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譬喻品第三(2)

作者:犟牛居士

爾時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大眾,見舍利弗於佛前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大歡喜。踴躍無量,各各脫身所著上衣以供養佛。釋提桓因、梵天王等與無數天子,亦以天妙衣,天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等供養於佛,所散天衣住虛空中而自回轉。諸天伎樂百千萬種,於虛空中一時俱作,雨眾天華而作是言:佛昔於波羅奈初轉法輪。今乃復轉無上最大法輪。

此敘人天供養、讚歎。在會四眾八部見佛為舍利弗授記,各個皆生歡喜心。可謂見一花而知天下皆春,授記一人而知人人有份。舍利弗為聲聞眾之上首,智慧第一,故天人等眾聞佛為他授記作佛,必然生自慶慶人之意,“四部眾”,即出家男女二眾和在家男女二眾以及天龍八部鬼神。在八部眾中,龍僅居天人之下,為上首部眾。夜叉(捷疾鬼,勇健、輕捷),乾闥婆(玉帝的樂神),阿修羅(有天人福、無天人德,男醜女艷),迦樓羅(大鵬金翅鳥,以龍為食),緊那羅(歌神,因頭上有角亦稱人非人,能歌善舞,男馬首人身,女端莊能舞,僅次於天女)摩睺羅伽(大蟒神)。如是等眾生見佛為舍利弗授記將來作佛,“心大歡喜”,喻喜於內心。“踴躍無量”喜形於外相。“各各脫身所著上衣。以供養佛”,出家人有三衣,二十五條衣為主衣,大衣,有一百零八塊,表圓滿義。還有五條衣,七條衣,表莊嚴佛身,歸依之誠意。“釋提桓因”,即帝釋天天主,住須彌山頂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世人稱玉帝者。“梵天王”,梵,寂靜清淨之義。梵天即色界初禪天,此天離慾界淫慾,此界有三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稱梵天王即指大梵天王、名屍棄,深信佛法,每逢佛出世第一請轉法輪者。還有無數天子,都將天衣(無縫)、美妙衣,以及“天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即天上獨具的白色小花、大花)等供養佛,所供養佛之天衣在空中旋轉,顯當時之靈瑞,亦喻聞“法華經”者心受妙理,兼有悲憫三界眾生之意,必定超出胎卵濕化四生,不墮惡道,種成佛之正因。又有百千萬種天樂在空中齊奏。此為天人業感之果報,空中自然有音樂顯現(純印老人走時,夜半空中亦有古箏音樂接引,由遠而近、又由近而遠,逐漸消失於夜空中)。隨著音樂天花,眾人齊言:往昔佛在鹿野苑初轉法輪,度五比丘,說苦、集、滅、道四諦小法,今於此會宣講“妙法蓮華經”一乘妙法,開權顯實,是為轉最大最上之法輪也。

爾時諸天子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昔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分別說諸法,五眾之生滅。
今復轉最妙,無上大法輪,是法甚深奧,少有能信者。

昔日佛於鹿野苑為度五比丘三轉四諦法輪,分別說苦集滅道、十二因緣等小乘法,亦講“五眾之生滅”。五眾指天、人、畜、鬼、地獄之五趣眾生,均在生死中輪轉。五眾亦指五蘊(色、受、想、行、識,此亦生滅法)。今佛為說無上妙法,此為法中之王,因其深奧,一般根性者不易理解,故少有能信者。
一點靈光照大千,千卻隱匿在心田。
六趣生死苦嘗遍,不知自家有真詮。

我等從昔來,數聞世尊說,未曾聞如是,深妙之上法,
世尊說是法,我等皆隨喜。大智舍利弗,今得受尊記,
我等亦如是,必當得作佛,於一切世間,最尊無有上,
佛道叵思議,方便隨宜說,我所有福業,今世若過世,
及見佛功德,盡回向佛道。

天子說,我等從無量劫以來,多次聞佛說法,可是從未聽過如此甚深的無上妙法,今聞佛說此妙法非常歡喜,大智舍利弗今日得以授成佛記,我等諸天子亦有成佛之望,將來亦成為世出世間最尊貴者。什麼人稱天子呢?天子者並非都是二十八層天的天人,在我們人間前世修中品、下品十善,而於後世生於人中為國王,因福報大、有德行,故為諸天所護持,亦可名天子。可知一切善惡,人在做、天在看,果報絲毫不爽。佛道不可思議。欲使眾生早成佛道,佛視眾生根性觀機逗教,方便說法。眾生本來是佛,本能成佛。釋迦佛也是為人時起修,因勤修戒定慧而成佛,我們得了人身,若“勤修善法、一心念佛”,也一定會成佛,不成佛的原因是什麼?執“我”相,內心充滿貪嗔癡後天染污的習性,加之不修行,故才沉淪六趣。世尊出世就為此一大事因緣,即今已遂本懷,先為利根舍利弗授記作佛,以此誘發中、下根者覺悟,使其去疑生信。諸天子於此海會深受法益,欣曰:我等諸天子亦將今昔度眾生離苦得樂成佛道,及見佛之功德,以及所有福德、善業,盡皆回向於佛道。
一念相應不計年,多劫惡習似濃煙,
今日已修成佛法,念念只盼去西天。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無復疑悔,親於佛前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諸千二百心自在者,昔住學地,佛常教化言:我法能離生老病死,究竟涅槃。是學無學人,亦各自以離我見及有無見等,謂得涅槃。而今於世尊前聞所未聞,皆墮疑惑。善哉世尊!願為四眾說其因緣,令離疑悔。

此段經文是舍利弗慶倖自己領悟妙法,並得佛授記作佛,復為中根尚未解悟的千二百五十人等請法,願佛為其決疑。
當爾之時,舍利弗對佛說:我今聞之妙法,已不再疑惑,並親蒙佛授予無上正等正覺記,倍感欣喜,但是還有一千多得心自在之佛弟子,昔住有學位(未證四果阿羅漢者為有學位,證四果者稱小乘無學位。大乘從初住至等覺菩薩都稱有學位,妙覺稱無學位)時常聽佛教化說:佛法能脫離生老病死等苦,得無生無滅的涅槃之樂。由是因故,彼等如法修行,出離三界,亦將其離我見、有見(常見)和無見(斷見)等,謂之已證涅槃。而今聞佛捨權就實之說,則大惑不解,懇請大慈大悲的佛陀,為四眾說其因緣,以解開他們心中的疑惑。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先不言,諸佛世尊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說法,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是諸所說,皆為化菩薩故。然舍利弗,今當復以譬喻更明此義,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

佛法無大無小,心大法大、心小法小,凡發菩提心者皆能成佛。此段經文闡明諸佛世尊往世說法,無不是為顯發一乘無上菩提,皆為教化菩薩,此即指明了佛法沒有二乘,小根性的人將大乘修成小乘,為分別心所致,若能分別一切法,不作分別想,法法皆大乘,日常生活、待人接物,全是修行。純印老人住世一百零八周年,所作所為處處表修行。可見人人有成佛之分,皆俱法報身佛。二乘人但認釋迦應身佛,不知法報佛之境,我執已斷,法執尚存,執已證二乘之果,不知有向上可修之事,住有餘涅槃,不修無餘大涅槃。此會佛雖然開示一乘妙法,但只有舍利弗一人領悟,聲聞尚有眾多人未解佛意,疑心未除,故世尊再以譬喻釋明,使其悟實相之理。

舍利弗,若國邑聚落有大長者,其年衰邁,財富無量,多有田宅,及諸僮僕。其家廣大。唯有一門。

經典有無量義,不盡的解,依文解義,大錯特錯。我剛入佛門一年左右,居士告訴我,有一位讀許多大經的人在講法華經,最好去聽聽,對初入佛門的人是難得的機緣,我聽了不到二十分鐘就走了,他們指責我傲慢、沒善根,聽不了大經……實則其人所講皆是依文解義,是以自己的知見,錯解如來之法。純印老人一生都是以譬喻度人,如太陽老爺說法了、樹葉無陰陽了、修行如揉面了等等。老人走後第五天夜裏將我度入佛門,對以前的知見我全忘了,而對老人六十五年來的說教全入腦中,錯對、正邪當然可分辨出來。
此處經文譬喻有三:國大、邑中、聚落最小。國喻華藏大千世界,邑喻中千世界,聚落喻小千世界。一尊佛的應化區有幾個,甚至幾十個、上百個三千大千世界。此喻佛土之義。佛土有法性土——常寂光土,為佛法性身所住的國土;受用土——即實報莊嚴土,為佛報身所住的國土;應化土——即如來以本願力示現,應身教化之國土。釋迦佛以應化身,示現於娑婆大千世界,此土則為應化土。若以四土論,國喻實報莊嚴土,邑喻方便有餘土,聚落喻凡聖同居土,常寂光土是本,此三土為跡,最後皆歸常寂光土。佛對此三土的眾生應機施化,名稱普聞,德周沙界。
“大長者”,家主之義,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喻唯我獨尊之佛也。“其年衰邁”者,六根成熟謂衰邁,喻佛經過長劫修行,方功德成熟至成佛也。世間長者備十種德行:
一、姓貴;二、位高;三、大富;四、威猛;五、智深;六、年耆;七、行淨;八、禮備;九、上敬;十、下歸。出世間長者,德備恒沙,亦具十德:姓則從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真如生;位則證十號,功成行滿;富則法財萬德悉具足;威則十力雄猛,降伏魔外;智則一心三智:修空觀得一切智、修假觀得道種智、修中觀得一切種智,互相通達,此謂智深;年則早成正覺,久遠已成人天之師;經云:“吾今來此世界八千返”是為耆年;行則三業(身、口、意)清淨,運作無失;禮則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具足,心大如海;上則十方諸佛所共稱歎;下則七方便(人、天、聲聞、緣覺乘、藏教、通教、別教菩薩乘)統攝,皆歸依釋迦教主也,為下歸。此為出世間大長者。
佛十德不出一念生,依觀心之智從實相出:
(一)生於佛家種性貴。
(二)諸惑(見思、塵沙、無明惑)不起,著如來衣,稱寂滅忍,即位高。
(三)三諦(空、假、中)具足法財,即大富。
(四)以智慧降伏愛見,即威猛。
(五)合中道理(實相),洞悉權實二法,即智深。
(六)久遠已成正覺,來娑婆八千返,即耆年。
(七)止觀禪定,使身、口、意三業清淨,即行淨。
(八)遇緣對境,合乎法度,無失威儀,即禮備。
(九)修止觀深達諸法實相,為十方諸佛所讚歎,即上敬;
(十)十方凡天聖眾同來供養,即下歸。
“財富無量”,多財而富。此喻佛法財無量。佛內具圓滿智德,外具法財萬德,所有智慧功德等同真如,六度圓滿成就,以其大慈施眾生以樂,應機施教拔眾生於苦。
“多有田宅及諸僮僕”,田,地也,能生萬物亦生財,喻能生一切功德。佛以導引有情、無情眾生之智德,斷除煩惱之斷德,故能生長成熟一切功德。田能養命,喻禪定可滋生般若。宅可棲身,喻根本識,即清淨無垢識(心、真我)。在佛稱覺性、無垢識,在眾生則因無明覆障、惑業熏積成阿賴耶識。覺迷皆以此識為宅,廣則無量空門,猶如虛空無邊無際,多則妙法無量,論福德無行不修,論智德無境不照,故曰多有。“僮僕”,指在此宅中傭人,喻眾生心中無明煩惱,唯佛法能轉煩惱成菩提。猶如主人清明,奸狡之奴亦聽調禦、驅使。十方界皆在此根本心中故曰“廣大。”眾生為無明所使,如僕強主弱,田宅久被侵佔,僮僕為家賊耳。亦喻六根因被六塵所染而成六賊,使心主失去作用。“其家廣大,唯有一門”,廣大之家,即喻大乘之自體相、實相。門,能出能入為門,法門也。此家唯有一門,喻唯此大乘一門,顯諸法為一乘之教門,以功行證入大乘法性者,唯此一門無二無三,餘修習人天之福、有漏禪定、執我法、執有無、執斷常等外道邪見者,皆非此門。修行人欲成就必須一門深入,長時熏修、不換題目,不改法門、有恒心,有信心、有志向,依佛教誡、無不成就者。
純印老人譬喻修行猶如和麵,不能攀求、不能急躁,功到自然成,面為體、盆為相、手為用,面和到一定程度,面體淨而柔軟,手淨、盆淨不沾面。面和到什麼程度,只有和麵的人自己有感覺,旁人是體會不到的。一門者,實相、真如、真我、如來性也。今日佛泯三乘而說一乘,生死即涅槃,煩惱即菩提,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多諸人眾,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閣朽故,牆壁隤(音:退)落,柱根腐敗,梁棟傾危。周匝俱時,欻(音:須)然火起,焚燒舍宅。長者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

“多諸人眾”,如果從性體而論,佛與眾生本無差別,眾生如果沒有妄想、分別、執著就不會有無明煩惱,煩惱的具體表現: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風撼動妄心,使真心被覆蓋,方流浪五趣之中。佛菩薩悟此真心,證此真心,則智無不知,物無不照,無所不明,照徹山河大地,天地萬物,所有的形相,皆藉其而生滅。此心性本空、本靈,但又非空,天地萬物、有情眾生、無情器物,無不由此而出入。此乃隱百年而問世的“純印”二字之妙理,若能悟明此理者,則“達摩西來天外天,不修佛法也成仙,萬卷經書全不用,悟通生死現當前。”此即分別一切法(印),不作分別想(純)。純,空也;印,法、有也,有不離空,空不離有,有若空,則萬物不能生,日月不能輪轉,四時不能流行。空若離開有,則成頑空,不能生妙有,萬法皆消失,此即純印二字。可見他是諸佛所修、所證之母。一本萬殊,萬殊一本,體即用,用即體,體用合一,生佛不二。佛與眾生非一非異,故曰“多諸人眾。”
家宅之實體為虛空,虛空無相,非一非多、非大非小,非方非圓、但又無所不在,“掘地現虛空,虛空在地中,只要不執著,事事則圓融。”此宅亦復如是,但因生無明煩惱故名火宅,一宅失火四鄰難安,殃及胎、卵、濕、化眾生,四大不調和,生命垂危。“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一百”喻天道;“二百”喻人道;“三百”喻畜生道;“四百”喻餓鬼道;“五百”喻地獄道。可見生善道者寡,生惡道者眾,此喻五趣眾生皆住火宅之中有危無安,有苦無樂,樂亦是苦的喘息,刹那間耳。
天道含阿修羅眾,有天福無天德,修行人若不化性,善事做的很多,五戒十善守的也好,唯嗔恚心未改,後世即得修羅報。性好鬥,男醜女美。女多為帝釋之妻妾。修羅王好與天帝相鬥,兩軍交戰,修羅很勇,天帝屢敗,天帝無奈求援於佛,佛教天將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便能戰勝修羅軍。可見化性之重要。
此段經文明三界五趣眾生同住於一宅中,世人聰明、愚癡皆前世之因,如誦經、印經、持咒、念佛、弘法,發真心者則得聰明果報,財施得財富,法施得聰明智慧。
“堂閣朽故,牆壁隤(音:退)落,柱根腐敗,梁棟傾危。”
“堂”喻慾界,“閣”喻色界、無色界。“朽”,喻三界弊惡無常,眾生在三界中輪迴不息,不能出離,故曰“止住其中。”
“牆壁”,喻地、水、火、風四大。身根為總體,附身之眼耳鼻舌諸根,皆是四大的產物。四大通於能造、所造,世人稱酒、色、財、氣,此為四大害身之緣,猶如枷鎖。有云:“酒色財氣四堵牆,人人都在裏邊藏,誰能跳出牆外頭,自由自在得吉祥。”四大之性互相調和又互相妨礙,如水火相克,風地相礙。它們念念遷流,刹那生滅。皆因業力大之故,四大和合就是色身的壽命。四大分離或變故則色身就有病或死亡,此色身絕對靠不住,生的時間很短促,也就是幾十年,百年者極少,此即“牆壁隤(音:退)落。”“柱根腐敗”,喻人壽命不長,人從出生就一天天走向死亡,死亡是無條件、最公平的。“人的壽命就在呼吸之間,一息不來即為隔世。”“柱”,為舍宅存在之根柱,根柱腐爛喻命將盡之義,則舍宅亦難安立。“梁棟傾危”梁,房舍的橫木,棟是房舍的正樑。此處喻意識,意識遷變不息而造業,業盡則命終。身根柱腐,梁棟傾危,喻生命無常,正如純印老人言:今日脫了鞋和襪,不知明日穿不穿?世人誰知死將至,還爭名奪利,損人利己,此乃不智之舉。有幾人知曉人尚有不生不滅之性體呢?若能識得真我,煩惱可變菩提,生死而成涅槃。世人多盲從、妄為,正邪不辨,指是為非,“純印”二字剛問世,誹謗、污蔑、迫害,鋪天蓋地而來欲將摧毀於萌芽中,所慶倖者,蒙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印證,此邪風方慢慢消失。作為純印的傳法人,卻被欲加之罪,枉受囹圄(音:鈴雨)之苦。若沒有佛菩薩加持,護法護佑,亦難免一死。世人若能將自利利他,自覺覺他、自度度他為己任,不為自己求名利,但願眾生得離苦,又能依純印老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去修,無不成就者。
“周匝俱時,欻(音:須)然火起,焚燒舍宅”,喻五濁八苦之火,本來沒有此苦,因有無明煩惱才有苦。純印老人講:“世間本來無煩惱,煩惱全是自己找的,凡事不走心就沒有煩惱。”依正二報皆由無明不覺忽然而有。有知覺的無明生有情眾生(正報),無知覺的無明而成無情世間(依報),即此無明為因,境界為緣。貪嗔癡三毒猛火,焚燒內外根身器界即“焚燒舍宅”。可見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此苦周遍於四大(地、水、火、風)、四生(胎、卵、濕、化)之中,故言“周匝”。八苦、四大、四生並皆無常,念念同時起生滅,故言“俱時”。“欻(音:須)然”無端而有之義。“火”喻煩惱。
“長者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長者,佛也。眾生本來是佛、本能成佛,這是從性體而言,佛如眾生如,一如無二如。業有業無,性慾不同,迷悟有別,故有差別相。實則眾生皆是佛子。但真正堪稱佛子者,即指依佛教誡而修而證無漏種子者。“十”指大乘菩薩;“二十”指中乘緣覺辟支佛;“三十”指小乘聲聞。此三乘為佛的眷屬,此諸人眾同居於火宅中,喻三乘人均依根本識(小乘謂阿賴耶,大乘謂根本識)而住。此識若不為末那識所覆障,則不名阿賴耶識而名庵摩羅識,即不名火宅而名安宅,心性本原也,純淨純善清淨無染故。
三乘人(菩薩、緣覺、聲聞)亦有十智:
(一)世間智(覺悟世出世法);
(二)他心智(聲聞入定,緣覺著意,菩薩隨時有神通);
(三)苦智(知苦了苦);
(四)集智(知善惡聚因);
(五)滅智(滅煩惱得菩提,證常樂我淨四德);
(六)道智(能辨別法之邪正);
(七)法智(擇法眼,去身口意十惡,修十善業,無住而成淨業);
(八)比智(量比擇善而從之);
(九)盡智(斷盡煩惱,生自性根本智);
(十)無生智(四果阿羅漢,即利根所有之智,得無生法忍)。
故稱諸子。又十、二十、三十相加為六十,亦譬喻六道之眾。

長者見是大火從四面起,即大驚怖而作是念: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而諸子等於火宅內,樂著嬉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火來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厭患,無求出意。

“長者見是大火從四面起,即大驚怖而作是念”,喻佛在法身地上照見六道眾生被五蘊、八苦所燒,而起悲湣相救之心。此中“見”含能見、所見之義。“長者見”即以佛眼觀見。“四面起”,與常、樂、我、淨相反的四顛倒見。佛為令眾生除此顛倒之想,生起正知正見,故為其說四念處:
(一)觀身不淨,觀此色身九孔常流不淨之物,皆是不淨;
(二)觀受是苦,世人本無樂可言,它是苦的暫停,一切享受無真實義。越享越瘦,病越多;
(三)觀心無常,心念念遷流,“心如平原跑馬、易放難收。”金剛經:三心不可得,諸法畢竟空。心不可得,妄想紛飛皆是求名、求利,名利不是求來的,是做來的,但應行好事,何須問前程。
(四)觀法無我,諸法緣生無自性,無性則空,法無定法。佛言:“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我”,主宰義,眾生主宰不了自己,想不生、不病、不老、不死,永遠年輕都做不到,自己說了不算。只有常寂光土的眾生才有常、樂、我、淨。純印老人自選時日圓寂,現十大圓滿,若另選此時日,尚須一萬兩千年。
大火喻果,四面(常、樂、我、淨四顛倒)是因。煩惱無明之火非無因而有。眾生於身起淨顛倒;於受起樂顛倒;於心起常顛倒;於法起我顛倒,故有五蘊熾盛八苦、無量苦。若知身不淨,受是苦,心無常,法無我則煩惱火滅。驚怖者,非佛見火自身驚怖,乃為諸子而驚怖,此喻佛陀大悲心耳。“而作是念: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而諸子等。於火宅內樂著嬉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火來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厭患無求出意。”佛雖然出離生死所燒之宅住於常寂光安隱之鄉,但佛不忍捨眾生而自安隱。安者不為五蘊八苦所煎,隱者不為四顛倒和利、衰、毀、譽、稱、譏、苦、樂之八風所動。眾生業識茫茫不得出離火宅,入安宅非長劫修行聞佛法者,餘無分。“門”,有物有空,非物無以標門,非空門無以安立。物可燒,空不可燒,故從空可安隱得出。空,性體也,永安不變能生萬有,它是不變的真理,所以者何?天地未生以前的空和現在的虛空沒有兩樣,眾生本具的心性未生即有,死後不無。若能回光返照,返本還原就是佛。佛有大智慧,故云安隱得出。佛驚怖眾生於火宅被燒而不覺,堪忍於苦,以苦為樂,從未體證常樂我淨四德真實的樂境,故接引眾生往生極樂,安住淨土與大善人相聚、聽法、增智,永離穢土也。此穢土眾生皆以“愛見為本,身口為緣”,貪著五塵、五毒之見為“嬉”,執著情愛為“戲”,不覺者,不知輪迴苦,不覺娑婆惡;亦可解不聞四諦法,無聞思二慧為“不覺”,不修慧為“不知”,不得見解、不畏火能燒身為“不警”,不思惟、不慮火能斷命為“不怖”。身乃五識之身,苦皆由身心所承受,故云“火來逼身”。不知有將墮惡道之危。“苦痛切己”者,逼迫切近,諸苦皆由五識對五塵念念貪戀,故云“苦痛切已”。“心不厭患”者,心意識之妄心,起見聞覺知之幻覺,對此無常之苦無厭離意,不斷業因煩惱之集,無求出六道輪迴之意,不修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及四聖諦道品之行,不求滅諦之理。
“樂著嬉戲”喻眾生之見濁和煩惱濁。“不覺不知,不驚不怖”喻眾生濁。“火來逼身,苦痛切已”喻命濁。“心不厭患,無求出意”喻劫濁。眾生在五濁中以苦為樂,流連忘返,終日徘徊其間而不知覺醒,錯認娑婆為安樂土。當今世人,人心險惡之極,殺業極重,喪失仁慈、倫理道德之心,心之正報偏離,必然招感天災人禍,必至極處……

舍利弗是長者作是思惟,我身手有力,當以衣裓(音:革)、若以幾案、從舍出之。復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門,而復狹小。諸子幼稚,未有所識,戀著戲處,或當墮落,為火所燒。

此處“長者作是思惟”即佛證道後於三七日中作如是想:我用何法對眾生根機,使眾生接受我教,使其覺悟呢?“身”喻神通,“手”喻智慧提拔。佛以三昧(息慮凝心,心不外馳之義)斷德分別諸法實相,則有神通,依智德則能說法。佛說法不離四悉檀(能成就眾生之道,佛以此四種法普施眾生,故云悉檀):
(一)世界悉檀。佛先順凡情,用人我等假名順眾生而說世界之法,令聞者歡喜。
(二)為人悉檀,視眾生機之深淺說所應之法,令其發起正信,增長善根。
(三)對治悉檀,對貪心重者教慈心布施,對愚癡者教觀因緣,對嗔心重者教其化性……因病施藥,除眾生三毒之惡病。
(四)第一義悉檀,佛待眾生機緣成熟即為說實相之妙法,使其悟入聖道。
前三悉檀為方便權巧,第一義悉檀為真實。“衣裓(音:革)”,古印度盛花之器類似今花籃。喻佛之知見,佛乃無所不知、無所不見,大無不包、細無不入,猶如站在高山上用鏡子照萬物,影像全攝入鏡內,人的一舉一動佛都瞭若指掌,不但佛如此,天人、神仙亦有此神通。純印老人常說:人在造、天在看。“幾”茶几,小於案,此處喻狹意,喻菩薩之智和四無畏。
菩薩四無畏即:
一、總持不忘說法無畏,對佛的教法牢記不忘,故於大眾中說法無怖心;
二、盡知法藥,恰對眾生根性說法無畏。因對世出世間法,皆了知故能應機施教,於眾中說法得無所畏;
三、善能問答,說法無畏,為眾生消除疑見,樹立正法,代眾生請法,契理契機;
四、能斷物疑,說法無畏,可巧斷眾生疑難。
佛亦有四無畏:
一、一切智無所畏,說法無怖心;
二、漏盡無所畏,斷盡一切無明煩惱;
三、說障道無所畏,對障聖道者無怖心;
四、說盡苦道無畏,說能盡諸苦之道法,隨類現形而無苦怖心。
“案”,書案、面案,大於幾者。喻佛之十智,即:
一、三世智,謂佛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之法,皆悉通達,圓明顯了;
二、佛法智,覺法自性,善出世間現諸威儀,說法度生;
三、法界無礙智,知眾生本具法界之體,事理融通不相妨礙;
四、法界無邊智,知眾生色心諸法,即是法界,充滿一切世間而無邊際;
五、充滿一切世界智。廣大妙用充遍世界;
六、普照一切世間智,佛光普照一切世界,世間眾生見佛光為柔和的,而冥界眾生因頻道改變,其所見是耀眼、恐怖,不同顏色的強光;
七、住持一切世界智,佛以大神力住持世界視眾生根器大小而度化之;
八、知一切眾生智,知一切眾生善惡因緣;
九、知一切法智,知所化眾生,亦復了知能化諸法;
十、知無邊諸佛智,如來悉知無邊諸佛,出現世間,說法教化一切眾生之事。
佛以此十智教化眾生離苦得樂,令眾生出三界宅、五蘊舍,故云從舍出之。
華嚴、法華均大乘實相法,但眾生根機小,法大機小接受不了,一乘法被機不廣,故云狹小。正如佛言:“若我但以神力及智慧力,舍於方便,為諸眾生。贊如來知見力無所畏者,眾生不能以是得度。”因一乘法信之者希,則得度者寡,佛為使受化者眾,方施權顯實,使眾生自信自肯,樂於接受。正如憨山老人言:“把手他人行不得,為人自肯乃方親。”牽著大人手一輩子也不會走路。眾生若不信、不肯接受,佛亦度化不了。法華經雖理教寬廣,但眾生不能通達,佛說法必應機施教。“唯有一門”,“一”者,純一無雜,指一佛乘。此句即示明眾生若離苦得究竟解脫,唯此一乘門。佛方便說權、法、印,佛法無二、三乘,唯一佛乘即實相印,實相非相,非非相,此即空生妙有,妙有不離真空,中道耳。“純印”二字就是諸法實相,是一乘了義之法,純(空、一、真、實),印(有、法、假、虛)二字合一即中——“純印”,高深大白牛車之理,中、下根性難解其義矣!
“諸子幼稚,未有所識”,喻聲聞、緣覺、菩薩三乘人智識低下,不驚不怖,對成佛法毫無感知,雖然曾經於二萬佛所教化修無上道,然其善根不足,聞大乘法不能信受,有的還退道心,甚至譭謗,故云未有所識。
“戀著戲處,”在因緣時深著愛見,在果感上深著依正。慾界眾生執著五慾和五塵;色界著味禪,以禪悅為食、法喜充滿,所以初禪天叫離生喜樂地、二禪天叫定生喜樂地、三禪天叫離喜妙樂地、四禪天叫捨念清淨地,這些都是坐禪的感受、味道,此眾生非常貪戀此滋味;無色界著定功。細解小乘人執著見愛,退失菩提心,枉受八苦交煎。執著依報山河大地,別墅、汽車、貂裘絲衾、美味佳餚為實有實得,正報就是我們的業報身——有情世界。“我執法執都不可貪,貪法亦是病,世法佛法亦然。”無色界執定功,眾生凡有執著、貪戀心,就不能出三界證涅槃。
“或當墮落,為火所燒,”墮落有二方面:
一者幼稚、愚癡,將聖人言教認迂腐之說,有斷、常二見想,執五慾六塵為享受、實得,而墮落三途;
二者無知,背覺合塵,謗佛、謗法、謗聖、謗道(道德),惡業先牽而入三惡道,被八苦、五蘊之火所燃燒。
眾生若貪著五慾之樂,則為煩惱所纏,永不能出三界,受無邊無際的沉淪,苦不堪言,故云為火所燒。若仍不覺悟,將被此猛烈之火燒掉其法身、善根。古德云:朝聞聖人教,夕死亦無憾,我們雖然生在末法時期,但緣份非淺,觀世音菩薩以應化身住世一百多年,身行言教,若能依此而修,無不成佛者。脫離三界,往生見佛,則沒有正法、像法之說了。正法時戒律成就,尊者每日摸三次頭,說四句話,以提醒自己嚴持戒律:“守口攝意身莫犯,莫惱一切諸有情,無益苦行當遠離,如是行者得度世。”像法時禪定成就,外不著相,內不動心,心清清朗朗,返本還原,明心見性而成佛,但此為上上根性而修之法,如六祖惠能大師。末法時,佛特別開此殊勝念佛帶業往生法門,唯以念佛得度生死,此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純印老人又在七佛偈的基礎上,針對眾生弊病,指出修行之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依此而行,無不成就者。

我當為說怖畏之事,此舍已燒,宜時疾出,無令為火之所燒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諸子,汝等速出。

此句為佛自思惟,雖知眾生根鈍,但不捨度生之本懷。
故具告諸子,生死可怖,汝等速出。佛告眾生怖畏之事,就是因眾生被八苦、五蘊所燒而不覺知,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乃是生諸苦之源,應趕快覺醒、捨離,修出世之佛法,才不會被五慾火所燒,喪失法身慧命!佛想到此即告眾生速速出離險宅!

父雖憐湣,善言誘喻,而諸子等樂著嬉戲,不肯信受,不驚不畏,了無出心,亦復不知何者是火,何者為舍,云何為失,但東西走戲,視父而已。

此句經文喻眾生迷惑不受教,不求大勢佛,不接受斷苦、離苦之法,對佛亦等閒視之,沒有一絲感恩、親信之心。佛雖善言勸說,但眾生以苦為樂,不聽佛言,不求出離。不驚故無聞慧,不畏故無思慧,不知五濁八苦、五慾能燒善根,即不知火患也。不知色、受、想、行、識五陰是諸苦之宅,更不知其是喪失法身慧命的根本,諸根暗鈍三慧不生,卻不知是何因,即“云何為失”。乃中下根性,不堪大法。“但東西走戲,視父而已”,喻眾生心無正念。背明向暗為東西,生死往還為馳走,癡迷於五慾六塵見、愛惑中為嬉戲。故於三界中隨善惡而昇沉,南馳北走,循環不息,痛苦萬端。雖聞佛說法,卻毫無覺悟之意,即“視父而已。”

爾時長者即作是念:此舍已為大火所燒,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我今當設方便,令諸子等得免斯害。

佛知此宅已被八苦、五蘊之火焚燒,若不與三乘(聲聞、緣覺、菩薩乘)及五百人(五趣眾生)及時出離,必為大火所焚。然佛已出三界,何言我及諸子必為所焚呢?法身本無相何有焚之患?此喻眾生佛性蔽覆在五慾煩惱之中,若不以方便開顯,必斷滅佛種,此為焚也。如今我當設立權巧方便之法,令眾生證實相法身,不被八苦、五蘊所害,不受業火所燒。
此句謂佛思方便之法,拔濟眾生之患。前面經文講大火從四面起,此處又引申舍已被燒。前云苦痛切已,但還未死,而今必為所焚,即有死的意思。“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者,喻以一乘妙法度眾生為父命,眾生以十善為子命,善盡則子命斷,入三途永無出期,佛失去了所度的物件(眾生),一乘妙法亦不妙了,眾生與佛本一體,若無眾生,法亦無,父命(佛)亦無。故云“若不時出,必為所焚。”前言“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的“我”,繫佛的法身,法身無相,無苦惱之事。此處“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此處的“我”繫指佛的應身,應身與眾生類同。“我今當設方便”者,實相一乘妙法,本不可言,因千法萬法歸於一法,一法歸於無法(無相真人)。經法本是不異之理,常而不變,若有言說,開口便錯,舉念皆乖,即變無常了,而成氣相、聲色、生滅之法。金剛經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乘妙法就妙在思之則非,議之則錯。真佛無言,真佛無視,真佛無口,真佛無相。世尊講法四十九年,自己亦說我一字未說。但佛示現過無法之法嗎?有的。一次大梵天王在靈鷲山,為了使一切眾生得大乘法,受大利益,就請佛說法,把一朵金色的波羅花獻給佛,並願以己身為佛座。佛答應大梵天王的請求,講無上妙法。但佛高昇法座,卻一句話不說,只是手中持著波羅花看著大家。眾人都不理解,唯有迦葉尊者破顏微笑。師徒默契,佛很高興當眾宣佈:“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並將金縷袈裟和缽盂授與迦葉,迦葉成為西天第一代禪宗祖師。但中小根性則不解,佛為普度此眾說方便法,將一乘之實,示三乘之權,待機緣成熟棄三歸一、開權顯實,使有緣得免五濁、五蘊、八苦之害,離苦得樂,證常、樂、我、淨涅槃四德。實相法是什麼?純印、心印,空有一如、無相無不相,此即諸佛所修、所證之妙法。欲求超生了死不要向外求(相),應從不生不死(真我)處求,一處知止一處岸,則能達彼岸。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悟此理,“知見止而復修道,修道而悟道,悟道而行道,行道方能了道,了道才能證道、成道。”
不明純印理,愚人自蹉跎,
博覽諸經典,靈心被淹沒。
一心念佛,無念無不念,才達於知止,必脫輪迴苦,而達涅槃岸。此即一處知止一處岸,一處不止一處迷。有愛憎、喜怒、得失之念就是迷。

父知諸子先心各有所好,種種珍玩奇異之物,情必樂著,而告之言:汝等所可玩好,希有難得,汝若不取,後必憂悔。如此種種羊車、鹿車、牛車,今在門外,可以遊戲。汝等於此火宅宜速出來,隨汝所慾皆當與汝。

先心所好者,喻眾生無始劫即貪著五慾六塵,佛亦以其種種喜好及慾望而方便引導之,此即菩薩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同事。”說三乘法即佛種種方便,即先以所好(投其所好)相牽,令其棄慾而修梵行,入佛智慧海。“珍玩奇異之物”即四諦、十二因緣、六度等法,因三界無有,故稱珍玩奇異。
佛又告言,我有種種方便,更有趨真宗之妙法,能滿足汝等所願所求之樂,此即:苦應知,集應斷,滅應證,道應修,乃希有難得。汝等若不領受,“後必憂悔”。“如此種種”,概為權、實之法。即:此是苦,逼迫性。集,招感性,滅,可證性,道,可修性。今門外之車有三:即“羊車、鹿車、牛車。”羊車喻聞道,為小乘;鹿車喻思道,為中乘;牛車喻修道,為大乘,大白牛車圓滿證道也。純印老人稱我犟牛亦非無意,犟字分開來解,即強牛二字,一牛表菩薩乘大乘佛法,兩頭牛即大白牛車,表實相妙法也。亦喻末法時期眾生障深、慧淺、疑心重,剛強難化,一牛實難撼動,故以兩頭強牛度之,若有緣者皆乘此車得度。眾生因貪於三乘,不知此是方便,以小為足。修禪定者,貪於禪味之樂,研教義者,著於勝妙之文,修律者,死於戒律,不知戒有開、遮、持、犯之便,念佛者,有任務觀,止滯於是。三車之喻亦復如是。“今在門外”者,以見思二惑盡,衝出三界外。“門”即一乘實相門。如來以善巧方便,於一乘實相分別說三,故云門外。“可以遊戲”者,謂可以縱任六通(天眼、天耳、神足、他心、宿命、漏盡通)遊戲自在耳。
“汝等於此火宅,宜速出來”,此即:苦我已知,不復更知;集已斷,不復更斷;滅已證,不復更證;道已修,不復更修。明此理為出三界所慾也。“皆當與汝”者,令汝證,亦令他證,自度度他,自覺覺他之義。佛給予眾生者是大乘法——牛車也,即求證根本法性成後得智,以圓成佛果上至一切種智。智可分三種:小乘得一切智;菩薩證道種智;佛證一切種智。一切智,繫聲聞緣覺之智,知一切法相即空相;道種智,菩薩之智,悉知一切種種差別之道法;一切種智,佛智圓明,通達總相、別相,斷惑證真。天臺以空、假、中三諦之觀智喻之。智,決斷之義。

爾時諸子聞父所說珍玩之物,適其願故,心各勇銳,互相推排,競共馳走,爭出火宅。

當爾之時,三乘人及五道眾生,聞佛說三乘法門如此微妙,而起好奇心尋其己願。“心各勇銳,互相推排,競共馳走,爭出火宅”三乘法對機緣,人人歡喜,趣四諦理,除見思惑,欲速出三界,得證涅槃,是聲聞爭出火宅;緣覺聞因緣法,投其願樂,勇猛精進,深知諸法因緣,得證涅槃,是緣覺亦爭出火宅;菩薩聞六度法,適其好樂,精勤勇猛,依真諦門,排伏塵沙煩惱,以悲心化物,度一切眾生,是菩薩眾亦復爭出火宅。“適其願故”,教相教理適於聞者,即聞慧。“心各勇銳”者,心思動慮敏銳,即思慧。“互相推排”,勤進善行,排斥惡業,即修慧。“爭出火宅”,即勇猛修道。二乘人出火宅,即斷見思惑盡,出三界證四果無學道。眾生無不被習氣所束縛,任性放逸,貪求五慾六塵,將本有的智慧遮蓋,所以不能出三界火宅。我等同修生不逢時,末法魔重法微,世亂災重、人心不軌,要不用功辦道,隨緣作善,老實念佛,求生淨土,一失人身萬劫不復。

是時長者,見諸子等安隱得出,皆於四衢(音:渠)道中,露地而坐,無復障礙,其心泰然,歡喜踴躍。

前偈明父歡喜,今明諸子歡喜,子喜父亦喜,子病父亦病(憂惱),子安父亦安。佛以同體大悲攝化眾生故。
“四衢(音:渠)道”喻四諦,(苦、集、滅、道)。
此時,佛見眾生從火宅出離坐於露地中。三乘雖同證四諦理,但所證各異。修證的過程,也是破惑的過程,總括有三:
(一)破見思二惑,見惑如身見、邊見、見取見等邪分別而起者,貪嗔癡五慾等顛倒想為思惑。此為三乘人通斷,故又稱通惑,離此二惑即出三界。二乘人以為證涅槃了,實則尚有修有證。後二惑(塵沙、無明)為別惑;
(二)塵沙惑,眾生種類、習性、煩惱猶如塵沙,菩薩度眾生必斷除塵沙惑(道障、劣慧),以通曉如恒沙般無量法門,為此菩薩必須經長劫修學無量法門;
(三)無明惑,它是障蔽實相空理之惑。此是迷於根本理體之惑。非藏通二教之佛所知。此為根本無明。
明四諦理之二乘人未破塵沙惑,屬修行之中途,故名露地,只證有餘涅槃,名偏空小果,即住偏空涅槃出三界後不再回小向大,住果不進,故云“而坐”。但已出三界,免輪迴,見思惑盡,真諦理顯,故云無復障礙。不為煩惱所纏擾,故云“泰然”。生已度想、生安隱想、生無學想,故言“歡喜踴躍”,為出三界火宅而感到欣慶。
同修從四面八方來此聽經,尤其聽無上妙法,實在難能可貴。我有自知之明,非我之緣,乃純印老人無量劫與娑婆世界眾生結的殊勝法緣,雖然如此,我亦感到歡喜,所喜者在五濁惡世的末法時期,畢竟還有依佛教誡、傳佛心印、續佛慧命、欲當生成就者,我亦沒辜負純印老人之囑——弘揚如來心法,待我往生見佛時,也不會汗顏了。總算還有信願堅定、跟隨、相信如來心法,在魔擾中不動搖者,對此我很欣慰。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