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第四讲

作者:犟牛居士

净念修止观,空色两不沾,
性相若圆融,狭室揽大千。
同修上次提出的问题有好多比较难讲,那么我把我的体会先做个中心发言吧!
问:什么是佛法的觉性?
这个同修提得好。但是这个问题很深,而我又不能看经典,所以我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讲,肯定讲得不圆满,但是不会错,只给同修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吧。下面我就把我的心得体会说一说。
什么是佛法的觉性?首先应该知道什么是佛。佛就是觉悟的人,是洞彻宇宙人生真相的大觉悟者,他彻底地洞彻,彻底地通达,彻底地了解了诸法的真实相,这就是佛。所谓觉的含义,就是你这个心体离念的意思。而离念的相状就是等同虚空法界,无处不周遍。一真一切真,为什么这样讲?因为一真法界是平等一相,没有二相。什么是一相?
没有识起作用。经典上讲“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因为没有识,它就不变,它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一切诸法之相,这就叫做“一真”。一真没有佛,没有法,没有众生,也没有十法界,它超越了时空的局限。这个不变的“一真”,就是如来的常住法身,依照这个法身而指出来众生本具的觉性。为什么佛说众生都有佛性?他是依照什么说出来的?就是这个常住的法身、不变的法身,依照这个理论,依照这个真实相而指出的。这在佛门里就称做本觉,本来就有的这个觉悟之性,就叫本性。通过这个就可知道,佛果地的圆满而明觉的体性,就是我们凡夫本具的,与佛无二无别的性德。这个性德按佛家术语讲就叫做觉性,也叫佛性,也叫妙明真心,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心性。
佛陀讲了四十九年法,所讲的八万四千法门,哪个法门都是为使众生明了和开发自己本来就具足的佛性。佛来世间干什么?来告诉我们一条真理,众生与佛没有两样,都有佛性,都能成佛。为什么现前不能成佛?因为妄想、分别障覆了自己的佛性。这就是纯印老人家跟我讲的:“你们成天要大饭,辛辛苦苦的,就不知道自己有个金饭碗。”我说:“你净胡说八道,我要是有个金饭碗,我还用上班吗?我早把它当了。”她呵呵一笑。老人说的这个金饭碗是什么?觉性,佛性。我们在五浊恶世忍受苦苦、坏苦、行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等三苦、八苦的煎熬,就是因为忘记了自己手里这个金饭碗了。现在才明白老人说的“金饭碗”是什么意思。那时我不明白,我心说你咋把那金银手饰都给人了,要不然咱们家哪能这么困难,哪有金饭碗?
纯印老人生前用的饭碗现在我还保存着呢,咱们用不了她的碗,用它吃饭拉嘴,因为碗边都是豁口。你要给她扔了,她马上捡回来,“不行!不行!别扔,你们不用我用。”她舍不得扔,现在还真的是宝贝。她说她这个饭碗是金饭碗,她所示现的就是惜福,惜福就是积福,享福就是消福。
佛来到世间讲法四十九年就是告诉我们,众生都有佛性,你们不要在这受苦了,不要再轮回了,赶快修出去吧,和我们一样。这就是佛来到世间的真实含义。“如来所以兴于世,唯说弥陀本愿海”。弥陀本愿是什么?就是让众生念阿弥陀佛,作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是我心,我心就是阿弥陀佛。所以我们净土法门专称佛号,就是为了尽早显示我们的佛性。没有佛性你能往生吗?佛号是手段、是方法、是去极乐世界的路费。但是为什么能去呢?因为那里是我们的家我们才能去,要不是我们的家我们去不了。
为什么极乐是我们的家呢?因为现在的“我”和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我俩是一个,无二又无别,所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是要凭借我们所称念的这个佛号,以这个圣号来培育自己本具的、清净无染的莲花。莲花表性德。为什么用莲花表性德?因为莲花的根扎在污泥当中,污泥表什么?污泥表五浊恶世,水表四圣法界。十法界里的佛不是真佛,称为佛,但他不是一真法界的佛,他还有微细的无明,从十法界冲出去,达一真法界才是真佛,如同莲花只有冲出水面才能开花结果。莲花表的是一真法界,为什么它在水面上开花结果?因为我们的心就是“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冲破时间和空间。那么莲花仰仗什么开花结果呢?仰仗自己的性德。这就是佛门所用的莲花。亦表花果同时,如是因,如是果。
我原来不明白,为什么老人家总是绣莲花,枕头上是莲花,鞋尖是莲花,鞋底纳的还是莲花,现在才知道,莲花就表我们的性德。性德本来是清净无染的,可惜我们无始劫的尘垢把自己的性德覆盖住了,显露不出来了,但是并没有丢失,而且一点都没欠缺。所以我们往生到极乐世界以后,就凭借极乐世界依正庄严的境界,仰仗阿弥陀佛的加持,来显示众生本来具足的佛性。你别以为阿弥陀佛就是这张画像,或者是极乐世界那个阿弥陀佛,不是!阿弥陀佛就是你,你就是阿弥陀佛。同修自己去悟吧!说这胆子还真大,我还就是阿弥陀佛了?真是,我们与阿弥陀佛没有两样啊!但是一定要明了,极乐净土的依报、正报都同居于自己的一心,为什么?因古德讲“心净则土净”,我是根据这句话下的结论。
我们末法是一万年,但是现在佛的法运能不能等到一万年?我看等不到。按现在发展的情况来看,末班车、末班船很快就要开了。就根据这个原理——依报随着正报转。正报是什么?正报是人心;依报是什么?就在这一点上来看,依报是佛的法运。现在的众生无恶不作,人的自私自利心达到了顶峰,杀业也达到了有始以来的顶峰。所以自己造的业自己要受报。为什么年年发水?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的结果。前些日子我看电视里说,有一个村庄,它那里产一种龙丝草,说这东西是高营养,为了找到它,就用耙子在那草地里搂草,连草根都挖出来了,之后上这堆草里头去找,搂这一大跺草能找出那么几钱龙丝草,结果把绿色的植被全变成荒漠。纯粹是造业!乱砍乱伐,乱挖乱掘,谁干的事?众生干的。为什么这么干?为了满足自己的贪心。贪心重就发大水,这是众生贪心共业因的果报。在五十年代,也没听说这个大火、那个大火的,现在世界各地都起火,好好的飞机飞起来它也起火,大轮船在海上走着走着它也起火。火山也接二连三地爆发,什么原因呢?众生共业的感招。众生的嗔恨心重而引起的火灾;这儿也闹地震,那儿也闹地震,尤其台湾震起来没头,过去从来没有的事,什么原因?他们非要在我们老祖宗的板图里面蹦出去,这就叫人心不平,人心不平就感招地震。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治火治水,不如治本。治什么本?治心。但现在不是治心,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就是不治本,这怎么能行?所以西方极乐世界也是我们的依报,正报还是我们的心。
为什么现在魔那么能迷惑人?其实不是魔迷惑人,而是众生的心在迷惑自己。现在的人你给他讲正法他不接受,给他讲点神通,他就神魂颠倒,就相信,这些都是末法法运决定的。末法时期佛法微弱,妖魔鬼怪全出笼,这些恶缘都跳了出来,都在灭佛灭法。本来清净的僧团现在也不净了,鱼龙混杂,鱼目混珠。所以同修一定要把四依法牢牢地记在心里,不要听这个师父怎么说的,那个师父怎么说的,有的师父公开讲不要持戒了,还说时代不一样了,佛的戒律可以放松了,这纯粹是灭佛灭法。佛的戒律是不可更动的,古德说有戒佛法兴,无戒佛法亡,我们修行要依圣言量为准,经典不可改变一字,因为佛的经典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永远是这样。违背佛说,违背佛的经典就是魔说;符合经典,就是魔说也是佛说。这就叫依法不依人,一切唯心造。那么现在我们的人心什么样?我们都知道,和五十年代没法相比,尤其和学雷锋那时候也无法相比。那时坐火车、坐汽车你看那些当兵的、带着红帽徽,那真像个军人的样子,都规规矩矩地站在车厢的过道,老百姓坐着,他们站着;年青的工作人员都给农村的老太太、老大爷让坐,现在行吗?上回我们从鸡西回来,上车以后,一个小青年在座位上躺着睡觉,我在旁边站着。三个人的座位他一个人躺着睡觉。我扒拉扒拉他,他把帽子摘下来瞪了我一眼,又把帽子扣上了。我又扒拉扒拉他的腿,他把帽子摘下来挠挠腿又扣上了。我说:“老兄啊,你让我坐会儿,我坐半个屁股行不行?你老人家把腿蜷一蜷,我就坐半个屁股,让一让,我坐会儿,我确确实实站不起了。”他寻思寻思腿蜷一下,我真坐半个屁股。你说人心怎么到这个程度?像这个情况屡见不鲜。我说的都是真事。我们上次去香海寺,从香海寺回来坐公共汽车奔海城,走到中途上来三个小子,穿着西服革履,跨着大哥大,戴着墨镜。司机小声说:“掏包的上来了。”后边人听不着不知道,我因挨着司机我听见了。那三个人上来以后就在汽车里挤,随后就分开了。分开干什么?看准谁的背包就“哗”一下子拉开,上里头摸。有一个坐车的小伙子不老实,在那儿东张西望,不大功夫我看见那三个人其中的一个,手这么一划拉,就把他兜打开了,人家把钱揣兜里了他还不知道。都公开上来这么干,这人心怎么险恶到这个程度?既然人心这么险恶,依报随着正报转,那么佛的法运是依报,它还能再延续七、八千年吗?不能了。但为什么佛讲他的法运是一万两千年?是不是我这样说又和经典不一样了?不是。佛是按他那时候的人心说的,是按当时的情况说的,所以那时候说佛的法运真是末法一万年,现在就不行了,现在我看再有个三、四千年就差不多了。同修,我说这段是什么意思?赶快修,再不修就来不及了,今生修不出去,来世已无期!你来世上哪儿去了不知道,佛的法运这么紧迫,你还不抓紧修吗?为什么纯印老人那个法船顶上有个表针,什么意思呢?时间紧迫!不但有表针下边还坠着个铃铛,表什么?警钟长鸣!
所以极乐世界乃是我们心中的极乐,不要上外边找极乐。你佛号一连成片,妄念能伏住了,烦恼不起现行,现前就是极乐。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能安于现状,要饭吃是我们过去没修布施,若安于现状我要饭也照样快乐;富有也自在、也快乐,没有烦恼,那还不是极乐吗?发财了,发财我不贪著;受穷,受穷我不气馁,我没有苦相,那还不是极乐吗?所以极乐起于自心,惟心所现的极乐。因为心性周遍法界,没有一法不是惟心所造,没有一法不是本性具足。如果有丝毫一法从心外所生,这个人就必遭魔难。你要明白这个道理了,你也别求阿弥陀佛,也别求观世音菩萨,求别人不如求自己,你还是求自心佛最把握、最稳妥。你要是向佛求、向菩萨求也是心外求法,向法中求也是从相上修。当前某些邪教就是抓住人们的有求心理,迷惑心外求法者贪恋神通、期盼速成,使其身陷魔难而不能自拔。当然这也是他们的业因果报现前,我们这些同修为什么陷不进去?因为我们自心清净,于法不贪求。
所以心性具足一切法,遍造一切法,但是若从理体上讲,它又没有能具与所具,就是没有能、所,这就是不二之法。如果有能有所就又变成了二法。我现在所讲同修慢慢去体会,并且听法也要念佛,听而无听,无听而听就是会听,无分别故。能造的因缘及所造的法,也是当处出生,当处灭尽。因为能造的缘是条件,所造的法是缘生,缘和缘生都没有自性,所以还是一片空寂,还归到本体。
昨天画一个圈就是能造,中间点个点就是所造。“空”里头有个能造还有个所造,但所造并未离开空的本体,它是个缘,因缘形成这个点,那么要想回归本体那就往回来,这个圆圈“〇”是我们的本体,圈里这个点就是所造,就是因缘所生的法。所以说当处出生,当处灭尽,这样讲就比较圆满了。
所以我们明白了佛法的同修,应该是那边说个有,你这边就应当想到空,有和空一如;那边说个坏,你这边就有个好,没有好怎么知道它坏?若没有坏怎么能比较出来它好?这就是不落两边了,这就是佛法,这就叫圆融,要落到一边就不圆融了。
其实我们念佛求生净土给它下个定义,乃是以法界的心来观想法界的境。我是说以法界的心,不是说本体的心,是以法界的心来观想法界的境。境是什么?境是人事环境和物质环境;心是什么?心是我们的本体。古德讲:惟心净土,自性弥陀。所以我们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实际是什么?生则决定生,去则并没有去。这样讲同修可能越听越糊涂,没有去不就糟了吗?有一种找不着家的感觉。因为这位同修提出这个问题,我就得这么讲,你慢慢去悟。这就叫做“生则决定生,去则实未去。”往生乃是生于法界内的依报和正报,生于色法与心法,这就叫做往生。换句话,把它变成“唯”:“唯依唯正,唯色唯心,唯观唯境”。这么讲恐怕大部分同修都不明白。这就是空有本不二。这个理论是比较深的。我讲了半天其实就是两句话:一心念佛、老实念佛就可以了。你要能达到这样,即能“暗和道妙,巧入无生”。无生就无灭,你还用考虑我到底生没生极乐?到底去没去?还用考虑成就不成就吗?不要考虑这个了,那是别人的事了,你还是一心念佛,老实念佛吧,现在不明白,咱们到极乐世界找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给讲一讲不就明白了吗?就怕你去不了,一但去了什么都明白了,到那儿以后就可以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你还用怕没有文化?还怕跟不上?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何患不能证入圣人的觉位?指定能跟上,因为你到那以后就和佛没有两样了,也是三身四智、五眼六通,一点都不欠缺。现在同修当中有这个通、那个通的,我说把你的通赶快放下,你的那个“通”绝对不能通到西方极乐世界。因为你那个是假通,你那叫错觉的通,你那叫幻觉的通,你那叫魔通,你那叫畜生通,你那叫仙通,换句话说,你纯粹是个鬼通!其实你什么也没通,你不但耽误自己,贻误你的人生,你还误导了别人。
我们应该明了这个娑婆世界的六尘境界,它就是众生生死轮回的险滩,对这个世界可千万留恋不得。已经遇见这殊胜的因缘,你还不很好地利用它,还不很好地修持,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你,佛也没有办法,可以说没有救了,耽误你的是什么?最耽误你,最害你的,就是在世尊成道前跑去干扰佛的那三个魔女:贪欲、爱欲、乐欲魔女,就这三方面影响你不能成道。你们回去自己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毛病?因为我们念佛是在外相上做事相上的忏悔,以阿弥陀佛一念,来代替一切念,以一念来洗涤、擦拭无量劫之尘埃,尘埃虽厚,滴水穿石,不怕慢就怕站,站是什么?停啊!净念相继就是别停,只要不停顿地耐心擦拭:“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日久功深,终究能把尘垢擦净,使本具的性德渐渐显露。
怎么修?从修持上就是念佛,行为上就是严持戒律,随缘作善,这就是正修与助行并进,这就要加强愿力,刻苦修行。为什么佛门把大白牛车比作大乘佛法?牛车稳啊!一步一个脚窝,认准这个道一直往前走,一步一步、一步一步,非常稳。鹿车就不行了,虽然跑得很快,但转来转去,睁开眼睛一看,又转回原地来了。羊车更不行了,行的是孤家寡人政策,所以还是坐牛车把握。
佛法的觉性就是人人本具的心性,这就是“本觉本有,不觉本无”。只有通过修、悟、证,它才能显露。“什么是佛法的觉性”这个题太大,我就这样简单说一说吧。
问:老师,能不能讲一下学佛的障道原因?以便好注意,好修行!
这个障道的原因昨天我已经讲过了,同修今天又来了条子,那么我今天就再简单地讲讲。我们虽然发了菩提心以后,上求下化,也不是三年五载就能成就,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来熏修、来启悟、来体证佛法的真实义,才能够真正的成就,所以我们不要贪急。由于学佛人大部分都是通过跑道场,而感到道场的庄严,以其纯朴善良的心而加入信佛的队伍,但是这样进来的人不甚了解修行之道,又很难遇到真正的善知识。这就是:
信佛容易学佛难  纯印乃是大法船
化身尘世心无住  佛法本来在世间
世人若真明其理  自性菩提即现前
确确实实想明白佛理不容易,入佛门以后究竟怎么修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没人讲。因为佛法讲错一个观点,哪怕只讲错一个字,这个果报也是非常可怕。当年百丈禅师讲法时,就有一个白狐狸变现的老人经常去听法。它是什么原因进畜生道的?原来这白狐狸前世是一个讲法的法师,当有人问他:“大修行人落不落因果?”他回答:“不落因果”。其实应该将这个“落”字改成“昧”字,成为“不昧因果”就妥了。有没有因果?有因果,但是大修行人的因果可以转化、可以减少,但是要取消不可能。昧是抹掉,不抹掉因果就对了,不抹掉因果说明还有因果,你说不落因果就是说没有因果,就不对了。就说错这一个字,使它五百世堕野狐身!但我不是讲经也不是讲法,我是弘扬纯印老人家的德性,是向同修谈我自己学佛的心得体会,即使是这样也担极大的风险。
讲法者确实要担极大的风险,风险了不得,所以没人敢讲。但是即使别人给你讲你也得不着,还得自己去修,自己去悟,自己去证才得。因为宝贝在你自己怀里揣着,要自己往外掏,别人要上你怀里去掏,那成了扒手了。
因为不太明了修行之道,没有足够的修证体验,又很难遇到真正的善知识,所以修行路上难免没有障碍,尤其是末法时期,魔盛法微,善知识可遇而不可求。谁是善知识呢?净空老法师!你听净空法师的磁带不会有错。为什么我听他一百零七盘磁带,越听越耳熟?因为他讲的和纯印老人日常所说的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听净空法师老人家讲的带肯定不会错。
因为净土法门是殊胜法门,是不可思议的法门,是佛讲八万四千法门之外,又为末法众生讲的一个特殊法门,所以必遭魔扰!而且修行也不会一帆风顺的,我们念佛也是一样,不可能没有障碍,必然有低谷、有高峰。在你低谷的时候,就预示着高峰的来临。有的同修见面就问我:“我念佛,怎么念来念去好像还不如原来了?”我说:“恭喜你!把他闹愣了,“我这样你还恭喜我,还看着我倒退?”我的含义就在这儿,没有低谷哪来的高峰?魔扰并不可怕,但是魔一扰,你就退了道心,这就可怕了,最可取的是别退道心,差一点没关系,差了以后马上再前进,还能超过你原先的那个境界。这就叫:波浪式的前进,螺旋式的上升,不可能像喷气式飞机或者宇宙飞船一下子就飞起来,绝对不可能,那不叫修行,想要快,反而慢,那就叫做欲速不达。
现在《纯印》一书已流通全国,甚至都流通到外国去了,但是又有几个人听到过“纯印”这两个字?即使听到了又有几个人相信?就这么弘扬,知道纯印老人家修心之法的人也还是微乎其微,因为没有这个缘分,所以善知识可遇不可求。对我来讲,唤醒我的善知识是纯印老人,启蒙我的善知识是净空老法师,帮助我的善知识是吕老居士,梅河还有一位教我念“南无阿弥陀佛”的老师,叫赵春艳。她原先是佛教流通处的,我入佛门以后就看见“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我就念“南无(nanwu)阿弥陀佛”,念了两个多月,以后与同修见面我也是双手合十。那天我去请香,一进门我就双手合十:“南无(nanwu)阿弥陀佛!”我这个老师就告诉我了:“犟牛啊,不念‘南无’,念‘(namo)’阿弥陀佛!”这些都是我的老师,要不五年以后恐怕我还念“南无(nanwu)阿弥陀佛”呢……你不信,真有这事。我得直肠癌的时候天天去医院灌肠,清洗肠道,给我们灌肠的是位女大夫,我一看她看佛书就觉得亲近,就问她,你是不是信佛?她说信十二年了!我问她:你老师是谁?她说是葛家沟一个老李头儿,想明天准备彩礼上那儿正式拜师去呢!我问:“他是干什么的?”她说:跳神的!我一听学佛十二年,怎么上跳大神那认老师去了?我又问她:你天天干什么?她说:有功夫念念南无(nanwu)阿弥陀佛!我一听你学佛十二年还南无(nanwu)阿弥陀佛呢,因为我受纯印老人的熏陶六十多年,所以我给她讲什么是佛法,我说:你不要上大神那儿拜师去了,他不是佛,那是仙!你拜黄皮子、豆鼠子还不如拜你自己,你拜自己的照片,也比拜他强。讲来讲去,她明白了,说:你讲的条条是道!我告诉她,佛在自己心里,不是上哪个大神大仙那儿找佛去,这点我就是她的善知识,所以她就不去了。她说:多亏你了,要不明天中午我就去了!所以说善知识可遇不可求,就是这个道理。
当今我们学佛的人多,但真正明理的人微乎其微,不明佛法很难入修行之道。那就叫做盲修瞎练,这样学佛必然停滞在相对境界上而无法明理。这样修是修不出去的,主要的障道缘可分为下面四种,这个我昨天都讲了,今天又来了好多新居士,我再重复一下。
第一点就是执任务观。有些同修把修学佛法列为功课以后,每天只是为完成功课而用心,早晚课完了,一天的修行也就算结束了,尤其在功课中不知道如何体证佛法的妙用,功课结束后不知道如何念佛,日常生活中又不知道如何来观照自己的真心。因受这个任务观的影响,所以在时间紧迫和交往中深恐贻误了功课,为了完成功课急急忙忙地往家跑,匆忙补上,这样必然将功课成为负担。有的同修说我学佛怎么学的这么累?可是我学佛觉得很自在,有人让我去,我就乐呵呵地去,到那儿就讲,讲完背上小包就走。若没人找,回家就玩儿,玩儿也不忘念佛,不玩儿还是不忘念佛,说话在念佛,睡觉还在念佛……哪能不自在?这身体一点不好受的感觉都没有。有任务观就压制了学佛的轻松、自在、快乐的内心受用,其实学佛真是最大的享受,你却体会不到,把虔诚、自愿、心安、愉悦、受用的佛法变成了苦恼、被动的束缚。这是忘记了学佛的根本在修心,学佛不是让你脱离生活,不是这个也不干了,那个也不干了。学佛就是身在做而心别动,使心灵世界在修学佛法中不断升华、不断明朗、不断地完善,最后达到深入生活而不染生活之六尘,这就叫做“穿越万花丛,身不沾一叶”,使本具的清净、平等、慈悲的佛性,在契理、契机的功课中显现出真实的妙用。
早晚课是不是功课?它是功课的一种,这叫定课,还有一种功课叫散课。我们现在修行不得力的原因就是不会运用散课,只是完成定课,而且有的定课还是完成的懒课。什么叫懒课?初一、十五念阿弥陀佛、念观世音菩萨,初二就不念了,这就叫懒课。以懒惰之心勉强去应付,这纯粹是在糊弄佛菩萨,欺骗佛菩萨。欺骗哪个佛菩萨?欺骗自己的心。欺人者自欺,骗人者自骗嘛。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损人绝对不利己。
修行怎么才能快乐、自在?教个方法,就是散课与定课可以互补互用,别死在定课上。定课是修什么这个要明白,定课是修定心,到时候能不偷懒指定去作,这要靠定力。定力、定心培养久了,能够看住自己的心了,持戒就在其中。有了定力就不懒惰,定心培养久了就叫禅定,禅定不是坐那盘腿面壁,你有了定力了你还没有智慧吗?
我现在才真正明白,我所讲的这些事全是老人教给我的。但是她并没有天天给我上几个小时的课,而是今天说两句、明天说两句,后天说两句,潜移默化,全是这么来的。
为什么说散课念佛是修清净心?因以一念伏万念,把万念伏住,你的心还不清净吗?两者要相辅相承,这样日久天长就能心合于道,行顺于自然,修学佛法则会越修越自在,越修越愉快,如果掺杂进任务观,那么心就不净,执著心便起用,法与心就不相应、就分离,就不会感应道交。要想达到净土法门的一心不乱,可以给你下个定义叫做“望尘莫及”,所以学佛人不可执任务观,当然了我们不能废除功课。我说了半天,有的人说:好!那没有任务观我就别上早晚课了。那能行吗?那还要修定呀!应该明白哪个修净心,哪个修定力,在如何用心的前提下活泼地应用,心无滞留,心无挂碍,永远使自己的心处于一种清净、无为、愉悦的最佳状态中,丝毫没有负担之感,唯以念佛取代任务心,这样长期的熏习,心自然就与道相应。
第二个障碍我们修行的就是执功德观。一些学佛人认为念佛可以累积功德,也就是我们说的积功累德。我看过那样的一个小本本,它里边有好多小圈圈,念佛念到一万声时涂满一个小圈,再念够一万声再涂满一个小圈,用纸记着,把一本小圈圈涂满了之后放佛堂上,再画满一本再放佛堂上。干什么用呢?说走的时候就拿这个小本和阎王爷算帐去。能不能起作用?能起作用,阎王爷也许封你做一个土地老、山神爷或者城隍爷,再小一点让你成为披毛戴角的仙。因为你念佛了,那还能不封你当个小官吗?按我们世间来讲就是能当个小干部,上哪里当?上阴曹地府里去当。当然了我不管这个是谁编的,也不能说它好或不好。刚才说的那些是不好,现在我又调过头来说它好,好在哪?对那些懒汉最好,因为你念不够一万声,你那一个小圈圈就没画满,所以能督促你念佛这点好。但画这个圈圈点点烧了之后真能起作用吗?不能!因为你是分别心画的,分别心是世间法不是佛法,所以这样的佛号不起作用,要一辈子搞这些东西就把你耽误了。所以念佛不在你数的多少,而在你佛号念的精纯不精纯。佛号念得再多,一个个全都是瘪子,不能做种子用,那能行吗?所以哈尔滨居士去我家,我问一位老居士:“你念佛多长间?”他说:“我一天念三万声!”然后我说:“你看我念多少声你算算!”我念佛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一口气念完之后问他:“你说我念多少声?”他晃脑袋,“我查不过来。”这个查不过来的数是无量数,那个三万声是有量数,你说我俩哪个多?我这一口气要比他三万声不知道多多少倍?因为我这一口气的佛号是从清净心里发出来的,而他是用执著心念这三万声,少念一声心都不安,念完了一圈赶快把底下的小点圈一下,你说这个东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所以我说它又好又不好。对懒人来讲是鞭策你、是逼迫你念佛,对真修的人来讲我看用不上,真正的修行不搞这个,那不是功德。你以为这一大摞都是功德,哪有这一说?若是把你念这一大摞拿出去炫耀:你看我念这么一大摞了,这功德多高!这就叫功德观。甚至有些人为了修功德而搞布施,为了修功德而搞弘法,为了修功德而去放生等等,做一切善事都是为了修功德,而且对这些事老是常记不忘,印经书漏记或是写错了名字,就认为把自己的功德给漏掉了:我的名字怎么没了,我的名字怎么写错了?施舍放生款还念念不忘,这些无不是修道的障碍,就是功德观的思想障碍了你的道心。因为不明白什么是功德,什么是福德。真正的功德并不在事相上,这句话你要记住,功德不在事相上,你所做的那个事,所看到的那个相绝不是功德。真正的功德看不见,真正的功德不在事相上,还不在修法上。什么叫修法?像我们诵经,一天我诵多少部经,持多少咒语,磕多少大头,做多少个法会,这叫修法。我们有的居士专门到处跑,给人家做法会、给人家搞超拔,认为自己是修功德。实际功德必须与清净心相应,不与清净心相应的绝不是功德。功德它是于内心世界脱离了烦恼的一种清净无染的状态,这个状态按佛法讲就叫做无念。我再说一遍:功德它是内心世界,谁的内心世界?自己的内心世界,功德是于内心世界脱离了烦恼的一种清净无染的状态,这个状态就叫无念。不但无念还无知,不但无知还无见,是自我性德显现的一种证悟。功德本身有两个含义,念念无滞碍,洞见本性的妙用叫功德。见性是功,平等心是德;内心谦谦,毫无我慢之心是功,身心与理相合是德;心生万法是功,入法而离念是德;念佛时能以佛号修净心,与自性相应是功,在日常生活中不染六尘是德;念念无念,心清净是功,心地平等、慈悲是德;无我相是功,行普敬,常行布施是德。通过念佛的法门达到一念不生、了了分明,能一心不乱是功德。功是精纯的功夫,德是身、口、意的德行。这就是功和德的关系。同修记不住没关系,你就知道怎么和自己的清净心相一致这个是功德。功德看不见,福德能看见。你就记住这条就行。
如果在修行或者弘法中执著有功德相,产生了我慢之心,就是妄心分别在起作用,就产生了人、我的知见,必然遮蔽了清净的自性,则无功德可言。同修看我到处弘法就说:犟牛居士功德可大了!我若也这么想,我这功德是挺大,这就完了,修得再好也是阿修罗道,六道,绝对是这个。尤其是:犟牛居士贡献大,给他个小红包。我得着红包赶快揣起来,必然进鬼道。上次在八一招待所讲完法以后,有位老师父,是位二僧,从兜里拿出一沓钱来,颤颤微微地说:“犟牛居士,我头一回听到这么好的法!这些钱给你用吧!”我当时就把眼睛瞪起来:“干什么你,你想让我生贪心进鬼道吗?”吓得她赶忙收起来。所以功德可不好修,稍有一念起,功德就没了。功德可不是居功自傲,永远做别人的垫脚石才是功德!所以学佛人不能执相,若执著这个相,必定忘失自己清净的本性。功德一不是求来的,二非做来的,而是在修行中积功累德,不走心,念念无住,放下有念,又不住无念,使自己身心世界与佛果菩提融为一体,这样虽无求功德之心,而功德却自然显露,道业就在无知无觉中成就了。以上所讲是障碍修行的第二个方面——执功德观。
障碍修行的第三方面是执名相观。佛门的经典和诸宗众多祖师论著中的名相非常之多,浩如烟海,如果佛门弟子不能明了如来心法的真实含义,而专门钻研字句、学习文意,到最后只是得到了佛学,而不是学佛。佛学好不好?好,你当个佛门里的教员可以,想要往生是绝对不可能,这就是学佛和佛学的区别。
执名相观参学得来的不是佛法,它是用你的分别心依文解义,不是佛知佛见。因为佛陀所讲的无不是以心为宗,是指引大众入不思惟的清净心,清净心生智慧,所以经律论诸多的名相,不过是如指指月,我们不要认指为月,错认方向、途径,必然违背佛理。所以我说修行如果不契理、不契机、不明理、不如理如法地修行,佛法也能害死人。现在有不少学佛人和邪教弟子一样,最后也是迷迷糊糊,一会儿看到这个了,一会儿看见那个了,幻觉重重,这就叫做癔病。癔病再严重就是精神分裂症,就是精神病。谁造成的?不是佛法造成的,是你不会运用佛法,不明白佛法的真实义,不能契理契机地修行,而执著幻觉,信神、信仙,求神通的结果。若死在名相上,不能够参悟佛理,望文生义,必然导入邪知邪见,绝对是魔而不是佛。我们应该借助佛法的名相入佛正见,联系我们修行的实际,解悟名相的真实义,对一切佛法能够达到顺藤摸瓜,这个意思就和佛以指引月是一个道理。顺藤摸瓜,找不着瓜没关系,你别断了这根藤子,始终摸着这根藤子去找,一定能找到瓜。佛法就是诸佛修行成佛的方法,对这个方法我们要会运用,这就叫做启用。启用什么?“全佛是心,全心是佛”,念佛念自性,自性在念佛,声声不离自性觉。若借名相来广宣教法,有没有用?有用。有什么用?普利有情,度有情众生就得用名相。但如果你要执著名相去修,忘失真义,虽然学了或者是记下大量的佛学常识和佛学知识,甚至讲起来滔滔不绝,实际并没有明了佛法的究竟义,绝不能开真实智慧。因为智慧是从清净心中生,知道的多必然烦恼多。我们家庭生活也是如此,你什么都想管,知道的很多,你烦恼指定多。像我什么也不管,就没有烦恼,一管就有烦恼。知道多必然所知障重,不能入佛智慧,得不到佛法的真实受用。
我这样讲有的同修不服气,说:咱俩辩论辩论,我哪本经都看过,什么经我都能给你讲出来,你就不行。”我承认,我是不行,因为我眼睛没有能力读经典。上次在圆明寺我叫人家“劫跑了”,我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居士们在后边雇车就撵,一直撵到关帝村。在关帝村我们结了一段法缘,把关帝村的大神大仙全给皈依了。去关帝村走了多少小时?从吉林走走了七个小时,拐弯抹角谁也找不着。结果口前有位居士找我去了,她说出来的那些经典我都没听过,除了《华严经》还有《楞严经》、《妙法莲华经》,还有什么什么经我就不知道了。她为什么找我?我在圆明寺弘法的时候,她听人说犟牛不看经书能讲佛法,她感觉非常奇怪,因为我所讲的那些话是什么经典,第多少品,佛是怎么说的,她都记得。她煞费苦心地阅读大经大论,一天睡三个小时觉,骨瘦如柴,已经干了十二年了,可谓“善知识”。她自己开着小车,白天找我们找了一天没找到,晚上继续找,半夜三更真找到关帝村去了。关帝村那地方特别难找,白天都找不着,她竟然半夜找到了。因为她非要见我,佛菩萨一看,那就让你见吧,龙天护法就把她引去了。到那她就跟我叨咕起来了,嘴直冒沫子,叨咕完了我也不知道她说些什么,因为她说的那些经典我都不知道。我问她:“你说完了?”她说:“说完了,你给说说怎么回事?”我说:“你真行,将来要办佛学院你当老师去吧,你这经典看的太多了。”她又说:“我找你是看得起你,你知道不?”我问她:“怎么看得起我?”她说:“大和尚想见我,我都不见他们,因为我瞧不起他们,他们没有我读经读的多!”我一听这叫什么修行?典型的贡高我慢!
她来找我是为解决一个问题。她发心印《大宝积经》,因为大样不可心,已经印了三次,样版纸堆起来有一米多高,她知道有意毁坏经典进无间地狱,所以她不敢烧,没办法她就天天吃这些样纸,越吃身体越弱(铅中毒)。后来她一想这可糟了,这一米多高的大张纸得吃多少年才能吃完?这人挺聪明,想要抓我做替身,到这儿把我找着了。她讲完之后就提出这个问题:“你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吧,我可吃不起了,绝对不敢再吃了,再吃指定铅中毒,我求你给我解决。”
我一想行啊,当个替身吧!我给她写个超荐文,我说:诸佛菩萨,龙天护法,她实在吃不起了,这部《大宝积经》世间流传的很少,现在先由龙天护法来妥善保管,待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弥勒佛降世时,你们再把这部经典奉献出来吧!我给她写个条,我说:“你把它烧了吧,然后和《大宝积经》的大样一起装在一个干净的袋子里,用绳子拴上大石头沉到大江深水里去。她一看说:“这样不行,你没画押!”她心说你这个小干巴老头儿,真有心机,就这么把我骗了,以后你想不承担责任哪!我说:“好,我承担责任,谁让我出这个点子了!”我签上名、按上押,我承担了,这样行吧?这回她高兴了。
最后我告诉她:“你这一生这么修绝对修不出去,因为我说一句话你都知道这是哪行哪页、什么经典,你的所知障太重了,你的心里净装这些东西哪行?我就敢说,你这不是智慧,你纯粹是读死书、读死经,你不是真实智慧!”因为这样的人越顺着越不行,得戗着她,这叫对症下药。那天一起去的居士们都在一铺朝鲜大炕上休息,这大炕能住好几十人。我说:“我们这里的老头儿、老太太们,哪个智慧都超过你百倍以上,你是这个(小指头),他们是这个(大拇指)。为什么他们是最好的?他们把所有的经典浓缩到一句佛号,这是真智慧,你不但没浓缩,你还往那个纸堆里头钻,我告诉你,你要不改变观点,转世你是什么?经虫!你不是喜欢经吗?喜欢经你就在经书里待着去吧,做嗑经的那个虫子。”我这样一说可把她吓坏了,吓得满头大汗,问我:“真是吗?”我说:“真是!”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不是我有神通,《三世因果经》里说的很清楚,一看就知道你犯什么毛病。她说:“那怎么办?”我说:“怎么办?老实念佛,一切放下,不要再搞这个东西了!”
在老爷庙结法缘时,来了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众,拄着大拐,三个月时间两脚就翻过来了,从脚踝骨骨根往外淌脓、淌血,问我怎么办?我说:“求死吧,别求生了,你求生求不了。”她问什么原因?我说你前世是个杀猪的……原先杀猪是什么样?把猪杀完之后,用一根捅条从猪脚腕子处往上捅,之后吹气,吹鼓了以后好刮毛。我说:“从你生病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来了。她的脚三个月就烂到这个程度。她问我:“这能好吗?”“不能好了。赶快老老实实念佛早点往生,别遭这个罪了。”她说:“你给我治一治!”我说:“我哪会治病?我的病还得用念佛一点点去治,我哪会给别人治病?你别想治了,谁也治不了!”佛法大也大不过业力,不是我有神通,你看《因果经》就明白这个道理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搞清楚。
经典是敲门砖,悟道以后就应该离开文字相。六祖惠能大师把橹时说:“迷时师度,悟时自度。”就是这个意思。迷的时候要靠经典,经典是佛说的,明白道理以后要放下经典,自己度自己。这样就不迷信了,靠这个靠那个,那就叫迷信。你若明白以后,就应该离开文字相、言说相、心缘相,这个时候就叫做“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离心缘相,将攀缘的妄心全放下,最后将放下的念头也放下,一切无住,顺其自然,困了就睡,饿了就吃,醒了就念,这样的内心光明智慧自自然然就在你生活当中而显露。佛法自心本具,不从外得,只要不思、不想、不念、不求、不攀,无比的清净、自在、受用当下就是。你要有思、有想、有念、有求、有攀又有想得的心,绝对得不着。这就是不要执名相观。
第四点障碍道心的是执仪轨观。佛教为了接引修道的众生,设了许许多多的仪轨,像寺院早晚的课诵,禅宗的禅堂,密宗的坛场以及净土宗的打佛七,都有仪轨,如绕佛、止静、念佛,甚至有的跑香、坐禅、灌顶、礼佛等等,但是这些仪轨很少有人明白它们的真正作用。对仪轨的作用不知道所以起执著心,执著于修智慧,想早点生智慧,修成佛知佛见。若起执著心必然从相上修,像烧香烧几支?磕头磕几个?蜡烛是用粗的还是用细的;是用红的还是用白的;插香的顺序怎么排等等,执著于仪轨者则丝毫不能改变。虽然正常情况下为了有规矩必须执行,但你死在仪轨上绝对不对。什么叫死在规矩上?我们有一次从外地回来,在火车上就遇见一位同修,她买了一盒盒饭,打开一看,里面是豇豆角炒肉末,她说:“这不行,我持戒多少年了!”打开窗户就要把饭盒扔出去。我一看里面的肉末就像火柴头那么大,星星点点地沾在豇豆角上。我告诉她别扔,她说不扔怎么办?我说我吃。正好肚子饿,我把它吃了,是不是恶心?胃里是有点不好受。如果按仪轨是不应该吃,但在这种情况下,你是吃了对?还是扔掉对呢?显然是吃了对,为什么吃了对?因为糟蹋粮食就是暴殄天物,亦不惜福。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死在仪轨上,如果死在仪轨上,佛法将犹如一潭死水,绝对不能够延续。
很简单一个例子,就是入佛门以后必须执行五戒。不许杀盗淫妄酒。就“酒”这条,若给刚入佛门或者未入佛门的人“扣上”,你说他能不能进来?我说你要把这条给他递出去,这就不是说度人了,你叫断人的慧命,绝对是断人的慧命。怎么办呢?用方便法。可不可以吃肉?可以。告诉他别杀生,吃三净肉,不一定就得吃素。又如饮酒,家里的老头顿顿离不开二两酒,你说不让他喝,他能跟你一块儿念佛吗?你得方便:“老头儿啊,学佛确实好!”他一看:“确实好,但我学不了,因为我断不了酒!”“老头那么办,少喝点,咱们一顿来一两行不行?”老头儿就觉着还真行,杀盗淫妄酒,这酒戒没让我受约束,那咱就来一两吧!他就愿意跟着你一起念佛了,念来念去就有人管制他,谁来管呢?心来管制他。他念佛心一净了,嗜好自然就没有了。还用你去断它吗?你硬断,那能断了吗?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不要执著仪轨观,佛法是圆融法,佛度众生也是用善巧方便法,其实佛门的仪轨是起到摄心作用的。正常情况下我们是要执行仪轨,像我们进大殿时应该走侧门,不应该走正门,那是对佛、对法、对师父的尊重,进门时靠哪边走,应该先迈哪只脚,这些都是表恭敬,表真诚的意思,这不过是一种礼节,这些礼节让人感到道场的肃穆与庄严,感到道场非常严格,一严格人们就感到不能胡来,使进入道场的人从心里对佛像、对经典、对出家师父油然起敬。仪轨起这个作用,它和修心没关系,和修自性没关系。但仪轨的严肃性和道场的庄严气氛,能够感染你妄念不生,身心全部投入到修清净心之中,久而久之,心净体亦净。它实际上不但是精神的疗法,也是心灵的熏陶,到时候你真正能够万缘放下,一心向佛向道,尘劳烦恼不生,身心必然轻松。但是绝不要死在仪轨上,假如执著仪轨神圣不可侵犯,稍一不慎有些误差,心里不免就觉得恐慌,生怕佛菩萨、龙天护法来责怪自己。因为万法心想生,必然要出现疾病、灾祸,甚至出现精神恍惚。什么原因?执著仪轨的毛病。主要是在差别的事相上起分别心,千斤的压力在心头。这样死在仪轨上,又怎么能感受和体证妙明空灵之境呢?
古代参禅有呵佛骂祖、烧佛像烤衣服的典故,但是我们净土法门你要这么搞,那就叫做“放佛血”,必进阿鼻地狱。所以你得会运用。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修的不是带业往生的法门,他是靠自力解脱,达业尽情空,这是什么人修的?上上根性之人所修,我们修二力法门的人千万不可这样做。
佛门的仪轨无不是提供修道人的方便,但修行人的真实功德并不在仪轨的本身,它是借境修心的一个仪式。若执著仪轨,被仪轨所缠缚,被仪轨捆住手脚,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就不能圆融的入道。我们应该明白仪轨的道理,不住在仪轨相上,这就叫做即相离相。有没有相?有相,仪轨就是相,但是还要离相,还要圆融。圆融就是离相,离相就是圆融,即相就是执仪轨,应以仪轨约束自己的放逸心,而修清净心。
障道缘说之不尽,除这四方面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障道缘,这四种障道缘对净土法门修习者带有普遍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修者缺少般若智慧,不理解佛法的真实含义,不能够以假修真,借法证真。仪轨是法、是形式,形式要服务于内容,内容是什么?修心!一个真正的学佛人,要能去掉边见,领悟佛法的中道义,以四圣谛(苦集灭道)为基础,以佛知佛见为知见,回光返照,对一切事、人和物,甚至一切法都不执著,才空灵无住,妙用无穷,心地必然清凉自在,烦恼不沾,必然能在运用诸法时,心如镜映物。你真明白了真能达到这个境界。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有一些烦恼事突然袭来,把你气得心都直蹦,这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你这个心怎么也跟着境转了?你有什么功夫啊?人家就说你点坏话……那算得了什么?一想到这儿:你不是修行人!自己斥责自己,把佛号一提起来,心马上就能静下来了:“唉,这些人和事都是假的呀,他们都是让你修清净心的助缘,让你忍辱,好精进,他们都是你的好老师啊!”想到这些你不但不能怨恨反而还会生起感激心。所以我们的心应“如水现月”,身心不动,运用诸方,念佛修心而不住相,不留修和无修之痕。若戒之心,行自然,恒顺众,唤群萌,这样的修行该是多么自在!“著相求法本无法,离相修行是真修行”啊!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