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 纯印老人法宝电子书坊 ,全站无弹窗,祝您阅读愉快!程序购买:409795626

(二)纯印与六度

作者:犟牛居士

     世间人无不贪恋财、色、名、食、睡,孰不知来时昏昏,走时空空,除所造之业(善业、恶业、无记业)储入八识田中,引发善恶的种子,轮回受报苦不堪言外,一无所得。尤其是末法众生,福大、善根浅、贪心重,佛菩萨对此等众生称之为可怜悯者。纯印为唤醒末法众生来到世间,以身、口、意开化显示了六度万行和三聚净戒:
六度:
布施——财布施、法施、无畏施;
持戒——摄心为戒,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忍辱——能忍一切难忍之人与事;能行一切难行之事;
精进——勇往直前,百折不挠;
禅定——外不著相,内不动心;心境不动不摇;
般若——内心清明朗澈,无知无见,自照照人。
     三聚净戒:无一净戒不持,无一善法不修,无一众生不度。纯印老人为使有缘众生在修持时有所遵循,还侧重演示了六度的方便法:布施、忍辱、禅定,以简概全。
1、布施:老人一生以平等心广行布施,从不冷眼旁观别人的苦难,总是将别人的苦难播种在自己那无垠的悲田上。为父母解忧、为妹妹解苦而延长婚龄;因刘家老小亟需照顾而离富投贫;对孤苦贫病者舍米施衣,连从娘家带来的金银首饰也舍出去让人换棒子面充饥,足见其周济众生从不吝啬。
     老人心善手散,不把东西放在心上。伪满时她听说庄里有人家揭不开锅,全家人抱头痛哭,就从箱内翻出娘家陪送的金戒指,求邻居大嫂送给无米下炊的人家,邻居大嫂接过戒指犹豫地说:“当了死当,赎不回来可咋办?”她毫不在乎地说:“一个镏子不是啥好东西,没啥用!吃了它肠子会坠断,还是棒子面有用。我是给他家的,又不是借给他,死当就死当,你快给他们送去吧!别说是我给的,免得人家心里不安……”
     纯印是大家闺秀,结婚时手上、耳朵上都戴着金银饰物,庄里同龄的姑娘媳妇、老年人羡慕得不得了,她听说后拿出许多银戒指、耳环分赠给她们,有的未得着上门求要。这下可惹了麻烦,前房生的三女儿气得回家大哭大闹:“咱家有啥,别人家准有。咱们从来没见过别人家的一针一线。没亲没故,为啥要给她们!”老人笑哈哈地抚摸着三女儿的头说:“这些身外物,没啥可稀罕的,弄不好它是遭灾惹祸的根苗,你别心疼,妈还给你留一个九连环呢!能顶好多个戒指。”边说边从箱子里取出来交给三女儿,把她哄好。
     老人带宝石的金银耳环、戒指有二十多枚,夜间不点灯也能见到宝石的荧光。她说:“这些身外之物,没有一点用处。”不到几年全悄悄送给那些缺衣、少吃、无柴、无米或贫病之家了。
     旧社会老人丈夫刘振先和长子进祥二人,在海龙给私人买卖当店员,每年都往家捎棉线、轴线(当时关里人称洋线),远比自家纺的线光滑、耐用。老人一接到,就左邻右舍各家送,所剩的自家都不够用,气得三女儿抹眼泪。凡接触她的人,无不称赞她心好、人好。
     伪满时,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土匪出没,天灾人祸不断。百姓流离失所,四处逃难,失去生活来源的人们无法正常生活,乞讨者比比皆是。各家各户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怎会有余粮给乞讨者呢?据纯印老人的二女儿回忆,老人从不对乞讨者冷言冷语,经常对我们说:“你们不要小瞧讨饭的,从古至今,有多少英雄好汉都要过饭,孔圣人还有挨饿的时候呢,讨饭的人中就不出圣贤啦?”小女儿童声童气地问:“妈妈,圣贤还讨饭?”“傻孩子,我们是凡夫,圣贤站在我们面前也不认识。”老人爱怜地抚摸着女儿的头说。
     有时儿女们也会和老人争辩:“咱家穷得揭不开锅,哪有余粮给人家?”每当这时老人总是和颜悦色的向孩子们解释:“有多多给,有少少给,但不能不给。这个世上有抽穷(吸毒)、喝穷、赌穷、嫖穷、奢穷,从来没有舍穷的,人生在世就得互相照应点儿嘛!”大儿子进祥不服气:“妈,您看比我们富得多的人家看见要饭的就像轰狗一样给撵走了!”老人不屑地说:“人千万狂不得,房顶上开门的人富不了。食能果腹,衣能遮体,屋能挡风雨就行,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圣人知道苦我最先,甘我最后,那才是大聪明的人;事事不吃亏竟占便宜,整天花天酒地消福那才是傻子呢!”进祥没有被说服:“照您这么说,那些富人都是傻子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他们一个个鬼精鬼灵似的,耀武扬威,肥头大耳,风光的不得了!”老人笑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一饮一啄都有定数。人的福报和寿命是均等的,福报享受多了寿命就减少了,十分福用三分,留下七分送给人,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妈妈说到做到,只要有讨饭的,哪怕剩一口吃的,也不会让乞讨者空手走。她告诉儿子:“人活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是跟人家结善缘。你帮人家,人家才能帮你,这叫一报还一报,不会错的。”
     后来长子与人合伙开一个小杂货铺,生活优于一般市民,老人施舍就更方便了。
     老人度量大,在关内住时,遇到买菜不够秤,三女儿要找,老人阻止说:“行啦!少吃几口算什么。”有个卖柴的,起先用秤称,论斤付钱。老人说:“为人在世太较真儿不好,马虎点儿能积福。”后来卖柴说多少斤就算多少斤,三女儿说不够秤,他竟找咱便宜(指卖柴人)。老人制止说:“乡里乡亲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儿伤和气,他家也很困难,砍点柴,挑这么远很不容易,什么吃亏占便宜的。为人一生若宽宏大量不斤斤计较,那才是有福呢!吃点亏心安,占便宜亏心、亏理,碗边饭吃不饱人。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损人不利己,贪心重的人到啥时候也发不了。你们要记住:世间人比赛谁也赛不过不动心机的人,谁也争不过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求的人……”
     老人常说三穷三富过到老。老人八、九十岁时,儿孙都有了工作,对她都很孝顺,经常给她买吃食、买衣物,给她零花钱,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总是不声不响地送人。她的孙女们数叨她说:“年年给您添衣服,总不见您穿,也不知衣服都到哪里去了,您也不花钱,钱也攒不住,您就会给人!”老人往生时,衣包里仍然只有补了又补、洗得干干净净的三件旧衣服。
     一九六一年闹灾荒,国家又还外债,中央开会以茶代酒,人人都吃定量粮。周恩来总理提出,勒紧腰带共度苦难。干部群众同甘共苦,人饿得东倒西歪,以瓜菜代粮没有怨言。老人为了节粮,常到野外扒榆树皮、摘榆树叶掺到玉米面里熬面子粥,真是米贵如金啊!一天在马路上,一位从山东逃荒来的老太太,因饥饿昏倒在地,路人围着叹惜。纯印老人让人把山东老太太抬到自己家里抚养,当时,各家每顿饭都按定量下米,本来粮食就不足,又多一人吃饭,她怕儿子、儿媳有反感,就把自己的定量减少一半让出来,山东老太太整整在她家住了十几天,待身体恢复健康了,她又给拿上路费,将自己的衣服、袜子、新鞋都送给人家……山东老太太,千恩万谢地离开了刘家。
     六三年,灾荒年刚过,物质非常紧缺,儿媳特意托人从外地为老人买来套头鬏网、腿带、袜子等用品,她全分给邻居的老年人,一样也不留。自己的腿带坏了,从中间剪开,两头对折着再一缝仍然使用。鬏网坏了她用黑线将露洞孔的地方织上再用。孙女们看不过眼,翻她的衣服包,好让她换新的,结果一样也找不着,气得哭泣吵闹。她笑哈哈地说:“你们这代年轻人,光想自己,不想别人,就不知道惜福、积福。福是有数的,用尽了寿命也就没了。别以为享受是好事儿,福是一点点积攒的,小福攒多了,就成大福。一粒米吃不饱,一碗饭就吃饱了。”
     八十年代,梅河口铁北街有位马老太太,姑娘、姑爷很不孝顺,让老人长年住在楼房后面的仓房里,一个月给三十斤玉米面维持生活,纯印老人经常给她送衣物、食品、鸡蛋。每到冬天,将老人接到家中避寒,她说:“马老太太可怜哪!咱不接来,一冬天非把她冻死不可……”
     文革时,各单位把打成地、富、反、坏、右的人关押在小黑屋里,刁难拷打。老人住的地方,距省批发站很近,她看到被关押的人可怜,就凭她高龄的优越条件,经常给这些“犯人”送饭、送菜、送衣服(家属不准见都委托她出面)。借机向看守的人讲好心得好报,将来他们总有灾难满的一天,你们可不要光看眼前,要给自己留后路啊!劝他们多行善,给他们讲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的道理……当这些人落实政策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望老人,拉着她的手,泣不成声……
     伪满时家家缺衣少吃,人们衣不御寒、食不饱腹。一天,天降鹅毛大雪,北风刮得电线发出嗖嗖的响声。气温低达零下四十多度,愈发觉得天寒地冻。早晨,人们发现在一买卖家的房檐下,有一位六十多岁的乞讨老太太被冻死了。纯印老人听说后,就把自己的装老棉衣、棉裤找出来,让二儿子进昌抱着,她拄着烧火棍,踏着尺许深的大雪,走了半里多路,找到冻尸,让大家帮着给她穿上。又按关内民俗,将一枚拇指大的银元宝,放入死者口内(压口钱)。围观的人被老人的悲心感动了,大家发心将尸体用草席裹上,推到北山埋葬了。事后,人们一提起此事无不感叹地说:“人若都能像老刘太太的心肠就好喽!”
     回到家,老人的脚趾、脚跟(缠足)因冻生疮,经每天用冻茄秧、艾蒿熬水洗烫,过了半个月才好……
     纯印老人舍己为人,无我相的布施说之不尽。行善而心无所著,不见有布施的人、我、所施之物,完全是由性德流露出清净布施之心,这就是布施波罗蜜。纯印老人广行布施,从无分别,充满了慈悲喜舍四无量心。通过布施除掉贪欲之心,即为摄心持戒,持戒亦在布施中体现了。

 布施犹如井中泉   今朝打去暮来填
 如若三朝不去打   未见井水满出弦
 布施有广义   三轮体相空
 圆成一佛者   功德等虚空

2、忍辱:忍辱是精进的基础,精进是忍辱的升华。纯印老人二女儿刘桂芝说:“我妈心可宽了,一生从来不会恼怒人、记恨人、嫉妒人,没说过一句狠话。”她常向子女讲“宁吃过头饭,不说过头话。鼻子底下一横填不满,封不住。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老人三妯娌因公婆不愿去自家轮饭,愿与纯印一起生活,隔着矮墙站在窗外,骂她三天三夜。她坐在炕上一声不吱,好像没听见似的,心平气和地绣枕头花。前房的儿女气得火上房,欲出去辩理,她将门闩上,不让出屋:“小婶再不讲理,也是长辈,以下犯上,失去人格了。再说,她骂你们准得听?不听不就好了吗。世间本来无烦恼,烦恼全是自己找的,凡事不走心,就没有烦恼。你们活不干,光生气听人家骂,不是自己找烦恼吗?”
     三女犟嘴说:“烂嘴婶娘大声嚎气,不停嘴骂了好几天,多难听!怎么能听不见呢?全庄谁不知她是烂嘴婆娘……”“自己的德行自己修,你们偏听她骂人干啥?咱家没米下锅,她也周济过咱们,多想人家好处,气就平和了,忍一忍,百事了,天下就太平了。”随即她又自言自语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对与错,对错都是人心认定的。世间本来没烦恼,烦恼全是自己找的,凡事不走心,就没有烦恼了。”
妈妈见孩子们余怒未消,忙安抚孩子们说:“都过来,妈给你们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位私塾先生说:‘有智有知无德无道者,都缺乏忍行,宁死也不委曲求全。’他们遇到有碍颜面的事,不会平息事端,反而惹事生非,还借口说:‘士可杀不可辱。’小至家庭、夫妻、父子,大至国家,若不能和合、平静相处,必有争端。许多家破国亡都是从不能忍让而引发的,凡事能忍,心地则清凉;心地清凉,人才不得病,老人常讲‘气大伤身’是有道理的!”
“在我小时候,时常和你姥爷去出诊。一次过条河,上船不久客满了,船夫就解开揽绳,撑着船渐渐离开了岸边,驶向对岸。就在这时,有个佩刀的达官护卫急匆匆赶到河边,对着船家大喊:“停船!我要过河!”船上乘客渡河心切,听到喊声都纷纷说道:“船已离岸,不能再回去了!”
船夫不愿违了众人的心意,于是就高声劝慰达官护卫:“船已超载,你还是耐心等下一趟吧!”但船上有位出家师父却说:“船离岸不远,不如行个方便,回船载上他吧。”船夫见说情的是位出家人,便掉转船头去载那位达官护卫。
护卫跃身大步上船,看脚边端坐着一位出家师父。顺手拿起鞭子抽了他一下,嘴里骂道:“秃驴!起来,给老子让个座!”师父的光头被抽得淌下鲜血,他掏出一块白布擦拭着血水,没有任何分辨便默默起身,将座位让给了护卫。满船人见此情景十分惊诧,不禁窃窃私语,说这位出家师父好心让船夫载他,却无故遭此鞭打!护卫听见人们的议论,知道自己错打了人,但他碍于面子,不动声色,假装没听见。船靠岸了,师父一言不发,下船来到河边,洗净了脸上的血污。护卫看到师父如此安祥的神态举止,不由生起忏悔之心,急忙跪在师父面前,忏悔地说:“师父,实在对不起,我今后一定改掉这个坏脾气,您打我两下吧……”这位师父双手合十谦恭地答道:“不要紧!感谢护卫为老衲消业!”
孩子们听了都惊呆了,过了半天女儿才问:“妈妈,为什么师父会这样呢?”老人说:“是啊,当时我也是这么问你姥爷?你姥爷说:‘师父的涵养来自怜悯“众生皆苦”的慈悲心,在师父眼里,护卫的心比自己苦多了。别说座位了,师父早把心中的清凉无形地传给了专横跋扈的护卫。你姥爷还顺口吟了一句诗:
 忍字头上一把刀   若能忍辱祸自消
 头上利刃不离心   无心道人品自高
孩子们安静的坐着,无比信赖地望着善良、慈爱、智慧的妈妈在娓娓的述说。
     妈妈又柔和地说:“万事忍为先,忍辱是圣贤。有德行的人才能忍让人,才能坦坦平平过一生。”儿女们静静地听着、思索着,连脾气最不好的二女儿桂芝此时也一脸平和了。
     小叔媳仍在窗外喋喋不休的骂着,可在孩子们的心里,这个刁蛮小婶的话语已经不像方才那么可憎了,孩子们的心田正被慈爱的春雨所滋润着……
     老人的子女在外面被人打了、骂了,回家向老人诉冤,想让她给出出气,别想!她总是哄着说:“吃点亏,让人家打几下怕啥,都是一般大的孩子,没有隔夜怨,睡觉起来全忘了,还是珍姐、红妹的在一起玩……”说得子女噗嗤一笑,气全消了。
     老人的三子(亲生),从小就非常孝顺听话,不和别人打架,但性格非常倔犟,不见事实不认账,老人称他犟牛。
     同院的房东姓张,两股守一子,仗家里有钱有势,要月亮不敢给星星,对此子娇生惯养,十来岁便打爹骂娘,花钱如流水。一天,张孩买一大把糖果扬在地上,大喊“谁拣给谁!”孩子们爬在地上抢糖,张孩见状拍手哈哈大笑,唯有老人的三子,心生厌恶感,依在墙角不动。张孩瞪着眼睛对他说:“穷酸样!你今天非爬在地上拣一块不可。”说罢,一扬手又扔出几块糖。三子仍然不动,张孩拣起一块砖头猛然砸在他的额角上,鲜血直流。老人对此事不但不怒,还安慰三子说:“这是你的灾星,过去就完事了!”边说边找出牙粉、布条给三子包扎。三子让妈妈去找张家评理。老人笑笑说:“这点小事算什么。”三子很不服气地说:“你怕人家有钱有势,不敢找人家吧!”老人说:“风水轮流转,惯子即害子。家大业也大,最终有业无家,有几人能看破这个理?”果然,四六年土改时,张家家破人亡,老哥俩被活活打死,富有的家当,一昼夜一贫如洗,张子也在不到二十岁时就夭亡了。
     老人三子二十四岁,被提拔任某单位的团委书记,老人借机开导说:“人的性情是磨练出来的,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一忍,天大的事儿也就过去了。如何才算忍呢?比如你在街上走,对面来个人,无缘无故打你几个嘴巴,这时你不但不发怒,还要笑一笑,向打你的人征求自己的过错,因为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不是前世因就是现世因……”     老人还讲了“张良拾靴”、“韩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还说:“文人最大的通病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能忍辱可不是简单的事儿,古人有句话:士可杀而不可辱,可见能忍辱的人非圣即贤,太少了!”
     “犟牛”听后很不服气,事后一想,老人说得很有道理,一个人无缘无故被打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误认冤家对头;二是醉汉,此种人理智不清,无理可讲。人若被疯狗咬一口,难道还要咬狗一口吗!况且佛门讲三世因果,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若追溯前世必有其因,怎奈众生流转生死无法知尔。
     老人常教导子女和邻居诸人:“万事忍为先,吃亏是圣贤。有德人不怕吃亏,好占便宜的人是傻子,是无德无福的糊涂人。能忍让人,心不亏理,啥时候都心安理得,坦坦平平过一生,灾祸不会降到你头上……”
     在关内时,有一天从南方来了一位拉骆驼的相面先生,在刘家门前给人看相。妈妈拗不过子女纠缠,攥着三女儿的小手,站在院内看热闹,相面先生为了显示自己的本领,招呼她说:“我奉送这位大嫂一面,你身旁的女孩不是你的亲生女,你耳大面薄,面色白里透黄,没有子女之份。今世不但穷苦,最大时寿不会超过三十九岁。”
     老人在庄里人缘非常好,经相面先生这一说,大家都吃了一惊。前房的四个孩子,一听妈妈寿命快没了,围上来有的拉着妈妈的手,有的抱着妈妈的腿,鼻涕眼泪地哭叫:“妈妈你不能死啊!你若死了,我们怎么办哪!”庄里人见刘家四个儿女与继母的感情胜过亲娘,也无不陪着流泪。妈妈笑呵呵地抚摸着前房儿女面颊,俯身亲一下五岁的三女儿说:“他说妈妈短寿,妈妈就短寿了?心善寿亦转,人只要一生积福行善,可活百年……”说着她掏出身上唯一的一个大铜子儿(硬币),让孩子塞给相面先生。为此事,小叔媳又隔墙骂她好几天。什么“短命鬼”、“穷相”、“大耳婆娘”、“穷摆阔气”……
     事情刚刚平息,一天见小叔媳的六岁儿子爬墙头,非常危险,她急忙将孩子抱下来:“来!大娘抱抱,往后可不能上墙玩,小胳膊小腿摔坏了可了不得。”小叔媳本来还没消气,气呼呼地接过孩子,骂她多管闲事:“孩子摔死我愿意,再生一个!你想生还没有这个德性呢(相面先生说她面上无子女)!你一身晦气往后不准碰我孩子!”她不但不生气,反倒开心一笑了之……
     经云:“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大力人。”看一个人是不是强而有力,是否能有作为、有成就,就看他的忍辱功夫即可知晓。忍辱亦称忍力,即忍辱的力量。一个容忍的人,他干任何事业、修任何法门,必能得到最后的成功。
     忍辱是菩萨六度之一。菩萨修忍辱行,能度脱嗔恚之心。古德讲:“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佛说:“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学佛人一定要紧紧把住嗔恨的业障门,要像对待火灾那样,全力扑灭,用最大的忍力,控制嗔心的妄动和放纵,若任凭嗔心发泄,必失去理性的约束和佛菩萨的加持,在无明罪恶的魔境中,如痴如狂、如醉如盲地恶性发作。
     嗔心是恶魔,嗔心是地狱境。佛弟子,绝对不能容忍嗔心的存在,要以定力治服嗔恨心。
     忍辱法门归结有五方面:
第一、生忍:每当被辱境到来之时,无法回避,无法抵抗,只好坚强起来,把它忍耐下去。但是心里感到烦恼,难以忍受,很是痛苦。
第二、力忍:对于辱境到来,不与它计较,用最大力量,退一步、让三分,把它压下去。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心念佛名号,借佛号的威力,把忿恨之心缓解、安定下来,犹如以石压草。日常最好佛号不断,因佛号若断则嗔心易起。
第三、缘忍:当辱境现前,以智慧回光返照,修因缘观。回想为什么自己无故受辱、挨打、挨骂,必有前因方生今日之果。若无缘无故受侮辱,大都是前世因缘感召的恶果,今生随业受报。若能作受报想、作还债想,心中自然就将难忍受的辱境逆来顺受了,心甘情愿不生嗔恨心了。
第四、观忍:当辱境发生,用空观智慧来照察,了知心身世界,一切诸法,本来无我可得。我既然是无有的,哪里还有什么我被侮辱以及所辱的境界呢?这就是能空的我相与所空的辱境,二者既然完全是空的,所以中间的辱相,当然也是不可得的。这样观空,万恶的嗔恚心就无处发生了。
第五、慈忍:菩萨每逢辱境到来时,不但不生嗔恨心,反而发大慈悲心,哀怜悯念:“此人实在愚痴可怜,无理取闹,妄生枝节。现在对我毁辱,我能忍受以德报怨。如果对待别人任意毁辱,定受果报,种下被人毁辱的恶因。更严重的甚至发生人命伤残,受到法律制裁,将来亦遭因果报应。”因此菩萨兴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方便教化,令他觉悟过来,知过必改,断恶修善重新做人。
缘忍、观忍和慈忍又统称为理忍。
菩萨修行发菩萨心,一定要经过三难妙行的大关。
(1)难行能行。人们做不到的难事,菩萨能做到。
(2)难舍能舍。人们舍不得的生命、钱财,菩萨能舍得。
(3)难忍能忍。人们忍受不了的逆境、恶缘,菩萨能忍受。
     《无量寿经》讲“清净如水,忍辱如地。”当受到外界的羞辱时,内心却能像大地一样安然承受。心不被外境所动,这需要很深的定功和心净如水的智慧。万事成功于忍。真的学佛人,若能将逆境恶缘,看作是诸佛菩萨化身,成就我们忍辱波罗蜜的,让我们从凡夫直入佛地。通过身边的人,示现善恶因缘,来磨练我们的嗔心,以成就我们的道业。若能如此想,感恩尚恐不及,何来怨恨!古德讲:“转烦恼成菩提,化火汤为清凉”就是此意。
     纯印老人推己予人的菩萨精神,无不以众生为本,但愿有缘众生,能以她为榜样,乘纯印法船,在难得的人身、难生的中土、难闻的佛法均得之际,修学佛法,觉悟人生。明了宇宙人生事实真相,舍假求真,一心称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蒙佛接引回故乡,了脱轮回之苦。

逆境修行实难得   慈悲忍辱生般若
无明不起无生死  当即放下即极乐
     纯印老人示现的忍辱,亦将道业精进、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的精进,在忍辱中成就了。
3、禅定:外不著境界相为禅,内遇人、事、物不起心、不动念、不攀缘为定。
     老人一生能觉悟自心——自悟自证本具的妙明真心,这是大乘菩萨之正道。佛在自心作,法在自身行。用攀缘心信佛、学佛,到处跑庙、作法会、赶道场与修净心不相应,不是真正的菩萨道。纯印老人,通达常住真心之妙理,心无攀缘,心不受外境所左右。她说:“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此即修行之法。老人心中有佛,佛在心中修,佛在心中证,不在心外境缘相上妄追求,这恰恰与达摩祖师“佛道修行在心中”一脉相承,同是传佛法灯。此乃修行能否入道的指路明灯,当下即为末法学佛人指明修行之路。
     老人一生所示现的成佛之道,系自悟自修自证本具的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的佛心,待人接物不用缘心用真心;对人、事、物随缘不攀缘;心能顺其自然不随境转;顺逆境没有喜、怒、忧、思、悲、恐、惊——空却了凡心即佛心,行住坐卧无不在定中。这是当代众生千载难逢的奇缘,是千百年难得的好老师,是明心见性的好榜样,是修行的指路航灯。
     纯印心地清净  极善于闹中入定
     伪满时,老人的丈夫刘振先,因酒精中毒,双目失明。其长子进祥听人说某大神,法力大、能治人眼疾,回家向母亲(纯印)说明此事。妈妈说:“他贪酒造的业,大神怎么能治好?这叫自己造业,自己受罪……”丈夫刘振先大发雷霆,坚持让儿子请大神来家为他治眼病。次日,大神、二大神来家“搬杆子”,即让刘振先坐在炕沿上,头顶蒙一块大黄布,神汉全身披挂,穿着五颜六色的法衣,腰系缀满铃铛的法物,稍一摆动哗啦哗啦地响,大神、二大神手中各持一面扁平皮鼓,鼓架上串起许多枚铜钱,一面摆动腰臀,一面敲打摇动皮鼓,口中还咧咧地哼唱着欲请的仙家。鼓声、铃声、人声震耳欲聋,不一会儿,刘振先被喧闹声所染,浑身颤抖大哭大叫,癔语频频难以忍受,大神说是仙家附体,眼睛马上就要见光了,点燃一支蜡烛在刘振先眼前晃动,问他是否见到光亮了……刘振先除大声哭叫外,毫无反应。老人不屑他们的举动,向大神说:“他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我来替他请神可以吗?”大神一想,一个瘦小的小脚老太太,更经不起他们的法力了。“行!”两个神汉遂将老人用黄布蒙上头脸,在她的耳边敲鼓、摇铃、哼哼咧咧闹个不停,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大神累得浑身是汗,见老人无声无息,以为震昏死过去了,揭开盖头一看,老人面色红润,气息正常,早已安然入定,大神无奈一走了之。
     老人二女儿桂芝说:“在关里家时,父亲在关外有时一分钱也不往家捎。吃上顿无下顿,有时晚饭无米下锅,妈到左邻右舍借米,端着空瓢回来,脸上一丝愁的样子没有。太阳还老高,把我们姐弟都喊回来,将窗户遮得严严实实,放下铺盖,让我们躺下,她给讲故事。讲的大都是二十四孝和古代圣人的故事,不知妈讲了多少遍了,因她善于引经据典,我们还是愿意听,精神一集中,肚子咕咕叫也就差了,听着听着都睡着了。第二天,妈再当些从娘家带来的金银首饰,换些米维持生活。”
     老人的丈夫刘振先去世时,她才四十多岁。按理说,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摇钱树,儿女又都小,不知该怎样的痛苦悲伤,但妈妈却若无其事,她向悲痛欲绝的长子进祥说:“悲痛是没有用处的,人哪有不死的,生死就像换衣服似的,脱了一件换另一件,换来换去,一件不如一件……有来吊丧的你就接待吧!”交待完,她一如既往坐在炕头上闭目“睡着了”。大儿媳潘庆芬(现已往生)每当回忆此事,总好说:“婆婆没心没肺,哪有丈夫死了,一滴眼泪不掉的。”出灵后的第七天,老人坐睡醒来后对长子进祥说:“我看见你爹了,他在鬼道没受罪,顺利的过了爱水河,在鬼道当教书先生呢?没白念佛呀!”
     一九三九年,伪满时期,老人三子犟牛八岁时,有一天放学,雷鸣闪电大雨倾盆,回家路上有一电线杆拉线与稻米所的马力电接触,将其电倒,七窍出血,大小便齐出。同学跑家报信,老人大儿媳潘庆芬正在切菜,闻讯吓得菜刀落在地上,急忙跑出去找人。老人得知此信,不惊不怖,从容上炕坐睡。老三被众人抬回家时,脸如黄纸,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活孩子,除心口窝稍有一点点微动及鼻翼有极小的微动外,简直就是个死孩子。俩哥哥、嫂子嚎啕大哭,加上院内涌进四、五十人吵吵嚷嚷看热闹,亦未能使老人惊醒。三、四个小时过后,老人不慌不忙下地,到外屋揭开被单,看一眼犹如死孩的三子说:“被电过的,又没有啥病,不用请大夫,缓一缓过个四、五天,若不该死就活过来了……”她还劝家人说:“用不着哭哭啼啼的,人还没断气,哭个啥劲儿!你们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我来看着他。”说完毫无忧虑地坐在三子身边。
     此后几天,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老人一人守候在三子的身旁,除了用纱布蘸水润湿儿子的嘴唇外,就是照样打坐。直到第五天深夜,小犟牛终于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又回到人世,这才算捡回了一条小命,但身体像散了架子似的一动不敢动,稍一活动,筋骨犹如万根钢针刺体般的疼痛。无奈每天仰卧在炕上,默默抹眼泪,三个多月不能下地走路。老人除了在身旁坐睡外,还为小犟牛讲善恶因果及鬼神等故事,以此度化天不怕地不怕的犟牛儿子。
     小犟牛稍能下地行走,顽皮的毛病又犯了。在家呆得无聊,白天晚上去说书馆窗外听评书,夜里十点多钟才回家。一天妈妈问他:“你这么晚才回家,若遇见什么,你不怕吗?”小犟牛将脖一扬,又来了犟劲儿:“那怕啥!哪有鬼神?”老人深知儿子的天性,打了个“嗨”声:“唉!你不怕就好!”
     第二天晚上,小犟牛仍旧去听评书,快半夜了才回家。结果一进大门,他就见漆黑的门洞里,隐隐约约有一个三尺来高、头戴一顶破草帽、拄着一根小木棍儿的小人儿,蹦嗒蹦嗒往小犟牛这边跳。小犟牛虽然胆子很大,此时也头皮发奓。他壮着胆子往前挪了几步,这个小人就往后跳;犟牛往后退,牠则往前蹦,这样来来回回地僵持了十几分钟后,小犟牛发现这个小人没有什么本事,牠也怕人,于是胆子顿时壮了起来,恰巧地上有块小石头,他就悄悄捡了起来,突然大喊一声:“着打!”朝这个小人打去。只听“嗷”的一声,这个小人立即丢下破草帽、小木棍,从水沟钻出去了,原来是一只小叭狗装扮的人形。回到家,老人问他:“今天回来遇见什么没有啊?”小犟牛说:“您咋知道?遇见了,一只小叭狗装成人形吓唬我,被我一石头打跑了!”老人微微一笑说:“唉!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性,什么时候能收敛呢!”
     犟牛十一岁时,突然全身水肿。肚子像鼓似的,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细缝。大哥为他请了好几位大夫,吃了好多药,都无济于事,谷草都准备下了。中医大夫说:“三肿三消预备铁锹,这个孩子神医来也治不好了。”后听说距海龙六、七十里地朝阳镇,有一位专治肿病的大夫,大哥要求人用担架把老三抬去。老人说啥也不让,她说:“大夫治病治不了命,该死活不了,该活死不了。你们别看他这样,他死不了,有缓,吃药白费。不用吃药慢慢他也能好……”日常不管老三如何呻吟,扔下他在屋内,她到邻居家有说有笑串门去了。一天除了三次喂几匙水外,根本不理儿子的死活,照样打坐,无论三子怎么招呼“妈妈”她理都不理。她安慰家人说:“老三没事的,这是他的灾星,慢慢就好了!”
两个月后,老人让大儿子到农村要几个被霜打过的干瘪葫芦,用洋瓦烘干碾成末,再用热黄酒冲服,蒙上被让他发汗,仅两、三天的时间水肿就全消了。
     一九四一年发大水,洪水溢到海龙街里。马路上的水没腰深。老三与同学在马路上的水里趟水玩,突然来一阵大旋风,将老三刮走了,同学回家报信,邻居、哥嫂都跑出来四处寻找,不见踪影。回家一看老人坐在炕头睡着了,家人都知道,老人若坐着睡觉任何人也招呼不醒。众人干着急又有啥办法呢?人叫风刮走了,到哪去找呢?三个小时后,老人醒了。告诉她老三丢了,她听后不慌不忙,不惊不怖地说:“你们别着急,他死不了,明天自己就回来了。”原来老三被大风刮到河的正流,顺水冲出八里多地……到了奶子山的脚下,那儿有一株倾斜的碗口粗的松树,洪水恰好没过松树,老三身体被此树挂住,水波渐渐将他冲到坡岸上。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苏醒过来,吐了许多黄水,头好像炸开似的疼痛。他镇静一会儿,看看山形,知道是自己常来抓蝈蝈的奶子山,遂蹒跚而归。当时除老人一切如常外,其他人都沉浸在悲切之中。老三一敲门,在炕头打坐的老人说:“开门去吧,老三回来了!”
     不知何故,老人对亲生子“犟牛”的死活从来不挂在心上。而对那些陌生人却非常慈悲,犟牛的大嫂每当提起此事,无不声泪俱下地说:“老人家不知为啥,对老三太狠心了,哪有母亲不管亲生儿子死活的,哪怕她拿出对待别人的一分也行啊!唉,她对老三一点儿好处没有哇,太冷酷了!”
     九十年代,其三女桂珍去世,八十年代,其长子进祥去世,七十年代与她一起生活的三儿媳去世(三子前妻)。亲人去世,家人都痛哭,唯她不理不睬像没事似的。
     纯印老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外不住相,内不动念。”家中的儿女都称她“没有心肝”。老人空却了凡心即佛心,水清明月现,真心自现前。恰如佛在《金刚心总持论》中,告文殊师利菩萨那样:“若是明心见性之人,常闻自己心佛,时时说法,时时度众生,时时现神通,时时作佛事。”
     老人虽然认字不多,记忆力特佳。二十多岁时,由于陪伴小弟读私塾,故对古文古诗颇有造诣,出口成章。虽没读过经论,日常所讲的与世间相反的话,无不是佛法。老人家“二六时中常在定,自然自性真心显,六根门头放光明,照天照地度众生。”般若由定的清净心而生,老人的言谈不即经教,不离经教。言简义深,以佛知见,破迷开悟,超世稀有,实万劫难逢的出世法宝。
     正如老人走后第五天的夜里,度化“犟牛”时讲:“纯印即一切如来,一切如来皆纯印。勿执著史(释)纯印老人家一个人。”由此可知:有缘众生得见闻,是得正法见如来。利根见了能开悟,钝根修行能解脱。
     禅定是般若的基础,般若是禅定的升华。此即由定生慧之义。其实佛教的任何一法门,无论哪宗哪派,禅定都是共同修行的项目。都为了使心清净、身安静,它是摄心之法。心清净则生智慧,这就是禅。
禅的修行方法,一类是用“五停心观”,使心安定下来,进而能够解脱。
     第二类是中国“参话头”的方法,将相继涌出的妄念之心,全部粉碎掉。这时,我与我知见之心不见了,心归本源,智慧即显,佛门称此为开悟。
     禅的修行方法,纯印老人家已示现无遗。首先要让身体、头脑和心情放松,然后心才能安定下来。犟牛居士提倡的呼吸念佛方法,虽非禅却有禅意。
     禅是摄心无念,净虑身心。绝非单纯打坐,死在定中。禅的境界是不思惟的境界:“自然中自然相,自然之有根本,自然光色参回,转变最胜。”有思、有想、有念、有分别、有执著决非禅定。古禅师接引学人,往往用一个字、一句话,干净利落斩断学人内心的无明纠葛,使学人无路可通、无机可接,直接开启省悟之门。因万事万物的道理,无不涵盖乾坤。真心无所不在,实相非相非非相,它涵盖在整个宇宙的万物之中。但它的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个性,个体与宇宙的本体又丝丝相合。
     佛门有一趣话:大诗人苏东坡公事之余,常到一江之隔的镇江金山寺与佛印禅师品茗论道。一天,东坡参禅有所得,即兴书一偈:“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让书童过江,送交佛印禅师以得其认可嘉奖自己的修行已达更高的境界。禅师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后,问书童:“你家主人近来起居如何?”书童:“我家老爷近来心情平朗,每晚打坐时间渐长,进步很快。”佛印顺手握笔在诗的背面写了四个字:“放屁,放屁。”用信皮封好,交书童带回。东坡一见此四字,肺几乎气炸,无明怒火不觉由心中烧起,恶狠狠地骂道:“这个老秃驴,如此羞辱于我,焉能与他善罢甘休!”风风火火过江找佛印算账去了。待他气呼呼地赶到金山寺时,迎接他的是山门两侧刚挂出的一幅对联:“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一盆冷水,当头将苏东坡浇醒,怒气全消……看来世间的聪明智慧,永远都无法同修行者觉悟的灵性相比啊!
     纯印老人示现于世,虽打坐有禅意,但绝非引导众生修禅。我辈末法修行者,执持阿弥陀佛圣号,专修净土法门最为契理契机,且日久熏习,渐达功夫成片,禅自然已在其中。

念佛念法念自心   莫言默语默修行
入世不染尘中事   四相不著心自净
远离名利最逍遥   老实念佛业方消
但盼慈父早接引   普愿众生成佛道

纯印老人专辑网2005-2016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纯印老人专辑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