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信解品第四(1)

作者:犟牛居士

“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佛法如大海,信而能入,行而能度。此品述中根二乘人聞佛譬喻之領悟。中根指須菩提、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目犍連等,因觀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得佛授記,更聞世尊譬喻之說,乃信昔之果是權,今佛講一乘是實。疑障既除,理遂亦解,方有本品,以信解二字立品名,信則不疑,解則明理也。眾生根有利鈍,惑有輕重,說有法喻,悟有先後,佛初說法華,令上根利智的舍利弗而領悟,但須菩提等中下根人尚不能信解,今聞喻說則疑去理明,生信起解,故名信解。又中根二乘人聞說譬喻初破疑惑,入大乘見道明理為信,進入大乘發心修道為解。而經文:“我等今日,真是聲聞,以佛道聲,令一切聞是也。”又云:“我等居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不信不解,今忽然得聞希有之法獲大善利,不求自得,是自信自解。信則信法,信如來種種方便說法皆為入大乘實相,解則解人,解佛四十年所說,皆為化菩薩。信以信從為義,解須如實瞭解,必先信後解,若不瞭解,信亦是盲從,非真信。此經中五千人退席為不信不解;人天大眾對佛恭敬讚歎,為信而非解;須菩提等四人,佛說“方便品”時,也是信而未解;又人天眾中之大心凡夫聞此妙法,雖多有領會,抑或不能深信,凡此種種均不可稱為信解。必須有真信切願,由信起願,覺悟帶動正思惟,由是而瞭解,信受此一乘之法,方為信解,信解並彰,信解圓融,才是本品須菩提、迦葉等四尊者信解之義。
這裏有個疑問,此四人是眾僧之首,他們領悟後,與舍利弗領悟有什麼區別呢?為何要分別說呢?實則區別很大,舍利弗心中早有修菩薩之意,深責自己滯留小果不求進取之過,久有不肯甘居小乘之心,一聞佛說聲聞作佛便能信受,啟悟非常快捷,猶如睡眠輕者一呼即起。而迦葉等四人甘居小果,自足自得自樂,疲怠不前,對所證之小果從來沒有自悔自責之心,對菩薩法冷漠不感興趣,直待今日舍利弗授佛記,還在迷中生疑,後聞佛說火宅譬喻,明白二乘人分斷生死雖了,但尚存變易生死,才開始信解,猶如睡重者,幾番搖撼方醒。以理而論,此經融會二乘之法,度二乘人成佛。但當機者是舍利弗,故其先領悟,先授成佛記,諸尊者內秘外現,根性亦非中下,皆是十大弟子,皆是第一之人,如目犍連,神通第一;迦葉,頭陀第一;迦旃延,議論第一;須菩提,解空第一。本來悟無前後,此亦是表法度眾生,所扮演的角色雖不同,全是為助揚法化,利益後世一切眾生,示現修行無早晚,只要選擇契理契機,適合自己根性的法門,恒下心來苦修求證,一定成佛。此品與上品均說譬喻,本應合為一品,但釋經人考慮篇幅太大,故分為二,此為本愚人自解,勿認為實。

爾時,慧命須菩提、摩訶迦旃延、摩訶迦葉、摩訶目犍連,從佛所聞未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阿若耨羅三藐三菩提記,發希有心,歡喜踴躍。

此段經文,顯須菩提四尊者歡喜之情。
爾時,指佛說火宅喻完了之時。慧命者,亦可稱“壽”,具有世間壽命及法身慧命之義。法身慧命即眾生本具的無生滅變化的常住真心。經言慧命須菩提等,以此表其德,顯無有大慧難入此經。須菩提,譯善吉,生時家中財物皆空,父母驚異,請相師蔔之,相師云,此是吉相,故名善吉,又譯善業,因稟性慈善,不與物爭,出家後在般若法會上證生空之慧,亦能演說空理,見空得道,善護身、口、意三業,故名善業。佛在祇園精舍準備說金剛般若時,他代眾請法,起身問佛: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應如何安住?如何降伏其心?佛答說:安住菩提心,即是布施時,要行無相布施,度生的時候,要行無我度生,如此安住,才能降伏心中之妄念,我法二執不能纏繞,我、人、眾生、壽者四相不能束縛;離一切執,才能見到空理,離一切相,才能見到人生苦空無常。須菩提已得法性常住大乘慧命之少分,逐漸由空成就不空之中道功德,他是佛弟子中解空第一。
好多人對空的概念不理解,須說明以便更好入中道義。什麼是空?空是指宇宙間一切事物,都是因緣生,因緣滅。因緣就是空的同義詞,佛教說的空不是虛無的空,不是空洞的空,不是無因果的空,更不是破壞因緣生法的空,而是充滿了利人濟世,廣修六度萬行的菩薩精神。菩薩於一切人、事、物等諸法中,不起執著,應住於空,住於無分別,才能完成六波羅蜜的修學,才能住於不退的地位。這即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此常住妙明真心,具足神通,暢遊佛國,化益眾生,莊嚴佛土,安住自在解脫的境界。
佛門有一公案,佛曾到忉利天為摩耶夫人說法,三個月過去了,當回人間時,大家爭先恐後地去迎接,當時須菩提正在靈鷲山的石洞中縫衣服,他也想去接佛,但隨即又想到佛的真身非為六根所見,我若將佛法身當作四大假合的肉身,即是未識諸法空性,就是未見佛之法身,法身是無我、無人、無作、無所不作的諸法空性,既然空性是無所不在,無處不遍,佛的法身當然也是無處不在,他想至此,則未動,依舊縫衣。
在迎接的人群中,有一位在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蓮花色比丘尼,第一個見到佛,她異常高興,邊禮佛邊說:“弟子蓮花色第一個迎接佛陀,請接受頂禮。”佛對她說:“迎接我的第一個人不是你,是須菩提!”此時須菩提在石洞中觀察諸法空性,見空性即見如來,與佛感應道交,所以他是第一個見到佛陀,迎接佛陀的人。摩訶迦旃延,迦旃延,華言不空,又云扇繩、文飾。迦旃延尊者懂多種文字,當時在波羅奈城附近發現一座古碑,其文字無人認辨,國王榜示全國,若有人能識,給予重賞。迦旃延揭榜應徵,認知是梵天的文字,其內容是:什麼人是王中王?什麼人是聖中聖?什麼人是愚人?什麼人是智人?什麼人沉溺在生死海?什麼人解脫在逍遙園?怎樣離垢染?怎樣證涅槃?迦旃延譯出的碑文誦遍全國,但卻解答不出其中的意義。他為弄懂此事,訪問了六師外道和一些有權威的老婆羅門,但無人能解答出來,最後他想到佛陀,佛以偈語回答說:王中之王是第六天王,聖中之聖是大覺佛陀;被無明污染的人是愚人,斷除煩惱的人是智者;有我法二執的人沉溺在生死海,證緣起性空的人解脫在逍遙園;修道斷貪嗔癡能離垢染,勤修戒定慧即能證涅槃。迦旃延聽了佛的回答,佩服得五體投地,當即歸依了佛陀。因其思惟敏捷,回答問題觀點鮮明,辯才無礙,能給人很大的鼓舞和安慰,故稱議論第一。
摩訶迦葉,漢譯大龜氏,意其先代學道,靈龜負仙圖而應,故得名。迦葉天生聰明過人,精通多種才藝,厭惡情慾。他歸依佛陀第八天即證阿羅漢果。
大迦葉出家後,修頭陀苦行,喜露天靜坐,塚(音:腫)間觀屍,樹下補衣。他認為屍臭和白骨對修無常、苦、空、無我、不淨觀等大有益處。他為四眾弟子樹立了艱苦修行的榜樣,讓人們對少慾知足的苦行能重視和實踐。一次佛在說法時,迦葉身穿糞掃衣,蹣跚走進來。佛陀勸他:迦葉,你年紀老了,不要繼續苦行,脫下糞掃衣,換上輕軟的衣服吧,不要過於疲勞。迦葉謝絕說:我以頭陀苦行為樂事,不為衣愁,不為食憂,沒有人間的得失,我的內心感到清淨解脫的喜悅。此即除去了貪嗔癡的三毒。佛說:將來我的正法,不是毀於天魔外道,而是毀於僧團的腐化與墮落,若要正法久住,僧團鞏固,一定要像迦葉那樣以戒為師,以苦為師。迦葉是頭陀第一。
如今迦葉在鷄足山等候彌勒降世,將佛陀衣缽傳給彌勒佛後方入滅,時間是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
摩訶目犍連,梵語目犍連,華言胡豆,上古仙人好食此物,乃以為姓,目犍連,因姓立名也。傳說目犍連在過去世中,是一個以捕魚謀生的漁夫,當看到一位辟支佛走在街上,威儀具足,舉止安詳,頓生恭敬心,請到家中供齋,齋後辟支佛躍身空中現多種神變,目犍連見之心生歡喜,發願來生求得神通,因此因緣今世得此神通,在佛弟子中為神通第一。
一次佛讓目犍連顯神通,他即現大身,一足踏著地球,另一足踏上梵天,使大地震動,初學者見之則亦增信心。一天夜裏目犍連在恒河岸邊,看到許多餓鬼前來取水解渴,有一鬼問他,我患飢渴,看見恒河水很清涼,但取食時,水卻變沸熱,飲一口五臟六腑頓時焦爛,不知我造什麼罪業受此苦報?目犍連答:你前世以看相算命為職業,言多欺騙,故受此報;第二個鬼問道:我身體常被一些兇猛的大狗啖食,肉吃盡時,陰風一吹復又生還,不知為何受此果報?目犍連答說:你前世屠殺鷄鴨豬羊,祭神拜天,故受此報;第三個鬼問:我腹大如甕,咽喉卻細如針尖,見到飲食無法吃進,不知造了何業?目犍連答:你前世為官做宰,自恃豪強,欺壓他人,剝削民脂民膏,佔為己有(貪污、受賄),故受此報;第四個鬼問:我頭大如斗,全身長滿口舌,膿血如註不斷流出,不知何因受此惡報?目犍連答:你前世喜歡說長論短,挑撥是非,陷害傳法人,並惡口傷人,故受此報。
目犍連在定中見其母在鬼道受苦,便用缽盛飯菜給母食,可是飯食剛到母親的嘴邊即化為炭火,目犍連見此非常悲痛,即告佛知,請佛慈悲救拔,佛言:你母生時譭謗三寶,不信因果正法,貪嗔邪惡,愚弄眾生,故受此報。此罪極重,非你一人之力能拯救,唯有仗十方僧眾的力量,才能使你母解脫餓鬼之苦,此即每年七月十五僧眾自恣日,稱盂蘭盆節。在此日以盆盛各種果食供養三寶,藉此功德,方解鬼道眾生倒懸之苦。
目犍連雖有神通,但死的卻很慘,是被外道用亂石活活打死,他是佛教史上第一個為傳播佛法以身殉教的人,對此眾弟子不解,問佛:目犍連神通第一,為何不用神通制服外道的對抗?為何不知躲避外道的暗算呢?佛回答說:神通敵不過業力,肉體是無常的,業報是要了結的。目犍連過去生中以捕魚為業,不知有多少眾生傷在他手中,此殺業必須要了結,因緣果報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而死對覺悟者來說,皆無所畏懼,目犍連為法獻身,是將自己的生命獻給佛教弘法利生的事業,雖死猶生。以上是四位尊者的簡要介紹。
“從佛所聞,未曾有法”,佛四十年說法皆是權教,方便說,應機施教,悉是趨入大乘實相了義,從來未曾說二乘人成佛實相妙法。須菩提等四人聞佛為菩薩授成佛記或授聲聞二乘人成阿羅漢記不以為奇,但聞佛授聲聞成佛記則是希有之事,四位尊者由此方知大乘二乘皆是一乘。“發希有心”者,謂須菩提等四人一向安於小果,從未有過修六度萬行菩薩法及將來作佛之心,他們之心量比舍利弗又低了一層。舍利弗想過此事,並深自悔責不該停滯於二乘法。今天四人聞佛:諸子從火宅出,欲索羊、鹿、牛車,而慈父卻等賜其重寶莊嚴大白牛車譬喻之談,而開佛知見,信得自心作佛,自心成佛,心作心是,由是生不可名狀的大歡喜,踴躍虔仰之情言表於外,由信而生解,從外儀顯出。此處將第四信解品初顯出來。

即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一心合掌,曲躬恭敬,瞻仰尊顏而白佛言。

此表四尊者對世尊的敬仰,一切舉止皆具足身、口、意三業之恭敬。從座起,表身業清淨,亦喻不滯著於小乘所證之果。整衣服肅慕之儀表意業清淨,與“發希有心”相應,亦表聲聞智斷,從今歸入菩薩法。“偏袒右肩”,右表善,左表惡,未開權顯即時,猶如右肩被覆,今已開顯,故“偏袒右肩”。亦喻降伏小乘,直趨大乘。“右膝著地”,著一實相,實相無相,無不相之地。此即權實不二,不二即非權非實之一心,融會二邊,歸於中道,故云合掌,喻十法界歸於一心,降伏五慾六塵,歸於純淨純善之一心,合掌亦為收心之意。“曲躬恭敬”,表虔誠之至,一心向佛。曲躬乃非曲非直,直表實法,曲表權法。即非權非實,中道妙法。“瞻仰尊顏”,以權顯實,趨佛實相妙法,毫無疑惑。“而白佛言”,向佛陳述、請教,表口業清淨,用以顯信解。

我等居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從此處起往下是須菩提等四人,陳述其領受信解之義。“我等”即須菩提四人。“居眾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指四位尊者自謂出家久、年歲高、已得證三者。佛證圓滿菩提不久此四人即歸依佛陀,並證有餘涅槃,佛教以棄小向大,進趨大乘,而四人則認為自己法臘高、資歷老,後輩皆以他們為模範,若忽然棄小乘而求大乘恐為後人所嫌,所以才頑固執著小乘,不上求大乘法。因護持己見,故不能開權顯實,則構成第一個過失;年朽邁者,朽,枯朽之義。邁謂老耄(音:冒),謂自己年邁老朽,已無力堪任廣度一切眾生之大願,此即自鄙自棄了,故疲於精進而不求大法。這是第二過失;第三過失是四尊者認為自己已具六種神通,已證涅槃,修行已圓滿,故斷言自己已入正覺位和佛無異。所以不求,不發大心,殊不知自己所證為有餘涅槃,只是斷了分段生死,尚有變易生死未斷,不究竟不圓滿。四尊者因迷實法而不解其義,故不復進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往昔說法既久,我時在座身體疲懈,但念空、無相、無作,於菩薩法,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出於三界,得涅槃證,又今我等年已朽邁,於佛教化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生一念好樂之心。

此為須菩提等四位尊者懺悔自己往昔樂小法,厭大法之心。
“往昔說法既久”,喻四尊者隨佛聽法四十年,時間甚長,喻意資歷老,是眾人之首。“我時在座,身體疲懈”,因久坐聽法,漸感疲倦懈怠,表不能啟悟大乘,年老體弱,即朽邁也。“但念空無相無作”,此即指小乘三觀。空即空、假、中三觀的空觀,觀一切法為苦、空、無常、無我、不淨等,此即修行人應時時掛在心的四不淨觀(四念處):觀身不淨,觀法無我,觀心無常,觀受是苦。常作此觀方能對人、事、物不分別,不執著,看得開,放得下,無煩惱,此即空解脫門。“無相”即涅槃,即無相門,滅盡,妙離,無我我所,諸法實不可得,“凡是有相皆是虛妄”,無相可得。“無作”,即無願。言已證涅槃,出三界了生死,所作已辦,無須再修,知一切法無相,空寂,皆無所作,名無作門,又於三界已離則無所願求,名無願門。此即三解脫門(空解脫門、無相解脫門、無願作解脫門)。修持時不離有漏法,證得解脫得大自在則為無漏。“於菩薩法,遊戲神通”,菩薩法即三十七菩提分,亦名三十七道品,是趨涅槃之資糧,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分,它是菩薩淨土。道是道路、軌道,能通之義。品是品類,修行的方法、種類、類別。“遊戲神通”,即八相成道之法,八相為:⑴降兜率;⑵入胎;⑶住胎;⑷出胎;⑸出家;⑹成道;⑺轉法輪;⑻入滅。此八相成道為初地以上菩薩所共有之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有上求下化之義,淨佛國土,即淨心之地也。經云:以淨眾生之心,為淨佛國土。國土興衰乃依報,若眾生心淨,則眾生之共業淨,共業若淨則依報之國土必淨。若淨眾生之心,必先修學弟子規、三字經、十善業道經、太上感應篇、了凡四訓,此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唯一途徑,若改變眾生不善之心,必依佛法,故所淨之國土,即為佛國土。“成就眾生”,就是依法化度眾生。使未種善根者令種善根,已種善根者令成熟,已成熟者令度脫,得大自在。“心不喜樂”,得少為足,固步自封,誤以自證涅槃與佛無異,故無發大心之想。
“所以者何?”因我等已出三界證涅槃,如今又年老力衰,但以無事為安,故於大乘無進取之心,更不敢想有成佛之分。所以對佛教化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生一念好樂之心。

我等今於佛前,聞授聲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甚歡喜,得未曾有,不謂於今忽然得聞希有之法,深自慶倖,獲大善利,無量珍寶,不求自得。

此敘四尊者今日聞佛為聲聞授成佛記內心生極大歡喜,聲聞成佛,昔所未有,如果有求而得,即不為希有,而今無求而得,得未曾有,故深自慶倖。又四尊者發菩提心,回小向大,斷分段生死後,又斷小乘變易生死,聞希有妙法而獲開悟之善利,“無量珍寶,不求自得”,無求而得一乘希有之法寶。豈能不歡喜慶倖啊!

世尊,我等今者,樂說譬喻,以明斯義,譬若有人,年既幼稚,捨父逃逝,久住他國,或十二十,至五十歲。

眾生無量劫被無明煩惱障蔽真如本性,背覺合塵,久淪生死,猶如幼子無知,捨父逃逝,與父音信皆無,失去聯繋,長達十、二十至五十年,受盡風霜之苦,不知返家。此為四位尊者自懺的譬喻。“我等今者,樂說譬喻,以明斯義”,世尊!我等今日願以譬喻表明此義。“有人”,即二乘者自喻。“幼稚”,喻善根淺薄。“捨父逃逝”,不修大乘法猶如捨父逃逝。父,喻佛;無明自覆曰“逃”;趨向生死名“逝”,喻違佛乘之教義。“久住他國”,喻眾生迷於慾界、色界、無色界以及五慾: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五陰:色、受、想、行、識等境,不能迷途知返,故輾轉六道。天道為十,人道為二十,五十喻五道:天、人、畜生、餓鬼、地獄。因除地獄道外,其餘各道均有阿修羅,故阿修羅不另立一道。修行人若不化性,飛揚跋扈,聽不得反面意見,或總想高人一頭,缺柔和平等心,善事做的再多,走時最易進修羅道。三界眾生背覺合塵,不知尋求解脫之法,反以苦為樂。故頭出頭沒在生死海中,三善道猶如頭出水面喘口氣,而三惡道則如石沉海底,永無出頭之日,可見得人身不易呀!當知一念心動,五陰俱生,亦是迷子惑重智淺,退大慕小,棄善就惡所招感也。

年既長大,加復窮困,馳騁四方以求衣食,漸漸遊行,遇向本國。

久被無明困擾欲以擺脫,此即善根漸成,故曰長大。不見佛父,不知本有珍寶故曰窮。流轉三界不得出離,故曰困。退大習小,福慧缺少,以是“加復窮困”奔走四方求師覓道。外求名師(佛)以嚴持身、口、意三業,內求良道以資一心,即“以求衣食”。漸漸者,非頓悟。喻中小根難以入實相妙法。前經文曾喻“捨父逃逝”,背覺合塵。此喻“遇向本國”,即返迷歸覺,回歸本原。本國者即明心見性也。以其宿世持戒修福之因緣,而值佛出世之時,故名遇向本國。此是迷子惑輕智長,宿因感發,得諸善齊顯也!
另外尚有一義亦應闡明,“漸漸遊行,遇向本國”暗喻外道修諸豬、狗、牛戒等苦行,以苦因求解脫,雖為不當,但已微知向道,亦可成為教化之因緣,在佛弟子中不乏其人。佛初成道時許多外道皆先得度化,當時方便修即摸頭持戒言:“守口攝意身莫犯,莫惱一切諸有情,無益苦行當遠離,如是行者得度世。”修行人離開苦、戒就不會銷歸自性。

其父先來,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財寶無量,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玻璃珠等。其諸倉庫,悉皆盈溢。多有僮僕,臣佐吏民。象馬車乘,牛羊無數,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音:古)客,亦甚眾多。

佛降兜率(慾界第四層天)待機四千歲,觀娑婆世界機緣成熟,方乘白象由天降下,由摩耶夫人左肋入胎,在胎中為天人說法,佛先來示生三界,故曰“其父先來。”另佛在無量阿僧祇劫前早已成佛,僅以佛身示現娑婆度眾生亦上千次,亦曰“其父先來。”佛雖屢屢度眾,但不度無緣之人,因其業深障重,不解佛意,背覺合塵,佛欲度不能,名“求子不得”。與上言“捨父而逝”其義相似。此眾不信佛教誨,謂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財寶無量等。”喻世尊先以報身居華藏世界講華嚴,顯法界之莊嚴。古德云:“不讀華嚴,不知佛家真富貴。”以實相境為家,具足萬德莊嚴為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五度為財,般若智慧名寶。五度如盲,般若如眼故。佛福慧無盡,不可言說,不可思議,故云無量。金銀珍寶喻佛實智,即人人本具之智、無漏慧,如十力,四無所畏等法。
“倉庫”者,盛糧穀曰倉,盛器物曰庫,“盈溢”者,喻佛權實二智具足,毫無欠缺,法財無量可利眾生。僮僕是使役之人,喻十信位菩薩,初入信位即起自利利他之心。“臣佐吏民”,喻四十位次能善巧方便、起妙行力的法身大士。十住如民,初入佛境界,修習諸法,破一品無明,證一分法身;十行如吏,進修十住功滿已成,佛子自得己利,而利他之行未滿;十回向如佐,回即回轉,向即趨向。謂起大悲之心,救度眾生,可輔佛行化,降魔制敵;十地如臣,可得受如來稱謂。
象馬等無數者,十地如象乘,十回向如馬乘,十行如牛乘,十住如羊乘。
“出入息利”者,出入,化他用為出,自行用為入,此乃自利利他。出者心生萬法,入即萬法歸心。息利,教化眾生得大乘法為利,而自身得法益為息。如儲蓄存款得利息,多度一人則多得一利,少一人輪迴受苦。
“乃遍他國”者,佛自利利他功德遍於九法界。“商估賈(音:古)客亦甚眾多者”,喻宣揚佛法之三乘聖眾。在此土往他土聽法如商,他土佛菩薩來此土聞經如客,純印老人是西方極樂世界觀世音菩薩,來此娑婆世界度眾生亦如賓客。自度為利,度他為息。猶如商估賈(音:古)客,往復不絕,故云甚多。主者此土之佛,伴者他土之佛。大雄寶殿三如來,釋迦佛坐中間為主,阿彌陀佛,藥師佛為伴,他土亦然。

時貧窮子遊諸聚落,經歷國邑,遂到其父所止之城。

此節述窮子到父城。貧窮子即二乘人,不發大心曰貧,未修大行曰窮。五陰(色、受、想、行、識)如聚落,十二處(六根、六塵境)為邑,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如國,諸貧窮子遭遇諸上苦患,故萌發出離之心,而求真理,由此因緣,而值佛出世之時。又聚落亦喻慾界人天五趣雜居之地,國邑喻色界、無色界。二乘人因宿植善因,故常遊歷於人間天上,以是因緣,遂得遇法華大會。故曰“到父所止之城。”前文先敘父覓子不得,中止一城。此節言窮子近父及其緣由,可見父子只在一城,只是兩不相見。處處皆是本地風光,只是不見本來,真乃不識廬山真面目,佛與眾生本無差別,法性本一,如世間的父子,天性相關,雖未謀面兩不相知,待機緣當會,不得不來也。此是迷子昔日大乘機發,智慧增長,斷惡修善,方遇今之佛說實相妙法,授二乘成佛也。

父每念子,與子離別五十餘年,而未向人說如此事。但自思惟,心懷悔恨,自念老朽,多有財物,金銀珍寶,倉庫盈溢。無有子息,一旦終沒,財務散失,無所委付,是以殷勤每憶其子。復作是念,我若得子委付財物,坦然快樂,無復憂慮。

此為四尊者敘佛度生之心深切意。今幸值佛出世,故如見到父城。“父每念子”者,喻如來殷勤憂念眾生。經云:“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若離妄想,則無師智、自然智、根本智一切顯現。如來自昔至今,時時刻刻心在眾生,念諸子流浪五趣,故言與子離別五十餘年。餘者除地獄道皆有修羅也。迷子不知自己有佛性,猶如懷中有寶而不知運用,反四處乞討,甘受貧窮困苦,求索養身而不得溫飽。枉受風霜之苦,其父見子如此而對子言,汝懷中有寶,何不取用?子如夢方醒,心大歡喜。父言此寶是汝本有,非從外得,云何可喜?五十年者,亦喻眾生一念心動,色、受、想、行、識五陰俱生,五陰生中皆具諸惡,佛心純淨純善,清淨無染,而子心相別甚遠,子遠逝他方五十餘年,父子相見,父知子尚未設化,故未曾向諸大士說二乘人本是大乘之子,也未曾向二乘人說汝等有大乘之分(本具佛性之事)。“但自思惟,心懷悔恨”者,二乘人自華嚴以來,不解大乘法,雖有一乘之緣種,卻不解佛意,執小為大,不求進取。今聞實教,方思惟自己執小棄大之過,悔昔既有一乘之緣種,不應放捨,更不應以出三界證有餘涅槃為滿足。恨實相妙法難遭難遇,而自己卻輕易捨棄,有一失機成千古恨之意。
“自念老朽”,喻佛將入滅,度生之緣殆盡也。“多有財物,金銀珍寶,倉庫盈溢,無有子息”,喻佛根本智,後得智甚深,若無弟子續佛慧命,佛法無人傳,如來家業,無人荷擔,久必散失。“是以殷勤,每憶其子”者,謂年邁之人,念子心切。心印、純印、如來心法若不“祖祖聯芳,流傳不絕”,古佛之家業,幾近泯滅,誠為可憂。此乃對機之語,其實眾生心內,時時盼佛住世,正法若有人時時說,則法燈續燃、佛光永照,佛法無人說、雖智莫能解。無人講正法,魔則乘虛而入,刺瞎眾目、永處暗中,苦不堪言。但諸佛菩薩心內、念念為眾生,父子性命攸關,怎能相離?
修學佛法,就是將心中本具的智慧光明,回光返照,徹悟心源。即古德說的寂而常照,照而常寂,靈光獨耀,湛然清淨的無我境界,如寒潭清水,寂靜無波,此即寂而常照的境界。猶如皓月當空,清光皎潔而普照,此即照而常寂。只要把心中的粗細塵垢,妄想執著,滅得一乾二淨,則煩惱斷盡,智慧圓滿,心中的無明黑暗完全滅掉了,其本具的智慧光明就顯現出來了。此時本覺“理”與始覺“智”合為一覺,如如理如如智,理智不二,就證不生不滅,無掛無礙的涅槃境界,這就叫成佛。
“復作是念,我若得子”,此謂輾轉反側,冀得之義。眾生有可度之機名為得子。授弟子成佛記,名付法財。稱佛之本懷,故“坦然快樂”,亦“無復憂慮”也。以上表慈父見子得度,順以大教由衷喜樂,闡眾生有可化之緣,稱如來大慈悲之懷。

世尊!爾時窮子傭賃(音:吝)輾轉,遇到父舍,住立門側,遙見其父踞師子床,寶幾承足,諸婆羅門,刹利居士,皆恭敬圍繞,以真珠、瓔珞,價值千萬,莊嚴其身,吏民僮僕,手執白拂侍立左右,覆以寶帳,垂諸華旙,香水灑地,散眾名華,羅列寶物,出內取與,有如是等種種嚴飾,威德特尊,窮子見父,有大力勢,即懷恐怖,悔來至此,竊作是念,此或是王等,非我傭力得物之處,不如往至貧裏肆力有地,衣食易得,若久住此,或見逼迫強使我作,作是念已,疾走而去。

此段經文明子見父豪華而驚走。“傭賃(音:吝)輾轉”,以身雇人曰傭,任力取利曰賃。進前曰輾,退後曰轉。喻眾生厭苦欣樂,漸漸萌發離苦之心,遂成出世善根,小善之中冥入大乘因緣,以此善緣感佛慈念,故言“遇到父舍”。“住立門側”,二乘偏真未入佛正慧,故立大乘門之側,將有機緣聞大乘法。不期而會曰遇,機趁而至曰到。“遙見其父踞師子床”者,喻佛之報身為十地菩薩所見,聲聞諸小菩薩見不到,故曰遙見。佛為人中師子,以一切法空為床,故居此座。古德云:師子吼,無畏說,亦表佛具無畏之德。佛有四無畏:
(一)一切智無所畏;
(二)漏盡無所畏;
(三)說障道無所畏;
(四)說盡苦道無所畏。
此皆以師子吼而說之。“寶幾承足”者,喻佛定慧兩足。佛乃萬行之尊,以定慧等持不偏不倚為本,即定慧力莊嚴。“婆羅門,刹利,居士皆恭敬圍繞”,婆羅門,譯淨行。喻等覺菩薩也。刹利,譯王種。喻初地至十地菩薩,亦有解獨覺者。居士,喻在家修道者,喻聲聞乘。恭敬圍繞,即華嚴經中所述:一華一國土,一葉一釋迦,一一佛,一一土,皆有諸大士環拱圍繞,真可謂是極十方而齊唱,賅十刹而頓周。珍珠、瓔珞等嚴其身者,即戒定慧三無漏學嚴飾法身,亦喻轉八識成四智。迷時稱八識,悟則稱四智。僮僕、吏民等,即十住、十行、十回向諸菩薩所具的方便智慧。“手執白拂侍立左右”者,拂能去塵,表不偏。白言純潔,表不染,表方便權智之用。右表空智,左表假智,用拂拂掉塵沙煩惱,為中道方便故言侍立。“寶帳”者,表真實慈悲,慈悲廣被故言覆。“華幡”者,華喻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攝法,幡喻神通,下化眾生曰垂。“香水灑地,散眾名華”者,華表因,喻普施教化,水表柔順,智也,灑地者,即以妙智之水,洗滌眾生迷惑之心。“羅列寶物”者,八萬四千法門,諸法平等,無有高下,契理契機就是寶,眾生煩惱無盡,法門亦無量,父應機予藥,病癒即藥妙,不在貴賤,喻自利利他之功德。“出內取與”,出內義同出入,受教為取,授記為與。又自行為取,化他為與,示以權智方便法,隨人慾樂也。“如是等種種嚴飾”,概上所論如來一切未曾有法,皆悉成就一切有緣眾生。純印老人住世一百零八周年,示現修心之法,也只能度極少有緣人,恐千分之一、二尚達不到。“威德特尊”即報身佛:“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光顏巍巍,最上最勝的盧舍那如來,登地菩薩、法身大士可見,諸小菩薩、二乘人不得見。非應身佛可比,但應身佛亦俱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窮子見父有大力勢”,今須菩提等四人蒙佛開示,皆入菩薩乘,故云見父。見父即見本具常住真心,實相無相,無不相妙法。智大,名大力;神通大,名大勢,表佛身手有力也。“即懷恐怖,悔來至此”者,根小識淺者怯懼大乘法,聽佛講三乘歸一,即懷疑佛法,當場退走五千四眾。佛在此會本以大法度之,因法大機小,不但畏懼,亦悔來至此。我也有此感受,聽居士言某寺院師父修的好,法緣也好,到那一看,並非傳言,將世法搬進佛門,所以很迎合眾人心理。雖然是個別的,但也代表一種潮流。我們趕快下山,後悔不該去,眼不見心不煩嘛!小根劣智者聽大法不契機,猶如小學生上大學課,對其高深妙理一無所知,故悔不該來。“竊作是念”,為心中暗想未表露於外。“此或是王,或是王等”,謂或是魔王、波旬,今聞略說懷疑是魔所作。又“王”者,佛法身為王、報身為王等。大乘法果報雖勝,但非為小乘得益之處,小乘人不能接受大乘菩薩學處,自甘無分,故云非我等得物之處,不如還修二乘法。“肆力有地”者,即進修有方。小乘人得偏空涅槃稱於小智,故言有地。“衣食易得”,悟道行行名衣,求正道慧行名食,小果福慧皆易求之,證四果阿羅漢可接受天人供養,故言易得。以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尚且對佛起過疑心:更何況初入道者,尤其末法時期,眾生對佛法不能正確認知,亦可理解。行大乘道須經無量劫,故言久住。小乘人自己出三界了生死,若修大乘法必然入生死度眾生,小乘人缺乏定力,若入生死流恐被生死所縛。另外菩薩為度眾生要修六度萬行,此非易為之,教化眾生,遊戲人間,須隨緣不變,不變隨緣,入生死而無生死,正如純印老人遺體已送太平間,還能坐起提示衣服沒穿好,即示真修行者確實沒有生死,在凡塵而無凡塵。二乘人厭怖生死,若使之捨小求大,故言逼迫。作是念:我本樂小,而今令我發大心,修大行,是強我作也。“作是念已,疾走而去。”此喻退失大乘心之人,雖於苦中求法食,但已忘其原有之大乘心,反怯怖大乘,以為與己不相契,非為我所希求,還不如小法對機。此是子不識父,捨如來藏而滯於二乘小果,恰如子棄富業以求貧裏,故捨大取小,於大乘門疾走而去。

時富長者於師子座,見子便識,心大歡喜,即作是念:我財物庫藏今有所付,我常思念此子,無由見之,而忽自來,甚適我願。我雖年朽,猶故貪惜。

喻佛唯一乘,而以大乘為心,故見曾發大心者,為往昔結緣眾生也。亦可理解佛知眾生皆有佛性,定當成佛,因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故見子便識。佛待眾生機緣成熟,即相度,愚子雖不識父,父卻識子,事與願相諧,故大歡喜。“財物庫藏,今有所付”,佛昔見眾生棄大執小,貧裏求食,資生艱難,常欲予財,奈無機緣,今日機來,一乘大法有所傳授,稱其大慈心也,庫藏財物,即法財,如三十七道品、六度萬行、十二因緣、四聖諦等無量解脫法藏。“我常思念此子”,佛為慈父見眾生為苦所逼,故常思念救拔之,奈眾生迷而不覺,離佛太遠,故言“無由見之”。而今子大乘機發,故言“而忽自來”,此稱佛之悲心,故言“甚適我願”。“我雖年朽,猶故貪惜”,佛以曠劫所修,得證大菩提,但尚未見大機可委付大法之人,故言嘆惜。今日機緣自來,法財有所付託,去父之憂念,滿昔日之所願也。此即是覺父見迷子便識,欲令窮子亦得富足之事。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