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譬喻品第三(1)

作者:犟牛居士

此品為正宗分第二。譬喻,比喻、例如。因此妙法深奧難解,世尊恐眾生難以領會,故譬以他事來說明其中的道理使其容易明白。此品來意由佛用譬喻法說,盡廢四十年說權教,開權顯實。二乘人一向自絕成佛之望,只有舍利弗上根之人,聞佛說妙法心生歡喜,入佛知見、自信作佛,故述其領悟之懷,世尊特為授記,中下根者難捨權法,佛為度此眾,故以譬喻為其說之,使其明之其理,發進取心。本經共有七譬喻,為何此品獨以“譬喻”命名呢?因本品以三車喻三乘,以火宅喻三界,是七譬喻中最先最大者,故名譬喻品。七譬喻為:“譬喻品”中火宅喻;“信解品”中窮子喻;“藥草品”中雲雨喻;“化城品”中化城喻;“五百弟子受記品”中衣珠喻;“安樂行品”中髻珠喻;“壽量品”中醫師喻;此七喻恰恰對治七種增上慢。而此譬喻品中之火宅喻,正是對治求天人果報為究竟者。
當知大聖設教,不為聖賢而說,只緣眾生根有利鈍,惑有深淺,業有厚薄,修有勤怠等種種不同,所以羅漢諸尊者或以法入佛知見,或以喻解執迷之心,或以因緣開佛知見,明實相妙法,而諸多善巧方便無非令有緣人,明自心見本性,順自然達淨妙之體,如一心念佛,帶業生極樂淨土,即利益末世一切眾生。
另外佛在此經中,暗喻諸法平等之義,如為二乘人授記,明三乘平等;“現寶塔品”中,現生死涅槃等相,明生死涅槃平等;開塔後釋迦與多寶佛報身同坐,明報化二身平等。為使同修聽經善於理解,特事先說知。

爾時舍利弗,踴躍歡喜,即起合掌,瞻仰尊顏,而白佛言:今從世尊聞此法音,心懷踴躍,得未曾有。

文中形容舍利弗,聞佛說實相妙法,領悟後之情狀,內解在心名喜,身動於形名踴躍。為何歡喜呢?從佛聞妙法、得妙解,開妙慧、得佛知見,故踴躍歡喜。“瞻仰尊顏”者,表無邪思念,心地明朗,眷戀佛恩。“聞此法音”者,明昔日之失去機緣未證菩薩乘,今日已得。此處亦顯昔日之疑,今日之解,疑悔盡斷。
“今從”二字為舍利弗感慨昔日或在王舍城、或在山林樹下、或在祇桓精舍等,雖然與佛相待一處,但佛住一乘實相,而我等二乘人卻住權教之中,我等與佛是從其形,而未從其心,今聞佛說妙法,方默契實相,乃合聖意。“法音”即授二乘人成佛之音,“得未曾有”,從來未曾聽此妙法。得者,無得之得為真得,因實智本具,豈從外得?昔因迷疑而不知,今聞佛語,方契本心、佛心、實相。此文亦明昔日之失,顯今日之得。

所以者何?我昔從佛聞如是法,見諸菩薩受記作佛,而我等不預斯事,甚自感傷,失於如來無量知見。

此句經文是舍利弗自述之感受。昔日我於菩薩同聞佛法,同入法性,方等會時佛授菩薩成佛記,歎菩薩得無生忍,安住無生無滅諸法實相中,信受通達無礙不退、是佛子,究竟成佛。而我等二乘人卻不予授記成佛之事,如同焦芽敗種,對此我等甚是自慚感傷,為何同聞而得異也?“失去如來無量知見”,“無量”即甚深。“知見”即佛知佛見。

世尊,我常獨處山林樹下,若坐若行,每作是念,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待說所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然我等不解方便隨宜所說,初聞佛法,遇便信受,思惟取證。

此段經文有二義:
一、舍利弗先是引咎自責,感歎不已。
二、後心開意解,自責己過。
山林樹下是二乘人修道、用功、打坐、經行之場所,因山林寂靜無世間吵鬧之聲,無人干擾,而寺廟旅遊人多,人來人往不得清淨,對於心無主宰、無定力的僧人很難修出去,菩薩可不擇處所,定力充故,二乘人法執未除,故在寂靜處修行。打坐可數小時、數日不起坐,感到疲倦則起坐經行散步。純印老人一晝夜能坐十幾個小時,一次入甚深禪定家人不知,呼喚不醒,在鄰居幫助下,將其送到醫院檢查,怎麼搬動仍然不醒,待往靜脈扎針時紮醒了,說:“我沒病給我弄醫院來幹什麼?”第二天就出院了,臨走時家人將壽衣包袱忘記了,還是她提醒……“每作是念。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這是舍利弗自疑。謂我等二乘人與菩薩同門受化,同聞、同得、同證、同入一涅槃無漏之法性(三乘共證故云同入法性),所入既同則濟度亦應同也,云何菩薩得無窮寶藏,濟度我等施予小乘小果呢?為何所證亦有差別呢?故謂佛心不平等,愛有偏向,為此心不開解。今天聞佛說大乘平等法,方如夢方醒,乃知是我等自己捨多取少之過咎,非世尊有彼大此小之不平等。佛心清淨,佛心平等,本無分別,有分別心的是我們二乘眾。因我等迷權,何關理教,由我等根劣而疑惑實相法,又沒有度生之願心,縱然佛說大乘我等亦接受不了,實是我等根基陋劣之過。至此舍利弗引過自歸,故曰“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二乘人自我省察未證無上妙果有二:
一不受對待於前。二乘人認為:初佛說空、假、中三諦之慧,猶如日照高山,若能接受則得菩提因,佛以此對待我們,奈我等根性淺而未接受,是失之於前。“純印”二字本具三諦之理,純空也,印假也,純印空假一如中也,此妙理劣根、鈍根者難解其義,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於“純印”二字剛問世時,就印證純印老人是觀音菩薩大權示現,是住世度眾生,相繼堪布益西彭措等活佛,均印證老人是觀音菩薩化身。若非再來人,怎麼能示現十大圓滿,並自選時日往生呢?而往生之瑞相世人何其有之殊勝?在法王未印證之前我只知是再來人、不是凡夫,但是哪位菩薩尚不知,老人住世時奇事很多,如今經八十多歲二哥劉進昌回憶又知曉一些,如“斷指再生、撫背增力(十三歲可擔柴二百多斤)黃鼬托夢、炸彈不炸、命中有子”……
二、不待於後。十方三世諸佛在說權巧方便法之後,要說實相法,而我等二乘人,初聞小乘法便以權為實,而修、而證,不解如來度眾生是以方便隨宜而說,是以權顯實,若我等待所說之因皆為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此是失之於後(錯過機緣了)。此是小乘人無窮盡的感慨及自懊自惱之意。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譯為無上正等正覺,即佛位。所謂正覺不是凡夫的覺悟,而是如來之實智。凡夫所行所作都是糊塗行而不自覺,更不能覺他。自己尚在糊塗中,怎麼可以度人呢?度人也是以盲引盲。二乘人只得正覺而未得正等,“正等”是大乘菩薩,修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四十個品位才到等覺位,此位菩薩還有一分生相無明未破,所以未得妙覺位,到妙覺就是佛了。“無明”,它是愚癡、煩惱的代名詞,即暗鈍之心,對世出世間一切法的事相、理體不明達。無明可分根本無明,枝葉無明、獨頭無明等,粗分有十五種,細分無量。八識是產生無明的根,正如楞伽經曰:“貪愛名為母,無明則為父。”無明則愚,愚生情愛,情愛生子為五慾,五慾則對六塵有顛倒想、顛倒行,總根是無明父。若能“永別無明父母,究竟登涅槃山頂。”等覺菩薩若把最後一分生相無明破盡則證妙覺——佛也。

世尊!我從昔來終日竟夜每自尅責。而今從佛聞所未聞未曾有法,斷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隱。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

“終日竟夜每自尅責,”此處的夜指未開悟以前,猶如在夜裏,暗無天日。開悟後如陽光普照,開悟是明諸法真實相,明瞭世出世間一切法,非是神通。靈鬼、仙道,旁門左道所說之神通乃為業報通,此神通靠不住,千萬信不得,還有裝神弄鬼的神婆、神漢以騙術害人。世人很奇怪,聽騙不聽勸,所以騙子很多,成為一種職業了,而受騙者無不是有貪心。若以小乘與大乘菩薩來講,小乘如“夜”,大乘如“日”。“克責”是對治、責怪自己之義。孔子說:克己復禮為仁。克己是對照、對治自己的功夫。禮,是倫理道德。如何做呢?孔子又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即佛門的“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三業清淨,十善業圓滿了。人成必佛成。弟子規、十善業道經、太上感應篇,都是教我們做人的道理和因果。人人去做,社會和諧,世界和平,否則必亂,天災人禍難免,此即依報隨著正報轉,正報是人的心,依報是生活環境。“而今從佛聞所未聞未曾有法,斷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隱”,舍利弗又說:而今聽法華妙法,對以前的誤解、疑惑斷盡了。身意泰然清淨,即身輕意爽,快樂安隱。“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什麼人稱佛子呢?佛子者,佛以法界性為身,眾生亦同為一法性所生,與佛無二無別,亦應稱佛子。但眾生迷於五蘊(色受想行識)之身,違背法性,故眾生不是真佛子。二乘人今聞佛講法華經,教菩薩法,使之回小向大,悉當作佛,乃知真是佛子。成佛之言是佛親口而說。從法化生者,一乘妙法猶若金丹,能化煩惱成菩提,轉生死成涅槃,當知一切法即心性所生,成就慧身不由他悟,故云從法化生。“得佛法分”者,法謂法身,分謂分證,原見佛為菩薩授記究竟成佛,羡慕至極,而今我等亦成真佛子,乃得分證佛之法身,即超四十一個品位至成佛。古德云:“三十年來用意猜,幾度曾把此心灰,而今潦倒逢知己,李白原來是秀才。”幾度灰心喪氣,今日歡喜雀躍,自知作佛,正逢知己也,真是佛子,李白還是李白。舍利弗至此大悟,心開意解。
摩尼寶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
今得如來心法,復現光華萬朵。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聞是法音,得所未曾有,心懷大歡喜,疑網皆已除。
昔來蒙佛教,不失於大乘,佛音甚希有,能除眾生惱,
我已得漏盡,聞亦除憂惱。

當爾之時,舍利弗尊者以偈頌形式又將上文意思復說一遍。我聽到佛的妙法音聲,心中從來沒有這樣的歡喜。“疑網皆已除”,往昔的疑惑心如身體墮落於網中不能出離,今日云消日出,疑惑心全散了、消除了。往昔認為菩薩聞方等、般若等大乘法,有成佛度眾之望,而我等二乘人只能停滯於阿含小乘,於成佛無緣,對此我等甚感悲傷,以為自己永失如來的知見了,機緣也不會再來了,故有自卑感。今聞法華妙法方知,昔日所修並未失於大乘,正可由此而趨於一乘之究竟,故云“不失於大乘”。佛之音聲甚為希有,佛以人天小乘法除眾生之憂惱,以四諦法除羅漢之憂惱,我等往昔蒙佛教化,五濁、八苦及無量諸苦皆已解除了,如今我已得四果羅漢,得漏盡通。(漏是煩惱的代名詞,三界眾生由眼耳等六根產生的煩惱流註不止,使心不淨,猶如漏器,裝多少漏多少。漏盡即無煩惱之義。聖者以聖智斷此煩惱名漏盡。漏盡通是六通之一,他是聖者所得之神通,有六種: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我今天又聽聞“妙法蓮華經”,明白菩薩之理,我所有的苦惱、疑惑全除掉了。

我處於山谷,或在林樹下,若坐若經行,常思惟是事。
嗚呼深自責,云何而自欺,我等亦佛子,同入無漏法,
不能於未來,演說無上道。

此頌為舍利弗歎息自己僅證於小智、小果,不能與諸大菩薩為伍而自卑之感。自欺者,自己欺騙自己,安於小果、不求大果。本來我們與菩薩佛性相同,本具無漏智,但所證卻與菩薩相差甚遠,舍利弗歎息當初不該自欺自棄。
若依句作解:我處身於山谷,經行於樹下,或坐或行,苦修苦證,並不比別人差,但為何卻證小果呢?常常思考此事,縈繞心懷,驅之不掉。對此自己也責怪自己,為什麼不解佛之方便說法,以權為實,急於求解求證,更以得少為足,不思進取,以致錯過了聞大乘法的機緣,根性與菩薩相比真的差很多嗎?我們都是佛子,同具佛性,同得無漏法,沒有煩惱,沒有染污念頭了,但菩薩將來能修得圓滿佛果,而我等卻不能於將來成佛,受持無上妙法。
解釋幾個名詞,以便加深理解此偈。
第四句“常思惟是事”,即常思惟菩薩成佛之事。第五句“嗚呼深自責”,嗚呼乃感慨之辭。自責乃懊悔之意。“深”字按“甚”解。第六句“云何而自欺”,自欺即自責意,自己欺騙自己,安於現狀,即謂我等與菩薩同聞佛法,隨佛同行,菩薩能成佛,我等卻安居小果;菩薩成佛於未來世中演無上道,可是我等卻不被授記成佛,亦不能於未來演說妙法,同一法性怎麼會對成佛絕然無分呢?舍利弗為自己的過失而時時懊悔。

金色三十二,十力諸解脫,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十八不共法,如是等功德,而我皆已失。
我獨經行時,見佛在大眾,名聞滿十方,廣饒益眾生,
自惟失此利,我為自欺誑。

有言佛身是金色,吾不敢苟同,他表莊嚴,應理解佛身有金光聚照。佛有三十二相好,三十二大人相,無一欠缺,相表德。如足安平、手指纖長、手足柔軟、垂手過膝、頂有肉髻、眉間白毫等等,令人觀德而欽敬。十力,即佛的十種智慧之力:
(一)知是處非處智力,即知事物之道理非道理之智力;
(二)知三世業報智力;
(三)知諸禪解脫三昧智力。禪即禪定,解脫即八解脫,有八種違背三界煩惱而捨離之,如內心有貪慾之想,即觀身不淨而除之等,依此而修八種禪定除迷邪染;
(四)知諸根勝劣智力;
(五)知種種慾智力(知眾生種種慾望不同);
(六)知種種性智力(知世間種種法性不同);
(七)知一切至處道智力(眾生果報人、天以及菩薩、佛,知其修因所至);
(八)知天眼無礙智力(以天眼見眾生生死,以及善惡業緣等而無障礙);
(九)知宿命無漏智力(知眾生宿命,又知何時證覺);
(十)知永斷習氣智力(知眾生一切妄想、迷惑、餘習何時永斷不生)。
舍利弗言我與菩薩“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即同住一法性中,而不得諸多功德。“八十種妙好”即佛身相之八十種隨形好。“十八不共法”即佛的十八種智慧功德法,唯佛獨證,不與二乘、菩薩共有,故稱不共法。十八不共法即:
(一)身無失,佛一切功德圓滿,斷盡一切煩惱;
(二)口無失,辯才無礙,應機施教;
(三)念無失,不執法、不著相,得第一義諦之安穩、心清淨;
(四)無異想,佛度生無分別、平等普度,心無揀擇;
(五)無不定心,行住坐臥,佛不離禪定;
(六)無不知已捨,佛無不了知一切法而又無有一法不捨者;
(七)欲無減,佛度眾生無有疲倦,度生無厭;
(八)精進無減,常度眾生無有休息;
(九)念無減,於三世諸佛之法,一切智慧相應滿足,無退轉心;
(十)慧無減,佛智慧無量無際,不可窮盡;
(十一)解脫無減,佛具二種解脫,即無漏智慧相應解脫,稱有為解脫和斷盡煩惱,稱無為解脫;
(十二)解脫知見無減,佛於一切解脫中,知見明瞭,分別無礙。
(十三)一切身業隨智慧行,佛入世度生,稱智演說諸法調伏眾生,使解脫離苦。
(十四)一切口業隨智慧行,佛以清淨之語導利眾生;
(十五)一切意業隨智慧行,佛以清淨意業轉入眾生心,滅眾生無明愚癡。
(十六)智慧知過去世無礙,佛以智慧照知過去世諸法,明瞭無礙,如眾生法、佛法。
(十七)智慧知未來世無礙。
(十八)智慧知現在世無礙。
舍利弗說:我與菩薩同修佛法而獨與佛之智慧、功德一無所得,這全是我自心欺誑,得小乘而自謂究竟之結果。

我常於日夜,每思惟是事,欲以問世尊,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稱讚諸菩薩,以是於日夜,籌量如是事。

此為舍利弗悟後,欲得大法的猶豫之心。我常於日夜思惟失去一切妙法利益之事,失去的是否還能補救呢?是真失去了、還是未失去?想請問佛我所修習是否失於大法?每當見佛稱讚菩薩所修之大乘法,更使我心不得平靜。雖然知道自己有欠缺,但又不知從何處補償、如何補償,此事每每總掛在心上,使我日夜躊躕(音:愁除)難安。

今聞佛音聲,隨宜而說法,無漏難思議,令眾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為諸梵志師,世尊知我心,拔邪說涅槃,
我悉除邪見,於空法得證,爾時心自謂,得至於滅度。

此句偈頌繫舍利弗今聞法華,方醒悟佛是應機說法,隨宜說法,皆是方便,無非以大乘難思議的無漏法示人、度人、教人,令眾生開佛知見,坐道場、成正覺,以及昔日世尊救度其去邪知,證涅槃之事。
昔日我迷失正見著了邪見,以至求梵天之法以為是涅槃之道。梵,譯寂靜。梵志者是婆羅門種,其人種自己認為,他們是從大梵天口中生的,習其法門可得不生不死,是九十六種外道之一。梵天繫色界初禪天,此天無淫慾之心,寂靜、清淨。出家人嚴守戒律稱梵行。色界初禪天有三天,第一梵眾天;第二梵輔天;第三大梵天。稱梵天者即是。大梵天王名屍棄,他深信佛正法,每逢佛出世,必最先請佛轉法輪。
舍利弗懺悔說以前自己有執著心,有邪知邪見,要作一切梵志(外道)的師父。“世尊知我心”,佛瞭解我的根基,知我的想法,為拔除了我的邪見,乃為我說涅槃之法,消除了我的一切邪知邪見,使我證得真空妙理(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為真空)。當時我自以為證得四果阿羅漢就是究竟圓滿到涅槃了,再無可修可證了。

而今乃自覺,非是實滅度,若得作佛時,具三十二相,
天人夜叉眾,龍神等恭敬,是時乃可謂,永盡滅無餘。
佛於大眾中,說我當作佛,聞如是法音,疑悔悉已除。

小乘滅度不過了脫三界生死之苦,不輪迴了,雖然分段生死沒有了,但變易生死還存在,並非入無餘涅槃,欲證大乘之究竟涅槃,還應從小乘四果羅漢做起,回小向大、亦可證佛果位。對此舍利弗曾失去信心,聞佛在法華會上為二乘人授記,疑心方除,“而今乃自覺”如今真的覺悟了。認識到以前只不過證偏空之理,非真正的涅槃。“若得作佛時具三十二相”,佛講命由己定、相由心生。凡夫、二乘人千人千面孔,菩薩相貌就幾乎沒有差別了,無明煩惱減少了,塵沙煩惱不見了,清淨心現前了,面像必然莊嚴美好,“菩薩、菩薩年年十八。”作佛不但具三十二相好,還會有諸天、人、夜叉、龍神等眾恭敬作護法,具足這些時才可稱得上是證究竟涅槃。世尊在此法會上說我將來當作佛,我聽了佛的法音,疑惑小乘人不能證佛果的心全部消除了。
聞心法湧心潮,名利二字枉徒勞。
西方境本非遙,須將凡境一心拋。

一切幻景無心看,六根清淨出塵囂。
出塵囂,真逍遙,凡情聖解一時消。
煩惱斷除心自在,安養國裏念大學。

初聞佛所說,心中大驚疑,將非魔作佛,惱亂我心耶。
佛以種種緣,譬喻巧言說,其心安如海,我聞疑網斷,
佛說過去世,無量滅度佛,安住方便中,亦皆說是法,
現在未來佛,其數無有量,亦以諸方便,演說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從生及出家,得道轉法輪,亦以方便說,
世尊說實道,波旬無此事,以是我定知,非是魔作佛,
我墮疑網故,謂是魔所為,聞佛柔軟音,深遠甚微妙,
演暢清淨法,我心大歡喜,疑悔永已盡,安住實智中,
我定當作佛,為天人所敬,轉無上法輪,教化諸菩薩。

此三十六句是陳述舍利弗初聞佛為其授記時,心中的疑情。認為二乘人不能成佛,故認為不是佛說,是魔說,從中亦看出人最難度,佛法最難悟,佛的親自教導,二乘人都不相信,將美味佳餚當作代食品。六一年災荒時,我吃過玉米秸磨成碎粉,那時人心樸實、毫無怨言……現在人吃香的、喝辣的還罵大街。佛門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要遵守國家的法規,“不謗國主,不作國賊,不違國制,不漏國稅。”在此法華會上,舍利弗陳述自己疑心之事,當佛予其授記作佛時,心中還疑佛為魔,若非佛以種種因緣而調伏,則疑心不能解,可見人心難度,出三界的聖者尚如此,凡夫又該是什麼樣呢?弘法利生太難了。
“佛以種種緣,譬喻巧言說,其心安如海,我聞疑網斷”,佛以種種因緣、譬喻、善巧方便為我演說,佛心安定如海,聞其法斷除了我的疑惑。佛說過去世無量諸佛,無不是以方便之權法普度眾生,最後開權顯實,皆說法華經,現在及未來無數之諸佛,也是以種種之方便,演說此妙法,世尊從兜率下降人間,示現八相成道亦是以方便法教化眾生。八相者:
⑴降兜率,世尊從兜率內院(慾界六層天的第四層天。六層天為:四天王天、忉利天、須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下降到印度毗羅國淨飯王宮中降生之相;
⑵入胎,乘白象由摩耶夫人左脅入胎之相;
⑶住胎,在母胎行住坐臥一日六時為諸天說法之相;
⑷出胎,四月八日於藍毗尼園由摩耶右脅出生之相。出胎後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此中的獨尊絕非指應身佛而言,獨尊者,真我、真心,即眾生本具的佛性。天地之間眾生佛性無異,超出天地之間,因天地萬物全由它生,宇宙刹那生滅,一彈指有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滅,金剛經佛講世界即使細塵之微,亦是妙心所生。一切惟心造。此心就叫真空,儒道稱無極,佛門稱真我、真空,它沒有陰陽、沒有對待,它是不變的真理,但它能生妙有,因為真空不是頑空,頑空是死的,真空是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真空在天曰“理”,賦人曰“性”,運育天地之間曰“道。”古德云:“智者求心不求佛,愚者求佛不求心。”心是無心之心,無心之至心便是“佛性”,此便是“獨尊”,因沒有與它對待的。這即是中道義,即純印。純即空、理、體、性、心;印即法、相、有、假,純印兩字合起就是中,中是中道,就是平常心,譬如琴弦緊了會斷,鬆了又不發音,只有適中才行,中是悟道之本,這就是諸法實相。真如本體,獨尊者也。若明“純印”理,無一不成佛。如何修?“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
⑸出家,苦修十二年(訪道六年、苦行六年),觀世之無常,出王宮入山學道之相;
⑹成道,經六年苦行,在菩提樹下成佛得道之相;
⑺轉法輪,成道以後四十九年間說法普度人天之相;
⑻入涅槃,八十歲在娑羅雙樹下入於涅槃之相。
天臺將住胎不論而加降魔,在大乘經中降魔包括在成道中。“波旬”,即是魔王。舍利弗思惟魔王是不能說這妙法的,故相信是佛說、不是魔說。聽佛微妙音,除煩惱、增歡喜心,疑惑永斷、相信我將來一定能成佛,轉無上大法輪,教化一切大菩薩。以上是舍利弗內心的理解。
貝葉繩穿聖跡留,阿難苦心此中收,
應知鷲山來指月,長照娑婆億萬洲。
講一公案:唐,仰山大師初領眾住王莽山時,陸希聲等人受其接化,一天陸希聲又來參拜仰山。仰山大師於三門外相接。
陸問禪師:“三門俱開,弟子從何門而入?”
仰山答:“從信門入。”
陸問:“那另外二門有什麼用呢?”
仰山答:“也可從其門而入。”
陸問:“此二門從何而入?”
仰山答:“從慧門入。”
陸再問:“另外一門可入否?”
仰山答:“那是慈門當然可入了!”
陸希聲奇怪地問:“一個門就可以了,要三個門做什麼?”
仰山答:“信門是從佛而入,慧門是從法而入,慈門是從僧而入,這就是學人入道的途徑啊!”陸希聲聽後十分興奮,又問:“不出魔界便入佛界時怎樣修?”
仰山禪師舉起拂塵,倒點了三下,陸希聲一見便禮拜。又問道:“禪師還持戒嗎?”
仰山答:“不持戒,持心!”
“還坐禪嗎?”
仰山答:“不坐禪,坐淨!”
陸希聲沉思很久而不解。
仰山禪師問:“理解了嗎?”
陸希聲沉默好半天才回答:“不理解!”
仰山禪師隨口唱一偈道:“滔滔不持戒,兀兀(音:物)不坐禪。釅(音:驗)茶三兩碗,意在钁(音:決)頭邊。”
佛講八萬四千法門是對治眾生八萬四千煩惱的,應機施教,視病予藥。修行禪、教、律、密、淨都可成就,機緣、根性不同,修的法門也不同。世上沒有萬能藥,以能好病者為契機。我的根性鈍,所以幾位大仁波切讓我老實念佛,一聲佛號念了六年,心淨了、病沒了,當然這是小的收穫。陸希聲問如何從魔道直接入佛道?仰山擊三下拂塵,讓他反求內心、證悟自性。佛魔是雙胞胎,在無分別心的人那裏沒有區別,魔來魔斬,佛來佛斬,放棄一切執著,甚至不用死在戒律上,枯坐上。修的是心、非相。應以平常、自然、愉悅的態度去生活,學佛不是改變生活,而是改變心念,對事物及人際關係不分別是非好壞,以平等心、清淨心相待就是無分別,無執著、就是修行。一心念佛、老實念佛,隨緣作善,以佛號伏煩惱“心不離佛念”久之如如佛性自然而然的顯露出來,這就是修行人的灑脫處。
一聲佛號絕外緣,世塵不擾心本閑。
學佛最忌求外相,發心楷模屬普賢。

爾時佛告舍利弗,吾今於天人沙門婆羅門等大眾中說,我昔曾於二萬億佛所,為無上道故,常教化汝,汝亦長夜隨我受學,我以方便引導汝故,生我法中。

此謂如來敘述昔日求無上道時,引導舍利弗入佛道之事。佛於天、人、沙門(勤修戒定慧者)、婆羅門等大眾中說,此即明非對少數人說。“長夜”,喻無明。謂舍利弗昔日於生死煩惱中即隨佛學,佛以種種方便法引導之,才得以生於佛法中。即佛以二乘權法引導舍利弗入於佛道。
大眾中說有三意:
(一)可鼓舞中、下根性者。
(二)佛說昔事大眾可作證明。
(三)說明昔因而顯今緣故。
“無上道”即佛的果位,世出世間,無有超過其上者。佛有七種無上:
⑴身無上,如來以七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
⑵道無上,以慈悲之法利益一切眾生。
⑶見無上,以正見、正戒、正命之法成就其身。
⑷智無上,如來具四無礙智(法無礙智、義無礙智、辭無礙智、樂說無礙智)故能遍知一切諸法,辯說融通,了無凝滯。
⑸神力無上。
⑹斷障無上。斷惑業苦之三障(煩惱障,貪嗔癡之思惑。業障,五逆十惡之業。報障,三惡道之苦報),永盡無餘。
⑺住無上,住常寂光土,住大寂滅定。

舍利弗,我昔教汝志願佛道,汝今悉忘,而便自謂已得滅度。我今還欲令汝憶念本願所行道故,為諸聲聞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世尊於往劫,本來已將佛法傳給舍利弗了,但因有隔陰之謎,今生已忘本因,證小果便謂已度,今在此會佛為二乘開示大乘,欲令上根性者回小向大,入本願大乘道也。
世尊為使小乘人得度,遂其本願大小說法華經,一則了舍利弗往昔之願,二則滿佛出世本懷。此教菩薩法,為佛秘要之藏,此經希有,故十方諸佛所護念。

舍利弗,汝於未來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劫,供養若干千萬億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薩所行之道。當得作佛。

佛為舍利弗授記,告其於未來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劫,供養無數的百千萬億佛,奉持正法,具足六度萬行,當得作佛。

號曰華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國名離垢,其土平正,清淨嚴飾,安隱豐樂,天人熾盛。琉璃為地,有八交道,黃金為繩,以界其側。其傍各有七寶行樹,常有華果,華光如來亦以三乘教化眾生。舍利弗,彼佛出時,雖非惡世,以本願故,說三乘法。

佛能授記,為佛十力中有知宿命無漏智力,對眾生前世以及無量劫以後之事,悉皆了知。故予舍利弗等諸大弟子授記,未來成佛名號、正法、像法的劫數、環境依正莊嚴、眾生壽命,盡能告之無遺。
菩薩也有能力為人授記,有宿命等六通故,但因果差別之相唯佛能知。本經佛為眾生授記有六方面:
⒈為菩薩記,為如來記;
⒉“常不輕品”,為授因記;餘皆授別記,謂分別授記;
⒊“五百弟子品”為授同記,即共同授記;
⒋“學無學品”為授後記,即不在法會上,後輾轉授記;
⒌“提婆達多品”為授無怨記。提婆達多在遠劫與佛同發心修道,後來佛成道,他屢屢害佛,佛住世時他就入地獄了,因果不虛。純印老人言:“好人好自己,壞人壞自己,損人不利己,報應不會差的。”修行人若將壞人當作戒師,所受的磨難當作消業,則會心平氣和,並對害你者發憐湣心、欲度心、慈悲心是真修行人。佛為提婆達多授成佛記為天王如來,表無怨惡故。
⒍為比丘尼與龍女授通行記。示在家、出家女眾雖為有漏之身,但只要修菩薩行,皆能成佛。現在往生者女眾佔第一位,觀音菩薩示現的純印老人就是在家女眾。本經佛為眾生授記非常圓滿。此節是為舍利弗授記,它是別記之一。
“號曰華光如來”,華能開敷,表因,就眾生本心可開顯佛之知見。光表智慧,能去無明之暗,發明本覺之智,喻舍利弗由修權智之因行,得悟實智之佛果也。“如來”者,本性、真我。天地之前皆有,天地之後則不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應供等十種名號,繫佛的十種通號。“應供”,應受天人供養。“正遍知”,遍知世出世間一切法皆為心造。“明行足”,明即三明。三明者即六通中宿命、天眼、漏盡三通。通與明的差別在於知過去宿命事為通,知過去因緣所行、所造之業為明;知死此生彼為通,知其何因緣相聚而至為明;知更生、不生為通,又知漏盡更不復生為明,漏,煩惱義。明對愚而言。行即行持。足即圓滿,智慧行持一絲不欠缺皆圓滿,稱明行足。“善逝”,以一切大乘法行八正道,而入不生不滅之涅槃。“世間解”,明解世出世法,解有情無情、世間器世間一切事。“無上士”,在諸法中以涅槃為無上,在一切眾生中佛為無上,高於一切之義;士者有學問、有智慧、有道德之人的尊稱。“調禦丈夫”,應機施教義,佛以柔和、柔軟語,或以苦切語調伏、禦駛眾生斷惡修善,得大涅槃。亦可理解佛是駕禦三界的大丈夫。雄壯、威嚴者稱丈夫。“天人師”佛為人、天之導師,教誨眾生諸法實相,離苦得樂,寂滅之法。“佛”者,華言覺。覺具三義: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萬德具備,福慧具足稱佛陀耶。“世尊”者,世出世間最為尊崇、尊重、尊貴之義。唯我獨尊者,佛、心也,統攝十號之德,故稱世尊。
“國名離垢”,清淨之義,非娑婆穢土。“其土平正”非今坑坎。“清淨嚴飾,安隱豐樂”,淨潔而無旱災、洪澇等天災人禍為安隱。“天人熾盛”,天人眾多,盡善趣眾生,無三惡道之事。“琉璃為地”,喻光明之相。“八交道”,以八正道為修因行。離垢國土既無惡趣、且多菩薩,但以其本願,仍用三乘教法教化眾生,最後入實相。此土以黃金為界繩,旁有七寶樹,常有花果,此中應說明,釋迦佛所轄娑婆國土為何污穢?舍利弗乃佛弟子,其國土為何淨潔嚴飾呢?應知在佛分中本無不淨,在此經中佛三次變淨土,莊嚴淨潔無比,說明眾生依報之國土、環境,全由正報導致,貪心重則感召水災、嗔心重感召火災、愚癡心重感召風災,眾生心不平則感召地震,殺業重感召戰爭,娑婆眾生心地險惡,故土地坑坎不淨,實因心行所致,若欲清淨安樂,必由人心地善良而招感。世人若能看破有盡之身軀,萬境之塵緣自息。悟入無念境界,一輪心月獨明矣!
朝聞鐘聲夜聞歌,世事無常變幻多,
境緣兩亡心自淨,單提一句阿彌陀。

其劫名大寶莊嚴,何故名曰大寶莊嚴,其國中以菩薩為大寶故。

劫者,即通常年月日所不能計算的極長時間。一小劫,當指閻浮提人壽從八萬四千歲,每百年減一歲減至十歲,然後再每百年增一歲,增至八萬四千歲為一小劫,二十小劫為一中劫,四個中劫(成住壞空)為一大劫。
以菩薩為劫名者,此國土不是以珍珠美玉為寶,而是以菩薩為大寶故。古時為爭聖賢人發動戰爭者,不乏其事。華光佛出世,無量之多大菩薩傳法、護法,故其國人民必善,劫運、法運必安隱豐樂,境緣清淨。人心善則能國盛民安。

彼諸菩薩,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非佛智力無能知者。若欲行時,寶華承足,此諸菩薩非初發意,皆久植德本,於無量百千萬億佛所淨修梵行,恒為諸佛之所稱歎,常修佛慧,具大神通,善知一切諸法之門,質直無偽,志念堅固。如是菩薩,充滿其國。

此為讚歎華光如來國界殊勝。其國菩薩多之不可思議,非以數字所能及,唯佛具足十智力才可知之。此國菩薩行走時有寶花托足。寶取真實意,華表因行,此諸菩薩所修所行,都是為成佛之真實因行,故云德本。淨行實踐,福慧雙隆,堪荷擔如來家業,傳佛實相妙法。上契佛心之本懷,下益眾生之機緣,故常為諸佛所讚歎。能應機施教,妙徹本原,故云“常修佛慧”。“具大神通”者,具足六通。“質直無偽”者,一切言行皆真實。以質直之志,深窮理本,以無偽之念,誓願廣大,普濟群萌,為“志念堅固”。這樣的大菩薩遍佈其國。自度是修福,度他是修慧。以慧明不生不滅,為人人本具之心,才是成佛之真因。當今世人普謬者,為求相不修心,以小善欲求大果報,不耕耘而待收穫,焉有此理?
寂寂孤峰萬事休,雲封古路少人遊,
終生不聞出世法,盡歲含悲五趣流。

舍利弗,華光佛壽十二小劫,除為王子未作佛時,其國人民壽八小劫。華光如來過十二小劫,授堅滿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告諸比丘,是堅滿菩薩,次當作佛,號曰華足安行,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其佛國土亦復如是。舍利弗,是華光佛滅度之後,正法住世三十二小劫,像法住世亦三十二小劫。

華光如來壽十二小劫,“除為王子未作佛時”者,顯華光未作佛時,亦捨王位而出家,明成佛後而壽十二小劫,為王子修道時非一劫、二劫等,不在此數內。其國人民從佛受化福德殊勝,不但見佛聞法,且可享壽八小劫。華光如來入滅後,他的接班人是堅滿菩薩。“堅滿”者,精進成就意。佛告諸比丘是堅滿菩薩次當作佛,號曰華足安行,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華足安行”者,堅滿菩薩由聞法華經,行法華之安樂行,而至佛的果位圓滿具足。此皆菩薩因名顯德之別號。如釋迦,譯能仁即以仁愛之心來憫念眾生,牟尼,譯寂默,即佛以本具的智慧光明,回光返照、斷煩惱,智慧達無上圓滿,此即佛的智德。“多陀阿伽度”,如來;“阿羅訶”,應供;“三藐三佛陀”,正遍知。其佛國土與華光如來住世時一樣依正莊嚴。“正法住世”謂值佛正法時,有教、有行、有證。眾生福大,正法三十二小劫。佛住世時,人能以佛教誡現量體悟為正。佛不住世了,去佛甚遠,以比量仿效而修為像。正法時教理行果全具備,易修易證。像法時有教理行而證果者少,故在唐朝禪宗盛世時聖賢得道者亦不多。當今開悟者猶如鳳毛麟角,末法修行者只能帶業見佛,而無當生證果者,這與法運、世運、人心淨穢有關。行者多取相為修,雖有教理而無行果,況且娑婆世界佛的法運極短,釋迦佛正法、像法各一千年,因娑婆污穢土,眾生心不善,根淺福薄故。
華足安行佛像法住世亦三十二小劫,佛不住世了,法運漸衰,唯有教(經典)在,有行,證果者少。至佛末法時,唯有教(經典)在,但大多數人,多為教盲,聽邪不聽正,聽騙不聽勸,信業通而不信佛言,此時邪師泛起,佛子穿佛衣、吃供養而不傳佛法……此時是教有(經典),而眾生無修無證了。釋迦佛大慈大悲,在八萬四千法門外,特傳有緣眾生念佛帶業往生之法。告誡眾生:“末法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觀音菩薩為接引末班眾生,示現世間一百零九年,並為眾生指出修行之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依此而修無不往生者。
聲聲彌陀念本尊,本尊即在汝心存。
極樂乃是淨心現,最忌外攀不修心。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舍利弗來世,成佛普智尊,號名曰華光,當度無量眾。
供養無數佛,具足菩薩行,十力等功德,證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劫名大寶嚴,世界名離垢,清淨無瑕穢,
以琉璃為地,金繩界其道,七寶雜色樹,常有華果實。

普智即一切智,成佛為大智尊,舍利弗將來成佛號華光如來,度眾生無量之多。菩薩因行圓滿,具足六度萬行菩薩道、如來十力等功德,證佛無上果位。
舍利弗證佛無上果位,其國土清淨、莊嚴,令人見之而發菩提心。

彼國諸菩薩,志念常堅固,神通波羅蜜,皆已悉具足,
於無數佛所,善學菩薩道,如是等大士,華光佛所化。

大寶莊嚴劫國中的菩薩已證得位不退、念不退、行不退,故志念堅固,具足六神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及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於無數佛所,經無數佛的教化,廣習菩薩道,行六度萬行,這些法身大士都是華光如來所教化。可知無有一佛不是轉識成智而證三身(法、報、化)者,六度修圓滿即是佛。在修六度中,純印老人示現從“布施、忍辱、禪定”三方面側重,另外“持戒、精進、智慧”三方面亦全得。

佛為王子時,棄國捨世榮,於最末後身,出家成佛道,
華光佛住世,壽十二小劫,其國人民眾,壽命八小劫。

華光如來作王子時,捨棄一切榮華富貴,出家修道。釋迦佛亦然,苦行修道十二年。華光佛於最後一世出家作比丘,修行而成佛道,修成佛果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實非易事,若無堅固信念,沒有毅力者是不能成就的。純印老人言:“真的心出家、身出家者,必曾是七世宰相福、三世帝王才者,方有出家之福。”華光佛住世十二小劫,其國人民壽八小劫,福報太大了。

佛滅度之後,正法住於世,三十二小劫,廣度諸眾生,
正法滅盡已,像法三十二,舍利廣流布,天人普供養。

華光佛入滅後,正法住世三十二小劫,正法滅後,轉像法亦三十二小劫。其佛舍利廣流於世,天人都來造塔廟供養舍利。

華光佛所為,其事皆如是,其兩足聖尊,最勝無倫匹,
彼即是汝身,宜應自欣慶。

華光佛的修行作為,其事蹟即是這樣,所成就之福慧與諸佛一樣,必具最勝、無與倫比。佛告舍利弗,華光如來就是你舍利弗的後生身,你應慶倖自己得以成佛,廣度眾生啊!至此世尊為舍利弗授記已竟。
塵世煙雨無明潮,未到聖位執不消,
證得聖位無別事,還度煙雨無明潮。
講一公案:唐代有一位著名禪師名曇晟(音:勝),一日外出,恰巧遇有一位學禪的僧人來訪,小沙彌出來接待,學僧覺得很失望。
小沙彌說:“師父不在,有事我也可以代勞。”
學僧搖頭說:“你還小。”
小沙彌很自信地說:“年齡小,智慧卻不一定小喔!”
學僧不覺一怔,心想:“小沙彌口氣好大呀!我倒要考考他!”
學僧用手指劃了個小圓圈,向前一指。小沙彌攤開雙手,劃了個大圓圈。學僧伸出一指,小沙彌伸出五指。學僧又伸出三個指頭,小沙彌用手在眼睛上比劃了一下。學僧一見佩服得五體投地,頂禮三拜,即下山去了。一路上他想:我用手劃個小圈向前一指,是問他胸量有多大?他攤開雙手劃個大圈,說心本無心、猶如虛空。我伸一指問他自己如何?他伸五指,說持五戒。我伸三指問三界如何?他指眼睛說三界本無有,只因眼睛著相、分別而生(心生法生、心滅法滅之意)。一個小沙彌尚且如此,那他的師父又該有多高深的智慧啊!
禪師回來後小沙彌向師父學說一遍:“師父有個僧人來訪,他不知從哪裏瞭解我家是賣燒餅的,他說我燒餅小,我說不對,個頭很大了!他問一文錢一個嗎?我告訴他五文錢一個。他又問三文錢買一個行嗎?我說他眼睛不識貨,我家燒餅從來不講價。哪知買賣沒談成他就下山跑了。
師父聽後說:“一切皆法,實乃默契禪機也!”小沙彌卻不知其義。
禪心就是生活,修行亦然,對人、事、物、生活、處所、皆是修行,只要不著相、不動心即是修行。
獨坐法堂自沉吟,誰信空心是妙心。
翻遍貝葉無覓處,仰首淨處見白雲。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