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授記品第六

作者:犟牛居士

授記品第六

本品述須菩提、迦葉等四大弟子領悟平等一味之旨,疑心已除,知本無三乘之實,萌發佛知佛見,成佛真因已具,佛即為四人授記。授,給與。記,記別也。即佛預先告知諸弟子將來成佛生在何時、何地、何稱號、何壽命、何法運、國土何特色,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即授記,又揭顯佛見,成自性佛故。即以心印心,為授記也。因佛有無量智,具無漏慧等,則所授絲毫不差。只有佛才能親賜,他人無此能力。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告諸大眾,唱如是言,我此弟子摩訶迦葉,於未來世,當得奉覲三百萬億諸佛世尊,供養恭敬,尊重讃歎,廣宣諸佛無量大法。

世尊說完上面的偈頌後,告訴大眾說:我弟子大迦葉於未來世,將供養恭敬和覲見三百萬億的諸佛世尊,廣泛宣傳佛的無量大法。
諸子得授佛記,必有因有果,由各自之因所感之不同,所得之果,則有同與不同之別。今日佛在法華會上,令諸弟子開佛之見,為發起初覺之心,有棄小就大之意。從此修六度萬行廣度眾生,才步入成佛真因,以因圓後得果滿。然而因中必由奉覲、供養、恭敬、讚歎之事相入手而修,此為修福,廣宣大法則修慧,福慧修圓滿就成佛。佛在世時,迦葉尊者已一百六十多歲了,至今尚未入滅,在鷄足山打坐入定,守候佛的衣缽,待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彌勒菩薩下凡成佛時,將衣缽交出才入滅。如有誠心可見到他或聽到木魚聲,能否認識就看緣份了,我在五臺山北臺山頂看見文殊菩薩由山頂往山下一步一禮,我讓一側肺子的趙淑波送去一個番茄、一根黃瓜,轉身回來二、三分鐘,此應化身就不見了。修行就要有誠敬心,印光大師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
此節經文的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就是以身、口、意三業虔誠奉佛。我們修淨土念佛法門,就是修身、口、意三淨業。身禮佛,身業清淨;口念佛,口業清淨;意想佛,意業清淨。又能向有緣人推薦此法,則為利他功德,行菩薩之道,自利利他具足。
世尊在為諸弟子授記中有三種不同:供奉佛多少不同,隨其願力故;事佛功行不同,隨其才力也;成佛果號不同,隨其因行也。因緣雙勝,福慧圓滿方得成佛。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名曰光明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最後身”者,有二義:
⑴二乘人此身已盡,不受後有,名最後身;
⑵等覺菩薩無明煩惱斷盡,證最後金剛心定,入空無之境,再昇一位成妙覺即佛。此處講的最後身,即證四十一個品位之後的等覺位。經云:菩薩地盡(十地)覺心初起,心無初相,遠離微細念故,得見心性,此乃無明盡淨,分段生死,變易生死永亡之時,名最後身。然事佛、供養佛多寡不一,惑有輕重之不等,成佛之劫數方有差別。“光明”者,迦葉在因地奉事日月燈佛,燃燈續明,亦以紫金塗佛像,故生生世世身常金色。為羅漢時,名飲光。成佛時亦由此因,故號光明,國名光德,劫名大莊嚴。說法度眾生時,自利利他,如日月光明,能破一切無明黑暗。佛的十號:
⑴如來:佛證大覺、大涅槃後,以悲願垂化世間,乘如實道而來,故稱如來,真如平等,體離虛妄,此為體性稱之;
⑵應供,萬行圓成,福慧具足,應接受人天供養;
⑶正遍知,知萬法惟心是正知,知心生萬法是遍知,遍知一切法;
⑷明行足,宿命、天眼、漏盡三明具足,有智慧光明,至圓滿果位,此為六通之主,宿命知過去苦,天眼知未來苦,漏盡斷煩惱。亦可理解明者,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行足者,依戒、定、慧之腳足而修行,使身口意三業滿足不欠缺;
⑸善逝,以一切智為大車,行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而入涅槃,即去好地方之義;
⑹世間解,能解世間有情非情之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⑺無上士,在諸法中以涅槃為無上,在眾生中以佛為最上。士,指有學問有道德之人;
⑻調禦丈夫,佛度眾生,以不同方便法,令眾生入道,能調禦眾生的大丈夫;
⑼天人師,佛為人天的導師;
⑽佛世尊,佛大覺,覺行圓滿,為九法界眾生所恭敬、尊重。佛具足十號之德故稱世尊。
此是諸佛共有之十號。

國名光德,劫名大莊嚴,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記國名、劫名、壽量。國屬地理,劫壽屬天時。“光德”者以光明為國之果德。“莊嚴”者,依報環境,正報國人之心皆善無惡。在這個劫裏莊嚴了無量無邊的大菩薩。一小劫指人壽八萬四千歲,每百年減一歲,減至十歲,再每百年增一歲,增至八萬四千歲為一小劫,二十小劫為一中劫,四個中劫(八十小劫)為一大劫。迦葉成佛時,他的法運正法、像法合計是四十小劫。釋迦佛的法運是一萬二千年,此乃人壽短,人心不善故。什麼是正法、末法呢?佛法有三個階段,即正法、像法、末法。正法時期理無差,距佛住世較近,真正道法沒有改變,三寶中之法,教理行果四者為體,有修有證正在延續。像法亦然,但雖有修而證果則極少了。末法去佛住世很長遠,佛的教法轉微弱之時,邪盛法微,無修無證,人們都依歪理邪說而行,真正守戒,依佛教誡而修者極少極少,不明理故。

國界嚴飾,無諸穢惡、瓦礫荊棘、便利不淨。其土平正,無有高下、坑坎堆阜。琉璃為地,寶樹行列,黃金為繩,以界道側,散諸寶華,周徧清淨。其國菩薩無量千億,諸聲聞眾亦復無數。無有魔事,雖有魔及魔民,皆護佛法。

國土清淨者,則是平等心、清淨心所感。瓦礫,碎沙石。荊棘,帶刺的叢木,生此者雜亂心所感也。無“便利不淨”,以禪悅為食,無大小便,大小便是染心、污心、貪慾心所感。坑坎堆阜,地面高低不平,坑窪遍佈,堆積之物很多,是諂曲心所感。諸佛心地平等清淨,正報清淨,依報國界自然嚴飾莊嚴,無諸穢惡。修清淨妙行,故其土平正,寶華遍佈。我們念佛人若能佛號入心成片,對人事物則不去分別好壞是非,正如老法師講的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時時是好時。當今自然災害頻繁發生,而且越來越重,整個世界找不到一塊安樂的綠洲,若不加大力度念佛求往生,必然吃大虧。心地若清淨,國土則淨,心淨不著相,善行不住心,則一切功德淨。淨心必然生淨土,當下即極樂,自性即彌陀。然生者決定生,去者實未去。
“其國菩薩無量千億,諸聲聞眾亦復無數。無有魔事”等,三乘眷屬眾多,魔護佛法乃大權示現,非惡世,故魔為外護眷屬。此乃迦葉未來成佛一大事因緣,佛一一授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告諸比丘,我以佛眼,見是迦葉,於未來世,
過無數劫,當得作佛。而於來世,供養奉覲,
三百萬億,諸佛世尊,為佛智慧,淨修萬行,
供養最上,二足尊已,修習一切,無上之慧,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其土清淨,琉璃為地,
多諸寶樹,行列道側,金繩界道,見者歡喜。
常出好香,散眾名華,種種奇妙,以為莊嚴。
其地平正,無有坑坎,諸菩薩眾,不可稱計,
其心調柔,逮大神通,奉持諸佛,大乘經典。
諸聲聞眾,無漏後身,法王之子,亦不可計,
乃以天眼,不能數知。其佛當壽,十二小劫,
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光明世尊,其事如是。

此時世尊為了使有緣眾生溫習前面講的義理和使未聽到者得以瞭解,則以偈頌作重復說。此頌佛為弟子大迦葉授成佛後的果相。
佛以佛眼(無時空阻礙),觀察迦葉在無數劫後決定成佛。在成佛前他將供養恭敬三百萬億諸佛。為證得佛的智慧,將修清淨的梵行,得福慧圓滿時,則得無上智慧,修到等覺位,最後身,無明斷盡,就成佛了。從“其土清淨”至“不能數知”,講光德佛國依報莊嚴。其國土地平整,無有山丘、坑坎,低窪不平之處。西方極樂世界是以黃金為地,光德佛國是以琉璃為地,皆為七寶之一。寶樹成行,排列兩側,黃金為繩,以圍國界,名花奇香,散覆於國,周遍整潔,清淨莊嚴。因迦葉在因地修頭陀行,清淨無染,故此土人民心地清淨,沒有貪心、沒有損人利己心、沒有諂曲虛妄心,心淨則國土淨,此即一切惟心造。國之菩薩眾不可稱計,其心調柔,具大神通,奉持諸佛大乘經典。得無漏聲聞及法王子眾不可稱計,既或用天眼觀之,亦不知其數。
“其佛當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光明世尊,其事如是”,此為迦葉成佛時的法運、果德。總結光明佛之事略已畢。

爾時大目犍連、須菩提、摩訶迦旃延等,皆悉悚慄,一心合掌,瞻仰尊嚴,目不暫捨,即共同聲而說偈言:
大雄猛世尊,諸釋之法王,哀湣我等故,而賜佛音聲。
若知我深心,見為授記者,如以甘露灑,除熱得清涼。

爾時目犍連、須菩提、迦旃延請佛為自己授記。雖然佛說人人皆有成佛之份,而三人急於請佛明示授以成佛記,否則心中不安,因佛已為舍利弗、迦葉授記了,而沒提到此三人名,猶恐不得授記,故心中恐懼、害怕而悚慄。此處亦表現出小乘人夙懷執相的習性,心地狹小,法執未破,我執還沒有頓捨。此頌後八節是恭敬、贊佛、禮請。
“諸釋之法王”謂以釋迦為姓者非止一人,而佛則諸釋迦姓中傳正法之王也。“若知我深心”,深心,甚深懇切之心,希望之心。其意為目犍連等與迦葉同為年老弟子,隨佛聽法、請佛說法皆同行,而今見佛獨為迦葉授記,猶恐自己不得授記,而悚慄不安,故求佛慈悲,哀惜憐湣,賜予音聲,乃言之:“若知我深心,見為授記者,如以甘露灑,除熱得清涼。”此種攀慾心人皆有之。如在單位受表揚、提幹、長工資時領導未念到自己名時,心就不踏實。此即一個道理,一個心情。

如從饑國來,忽遇大王膳,心猶懷疑懼,未敢即便食,
若復得王教,然後乃敢食。我等亦如是,每惟小乘過,
不知當云何,得佛無上慧,雖聞佛音聲,言我等作佛,
心尚懷憂懼,如未敢便食,若蒙佛授記,爾乃快安樂。

此十六節偈頌,是目犍連等請佛為三人授記。“心尚懷憂懼”,此表疑懼之心尚未除,如同有人從飢餓國家來,忽值國王賜宴,山珍海味,美酒佳餚盈席,雖很想飽餐美味,但國王不下令,禮儀尚未完,亦不敢就餐,直待國王下命令才敢就餐。目犍連三人也如此,雖然佛在此會上說二乘人機緣成熟,捨小就大,棄三歸一,皆可成佛,但彼等心中還是不安穩,直到佛親點授記,心才安穩。
現在七十多歲的人都有體會,六一年鬧災荒,糧食緊缺,人們餓得眼冒金星,身出虛汗。我吃過榆樹皮、樹葉,還吃過玉米杆磨成的粉,摻到玉米麵裏蒸窩窩頭,蒸熟後猶如刺蝟似的,孩子吃完便不下來。當時我在調車組,夜班發給二十粒炒熟的黃豆,捨不得吃,留給孩子和媽媽,所以對挨餓的滋味我體會很深。那時全家都患水腫病,唯獨純印老人沒有病。講到此想起我在崗位時、有一次到集安,恰巧趕上朝鮮鐵路代表來我國開聯席會議,午餐時他們吃飯的情形久久難忘,小飯碗大的饅頭每人吃五、六個,還有欲吃而吃不下的感覺。人們形容久飢的人吃飯狼吞虎嚥很確切。目犍連渴望佛給授記,就猶如飢者渴食相似,而尊者需要的卻是佛的法音。“饑國”,喻小乘人欠缺大乘實相之法。“大王膳”,喻一乘妙法。疑懼未敢即食,喻顧慮自己沒有大乘之份,未敢向佛請教修大乘法。佛為二乘人授記,猶如王教食,則饑國之民才敢食於王膳。

大雄猛世尊,常欲安世間,願賜我等記,如饑須教食。

世間上最具威德的大英明世尊,以慈悲喜捨哀湣一切眾生,請佛賜我等成佛記,我們現在就像飢餓的人,欣渴佛教的法食。

爾時,世尊知諸大弟子心之所念,告諸比丘:是須菩提,於當來世,奉覲三百萬億那由他佛,供養恭敬,尊重讃歎,常修梵行,具菩薩道。

須菩提等三位佛弟子想請佛授記,佛已知其心念。佛具足六通、大慧力,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悉見。”佛即告法會的大比丘們:須菩提在未來劫中,當“奉覲三百萬億那由他佛”。那由他是我們說的億,億有十億、百億、千億、萬億,此處即無量數。“常修梵行”,經常修清淨的梵行。我們則應依佛教誡一心念佛“心不離佛念”老實念佛,伏住煩惱,生淨土見彌陀,當即具足梵行,得大自在。“具菩薩道”,具足菩薩的六度萬行,六度修圓滿即成佛。供養等是修福,修梵行是修慧,稱性與性德若與純淨純善之心相應,且清清白白沒有染污,即梵行。如此修證就是菩薩道,塵沙無明斷了就是佛。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號曰名相,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逝、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最後身,即證等覺位後,此位次已遠離微細無明,得見心性,見性成佛。分段、變易生死永亡之時名最後身。須菩提成佛號名相如來,這與他在因地修行有關,他在佛十大弟子中是解空第一,聞佛說法,悟證空理,此理即空而不空,不空而空,心空法不空,境緣不空,雖如此,不空的境緣有生滅變化,最終了不可得,終歸於空。正如純印老人言:“赤條條的來人世,雙手空空而走出。”此即諸法皆空。法空就是名相空。所謂有言說、有名有相的都無實義。法是什麼?就是這些名和相,色法、心法皆然。須菩提以了知法唯名相故,所以果上的德號曰名相如來。佛十種名號具足,諸佛都具此十號。前已詳說,故不再解釋。

劫名有寶,國名寶生。其土平正,玻璃為地,寶樹莊嚴,無諸丘坑、沙礫、荊棘、便利之穢,寶華覆地,周徧清淨。其土人民,皆處寶臺、珍妙樓閣。聲聞弟子無量無邊,算術譬喻所不能知,諸菩薩眾,無數千萬億那由他。

須菩提漢譯善現、善吉、善業。他降生時家中寶物皆空,父母非常驚異,請問相師,相師云:此是吉相,七日後寶物又返回。此即空以顯不空,體空相有之義,空心非空相。另外須菩提稟性慈善,不與物爭,出家後見空得道,兼修慈心,善護身、口、意三業。得無諍三昧。故他成佛後依報之國土名寶生。所應之劫名曰有寶。人民居處皆眾寶所成的樓臺亭閣。此為享化主之福,顯其歷劫因行之德義,一切法皆空,即一切事無不空,可知我們依空而住的世界亦畢竟空,所以佛稱微塵世間,此世界是不牢固的,依此有相世界而住的應身佛和眾生之相更無不空。是故證第一義空的名相如來,佛為眾說法必說:“空、假、中”三諦義理。此國土如此莊嚴在於其居住者菩薩、二乘人無量無邊,這是正報,國土環境是依報。依報隨著正報轉,所以國土無丘坎之地,寶樹寶華覆地,周遍清淨。

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其佛常處虛空,為眾說法,度脫無量菩薩及聲聞眾。

此述名相如來的法運。此處的虛空即第一義空。因空而悟解,解空不離,乃須菩提本有的因行。故成佛後,常於虛空行道說法,所度眾生亦由空而證實。此表非空非實,亦空亦實乃中道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今告汝等,皆當一心,聽我所說。
我大弟子,須菩提者,當得作佛,號曰名相。
當供無數,萬億諸佛,隨佛所行,漸具大道。
最後身得,三十二相,端正姝妙,猶如寶山。
其佛國土,嚴淨第一,眾生見者,無不愛樂。
佛於其中,度無量眾,其佛法中,多諸菩薩,
皆悉利根,轉不退輪,彼國常以,菩薩莊嚴。
諸聲聞眾,不可稱數,皆得三明,具六神通,
住八解脫,有大威德。其佛說法,現於無量,
神通變化,不可思議。諸天人民,數如恒沙,
皆共合掌,聽受佛語。其佛當壽,十二小劫,
正法住世 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偈是佛重述前言,將來成佛時須菩提與迦葉相同。國名、劫名,佛名則各隨本因。須菩提解空第一,除名相外更無可空之事。一切有相的萬事萬物皆幻有,非真實,物不真實,其名稱更是假名了。尊者須菩提成佛後國名寶生,其土清淨,正報所居人民必心淨。寶者莫大於佛法僧(覺正淨)之寶,此寶乃真諦,空義也。彼佛——名相如來,常處虛空說法,則由空法實證,故果亦如是,表如是因,如是果,絲毫不差。
供養無量佛者,此為成佛前之因行。因小乘人但念無相不修大行,自利而無利他之心,雖經多劫修行不成正覺,必須發大心,具六度萬行之大道,修證圓滿,後成佛道。國以菩薩為莊嚴,因菩薩能說法度眾生,眾生心地清淨,純淨、純善,正報莊嚴,依報國土焉有不莊嚴之理?
“隨佛所行,漸具大道”,此喻修行之方法。修佛所修,行佛所行,一步一步,穩行穩作,時時用功辦道。修淨土念佛亦然,不可速進,欲速則不達。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心如平原走馬,易放難收,但只要恒常辦道,不失初發心的作善念佛,日久功深,道行自然圓滿,即“緊了崩,慢了鬆,不緊不慢才成功”,此為中道義。切忌神通、感應、開悟等諸多魔擾幻覺,此都是障道緣攀心所致。
此佛國土常以菩薩來莊嚴道場。切勿錯會莊嚴道場之意,絕非塗金裝飾,擺供焚香,而是心地上的純潔無私。發菩提心、度生的心、往生的願為莊嚴,如不能往生極樂世界,跑進六道不為莊嚴;得人身,享天福也不為莊嚴;出三界證二乘果,亦不為莊嚴。必須修菩薩行,最後作佛才為莊嚴國土。此佛國土諸聲聞眾不可稱數,皆得天眼明、宿命明、漏盡明三明,亦具足六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漏盡通。皆能修證心如止水,解脫三界煩惱其束縛,修八種禪定。此國土菩薩、聲聞具大威德相,聽佛說法,受佛教化。此佛壽命十二小劫,正法、像法各二十小劫,與迦葉等同。

爾時世尊復告諸比丘眾,我今語汝,是大迦旃延,於當來世,以諸供具供養奉事八千億佛,恭敬尊重。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皆以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珍珠、玫瑰,七寶合成,眾華、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蓋、幢旛、供養塔廟。過是已後,當復供養二萬億佛,亦復如是。供養是諸佛已,具菩薩道。

迦旃延在佛弟子中稱為議論第一,他思惟敏捷,觀點鮮明。如有人問僧團之間的爭執是什麼原因?他回答說:“是我見和法執。”“什麼人能離開貪慾和我見、法執呢?”他答:“那就是佛陀釋迦牟尼。”正因迦旃延善於議論,以弘法的功德之因,佛為其授記。經中由旬有大中小三種:大由旬約八十里;中由旬約六十里;小由旬約四十里。迦旃延在未來劫供八千億佛,諸佛滅後各起七寶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後又供養二萬億佛,亦起七寶塔廟供養,方具菩薩道,得福慧圓滿,當得作佛,遠比迦葉、須菩提速得成佛,主要是在因地善於論義,法性精明所致。“我們有幸修學帶業往生見佛的淨土法門,也是無始劫供養諸佛之因,非一世修行而有此殊勝因緣的,若不珍惜、精進,太可惜了。”

當得作佛,號曰閻浮那提金光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土平正,玻璃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道側,妙華覆地,周徧清淨,見者歡喜。無四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道,多有天、人、諸聲聞眾,及諸菩薩,無量萬億,莊嚴其國。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為世尊為迦旃延授果記,閻浮那提,即勝金之義。金,是七寶之首,喻佛為群聖之尊。迦旃延破盡妄惑,深證法身,光色不變。佛十號具足。
“其土平正”至“周遍清淨”,述其佛國土依報平正嚴淨,此與迦旃延在因地修平等法門有關,所以他的國土玻璃為地,寶樹莊嚴,以黃金繩為界,仙女常從空中撒覆微妙清香的寶華,覆滿地面,到處整潔、清淨,使見者都生歡喜心。此國土的正報主要有三點:一、無惡道,眷屬都純善、純淨,故沒有四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由此可知人若沒有嗔恨、嫉妒心,就不種地獄的因;若沒有貪慾心,就不種餓鬼道的因;若能明佛理,相信因果,就不種畜生道的因;若沒有爭強好勝鬥狠的心,就不種阿修羅道的因。可見此國土的人全是心地善良,沒有惡念,所以才沒有四惡道,亦不受這種種的惡報;
二、眷屬無量,此土有無量萬億的天人、聲聞及大菩薩眾莊嚴其國土;
三、國土壽量恒久,閻浮那提金光如來的壽命十二個小劫,正法、像法各二十小劫。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皆一心聽,如我所說,真實無異。
是迦旃延,當以種種,妙好供具,供養諸佛。
諸佛滅後,起七寶塔,亦以花香,供養舍利。
其最後身,得佛智慧,成等正覺。國土清淨,
度脫無量,萬億眾生,皆為十方,之所供養,
佛之光明,無能勝者。其佛號曰,閻浮金光。
菩薩聲聞,斷一切有,無量無數,莊嚴其國。

“諸比丘眾,皆一心聽,如我所說,真實無異”,佛慈悲到極點,猶如老媽媽對子女的關懷,所以不厭其煩的叮囑說:汝等大比丘應當一心諦聽,我所說的如來心法真實不二。迦旃延會在未來劫中,當以種種最莊嚴妙好的供具來恭敬供養一切諸佛,諸佛滅度後,他會用七寶建造塔廟,用種種花、香來供養佛的舍利。供養舍利如同供養佛,有舍利在就有佛在,有八部神祇在護持,對舍利若不恭敬,寺廟、道場不會安寂,因護法不護持了,惡神則作亂,這與寺院的主持、道場林長的心性有關。“其最後身,得佛智慧,成等正覺”,當迦旃延證菩薩等覺位,此為菩薩最後身,將得佛的大智慧,成正覺,之後就成佛了。
“國土清淨,度脫無量,萬億眾生,皆為十方之所供養”,此述依報,此土纖塵不沾,眾生理極情忘,此中暗喻此土眾生至少都證四果羅漢之果,才能接受人天供養。“佛之光明,無能勝者,其佛號曰,閻浮金光。菩薩聲聞,斷一切有,無量無數莊嚴其國”,佛的光明與智慧是無礙的,其光亦普照大千世界,但無色身眾生所見佛光則與我們不同,我們有色身者見佛光是柔和的光,所以我們能見日月之光而見不到佛光。當失去色身,進入中陰身時,見佛光則是不同顏色的耀眼、恐怖光,而見六道光則是柔和暗淡光,正因如此,中陰期不明理者則躲避強烈、耀眼的五色光,而投入六道柔和光中,故難免輪迴。倘若中陰身見佛光還是柔和的,那麼六道就不復存在了,眾生都能擺脫輪迴了。印光祖師和高僧大德講佛光是柔和的沒有錯,活著的人看佛光就是柔和的,當人命終後,頻道轉換了,對光的認識則相反。密宗的“中有教授解脫密法”、“中陰救度法”,講得很詳盡。另外我們送往生開示時,也要告知中陰身應往強烈耀眼光中投入,經全國各地居士十幾年送往生事實的印證,命終人走的都很殊勝,此事是不能懷疑和顛倒的。佛光是勝過一切的。即“佛之光明,無能勝者。”迦旃延成佛名閻浮金光,其佛國土菩薩、聲聞眾皆斷一切慾有、色有、無色界有,即斷了苦苦、壞苦、行苦之有。這些眾生無量無邊不可稱計,都來莊嚴此佛土。
此段偈頌為佛將迦旃延作佛時,閻浮那提佛土的狀況又詳盡的重述一遍。此中有二處欠缺,一是沒有國名,二是沒有劫名。可能是譯經人漏譯了,也未可知。

爾時世尊復告大眾,我今語汝,是大目犍連,當以種種供具,供養八千諸佛,恭敬尊重。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珍珠、玫瑰七寶合成,眾華、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蓋、幢旛以用供養。過是已後,當復供養二百萬億諸佛,亦復如是。

此節經是世尊授大目犍連尊者因記。佛告大眾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在未來劫中,用種種供具供養八千位諸佛,這些佛滅度後,他以七寶建造高達千由旬,長豎寬闊皆五百由旬的塔廟,又用種種不同的花、瓔珞(玉編成飾物,懸掛身上,印度人之習俗);塗香(以栴檀木或各種香料研末塗在手臂、身體及熏衣服,因印度炎熱,身體有異味。表恭敬、尊重之意);末香(茉莉花香);燒香(表戒定。佛、道家以此為禮儀,喻遍法界之義,因香逆風順風隨風遍佈。火喻慧火,普熏一切之義);繒蓋,(以絹布所作之寶蓋);幢旛,(佛門如旗幟的飾物,用雜色絲綢製作的懸掛標誌,有圓桶形,有條狀下垂形)來供養塔廟。此為六種供養。大目犍連亦以同樣的方法供養了二百萬億諸佛。供養圓滿,福慧具足而成佛。

當得成佛,號曰多摩羅跋栴檀香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此節經是世尊授目犍連尊者果記。目犍連,因神通第一,成佛後號多摩羅跋栴檀香,譯性無垢香,即自性清淨,纖塵不染。栴檀樹多產於印度,我國雲南亦有此樹,它是最上等的香材。佛門用其作念珠和佛像。香飄虛空,香不離此而至彼,“神”也,“通”不捨因而成緣,表神通之象。香喻佛性賢善、純淨,身無垢,具功德香,阻隔亦可飄入,能熏發眾生善根也。諸菩薩聖眾,終能成佛,成佛後之名號,皆果不違因。此即如是因,如是果。成佛後皆具十號。

劫名喜滿,國名意樂。其土平正,玻璃為地,寶樹莊嚴,散珍珠華,周徧清淨,見者歡喜。多諸天人、菩薩、聲聞,其數無量。佛壽二十四小劫,正法住世四十小劫,像法亦住四十小劫。

多摩羅跋栴檀香佛,以神通力攝世,教化眾生,眾生心悅誠服,故劫名喜滿,國名意樂。“其土平正,玻璃為地,寶樹莊嚴,散珍珠華,周遍清淨,見者歡喜”,明依報國土淨。珍珠華即天上的小白花,亦稱天妙華、悅意華、曼陀羅華等。“多諸天人、菩薩聲聞”等,表正報,其國清淨,皆從正報所感召,此土佛的眷屬皆是三乘五性之機。
成佛成魔一切惟心,唯因感果。人們多以夢事為吉凶之兆,則以他人圓夢語為准,夢不准,但心念可穿越時間、空間。傳說漢武帝劉徹聽說有人會圓夢,即編造一夢,夢金鑾殿上的兩片瓦化作一對鴛鴦飛走了。圓夢人說:此夢大凶,宮中必有相殺之事,話剛說完,太監來報,說宮裏有人相互打架相殺而死。武帝聽後不解,朕所言之夢乃嬉戲言,非夢也,為何相感應呢?圓夢人說:夢者神之所至也,神動而吉凶隨之。故諸佛說法度生,說而無說,無說而說,如說夢事,信矣,心生善念則得善果。我們學人只有念念是佛,必定見佛。若念念是名聞利養、貪心,心受委屈即暴躁,則是三惡道的種子,故害你、救你的全是你自己。
此佛壽命、正法、像法住世的時間恰好是須菩提、迦葉、迦旃延的兩倍。國土大小、法運長短、法住世的遠近、眷屬的多少,各隨因地本願功德所致。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此弟子 大目犍連,捨是身已,得見八千
二百萬億 諸佛世尊,為佛道故,供養恭敬。
於諸佛所,常修梵行,於無量劫 奉持佛法。
諸佛滅後,起七寶塔,長表金刹,華香伎樂
而以供養 諸佛塔廟。

目犍連尊者,一生不知疲倦地弘揚佛法,降伏外道而遭嫉妒。佛門凡弘揚正法者,無不遭魔難,尊者亦然。一次他經過伊私闍梨山下,被外道看見,從山上推下亂石,儘管他有神通,也被活活砸死。弟子問佛:他為何不用神通對抗?佛說:神通敵不過業力,他於過去生中,以捕魚為業,不知傷了多少生命,肉體是無常的,業報終究要了結的。對覺悟者來說,死是生的結果,無所畏懼,他為法獻身,雖死猶生。在佛門沒有冤假錯案,均有因有果,因果通三世,認帳了業,欠債還錢,欠命還命,色身暫短。性命無限而永無生死。所以遭迫害,坐監牢,受刑罰,無不是難得的消業機緣,對修行人來講,幸事也!目犍連捨去此身之後,將會得見八千二百萬億的諸佛世尊,並真誠恭敬供養,常修清淨梵行,在無量劫中奉持佛法,當諸佛滅度後,他又建七寶塔廟供佛舍利,以花香、伎樂作供養,以此來修福慧。

漸漸具足,菩薩道已,於意樂國,而得作佛,
號多摩羅 栴檀之香,其佛壽命,二十四劫。

目犍連尊者六度萬行修圓滿了,即在意樂國作佛,號多摩羅跋栴檀香如來,清淨無染莊嚴之國,佛壽二十四劫。

常為天人,演說佛道。聲聞無量,如恒河沙,
三明六通,有大威德。菩薩無數,志固精進,
於佛智慧,皆不退轉。佛滅度後,正法當住,
四十小劫,像法亦爾。

此佛常為天人說法,聲聞眾多如恒沙,皆具足三明(宿命、天眼、漏盡明)和六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漏盡通),人人都具大威德相。菩薩無數,勇猛精進,得到佛的智慧,皆不退轉直至成佛。此佛壽命二十四劫,滅後、法運正法、像法各四十小劫,法亦有生有滅,非真實也。
以上是世尊為二乘中等根性者授記。

我諸弟子,威德具足,其數五百,皆當授記,
於未來世,咸得成佛。我及汝等,宿世因緣,
吾今當說。汝等善聽。

此句經文為世尊為下等根性授記。諸弟子中五百者,威德具足,皆當授記,於未來世,皆得成佛。我與汝等往昔有緣,故當為說此實相妙法,汝等諦聽,深悟妙理。
佛法的妙理是空寂,空而不空,寂靜恒常。修行入手處是離“名相”,萬事萬物皆有名字,“名可名,非常名。”它是後天對事物的稱呼,是有生住異滅的,是假名,非真實不變的,有名必有形體、相狀,名是假名,相當然也是假相了。此假名假相之母是空無,空無所生之子系就是相有,這就是真空妙有,神妙莫測,無影無形,無起無止,又無時不在,無處不存,不可用心意識去猜測,它至虛而至實,至空而至有,有體“空”、有用“相”;有本“無”、有末“有”。何者為真?不生不滅,常住不壞不變的妙明真心,此即眾生本俱的性體。
講一公案:趙州從諗(音:審)問南泉:知有的人,究竟歸向何處?
南泉回答:他將下山到村莊中做一頭水牯牛!
趙州聽後,深受啟發,遂向南泉施禮:謝師父開導之恩,弟子終身不忘!
南泉順口說了一句:“昨夜三更月到窗!”
“知有”即瞭解本體,趙州的問意是:在瞭解道體以後,怎樣去與道體合一?佛教所說的道,就是永恆之心,不變之性,它是無所不在的,無處不顯的。南泉為了表示道的廣泛性,便告訴他到山下去做水牯牛。依據萬物皆有佛性,是法平等的觀點,水牯牛與人的佛性沒有差別,心性與道法合一,便是與整個宇宙合一。正如老子道德經:“道可道,非常道。”有名有相的道法,就不是真如本體了。
風行露宿不知貧,明月為心又是身。
欲問月中無我法,無人無我問何人?
——範溶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