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坐禪品第五(妙行品)

作者:犟牛居士

坐禪品第五(妙行品)
此品記述六祖為聽法大眾,開示修禪定是不在看心、看淨和不動上修行的道理,故以坐禪為題。何謂“坐禪”?即安心實相,永息見聞覺知諸緣慮心,攀外相、外緣之心。止即奢摩他義。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即“觀”、“慧”義。觀即三摩義。實則坐禪就是止觀,亦是定慧。歸結為:外離相為禪。內心不亂,不為境緣所轉為定。外若著相,內心即亂。外若離相,心即不亂。本性自淨自定,只為見境思境即亂。若見諸境心不亂者,是真定。外禪內定為禪定,它是開發般若智慧的基礎。
師示眾云:“此門坐禪,元不看心,亦不看淨,亦不是不動。若言看心,心原是妄,知心如幻,故無所看也。若言看淨,人性本淨,由妄念故蓋覆真如,但無妄想,性自清淨。起心看淨,卻生淨妄。妄無處所,看者是妄。淨無形相,卻立淨相。言是工夫,作此見者,障自本性,卻被淨縛。
善知識!若修不動者,但見一切人時,不見人之是非善惡過患,即是自性不動。善知識!迷人身雖不動,開口便說他人是非長短好惡,與道違背。若看心看淨,即障道也。”
譯文:
六祖開示聽法的大眾說:“宗門的坐禪,原本不是觀著心,也不是觀看淨,也不是不動。倘若說看心的話,心念原是幻妄,既知心如幻,所以也就沒有所看了。倘若說看淨,人的自性本來清淨,因為有妄想雜念所以蓋覆了真如,只要沒有妄想,本性自然清淨。如果起心看淨,卻反而生起了淨妄。妄本沒有一定的處所,看淨的看也就是妄的所在。淨本沒有形相,現在卻立出了淨相,倒說是修行的功夫,作這一種見解的人,會障礙自己真如本性,反被淨相纏縛住了。
善知識!倘若說修不動的話,只要見任何人時,不見他人的是非善惡功過得失,這就是自性的真不動。善知識!愚迷的人,身體雖然不動,但是一開口便說他人的是非長短好壞,這就與正道相違背了。如果看心看淨,這看即是障礙正道了。”
論議:
參禪旨在明心見性,要在行住坐臥,日常生活中啟悟,不取外相。純印老人的功夫就在她“坐著睡覺”,此即是:靜亦定,動亦定。坐也禪,行也禪,不離家務又無不定時。它重在“自心內證”,這是當今所謂參禪者所缺的。“定”在心,不在相。在相修、相悟、相證乃當今禪學最頑固之弊,所以造成雜亂者多,深入明理者少;論議口頭禪者多,而體驗者少;思考者多,直參者少;明理者多,見性者少;練腿上功夫多,淨心伏妄者少。缺乏“悟後勤修”,功在“保衽”。坐禪是禪宗的基本修學法,但要錯誤理解以坐為禪則失去了“禪”的真義。練臀、練腿絕非禪坐,必然是盲修瞎練。“禪”,我理解是攝身口意三業歸淨心為禪,它是心性的異名。修禪旨在一切境擾處心不動,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無不是禪。經典中讚揚佛托鉢乞食、說法度眾、生活起居為:“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此即釋迦佛的禪定。
修淨土法門亦然,是以佛號伏煩惱,止靜打坐旨在淨心,如何坐,要求不嚴格。去年一位同修,是五年前跟隨我結法緣的一位女護法,反離我而去,俊鳥奔高枝了。她一見面就非常自傲地說:“老師!我現在修行達到一個新境界。”我問:“什麼新境界?”她說:盤腿一二個小時不麻了!寺廟做法會時,法器她全會敲!我很讚賞地說:“恭喜你練成了屁股和腿,佛戲子也滿徒了!”她很掃興,反說我是謗佛法。眾生迷呀!“先人不善不識道德,殊無怪也!”
此段經文就是六祖解釋坐禪之義。
“師示眾云:此門坐禪,元不看心,亦不看淨,亦不是不動。”此示宗門修行坐禪方法,絕不可著於心,心有可著,心則成妄,心相未亡,怎麼能了達諸法實相無相之旨呢?心相未除,而有所著,則墮邪外,雖修萬行,亦難成圓教大士。亦不可看淨,看淨則被淨縛,本體中空寂,無垢亦無淨。沉空滯寂,二乘禪,不圓滿。
坐禪視為不動,則墮凡夫之頑空,如石木無別,為外道禪定,雖然修至四禪八定,享天福得長壽,亦難免沉淪於三途,溺於生死輪迴。
“若言看心,心元是妄,知心如幻,故無所看也。”六祖慈悲恐修禪觀心即看於心,殊不知觀心非著於心、住於心,心若有著,此心就是妄心。若取於心,雖行五度,未能離相,不成波羅蜜,只落權位,非圓位大士。若不取著,則真如自性清淨本然,而成佛道,能究盡諸法實相故。
“若言看淨,人性本淨,由妄念故,蓋覆真如,但無妄想,性自清淨。”自性本淨,心著淨猶如頭上安頭,又生一個淨,此淨就是多餘的淨則妄了,就不是本來清淨的本體了。本體之淨是無形無相的,再立一個淨形相來,則被淨所縛,反不淨了,還是妄想、分別、執著,成為凡夫心修凡夫法。正直、平等、清淨是我們的性體,與佛無二無別。若妄求清淨,一念妄動,則蓋覆真如自性。若能一念不生,鏡體空寂,自然清淨。“但離妄緣即如如佛。”淨與染乃二法,二法非佛法,“若言看淨”,必有捨染之心,取捨之心,淨在何處?有分別故,淨反成染,但能無妄,性自無染,怎麼會有不淨呢?
“言是功夫,作此見者,障自本性,卻被淨縛。”若言起心著淨是修禪的話,必障清淨本性。“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淨亦是假名字,方便說乃是名淨相也!因淨相也是假名,禪體是無法形容的,為方便才安了個名。為淨相所纏縛,怎麼能說是修禪呢?我理解本性之淨,“清淨非淨,即是本淨。”若以淨作功夫,必障本性,被淨所縛,又墮染淨,亦是煩惱的變種,故不可執淨。
“善知識!若修不動者,但見一切人時,不見人之是非善惡過患,即是自性不動。”佛法是“自修自行,自成佛道。”戒律是戒自己,非戒他人。不動者乃心不外馳,應於一切人事物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修道人不見他人是非善惡,於此境中,不落分別,離取捨,無憎愛,心不為境緣所轉,如如不動,即是“自性不動。”當今有人錯解戒律說:“受大戒管受小戒的。受大戒,戒體大、護法多,佛優先護佑……”結果許多人(年輕人多)搶著受十重四十八輕菩薩戒,將很多人引向爭名爭利爭權的邪路上來。有智慧、有覺悟的人若能從“佛”字中,亦可悟道:“人人都有一張弓,兩支箭,箭頭向下射,一支射我執,一支射法執,即可成佛。反之向上射,向外射,射他人,不射自己,佛就變成魔了!為什麼?佛法是修自己心之法,是管自己,不是管他人的,若眼睛盯著別人的過失,就是自找煩惱,以他人的過患懲罰自己的心靈。”對外境外緣的干擾心不動就是“自性不動。”
“善知識!迷人身雖不動,開口便說他人是非長短好惡,與道違背。若看心看淨,即障道也。”此與上語相似。六祖在黃梅東禪寺,每天舂米破柴,身是常動的,此八個月的身動,練就了身動心淨,心不動的真定功夫。佛講法四十九年也是如此,一部《金剛經》就是在生活小事上脫穎而出的。迷理之人,身雖坐禪,心念紛馳,尤其好論他人長短,口業過重,不是修行人所為。佛門常講:“開口便錯,舉念皆乖”,身語意淨為修行。主要表現在事理上。即不違戒律為事。若念念分別,背本清淨妙心,搞是非人我,憎愛取捨,均為背理,故身不動,心念奔馳,非實修實證之人。修禪者若著心、著淨、著不動,皆是障道法。若著不動,障真諦理道,是凡夫外道禪,不能出三界。著於淨,障俗諦理,為二乘人出世禪,雖出三界而被空縛,自利而不利他,變易生死未了。若著於心,障中道妙理,有心必有相有,還是心相未亡,不能洞徹實相妙理,怎能徹法底源而成佛道?故凡有所執,都與淨心相違,皆是障道因緣。故坐禪,當離一切相,無住無著為是。此即“看心看淨即障道。”
師示眾云:“善知識!何名‘坐禪’?此法門中無障無礙。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
善知識!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外若著相,內心即亂。外若離相,心即不亂。本性自淨自定,只為見境思境即亂。若見諸境心不亂者,是真定也。
善知識!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外禪內定,是為‘禪定’。菩薩戒經云:‘戒本性元自清淨’。
善知識!於念念中,自見本性清淨,自修、自行,自成佛道。”
譯文:
六祖再開示大眾說:“善知識!什麼叫作‘坐禪’呢?頓教法門中,一切自在而無障礙;在外對一切善惡境界不起心念,這就稱為‘坐’;在內見得自性原本不動,這就稱為‘禪’。
善知識!什麼叫作禪定呢?在外離一切相叫作禪,在內心性不亂叫作定,若在外境上著相,內心就會亂;若在外境不著相,心就不亂。本性原是自淨自定的,只因為遇境時即思慮這境,所以內心就亂了。如果見一切外境而心不亂的話,這才是真定,善知識!外離相就是禪,內心不亂就是定,外禪內定,就叫作‘禪定’。菩薩戒經說:‘戒的本質原在自性清淨。’善知識!由戒清淨故,在念念之中,自己見得本性清淨,自己修持、自己實行,自然能成就佛道。”
論議:
“師示眾云:善知識!何名坐禪?此法門中無障無礙。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此段經文顯本法門微妙難思,了無執著,離相離境,故無障,通達諸法實相,惟心惟性,故無礙。以實智內照,照一切時,守住一句佛號,不雜不斷,見真性不動,寂照不二,內外一如則名為禪。禪即心,心解則一切皆解,與性相應故;心縛則一切皆縛,必與塵勞共處。就要在心裏消能消所,情見是非具斷。銳根性人,一乘道種,就能悟入,頓了無疑,才能無障無礙。
坐禪之義,善解就是止觀、定慧。也是寂照一如,照外時,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亦不因之而生起,名為坐。此寂而常照義,“禪”是神秘不可思議之義,是無相而無所得的,它是自己的“絕對真心”、“自覺聖智”的自內證經驗,也可說是一種神秘經驗。它是離言說、離文字、離起心動念的一種高深修心見性法門。禪者,“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回光內照時,見自本性如如不動。此即照而常寂義。內外一如,寂照不二,就是坐禪,就是本經言:“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就是坐禪。而非常坐不動,坐乃止義,禪觀義。若能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方名真坐。內見自性,真如不動之體,方名真禪。否則是凡夫妄法、外道邪法。對此龐蘊居士云:“心如即是坐,境如即是禪,如如都不動,大道無中邊,若能如是達,即是火中蓮。”
“善知識!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禪定一詞起於梵語禪那,譯為正定。華梵兼舉而名禪定。今謂外離一切諸法相,不隨諸相轉,名為禪。了諸法空如實相,實相無相,而不取不住,內心正念真如,不為五濁魔境所擾亂,名為定。要言之:“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外離妄相,則是禪那止寂義。內心不亂,則是觀智得力處,故名為定。其實就是止觀雙修。
“外若著相,內心即亂。外若離相,心即不亂。”此語是明修禪之軌則。外若著相,其心必惑亂,有貪著心故。貪心起,心惑亂,怎會得定?於外若能離相,心即不亂。不亂即是正定現前。如何離相,使心不亂?古人教言:用教中種種方便,先須以經教印證禪心,然後禪教雙亡,佛心具寂。具寂則念念皆佛,無一念而非佛心。雙亡心空寂而達本源,習氣則盡,佛道成矣!如是皆是離相之功。否則內心昏亂,了無主宰,妄生取捨,心隨相轉,故曰“外若著相,內心即亂。”心魔所擾,如何習禪,恐坐亦不穩。若內心於念而無念,心湛然,清淨不亂,故曰:“外若離相,心即不亂。”念佛亦然,念而無念,無念而念為會念、真念。心專註於念,心則淨,淨心即佛,久之佛道成矣。
“本性自淨自定,只為見境思境即亂。若見諸境心不亂者,是真定也。”本覺真性本無垢無淨,即《心經》:無垢無淨,不生不滅。此即真如本無此淨垢,為何有淨有垢呢?眾生不識本體,迷惑自沒,無疑中起疑,見境思遷,心則亂。實則常住真心本自淨自定,亙古不變。如經云:“性覺妙明”,即本性自淨。“本覺明妙”,即本心自定。此眾生本具,絕非外取而得。但眾生一念不覺,妄起無明,迷本他求,由是世界、萬物、眾生隨念而生,隨業而現,相續輪轉不休。如經言:“一念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真如淨體不現者,迷真起妄,攀緣不實的妄境,妄境引妄心,心愈思愈迷,境愈緣愈雜,紛擾不休,則為“見境思境即亂。”故祖師云:“狂心不歇,歇即菩提。”見境心如如者,就是真定。否則向外妄修,見境思境,其心即亂。守愚空坐,不知念佛念自心,心外求佛、求法、求像,求神通者,不了佛意,無論修何法門,讀誦什麼經論,皆不可成就。
“善知識!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外禪內定,是為禪定。”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禪定者即自性理體,別無所得,修行學佛者,不分宗門教下,淨密法門,無不以淨覺心,取清靜場所為修行,寺廟以無事為興旺,故寺廟大多建在遠離憒鬧之處,外離一切相,不認相為真,心離非身離。對幻相,不住不取,觀諸法心現識變,實相無相無不相,畢竟空、不可得。一空一切空,十界空假中三諦皆空。相有畢竟如幻,一假一切假,十界三諦皆假。若身心不著境,生活不離境,“分別亦非意”,心不住不亂,安心實相,永息攀緣,即中觀、中道實相,一中一切中,十界三諦皆中,此三者不即不離,一即三,三即一,空有圓照,故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修戒定慧為始,圓成佛道為終。可謂“因賅果海,果徹因源。”若明純印二字理,三諦何須細分詳。
“善知識!於念念中自見本性清淨,自修自行,自成佛道。”稱性起修,全修在性,依此而行,自當成佛道。此節正示在因地發心,只要與淨心相應,果地覺不會差。如是因如是果。謂修行人於念念中,不離自性,不向外求,心不散亂,無論修禪、密、淨法,若能稱此自性而修持,稱此自性而行道,必證菩提無異。修自性、念自性為因,以求不生不滅之果。這即是悟圓理,起圓行,證圓果。要言之:直心正念真如,復本元自性清淨,即成佛道。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