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方便品第二(7)

作者:犟牛居士

舍利弗當知,我聞聖師子,深淨微妙音,稱南無諸佛,
復作如是念,我出濁惡世,如諸佛所說,我亦隨順行。
思惟是事已,即趣波羅奈,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
以方便力故,為五比丘說。

此偈為佛告舍利弗自己初轉法輪時的情形。“聖師子”繫佛尊號,佛為諸聖中之王,猶如獅子為山中諸獸之王,亦可稱牛王。世尊聞十方諸佛相互恭敬讚歎,以深淨微妙的音聲稱南無諸佛之際,復作如是念,我現在處於五濁惡世的娑婆世界,亦應隨順十方諸佛,以開權顯實教化眾生的方式,去度化眾生。想過此事後,即去鹿野苑度化五比丘。
關於鹿野苑之名有一公案:從前有兩隻鹿王,牠們是釋迦佛與提婆達多、多生多劫的前生,各有五百餘隻鹿。當時有一位國王酷愛打獵,每次狩獵總打死很多鹿。兩隻鹿王商量向國王請願,每天輪流送一隻鹿給國王吃,這樣不但能使國王天天有新鮮鹿肉吃,我們鹿群也不會滅絕。兩隻鹿王到國王處一說,國王很高興的贊同了。從此以後,單日是釋迦鹿群獻鹿,雙日是提婆鹿群獻鹿。有一天釋迦鹿王親自來獻供,國王驚奇的問:“莫非鹿群都讓寡人吃光了嗎?鹿王你怎麼親自來獻供呢?”
釋迦鹿王說:“沒有吃光,不但沒有吃光,我的眷屬還越來越多,一隻鹿王管五百隻鹿,每日只送一隻鹿予國王,其餘母鹿又生出許多小鹿,如今鹿群繁殖好多倍了。”
國王問:“既然如此,為何鹿王你親自獻供來呢?”
鹿王說:“國王是這樣的,今天本應輪到另一個鹿群裏的一隻母鹿來獻供,但此鹿再過兩天就要產崽了,牠要求牠的鹿王通融一下,可鹿王不允,此鹿沒辦法來向我請求,希望能在我的鹿群裏調換一下,但我的鹿群沒有一隻願意替換的,所以我只好親自來替母鹿獻供。”
國王一聽很受感動,亦明白鹿也是眾生之一!哪有不怕死的眾生呢?我不應該吃牠們的肉啊!國王遂說了一首偈:“汝為鹿頭人,我為人頭鹿,自從今日起,不食眾生肉。”意即你雖然長著一個鹿頭,但你的心是仁慈的,比人還好,我雖然長著一個人頭,但心卻不如你鹿王的心。從今以後什麼眾生的肉我也不吃了。”並以其山林供鹿生存。以此緣故,即稱此地為鹿野苑。
當初佛出家修道時,其父淨飯王從王宮中選出五個侍者陪伴太子學道,五人之中有憍陳如、額鞞(音:俄丙),此二人為釋尊母系親屬,十力迦葉、跋提、摩男拘利三人為父族。但此五人後來先後都離開佛,到鹿野苑修行去了。其原因為:父族三人因受不了一天只吃一麻一麥之苦而離去;母族二人亦跟佛修行,太子以六年苦行,未能達到解脫,故放棄苦行,於尼連禪河沐浴,並接受牧羊女之乳粥供養,母族二人認為太子退失道心了!不願陪伴沒有成就的人,此二人也走了,只剩佛一人,佛坐菩提樹下發誓:不得正覺,不起此座。經四十九天苦坐,定功現前機緣成熟,就在三十歲那一年,十二月初八日夜裏,看到天上一顆明星出現,刹那之間頓然大悟,心中的智慧光明,完全顯現出來,本覺理與始覺智合為一體,如如理、如如智,理智不二,即證不生不滅的大涅槃。此即世尊夜睹明星而悟道說:“善哉、善哉!大地蕓蕓眾生皆俱如來智慧德能,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
“諸法寂滅相”,一切法是沒有不生不滅、不變的相貌。“不可以言宣”只可理會。此即“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世尊成佛後具足五眼六通,因觀憍陳如五人當先為度脫,故至鹿野苑為五比丘三轉四諦之法輪。三轉者,“有示轉、勸轉、證轉。”佛說: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滅,可證性;此是道,可修性。這是第一轉,又稱示轉。其意是說苦對人有逼迫性質,躲也躲不開。集是指煩惱結集,而煩惱即由眾生之惑業招感而來的。苦是果,集是因,為世間法。滅,是不生不滅叫寂滅。道,就是修不生不滅的法。“道可道,非常道。”道法緣生所以不真,有生滅相,但可以依照佛的教法修行,而證真實不生不滅之境。
第二轉,佛說:此是苦,汝應知;此是集,汝應斷;此是滅,汝應證;此是道,汝應修。稱勸轉。
第三證轉者: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已斷;此是滅,我已證;此是道,我已修。
上根者以第一示轉度之;中根者以第二勸轉度之;下根者以第三證轉度之。四諦苦、集為世間法,滅、道為出世間法。

是名轉法輪,便有涅槃音,及以阿羅漢,法僧差別名。
從久遠劫來,讃示涅槃法,生死苦永盡,我常如是說。

轉法輪,佛之教法稱法輪。輪有碾摧永繼之義。佛法可以回轉一切眾生界,摧破諸無明煩惱,使之離苦得樂,證不生不滅之果。轉者,轉自心貪嗔癡為戒定慧,以利他無我之心,息滅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念頭,即轉變人生觀、世界觀。時時提起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以四諦(苦、集、滅、道)輪轉度他,摧破我執,寬容他人,不與任何人結怨。以慈悲化他為轉。輪即碾壓無明煩惱。輪轉動無休止,喻佛法永世流芳,法燈常照。流演圓滿曰輪,自我至彼曰流轉,轉佛心中化他之法,度入他心名轉法輪。“便有涅槃音及以阿羅漢,法僧差別名。”佛對五比丘說完四諦法,憍陳如當下就明瞭煩惱的由來,首先證初果,斷見思惑分證滅諦,得有餘涅槃(斷分段生死,但變易生死未了)。涅槃之音起自於此,由此得成四果、無學、阿羅漢之名。能說者佛,所說者法,初果羅漢名僧,四人以上勤修戒定慧,念佛求往生者,修六和敬名僧團。此時三寶具足現於世間。
脫凡入聖,功成妙智,道登圓覺即佛寶。玄理精幽,奧義微妙,正教誠純,依修出苦,永脫輪迴即法寶。禁戒守真,三業清淨,威儀具足,和合共修即僧寶。此三寶為胎卵濕化四生首導,六趣之舟航,人天共仰故名為寶。“差別名”繫世尊提醒五比丘及後世眾生,應自己忖量,從昔已來所聞之法,所修之法,所證之果是真是偽?是正是邪?是不生不滅,還是有生有滅?應以中道實相之理而修證自心本覺之性,此性凡聖本無差別,湛然圓寂。若謂有別,則頭上安頭;若謂有法,則剜肉補瘡;若謂有僧,則缽盂安柄,為蛇添足。世人若明此理,何不改途移轍,總為自性佛、法、僧,則入無差別、無殊陋,不生不滅,非即非離,一乘中道之實相。此即“純印”。若明“純印”二字理,何愁不開悟!
“從久遠劫來,贊示涅槃法,生死苦永盡,我常如是說。”世尊說:我從久遠劫修佛道以來就稱讚這無生無滅之法,若能證得涅槃的妙理,就會不生不滅,沒有生死輪轉了,與苦就永遠斷絕了。我證得此理後就常常向你們講這其中的道理。

舍利弗當知,我見佛子等,志求佛道者,無量千萬億,
咸以恭敬心,皆來至佛所,曾從諸佛聞,方便所說法。

此偈佛告舍利弗,有無量之多立志祈求佛道的人,以恭敬心,來到佛的處所,祈求佛法,這些有緣眾生都是從無量劫前就聽聞佛法,諸佛非一尊佛而是無量佛,一佛成就須三大阿僧祇劫,我們同修能有緣聽到法華經,不知修了多少劫,聽聞到多少佛講經說法,才在今世機緣成熟聽到成佛的妙法。世尊前四時:華嚴、阿含、方等、般若時,除華嚴時外,四十年所講之法全是方便說,為權教法,此經方開權顯實。
以上八節,下文四節完全是佛敘出世本懷。四十年屬待機,機不至無人接受,易造謗法罪,此會亦有五千人退席,可見眾生善根福德不具足難聞妙法。念佛亦然。因有四十年聞法的基礎,佛見今機緣成熟了,說妙法眾生能接受,此時應該說真實之實相、實智,故將所修所證的佛慧和盤托出。妙法蓮華經過去諸佛都講過,佛佛道同,皆是先權後實。所謂欲識佛法實相義,當觀時節因緣。按世間法說: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不勞餘力也。故世出世法皆貴時機也。當今天災人禍頻繁,人心險惡到了極點,娑婆住不得了,只有西方極樂世界才是最安穩、最可靠的老家,若能佛號成片自在往生,乃最好時機。純印老人的示現,喻接引末班車、末班船之人。
心鏡萬象最堪觀,四面臨風繞翠巒,
重重障河雖然闊,有志疾步白雲端。

我即作是念,如來所以出,為說佛慧故,今正是其時。
舍利弗當知,鈍根小智人,著相憍慢者,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無畏。

前三句可概說:佛作是念,是求佛道、佛慧,即一切種智,佛知佛見也就是“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即告知眾生皆有佛性,皆具佛的智慧、德能,皆能成佛。”此微妙實相法,現在正是該說的時候了。但舍利弗你應當知道“鈍根小智人,著相憍慢者,不能信是法”,那些根性不利,有小小聰明智慧的人,還有未開悟說開悟,未證果謂證果,貢高我慢不想進取之人,他們不信還有大乘法,更不會聽此法華經,所以才有五千人退席。“今我喜無畏”,無緣者離去,有緣者留下,故我說大乘法,也就無憂無慮,可稱性而說了,即隨佛意而說。

於諸菩薩中,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菩薩聞是法,
疑網皆已除,千二百羅漢,悉亦當作佛。

佛對眾生應機施教,對上智利根的菩薩,則捨棄方便法門,不用權巧之法,開門見山,直說真實的佛智、佛慧,說諸法的實相(無上道法)。“菩薩聞是法,疑網皆已除”,所有的菩薩聞到這部“妙法蓮華經”,其懷疑心、不解心徹底消除了。不但菩薩當即獲大法益,更有一千二百五十個阿羅漢為佛所授記,在後劫業消智朗、回小向大而作佛。這是世尊為其弟子授記作佛。凡是參加法華會聽法者,無一不成佛。我們末世有緣聽法華經的人,既或不修行,不想上西方極樂世界,也得人天福報,佛在此經中也給我們授記了。佛不會有妄語的。聽此經所得到的殊妙、法益、實惠無法形容,畜生道的八歲龍女聽此經後,都能當即成佛,何況我們得人身呢?倘若我們在人世間無緣聽到法華經,往生到極樂世界也必須受持法華經,因它是成佛的經典,不受持法華不能成佛。念佛修行人能聞此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會下品下生,成佛亦不會經三大阿僧祇劫,因為我們聞聽到成佛的實相妙法,未經三乘,直入一乘,這是何等殊勝因緣啊!但末法時期的眾生障深業重疑心大,雖聞此妙法亦很難入佛之知見,必以念佛靠佛力方能往生。最為難得的是觀世音菩薩應化在世間,親自示現修行和傳法,若能依其之教:“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遠離名利(定),一心念佛(慧)。”而修、無不成就者。“純印”二字悟解開,即天臺宗的“空、假、中”三觀。純,空;印,法、假;純印,非空非假、亦空亦假,即中。中就是諸法實相,就是妙莊嚴法,就是一切佛所修所證之法,就是成佛之母。此二字具足了佛學的“真常惟心”、“法相惟識”、“真空妙有”三大體系。以其“真空”(純),所以了無一念,法界無相,萬物一體,因其“妙有”(印),所以森羅萬象,山河大地,宇宙星辰,法界諸相無礙,本體一故。“純印”二字悟者、智者,即知它是“不思議,不次第圓妙三觀。”此觀若以念佛法門而修:“即一聲阿彌陀佛本具空、假、中三諦之理,頓起於心則空(純),聲塵出口則假(印),空假本一則中(純印)。一聲佛號在了無一念的心中,顯示人生宇宙的一切諸法,同時修證了始覺本覺之不二,無能、所的對立,此即不假方便,淨念相繼。”元照大師云:“境為妙假觀為空,境觀雙亡即是中,亡境何曾有先後,一心融絕了無蹤。”念佛亦然,念而無念,無念而念是真念、會念。有——印;無——純;念佛相應——純印。不住兩邊,捨去中間就是妙法、實相、中道,悟此而念、而修、而證,可斷見思、塵沙、無明三惑,證顯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進而般若、解脫、法身三德,即在一聲佛號中顯發,成就了種種不可思議的功德。此即大勢至菩薩所修所證之理。
除疑的羅漢成佛了,菩薩聞此妙法破除疑網更能先於羅漢成佛。可見未有成佛不除疑者,未有除疑不成佛者。疑者即不信,“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信而能入,入而能修,修而必得度。尤其念佛法門,萬人修萬人去,未去者、未修也!只要下苦功夫,隨緣作善,老實念佛,無不成就者。純印老人走後,送往生的助念團遍佈各地,往生瑞相殊勝者太多了,顯示了淨土法門圓滿、殊勝。但是“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伏”,使我最擔心的是:以後有人將送往生的成熟做法流於形式,為省時省力而無真誠心,或送往生索要紅包販賣佛法,使往生者不能順利往生。事物就是如此,高潮過後現低谷。越往後修行者干擾越大,困難越多,實修實證者越少,形式也必然千變萬化,若弄不清正邪往生難矣!
水上蓮花舌上經,吾弘心法幾人聽。
為發大願常喧說,可惜塵埃污不輕。

如三世諸佛,說法之儀式,我今亦如是,說無分別法。

此句通結釋迦佛仰遵三世諸佛,先權後實(先方便,後實相),化三乘歸一乘之儀式。無分別法就是實相,不二之法。

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正使出於世,說是法復難,
無量無數劫,聞是法亦難,能聽是法者,斯人亦復難,
譬如優曇華,一切皆愛樂,天人所希有,時時乃一出,
聞法歡喜讃,乃至發一言,則為已供養,一切三世佛,
是人甚希有,過於優曇華。

佛門常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此言不虛。世尊在此偈中講了四難。“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十方諸佛以佛身出現在世間,眾生得有多麼大的福報,才能生在佛出世時,能見到佛啊!一佛出世要經相當長的時間,梵王云: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眾生八難中即有生在佛前和佛後,我們則生在佛入滅兩千多年之後。釋迦佛去後,要經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彌勒佛方出世,真的是懸遠哪!諸佛曠劫一出,若生在佛出世時實在是希有難逢,難的程度猶如瞎眼海龜,值浮木孔。故佛難值。
“正使出於世,說是法復難。”此為說此法難。縱然佛出世,但眾生根器不等,機緣未至,佛不可能說此法華經。世尊說法四十九年,最初說華嚴經,然後說阿含、方等和般若,到最後機緣成熟了方說法華經,經四十餘年久默斯要,隱忍待時,可見能說此經實非易事,今日方說,尚有五千人退席。此為說是法復難。
“無量無數劫,聞是法亦難。”經無量無數劫這麼長遠的時間,若能聽到成佛的法華經亦非容易之事,我們亦然,雖然古德有人講此經,乃時過境遷之事,文字雖有,但不普及,在繁忙的競爭年代人們都忙於事務,很難有時間閱讀,此為聞是法亦難。
為使有緣同修聽聞到成佛妙法,晚學發心以“誦法華談體會”為題,將愚癡之見供養有緣人,因能力有限,只作拋磚耳。
“能聽是法者,斯人亦復難。”能聽此妙法,聽而能接受的人更難。在法會大眾中,舍利弗是智慧第一,佛說此經時,他可明瞭,而中下之機或根性平平者,雖然聽了,也是聽而不知其義,直待世尊後說,方始解悟。可見聽信者,更不易得其人,此為能聽是法難。
以上是四難。我們雖然生不逢時,生在釋迦佛入滅後,彌勒佛下生前,但能聽此經,亦非等閒因緣。“譬如優曇華,一切皆愛樂。”優曇華譯瑞應、靈瑞。此花罕見,花開時間說法不一,有說三千年開一次,有說金輪王出世乃現之,而且開放的時間極短,瞬間即凋謝,故愈發顯得格外希有,天地間的人無不歡喜此花,因它難得一見,故“天人所希有”。“時時乃一出”,此花非到時節因緣成熟時是不會出現的。“聞法歡喜贊,乃至發一言,則為已供養一切三世佛”,若有人聞聽此成佛的妙法,能生歡喜心,或者說一句讚歎此經的話,則為已供養十方三世諸佛了。“是人甚希有,過於優曇花。”此人比優缽曇花更顯得希有。此即言信心難發耳。由此可見聞法多麼不容易,尤其聞此妙法蓮華經者,若非多劫修持,欲聞此經猶如大海撈針之難,聞而信解更非易事,非得機興時至,方能得聞、得信、得解,五千四眾退席則證明於此。

汝等勿有疑,我為諸法王,普告諸大眾,但以一乘道,
教化諸菩薩,無聲聞弟子,汝等舍利弗,聲聞及菩薩,
當知是妙法,諸佛之秘要。

我佛慈悲,唯恐二乘人不信,故懇切叮嚀勸喻,使其勿生疑,應當信佛教誨。世尊說:我所說之法,你們萬萬不可懷疑。為什麼呢?“我為諸法王”,世出世間一切萬法我都通達,我已得到真實的智慧,對宇宙人生真相瞭若指掌,我所講都是諸法實相,你們應當相信啊!我現在就告訴法會大眾,和未來的一切有緣眾生,凡為佛法,即是一乘“教化諸菩薩”的圓滿法,沒有教二乘、聲聞、緣覺之法,亦沒有聲聞、緣覺、弟子之名可立,所謂聲聞、緣覺乘及弟子之名,皆是方便之假名,是引導眾生入佛知見之權巧說。“汝等舍利弗,聲聞及菩薩”,都應當在此法華會上,發大心成佛道。應該明瞭法華經是諸經的歸宿,奧妙無窮,它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最秘密的無上妙法,所以不要再生疑惑心了。純印老人言:“疑心生暗鬼。”凡得冤親債主病或有附體眾生者,都是不能正信佛教,疑心重所致。念佛人若不堅信彌陀大願,念佛不真誠亦不能往生。九七年十二月我大嫂潘慶芬患嚴重肺心癥,為使她往生,我幾乎天天看著她念佛,但她疑心很重:“你是媽的親兒子,她忘不了你,你將來能去個好地方,我是她兒媳,是外姓人,媽不會盡心盡力管我的。”我向她解釋:“佛菩薩的心是平等對待眾生的,絕沒有親疏之分……”但大嫂還是以疑心說:“差別到啥時候都會有哇!”就在當日下午,大嫂看見一尊三層樓高,穿紅袈裟的大佛,甕聲甕氣地對她說:“放下疑心,一心念佛!”從此她疑心頓消,整整念佛七天七夜不間斷,走得非常殊勝。此是我入佛門一年多,第一次送往生。所見大佛當然是純印老人化現的了,倘若老人仍以住世形象相度,大嫂疑心還不會消除。這即是應以何身得度而現何身。佛法貴在誠敬,千萬不可有疑心。
法華經乃諸佛秘密心要,向來不敢輕易而說,恐其不信造地獄之業,純印一書問世後,有人詆毀、誹謗,無一不受惡報,此事例很多,為什麼?“純印二字乃如來心法的精華,法華經即純印二字的展開。”純印書也不可輕易結緣,因迷昧的眾生犯一個通病,即心無主宰,人云亦云,如牆頭草兩邊倒,又如山中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信旋又不信,故妙理難度。若果有上根利智者,又不可當面錯過,失去相度的機緣。遠的不說,自從我入佛門弘揚純印老人德性,這十五、六年的時間而論,護法的人不知更替多少,有的嫌我沒智慧,除了念佛一部經也不誦,說只講他媽那點事兒;有的認為我毫無修行,除了會念佛、送往生外,連木魚、引磬都不會敲,故學打法器去了,認為這是精進修行;還有的認為我不讀經典,所講法分不清是對、是錯,是正、是邪,跟著我跑太危險,故亦離我而去。孰不知真實智慧是無心,無想、無相,空生妙有,而文字、經典是啟發真智的誘因。我在觀世音菩薩示現的純印老人身旁受薰陶六十五年,一天聽一句,累計也有兩三萬句,對此活活潑潑、清清淨淨如來妙法,無緣接受卻死在經教上,世人迷惑呀!離我而去的一批又一批,可是為我而來的也是一批又一批,最奇怪的是所來者都是年紀較輕、智慧較高,信心較堅定者,他們說我雖然不讀經,但所說、所講皆不即經教,不離經教。“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聞而能信、能受,善莫大焉!”修行只有能明心則除我見,無我見則能救眾生,救眾生則能求佛道,能求佛道則能起大悲而益濟眾生,益濟眾生則能圓明本心而成佛道——心佛眾生三無差別。
當今世人不信因果、不信天地鬼神豈能信佛?餘六十五年前亦然,從不知反省內心,行與言背,反譏佛教為迷信,視名利為實在。循視以往,人類浩劫,世界戰爭殆為己能,豈不哀哉!故有識之士提倡傳統聖賢文化、古聖先賢言教、弘揚佛教,以解倒懸世人之顛倒、迷惑之心。倘人心自明,災禍可止。然佛化善心非空言所能感動,必躬行實踐,正人、教人必先正己,當今穿佛衣而不履佛道者比比,實末法佛門之不幸,必仰慧眼而從之,真正佛子堅信,我佛法運終有崛起之日,乃善心之人所期望也!
妙法蓮華經是諸佛之秘要,世尊成道後四十年說法不說這部法華經,因它太重要、太深奧了,一旦說出來眾生不信、生謗就會墮三惡道,故佛寧可不說,免世人受惡報,這是佛大慈悲。

以五濁惡世,但樂著諸慾,如是等眾生,終不求佛道,
當來世惡人,聞佛說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墮惡道,
有慚愧清淨,志求佛道者,當為如是等,廣讃一乘道。

“以五濁惡世,但樂著諸慾”,這是行魔業,非佛弟子。五濁:在成、住、壞、空劫的住劫中,有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等五種渾濁不淨之法,有此五濁就是惡世。在此惡世的眾生,因樂於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等慾望,以無止境的貪求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但又不想求真實智慧的佛法,所以無休止地沉淪六道,受苦無盡。“當來世惡人,聞佛說一乘,迷惑不信受,破法墮惡道。”未來世的濁惡之人,聞佛說一乘妙法心中迷惑,不能信受。不但不信、不接受,反謗佛謗法,斥為迷信,甚者破壞佛法,迫害講正法之人,果報在三惡道,嚴重的在無間地獄永無出期。造此惡因之人,只要發露懺悔,將自己所做公示於人,以己之惡戒他人勿犯,懺悔則安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必須是真心懺悔,是否真心鬼神皆知,人在造、天在看。若有人誤入邪法,醒悟後立志苦行,決心成佛,一門深入,佛在此為其授記說:“當為如是等,廣贊一乘道。”他也可在此會上聽聞一乘妙法。凡夫俗子孰能無過,有則改之,善莫大焉!

舍利弗當知,諸佛法如是,以萬億方便,隨宜而說法,
其不習學者,不能曉了此,汝等既已知,諸佛世之師。
隨宜方便事,無復諸疑惑,心生大歡喜,自知當作佛。

此頌勸發欣喜心,令欣作佛。“諸佛法如是”,佛告舍利弗,十方三世諸佛都說開權顯實之法,汝等既知諸佛隨順眾生開方便門,示真實慧,知道佛法無二亦無三,唯有一乘法,就不要懷疑二乘人沒有成佛之份了,應該歡喜,有信心,有能力成佛。本來是佛,本能成佛,因佛性種子,眾生與佛不隔一毫,形相雖有異,佛性無差別,此即先天本具的天真佛。佛將證得的天真佛,喚出眾生本有的天真佛,使眾生與佛無異,自由自在,雲遊三界,將一刹那之宇宙,一微塵之世界,收放此空寂妙心之中。此妙心、妙法,為有緣妙眾具足之三寶,眾生你我他各有佛性,性之本體,天真無礙,玲瓏剔透,是未生前先天帶來的,它無有始、無有終、如環無端,本自固有。因何不知而疑呢?後天的迷、邪、染故,而根在三毒(貪、嗔、癡),使之本覺心不能銷歸性體。銷歸自性只在信與不信。
昔有僧問古德:如何是佛?
德云:“我說恐你不信。”
僧云:“和尚重言,安敢不信。”
德云:“即汝便是。”
僧茫然不解。
所以自信非常難。信應具“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六信圓滿方為信佛。世尊說此“法華經”,又恐二乘人作尋常理解,不認真對待,故叮囑再三,囑其必信自身成佛,本具成佛真因,以信為本。“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自信、自知,是修行人明理之捷要,就是要悟入佛知佛見,若無自信、自知則不能自證,佛雖然大慈大悲欲相度,亦無可奈何也。純印老人言:“心就是佛,佛就是心”;“我說的心是看不見的心,人人都有”;“外邊沒有佛,不要把泥像當佛去拜,炕頭上坐著的老人你不恭敬,拜泥像有啥用?”真佛無體,真佛無心,真佛無相。它是無為而又無所不為的,不能在言語文字相上去尋求,是以“無心、無我”而得。大道無言,理本真空,真空生妙有。明體才能達用。體者空也(純),空者本也,無形無相,乃眾生本來面目。這就是萬殊(印)歸一本,一本攬萬殊,本立而道生,明體才能達用。修行人不明此理,必然盲修瞎練,越練越迷、越迷越練,至沉淪而不覺,可憐湣者呀!
此段經文非常重要,逐句作解可加深理解佛意。“舍利弗當知”,此處佛雖只叫了舍利弗一人之名,然並非指舍利弗一人,而是含參加法會等眾,都應該知道。“諸佛法如是”,十方諸佛的法都是一樣沒有差別的,所謂“佛佛道同,共同一法身,猶如海水和海浪相似。”“以萬億方便”直指實相,眾生煩惱多,故佛法相契遂多。“隨宜而說法”,說什麼法呢?此法說它大它就大,大千世界容不下。說它小它就小,若有一物不算寶,只能因人而宜,隨機施教,因病予藥。“其不習學者”,佛告知已證之法,但眾生若不信或不能如法修持的話,還是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汝等既已知”,“汝等”,即指舍利弗及與會大眾。既然已經明瞭“諸佛世之師”,即十方諸佛都是大覺者,是指引眾生離苦得樂的導師。是為利益眾生而說方便法,就不要再生疑惑心了,即“隨意方便事,無復諸疑惑。”“心生大歡喜”,你們太幸運了,能聽到成佛的“妙法蓮華經”,為此應該生極大的歡喜心,生百千萬劫難遭遇之想。“自知當作佛”,只要自己如理如法修,以戒為師、以苦為師,必定能成佛。我們淨土法門只要具足信、願、行,佛號成片,臨終能提起正念,憶佛、念佛,現前當來一定見佛。凡在法華會上的眾生都必定成佛,因聽到明瞭最上乘的佛法了。我們末世眾生雖然未參加佛講法的盛會,但能聽到此經亦非等閒因緣,只要如理如法的去修持,也一樣會超凡入聖。
犟牛勸善十餘年,啟悟同倫豈萬千,
吾先送心去極樂,假殼暫住度有緣,
隨緣漫布不二法,性相一如見本源,
世人若識如來藏,頓轉凡夫成聖賢。
講一公案:唐,六祖惠能大師初出山時,因兩個僧人爭論“風動、幡動”而說一句“非風動,亦非幡動,乃是仁者的心動。”一語驚人,此為六祖從動處破題。今給大家講一故事,是從不動處破題,以使大家明瞭法無定法,真實的智慧非從文字、經典而得。
一位很有德行的禪師座下,有一名叫妙信的比丘尼,深明禪理,悟性也高,平日少言寡語,修苦行,不怠惰。一天寺中的知客師辭職下山了,禪師就命妙信代職,負責接待事宜。這天,從遠處來了幾名雲遊僧人,欲向禪師參學,妙信就將他們安頓下來,休息中他們討論起佛法,當討論到“風動、幡動還是心動”的問題時,因看法不同而爭論不休,這時妙信從寮房外走過,聽到他們的爭執說:“既然不是風動,也不是幡動,心又怎麼會動呢?”雲遊僧一聽心中豁然開朗,覺得這位尼師很不一般,在他們心中留下了對妙信的敬意。
惠能大師是將外在事物的動靜根源歸結為內在本心的動靜,從動處破題。而妙信則從不動處破題,闡明本體之心,超越主客動靜。動處不對,不動處也不對。此公案有好多解釋,足見佛法圓融無定、無礙,為加深對法華經的認知,不妨將此剖析:兩位僧人“風動、幡動”的話,是只見外境而不見本心,稱存境泯心,是否定自心而著宇宙萬法於客塵,即泯主而見客。六祖說:非風幡動是心動,是存心泯境,是否定外境而將外面事物,以及宇宙萬法會納於己心,破萬事萬物差別的客觀境界,而立平等、清淨的主觀境界,合萬法惟心之理。妙信言:“不是風動,也不是幡動,心又怎麼會動呢?”此三不動,是心境全泯,是“雙遮”,是“把住”,是“全收”,是否定主觀、客觀兩界,而抹盡一切“平等” 、“差別”的兩種知見。如果說是“風動、幡動、心也動”也可以立足,它既是存心、也是存境,是“雙照”,是“平等放行”,是復活主觀、客觀的全體大用,顯平等,差別的統一,達事無礙、理無礙,事事無礙、理事無礙之境,此為中道,諸法實相,“純印、心印”即是。古德稱:“非風非幡無處著。是幡是風無著處。令人轉憶謝三郎,一絲獨釣寒江雨。”又有:“指出風幡俱不是,直言心動亦還非。夜來一片寒溪月,照破儂家舊翠微。”
禪語可悟不可言。
(上部完) 
 

普為出資、流通、讀誦、受持者流通者
回 向 偈

願以此功德 消除宿現業 增長諸福慧 圓成聖善根
災難刀兵劫 病疫饑饉等 悉皆盡化除 人各習禮讓
讀誦與受持 輾轉流通者 現眷咸安樂 先亡獲超昇
風雨常調順 人民悉康寧 法界諸含識 同證無上道

普勸念佛 功德無量
歡迎流通!

敬請常念  南無阿彌陀佛!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