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十四)进昌忆母

作者:犟牛居士

1  进昌六三岁得孙 慈母料事如神
     二○一○年二月初一,我们几人去老师家,为他过七十九岁生日,恰巧纯印老人二子,八十三岁的刘进昌也在老师家。一看刘进昌老人就知他是个淳朴、憨厚、老诚、少言寡语的人,我们请他讲讲纯印老人生前的奇事,他嘿嘿笑了笑,脸上呈现出迷茫的神情,他摸了摸嘴巴下稀疏的胡须,憨笑着说:“我妈有好多事儿,不知是巧合还是真有神通,她说的话全都能应验……五九年,我大嫂生第四个儿子,十天后我老伴生第三个女儿,大哥盼女儿,我盼儿子,人们背后称我是“老绝户”,这话传到我耳朵里,心犹如被刀割似的难受,我找大哥商量,准备将两个小娃娃互换,我们两股就齐全了。大哥一听,高兴得直拍大腿说:“就这么定了。”当我要回家抱孩子时,他突然想起,应征求一下我妈的意见,我们哥俩就到老三家,向妈说了想互换孩子的事儿,我妈听后非常平静地说:“命里应该有的不用换也有,不该有的即使换了也站不住……”妈的话如冷水浇头,当时我们哥俩就泄气了,我们不敢违拗老人家,换孩子的事儿只好作罢。两年后大嫂又生了个女儿,我听说后心里酸楚极了,别提有多难受了,也不知是嫉妒还是惭愧,外人讥笑我的话,时时在耳边响起,老伴已过了生育年龄,想要儿子是没指望了,唉!我心里好似打碎了五味瓶似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垂头丧气地去老三家,一进门见我妈正闭眼默坐,我知道妈一坐就几个小时也不醒,转身刚要走,就听她老人家喊我:“进昌先别走!”我沮丧地坐在炕沿边上低着头,妈见我可怜的样子笑笑说:“你嫂子生个女儿齐全了,你没儿子心里难受是吧?”我眼泪不觉顺脸颊淌下来,惹得妈妈哈哈笑起来:“不要愁,将来你会有儿子的,不但有儿子,你六十三岁还能抱个大孙子呢!”我心想这是妈在安慰我吧。
     两年后也就是六一年,灾荒时期,三弟媳一胎生两个男孩,妈给起名叫刘勤、刘俭,即勤俭节约之意,老三非常认同这个名字,他说勤俭是中华民族的美德,称赞妈给孙子起的名字非常好。当时各家生活非常清苦,很难养活两个娃娃,生下第三天,妈就决定让我抱走一个娃娃,我老伴看老大比较壮实就抱起老大刘勤,被子裹好刚要走,妈拦阻说:“快放下!老二刘俭才是你的贴心肉呢!”这样就抱了老二,起名刘金生。我有了儿子心里非常高兴,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看还没满月的儿子,每个月得用一多半的工资给儿子买奶粉、牛奶等用品。
     文革第二年(六七年) ,老三被打成走资派,不但被吐故了(开除党籍) ,还被军管会以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遣送农村劳动改造,全家都被撵到农村的一间破草房里住。六八年,天降大雪,足有一米多厚,七岁的刘勤患了感冒发高烧,当时,牛车因雪太大不能上街,老三又没有工资,没钱给孩子治病,孩子发高烧,烧成脑炎,没有几天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了。我怕妈受不了打击,带着二十块钱,趟着大雪到农村看妈和三弟,妈一见我就悄悄地说:“刘勤被鬼擒走了,刘俭被你拣去了,当时不叫你媳妇抱老大对了吧?”
     果然,一九九○年(我六十三岁时) ,金生(刘俭)婚后生了个男孩。一算我正好六十三岁,妈真是未卜先知,三十年前的预见,竟如此神话般地言中了。现在想起来,在许多事情上,妈好像真的有神通。
2  黄仙求观音  牲灵脱苦厄
     老人二子刘进昌回忆说:“我妈是观世音菩萨,黄仙早就说过。此事发生在三六年,我三弟进瑞很小,四、五岁,有一天普济庵的妙善师匆匆来我家对我妈说:“一连三天有黄仙托梦给她,求她请我妈救救牠们的家族,还说我妈是观世音菩萨……”我妈听妙善说后,非常严厉地说:“今后万万不可说观音不观音的,把凡人比圣人罪过太大了!”因我在身旁,她特意扭身对我说:“这事儿你千万不可说出去,一定忘掉它,说出去晴天打雷也击你!”我当时也就八、九岁,听妈一说吓得我直冒冷汗,若知这么厉害就该躲出去,免听到她们说观音的事儿。原来普济庵附近,有一个人专门靠捕黄鼠狼为生,在黄鼠狼出没的地方,下许多套子,只要黄鼠狼出来,一个也漏不掉,剥皮后卖给海龙一家皮包店,尾巴卖给制毛笔的商人,肉也是他下酒的美味……
     第二天,我跟着妈到普济庵,我妈和妙善师在房里打坐,坐了三、四个小时,一动没动,大约九点多钟,庙外有人喊:“快来看呀!黄鼠狼搬家啦!”我和三位小尼姑听到喊声,急忙跑到庙门口,见有数百只大小不等的黄鼠狼,成群结队地穿过铁路往山上跑去,有的还一个衔着另一个尾巴,一串串地在路上跑,足有一袋烟的功夫才过完,行人和一辆马车紧靠在道边,吓得车老板抱着赶车的大鞭子,蹲在车上一动也不敢动,谁也不敢惊扰牠们……事后听说,下套子的人不知啥原因,死死地睡了一上午觉,家人喊都喊不醒……
3  同气连枝孝悌存诚 圣母超神断指再生
     我九岁时,父亲病故了,这对我们来说如同雪上加霜,使本来窘困的家境更加维艰,弟弟进瑞幼小,哥哥进祥在关外给买卖家站柜台,微薄的收入勉强能糊自己的口,九岁的我成了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每日上山砍柴卖几毛钱买些少许的盐米。
     十三岁时,为供三弟上学,经人介绍到海龙印刷厂当童工,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说是待三年满徒就可发薪水了。那时印刷厂很落后,铅印版,纸张全靠人用手一张张往滚筒里送。一天夜里十点多钟,老板看我筋疲力尽的样子发了恻隐之心说:“你把这捆纸印完就回家吧。”我一高兴动作加快了,谁知一不留神,左手中指被机械碾掉一节多,老板带我去医院缝了几针,用药布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把我辞退了。
     回到家里天快亮了,举着受伤的手,疼得我在屋地直打转,嘴丝丝地嘘着,大汗顺脸颊往下淌,我妈一声也没责怪我,反安慰我说:“谁也别怪,都是自己的灾星,谁让你不多加小心啦,来!妈给你焐一焐,说着用手紧紧握着我的断指,说来真奇怪,断指在妈的手里,就觉得有一股清凉之气传遍全身,十几分钟后,一丝的疼痛也没有了,妈让我上炕好好地睡一觉。
     第二天,我妈到隔壁张油坊家要了一个猪苦胆,给我套在断手指头上,七、八天后,我就上山砍柴了,除用力过猛稍有些震痛外,几乎和好手没啥两样。
     每次砍柴走之前,我妈总是拍拍我的后背或者摸摸我的头说:“去吧,别贪玩儿,早去早回!”上山砍柴约走十八里路,我十三岁时,个子虽矮,但我却能挑动二百来斤柴。回到家里,哥哥进祥用双手掂量我打了多少柴,他竟连一头都提不起来。如今回想起来才知道,是我妈她老人家加持的结果,不然即使是成年人他也挑不了二百来斤走十八里路啊!一个多月过去了,一天我妈对我说:“将苦胆取下来吧,手指都长出来了,还套着干啥!”我摘下猪苦胆一看,当时就惊呆了!在断指处又长出一节没有骨头的肉手指,和原来的手指一般长,并且还长出一个苞米粒大小的重叠小指甲,我高兴地动了动肉指,屈伸自如很灵便。我妈看了看手指握一握,啥也没说,笑笑就回屋了。
     由于我不争气、没能耐,使我三弟只念了一百多天书就不能上学了,是我把他耽误了呀!我妈还怕九岁的三弟在家游荡学坏了,就让他跟着我上山打柴,妈说:“小时候苦些不算啥,把福留到老时用,那才是享福呢。”
4  老鹰勿食
     大家都说我妈能伏五毒,毒蛇、蝎子、蜈蚣、蟾蜍、壁虎都不能伤害她,任由她抓捕,但她从不伤害牠们,总是将牠们放走。有时父亲托人捎回几块钱银元,我妈买了些米第一件事就是喂鸟雀,每次她喂鸟,都是将碾碎的高粱米放在手掌上,站在院中央手臂平伸,这时麻雀、山雀、鸽子就会落在她胳膊或手上,吃她手心里的米,我问她:鸟雀怎么不敢吃我手心里的米呢?我妈说:“你身上有煞气,牠们看得很清楚不敢落,我不伤害任何动物,身上没有煞气,在牠们看来就是木石人一样,所以就敢来吃食。”
     一天,我和三姐正在院里喂小鸡,突然从天空冲下一只老鹰,叼起一只鸡就冲天而去,我和三姐急忙喊:“妈!妈!老鹰把咱家小鸡叼走了!”我妈从屋里走出来,仰望蓝蓝的天空,一只老鹰越飞越远,她伸出一只手,对远飞的老鹰作招呼状,口中喊了两声:“勿食!勿食!”工夫不大,老鹰在天空出现了,绕我家盘旋了两圈,冲了下来,将叼走的小鸡放回院中,我妈好像对牠说了句什么,老鹰扑嗒扑嗒翅膀飞走了。这件事我和三姐多次问她,妈总是笑而不答,至今仍然是个谜。
5  双鼠自缢  诫子杀生
     为了让女儿接班,我五十三岁就退休了,在家闲呆着没事,一天邻居黄大哥约我去挖老鼠洞,说一天能挖好几十斤粮食。他又说:“别看老鼠不起眼,还很聪明呢,你在外边看似一个洞,里边却还有几个小洞,有的洞是大小便用的;有的洞是准备逃跑用的;有的洞是储备粮食的。挖出的粮食都是很干净的……”在他的劝说下我动了心,准备了铁锹、筛子、布袋,跟着黄大哥干起了挖鼠洞的活,不到十天,就挖出了一百多斤稻子和苞米,喂鸡、鸭富富有余,最后这天,只一个老鼠洞就挖出三、四十斤苞米。
     妈捎信让我去老三家(三弟家),一见面妈就问我:“最近你怎么不来啦,忙乎啥呢?”我如实地告诉她,我妈听后打个唉声:“你怎么竟干起伤天害理的事儿,昨天你挖的那个洞有两只老鼠都上吊死了,你不亏心吗?”我半信半疑地回了家,向老伴学了妈说的话,她听后哈哈大笑说:“妈是怕你累着,不让你去跑山挖老鼠洞;老鼠怎么能上吊死呢?”但妈说话从来都很准。
     为了证实她的话,第二天我让老伴和我一起去看看,老鼠是否上吊了。我挖的鼠洞找到了,苞米杆都齐刷刷地挺立在田里,远处黄大哥还在挖老鼠洞,我一看根本没有老鼠上吊之事,在靠近小树林我发现一个大鼠洞,与昨日的鼠洞差不了多少,我刚要准备动锹时,被在树林里解手的妻子喊住:“老头子,你快来看!这里有两只大老鼠真的上吊死了!”我跑过去一看,见两只足有一尺长的大老鼠,牠们的头分别卡在两棵小树杈上死了,我把黄大哥也喊来,说了事情的原委,他半信半疑地说:“是不是有恶作剧的打死老鼠后,将牠们挂在树杈上了呢?”他边说边从树杈上取下两只老鼠,非常仔细地检查鼠身是否有伤痕,最后他也认为老鼠是自杀,母鼠还怀着胎儿,他说:“看来咱这个活儿不能再干了……”,听他一说,我们三个面对的好似一对含恨而死的老夫妻,浑身不由汗毛直竖,被两只死老鼠吓得急忙跑出树林。但我心里仍然有个疑团未解,我就去问我妈:“老鼠不是人,牠怎么会像人似的遇事想不开,会寻死上吊呢?”
我妈说:“一切动物都有灵性,灵性都一样,有的是极浅的意识,如蚊子、苍蝇怕死,你一打牠会飞走;有的动物前世是人投生,灵性较好,潜意识里还残留着火爆习性。这两只老鼠已生了六胎小鼠,肚里又有七、八只鼠崽儿,牠们拼死拼活地积些口粮被你挖走,没有口粮,牠们怎么能熬过严冬呢?所以悲愤交加,自缢而死。”我不禁又问:“你坐在家里怎么知道老鼠上吊的事呢?”我妈回答说:“老鼠给我托梦了,向我告你状啊,你再挖老鼠洞,你将来死后就变成老鼠!”听我妈说的一番话,吓得我汗毛直竖,再也不敢去挖老鼠洞了。妈所讲的一切动物,都和人有联系,都是人投生的,有许许多多的动物都是我们的亲属,我信。以后我再也不去伤害牠们了。
6  深禅救伤员  炸弹未爆炸
     一九三九年,八路军攻打四平和沈阳时,伤员很多。海龙县各家凡有南北炕的,都腾出一铺炕给伤员住,我家北炕住了五名伤员,两个重伤员,三个轻伤员。有一个卫生员,她一个人负责一百多名伤员,实在是忙不过来,那时又缺医少药,伤员疼痛难忍,不时骂娘。我妈就和卫生员说,自己的爸爸是老中医,自己也懂得些药性,我来帮你照顾前后院的十几位伤员吧。卫生员征得了领导同意,我妈就熬了一些中药汤,让伤员每人喝一碗,蒙上被发汗,说先把毒气排出来,第二天又用此药给伤员洗伤口。说来也怪,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凡是经我妈治疗的伤员伤口都好了。八路军的官听说后,带着卫生员前来向我妈道谢,并请我妈将神奇的药方传给卫生员,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此外我妈每天还把高粱米饭的饭嘎巴,熬成糊米水给伤员喝,这样一天要多烧两三捆柴禾,我看见很心疼,非常生气的在妈面前叨咕说:“妈,我砍柴禾多不容易呀,不知流了多少汗,熬药烧一捆柴就行了,为啥还要煮一大锅糊米水呢?”我妈说:“糊米水能补气养血,对出血多的人非常有好处,你砍柴不过就是流点汗,但是这些大兵流的都是血啊!”经妈这样一说我气就消了,心里也亮堂多了。从此,我每天多砍两捆柴,每次砍柴走之前,我妈总是拍拍我的后背或者摸摸我的头说:“去吧,别贪玩儿,早去早回!”我那时也就是十二、三岁,长得又瘦又小,每天上山砍柴得走十七、八里路,挑着二百多斤柴,虽然大汗淋漓,但不觉得很累。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定是我妈加持的结果,不然,就是成年人挑着二百多斤柴,走那么远的路,他也挑不动啊。这正是“抚背增膂力,担柴胜壮年。”
     我妈真不是一般人。那时国民党飞机每天都来扫射、轰炸,家家院内都挖一个两米来深、半米宽,弯弯曲曲的防空壕。有一天,敌机又来了,大家急忙往防空壕里跑,我和大哥跑进屋想把妈背出来,因为妈从来都是四平八稳不知着急,不知害怕,她总说该死活不了,该活死不了。我和哥哥进屋一看,妈还在南炕坐着闭眼睡觉呢,北炕还躺着两个不能活动的重伤员,我和大哥连喊带晃妈也不醒,大哥说,干脆咱俩把妈抬出去吧,可是妈就像大树扎了根似的,任凭我们哥俩怎么抬也抬不动,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我和哥哥只好丢下妈钻进防空壕里,机关炮像雨点似地射进院里,打在柴禾上发出噗噗啪啪的响声,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摇地动,房瓦的碎片和泥土落在防空壕里,险些把我们和伤员埋上。
     飞机走后我们走出防空壕,一眼看见,与我家一墙之隔的张家油坊,三间大瓦房被炸平了,死的人被抛在破房顶上;再看我家时,大家才发现,我家窗外有一颗未爆炸的大炸弹,钻进土里一米多深,大家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好险啊!这要是爆炸了,十几个人谁也不能活命了,这时妈醒了,看一眼深扎土里的炸弹说:“该井里死,河里死不了,你们为穷人打天下,老天爷也长眼睛啊。”
     八路军小心翼翼地卸下哑弹引芯,扒开周围泥土,拴上绳子,六、七个人勉强才能拉动,扔进河套里。更奇怪的是仅一墙之隔的炸弹爆炸,我家房瓦纹丝没动,屋内灰嘟噜都没震落,还在屋顶挂着,一切是那样的平静,好像从来未发生过事一样,据重伤员回忆说:“他们并未听到爆炸声。”我妈和往常一样,照常给北炕的两名重伤员洗伤口、换完药后,又坐在炕上“睡觉”了。
     一天八路军连长来了,他判断,是我晒在院内的一丛丛柴禾惹的祸,飞机误认为是军用物资,但这仅是揣测而已。
7  预知水患救幼子 暗解孙女落井难
     一九四一年发大水,除了我三弟被水冲走之外,还有一件奇事在我妈身上发生。
那次发大水,虽然说不像现在淹房没顶,但水也不小。浑黄的波涛,像野马似的在桥下奔腾而过,水面上不断漂浮着草垛、鸡、鸭、羊、狗和家具,在激流中顺流而下,人们都挤在岸边,遥遥观看。
久不出门的妈妈,心里像早已预知有何不祥事发生似的,非得让我陪她去看水,她有意无意地站在一位怀抱小男孩的妇女身旁,我看小男孩,也就不超过一周岁的样子,圆脸、白净、胖乎乎、大眼睛,挺惹人喜爱的。
     这时,从上游又飘下一堆草垛,人们齐声喊叫:“看!草垛上还有鸡、鸭、小狗呢!”人们的惊叫声,使妇女怀中的小男孩受到惊吓,他不由得一愣怔,从妈妈的怀中蹿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我妈一伸手抓住了男孩的小脚丫,把即将落水的孩子救了上来,搂在怀里,并抚摸着大哭不止的小男孩说:“摸摸毛吓不着,摸摸耳吓一会儿,摸摸手魂不走。”在她的抚摸下孩子顿时止住了哭声。这时,受惊的孩子妈妈才缓过神儿来,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地给我妈磕响头,声泪俱下地说:“谢谢大娘啊!你老人家不但救了我的孩子,也救了我们全家人,我们家几辈单传,爷爷、奶奶就这么一个孙子,视为心头肉哇!今天,孩子若是掉到河里,我也不能活了,只有随孩子一起去了……”
     围观的人,有的陪妇女抹眼泪,有的赞叹老人的行为,偌大年纪,真是眼疾手快,更多的人则对这位大耳、小脚的半老婆娘的神速感到惊诧,我妈则安慰妇女说:“没事了,你今后可不能带孩子到危险的地方去呀,这孩子长大不趟河水,不看井水就一生无事了。”算起来这小男孩如今也有七十来岁了。
     我的大女儿刘金荣,今年61岁了。在她四岁时,一天妈捎口信要来我家住两天,平时妈很少来我家,她一直住在老三家,按世间人的习惯,老人都愿意和老儿子住在一起,我妈也不例外。我就用推小孩的车,把我妈接到我家来。妈来后,除了整天坐在炕上睡觉外,很少与人说话。
     第二天中午左右,妈突然喊正在厨房拉风箱做饭的我妻:“二媳妇,快看看大荣去吧,她在井边玩呢,你千万别出声,悄悄过去拉住孩子,再叫她。”我媳妇一听,魂都吓飞了,急忙跑出屋,远远看见十来米外的井边,果然,孩子半个身子已探入井口,双手往下伸着,口中还高兴地喊着什么,我媳妇又着急、又害怕,还不敢吱声,悄悄地跑过去,一把拽住孩子的衣服,将女儿抱起,这要是再晚一步,孩子就掉进井里没命了。
     事后我问妈:“你坐在家里怎么知道孩子的事?”她回答说:“人都有神通,心要能净下来,就如同一面镜子似的,可照见外面的一切事物。心若不净,镜子灰尘太厚,本来有的神通就不显了。”那时候,妈说的话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下午,妈就让我把她送回老三家,以后想起来,妈好像专为此事而来似的。
8  元宵礼花皓月圆  圣母认子儆箴言
     二○一○年正月十五那天晚上六点半,在南大桥放烟花,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劝我和他们一起看礼花,我说咱家住六楼,天空中出现的彩花都能看见,我就不去了,你们三口去玩吧。
     我坐在床上,对天空出现的五颜六色的烟花,看得非常清楚,也非常兴奋,心中有一种国泰民安、太平盛世、民心向党的感觉。
     我正看得高兴时,天空又出现一朵粉红色的大莲花,我心想,这花要爆开了,不知得多壮观呢,我盯盯瞅着它、等着它开放,只见这朵莲花一直向我家飘来,很快就接近楼窗前了,这时,我才看清楚,莲花上还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左手托着一个白瓷瓶,右手拿一支带树叶的杨柳枝,黝黑的长发,随风向后飘着,长的像天仙似的美貌。大约距窗前四、五米远的时候,莲花不见了,就看见上半身的人,这时我不知为啥心中就知道她是我妈,我不由自主地喊一声:“妈——!”她冲我点点头,表示认可的意思,还开口说了三句话,六个字。声音非常好听,像银铃似的,并向我弹了一指,就听到窗玻璃“啪”的一声,有震耳欲聋之感,这时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儿子、儿媳他们回来喊我说:“爸,咱家屋里咋这么香啊!”听到他们的说话声,我才如梦方醒,我说:“我看见观世音菩萨了,说了三句话、六个字,她说的话我记不清楚了,大意是,断恶修善可免灾的意思。”这样事情我遇见很多次,可能是妈不放心我的修持,才时时提醒我,我从小就没有老三聪明,所以她让老三弘法,没让我弘法,好多事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怎么能相信呢?
天曼居士记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