。佛法圓融即此。
心法的概要:廣無涯,高無蓋,長無量,盈而虛,晦(音:會)而明,邊即中,微妙深絕,思不得、憶不得、說不得,文字記載亦非真,從文字中求智慧亦不得,智慧本來具足,與佛無二,對此稱諸法實相。天臺歸結三諦:空諦、假諦、中諦,實在均在一念之中。一念空,一切空,假中亦然,因果亦不出一念。法界亦然,佛以中為法界。菩薩以俗為法界。聲聞、緣覺以空為法界,地獄、鬼、畜、修羅、人天以因緣生法為法界。此空假中三即一,一即三,此即十法界各具十如:謂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凡起一念則屬一界,十法界上至佛,下至地獄眾生,皆此一念而成,一念即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即此一念。此理若明,求佛當於眾生心行中求。略言之,起念勿得讓心知,在世人猶若瞞天過海,但修行必從此悟。心一起動,三千具足,一念心中,必具十界,於一一界,又各互含十界而成百界。百界中各具性相,乃至本末究竟等十如,共有千如,復次實相法一千、國土一千,假名一千,則成三千。實相法者,地獄五陰,假名也,地獄假名,佛界亦假名耳。國土者,地獄依報,乃至佛界依報,隨舉一名無不是法界。一切法,一切名亦復如是,但爾有心,三千具足。可見一念心起,必全攬法界以為其體。法界事理如此如此。
“多是佛出世,度脫苦眾生”,佛不度眾生,乃眾生自度。所謂度者乃告知眾生本有涅槃之寶也,並將佛自己所修、所證的經驗傳給眾生。要言之,佛出世乃將無始劫後天的無明塵沙煩惱障去掉,顯現出常住真心,使佛性、自然智、無師智顯發耳。過千萬億土求之,原不離當處。淨土念佛法門,萬人修萬人去,不能生淨土者,病根在“求”,若能回光返照“心不離佛念”則生西方見佛易耳!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西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湣,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聖主天中王,迦陵頻伽聲,哀湣眾生者,我等今敬禮。
世尊甚希有,久遠乃一現,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
三惡道充滿,諸天眾減少,今佛出於世,為眾生作眼。
世間所歸趣,救護於一切,為眾生之父,哀湣饒益者。
我等宿福慶,今得值世尊。

此時,東南方的五百萬億諸梵天王持諸宮華,前往西北方推尋是相,欣然見大通智勝佛在菩提樹下,師子座上(佛為人中師子,其床、座稱師子座,說法稱師子吼),有天龍等眾恭敬圍繞,有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說妙法度眾生。
諸梵王均頂禮佛足,繞佛,表恭敬心,將帶來的天華撒在佛身,以供養佛和菩提樹,同時將精美莊嚴的宮殿亦獻給佛,請佛哀湣接受這一切供養,為其種福田,諸梵天王並以偈頌贊佛。“聖主天中王”,九法界所尊崇曰聖主,人天宗主曰王,極果聖人,統王十界故。
“迦陵頻伽聲”,譯美音鳥、妙聲鳥,傳說在雪山頂有此鳥,未出蛋殼即發聲,其聲勝過天上的樂神之聲,形容佛說法音聲美妙,聽者無厭。《正法念處經》云:如是美音,若天若人,無能及者,唯除如來音聲。純印老人的聲音猶如銀鈴,清脆響亮,無一絲沙啞音。喻佛哀湣一切眾生的大慈悲音。佛與法經無量劫數才出現於世,因此眾生墮惡道者眾多,生善道者極少極少,隨因感果。其原因是眾生無人教導,猶如盲瞑,失於正見,不知出濁惡之方法。佛法是佛證悟的真理,它是世間的明燈,苦海中的慈標,入道的法門,證果的要道,故云為眾生作眼。天魔為滅佛法,刺瞎眾生慧眼,使眾生佛魔不分,正邪、是非不辨,末法時期尤甚。“哀湣饒益”者,佛使已入惡道者救之令出,未入者護之,使其不入。古人云,朝聞道,夕死足矣。我等聞佛法乃宿世修道之因緣,幸甚!

爾時諸梵天王,偈讃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哀湣一切,轉於法輪,度脫眾生。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大聖轉法輪,顯示諸法相,度苦惱眾生,令得大歡喜。
眾生聞此法,得道若生天,諸惡道減少,忍善者增益。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偈,唱詞,言簡意豐。大聖,乃說法之人。法輪,即所說之法。法本緣生、無實體,然卻有頓、漸,性、相之分,可隨機演說。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佛法有入世、出世之別,入世法可令眾生斷惡修善,破私立公。出世法能度眾生,離苦得樂。得道者,證聲聞、緣覺、菩薩三乘賢聖之果。若能依佛教誡修證,入三惡道者減少,修忍辱、持五戒、修十善的人日日多起來,故生三善道者增多,為忍善者,得聞佛法,化性為忍,勉力為善也。大通佛受請而默然許之。

又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希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此光耀。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妙法,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甚威曜,此非無因緣,是相宜求之。
過於百千劫,未曾見是相,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此為南方梵天因見昔所未有的威耀之光,而歡喜踴躍,生希有之心,集至一處,共議此事,認為出現此威耀光明,一定有一種大因緣,是大德行者,還是有佛出世間呢?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當爾之時,南方諸梵天王,攜以宮殿,各以天衣盛諸天華,(曼陀羅華、曼殊沙華,白色和紅色花。)於北方共覓光所來處。見大通智勝如來坐在道場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發出此不可思議的明亮之光,此時諸天人、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都恭敬圍繞在佛的身邊,見十六王子,為眾生請佛轉大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湣,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難見,破諸煩惱者,過百三十劫,今乃得一見。
諸飢渴眾生,以法雨充滿,昔所未曾覩,無量智慧者,
如優曇缽華,今日乃值遇。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
世尊大慈湣,惟願垂納處。

時南方五百萬億諸梵天王,五體投地畢恭畢敬的向佛頂禮、繞佛,將天花紛紛散在佛身及菩提樹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之高,表極虔誠恭敬。因此菩提樹下是佛成道之處,故禮應供養。諸梵天王供花之後,又將各自所帶宮殿供奉予佛,願佛慈悲垂受,並一心同聲以偈頌讚歎大通智勝佛。
佛出世須百千萬劫,所以值遇甚難。佛是破除了一切煩惱的大覺者,亦是普度眾生的大慈悲者。經過一百三十個大劫,大通智勝佛才來世間。我們雖然未生在佛住世時代,但還有經典可依,眾生雖苦,若能依照佛的教誡精進修行,還能離苦,並有見佛成佛的希望,若待法運滅盡時,無佛經教可依,眾生求出無門,那就更苦了。沒有佛法的世間眾生猶如乾枯的禾苗。佛出現在世間時,三惡道如飢似渴的眾生,都可得佛法雨的滋潤。而見佛甚於見優曇缽花,很難遇到。優曇缽花,三千年花開一度,極稀少。故云“世尊甚難見”。“諸飢渴眾生,以法雨充滿”,如來說法有情聞之,如飢餓者得以聖餐,煩渴者得飲甘泉,頓除曠劫之飢虛也。眾生不信三寶、不沾佛法,不信因果、猶如草木枯槁,但一聞妙法便能發心,修因克果,如草木得雨,枯木逢春。此偈暗含有機無教和有教無機,佛難值遇,佛法難聞。見佛聞法有八難:地獄、餓鬼、畜生業重無福聞法;北俱瀘洲,有樂無苦,聞不到佛法,所謂富貴修道難;長壽天,即色界第四禪中無想天,不知修行,坐享天福,待天福盡即墮三途;聾盲瘖啞,無條件聽聞佛法;世智辯聰,不信因果,信已證的科學,不信未證的科學;生在佛前佛後,不能親聞佛法。所以諸大梵天王,每當佛出世,為第一個請佛轉法輪之人。

爾時諸梵天王偈讃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皆獲安隱,而得度脫。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惟願天人尊,轉無上法輪,擊於大法鼓,而吹大法螺,
普雨大法雨,度無量眾生。我等咸歸請,當演深遠音。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此為南方梵天諸天王,請佛轉法輪。大梵天王以偈頌向佛請法。諸天眾、魔(佛魔雙胞胎,魔是成就佛的大善知識)、梵天眾(色界清淨無染之眾生)、沙門(勤修戒定慧,息滅貪嗔癡之人即真的修行人)、婆羅門(印度四大姓之一,傳說是奉大梵天人所傳修淨行之法)等眾,皆因佛轉法輪而得到安隱與快樂,脫離三惡道之苦。法輪、法鼓、法螺等,喻法音遍滿虛空界,九法界眾生聞此法音皆受益,如久旱逢甘露,法雨遍一切處。鼓取策發義,如戰鼓,古人作戰聞鼓聲則進,聞鑼聲則退。螺取號令義。雨取潤澤義。佛語一音聲,有情隨類解。佛說法音聲柔軟清澈,攝伏有緣,聞者心中憂煩刹那清淨,所益弘多,故云度無量眾生。聖人言教,貴在應機,言近即遠,淡中有味,攝受力極強。一入耳根,萬劫不失。梵天眾之請,佛默然許之。
佛菩薩度眾生是其使命,眾生與佛本一心,無眾生亦無佛,無佛亦無眾生。眾生乃佛之眾生,佛乃眾生之佛,二者不可偏缺,眾生如大海之水,佛菩薩如水中浪花,二者是一非二,有覺有迷,覺者佛,迷者眾生,眾生成覺者在遇緣不同,佛法音雖然微妙、深遠,但亦難度無緣之人。

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復如是。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皆悉自覩所止宮殿,光明威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希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斯光明?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屍棄,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今以何因緣,我等諸宮殿,威德光明曜,嚴飾未曾有。
如是之妙相,昔所未聞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